• “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萨尔浒之战

  • 发布时间:2017-03-20 19:42 浏览:加载中
  •   抚顺、清河之役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天命四年)正月,努尔哈赤亲率大军征讨叶赫,克其大、小屯寨二十多个。叶赫一向最得明廷支持,如今立即报告。明廷原来听说抚、清皆陷,已叫兵部左侍郎杨镐为辽东经略,起用前山海关总兵杜松、废将李如柏等大举讨伐努尔哈赤。如今,接到叶赫报告,日夜发红旗催杨镐等进兵;还调了福建、浙江、陕西、四川、甘肃等省主、客兵驰辽,“期灭此奴(指努尔哈赤),以雪败亡之耻”。

      杨镐住沈阳,命众将分四路进攻,务必拿下赫图阿拉城:左翼北路,总兵马林,自开原出靖安堡攻其北;左翼中路,总兵杜松,出抚顺关攻其西;右翼中路,总兵李如柏,从清河、鸦鹘关攻其南;右翼南路,总兵刘,从宽甸出凉马佃攻其东南。四路军兵88 000余人(号称47万),长驱直进,大有“扫庭犁穴”之概,十分轻敌。尤其那杜松,更是个“酗酒使令,不听文臣节制”、平生总以身多刀瘢自夸于人的莽夫,他带了三万人马,2月29日本书所写月(正月除外)、日,全采公历。出抚顺关,3月1日结大营于萨尔浒山在浑河、苏子河汇流处,今大伙房水库附近,山下战场已被湖水淹没。之上,自率10 000人去攻打界藩山。

      界藩山上,早有后金骑兵四百、筑城夫役15 000人,据吉林崖拒战,明军四面围攻,不能得手。而努尔哈赤亲率的大军却直奔杜松一路明军而来。

      原来,当努尔哈赤闻知明军四路进击之时,立即采用了李永芳“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建议,将八旗兵的全部主力60 000余人,倾注到了杜松一支明军的方向。努尔哈赤到了界藩山之东,命代善、皇太极二旗兵马增援界藩守军,自率其余六旗45 000余人猛攻萨尔浒大营。大营中,只有监军张铨和一些偏俾末将,全靠着枪、炮等火器御守。刚一接战,天气突变,昏暗得几乎咫尺不见,明军只好点着火炬守山,金兵从暗处仰攻,借柳林以避火器,因而,很快战胜了明军,拿下了萨尔浒山的大营,迅速合兵回救吉林崖。在吉林崖山腰与后金骑兵、夫役相持的杜松军,先是遭到渡过浑河上山杀来的代善和皇太极的夹攻,现在不仅接到大营的败报,而且又见努尔哈赤六旗大军统统杀来,不禁锐气大挫,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杜松和王宣、赵梦麟等将官,全部阵亡;部卒更是尸横山野,“血流成渠”,剩下不多的余众,狂奔了20里,到舒钦山天色已黑,方才止住。

      解决了明军左翼中路的第二天,即3月2日,努尔哈赤立即向开原马林一路发起攻击。马林闻杜松败,便布守于尚间崖,环营掘壕,壕外前列火器、后布骑兵,分派潘宗颜一军守斐芬山,派龚念遂一军守斡珲鄂谟,各距数里,皆列大车拒骑突。努尔哈赤先集中全力破龚念遂军,又前后夹击攻破尚间崖,拒者尽死,叶赫兵尽逃,马林仅以身免。尚间崖破后,后金军下马仰攻斐芬山,潘军尽覆。明朝的左翼北路大军,也在一天之内被全歼了。

      南路明军,由刘领着,出宽甸口、进栋鄂路,一路稳扎稳打,打到离赫图阿拉只有五十里的腹地,只候朝鲜援兵会合齐进了。努尔哈赤一面急调兵回守,一面巧派后金兵持杜松令箭,乔装入刘营,说杜松已胜,杜军已逼赫城,催刘速进。路窄,刘乃分兵为四,自率前军进入阿布达里岗,皇太极居高击下,代善兵假冒杜松军旗帜衣甲诈入刘营夹攻。刘力战而死,余军随被瓦解。

      杨镐闻三路皆败,急令右翼中路李如柏军归。

      这样,五六日之内,明军三路惨败,文武将吏死了300多人,军士被歼45 000余人。萨尔浒一战,极大地削弱了明朝“边兵”的实力,充分地暴露了明朝“上下隔阂、皂白多混,所养非所用,所用非所养”的致命弱点,奠定了后金渐强渐胜的基础。从此,后金眼里更无明朝,6月攻下开原,7月拿下铁岭,8月统一了叶赫。明廷渐渐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萨尔浒战后,朝廷用熊廷弼为辽东经略。廷弼赴任后,斩逃将、收流民、缮守具、简士马、肃军令,不浪战,分兵把守阳、清河、抚顺、柴河、三岔诸口,又画三方布置之策:以广宁巡抚统陆军,以天津、登莱两巡抚统海军,使后金不敢轻动者年余。

      然而不久,熊被章劾罢官,袁应泰代为辽东经略。努尔哈赤乘机于天启元年(1621年,天命六年)进攻沈阳。总兵贺世贤、尤世功等扼守沈阳城,环城掘壕数重,列有巨炮,绕有墙栅,守备十分有利。无奈贺世贤有勇无谋,又好酗酒、好冲动。努尔哈赤抓住他的弱点,派侦骑挑战,佯败诱而伏击。贺世贤回退,壕梁已被后金军砍断,不得入城,身中十四箭死;尤世功引兵救援,也被杀死,沈阳遂告失陷。

      努尔哈赤攻克沈阳之后五天,率全部人马南攻辽东首府辽阳。袁应泰闻警,集中各军死守,并决太子河引水灌壕护城,环城还列枪炮三层,连发不已。努尔哈赤先令掘闸口,后令夺桥进击东门外明兵,而后挥军冒枪炮、火箭、火罐登城,突入西城。袁应泰督战于城东北镇远楼,见城破,举火自焚而死。于是,辽阳及河东三河堡等五十寨、古城、新甸、宽甸、永甸、长甸、海州等七十余地皆失。后金占了辽河以东全部地区,便进一步向辽西地区进攻了。

      袁应泰死后,熹宗以薛国用代经略,薛病不任事,复起用熊廷弼。熊廷弼主张集中兵力防守,跟好吹牛的广宁巡抚王化贞意见不合,兵部尚书张鸣鹤、首辅叶向高等奏请撤熊,议还未决,后金兵已进攻辽西了。

      天启二年(1622年,天命七年)初,后金军攻西平堡,王化贞派孙得功迎战,孙早与李永芳谋降,战时高喊“败、败”,遂使士兵大溃,后金轻而易举地得了广宁、义州等地。王化贞仅以二仆跟从西走,到大凌河遇见熊廷弼,痛哭流涕,而后,不得不退入山海关。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