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朝对女真人的压迫

  • 发布时间:2017-03-20 19:40 浏览:加载中
  •   嘉靖三十八年(1559),女真各部中汉化最深、实力最强的一部——建州女真里,一个“凤眼大耳、面如冠玉”的小孩诞生了,这孩子便是后来的清太祖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十岁的时候,亲妈死了,后娘纳喇氏对他很不好,在他19岁那年,只给他很薄一份财产,便叫他出门单过。因为生活困难,努尔哈赤不得不上山采些松子之类去抚顺卖给汉族商人。由于经常和从关里来的商人接触,兼读《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的汉文图书,他的汉化程度因而更深了,对朝廷内部情况的了解也更多了。

      建州女真在正统五年(1440)搬到赫图阿拉,朝廷从正统七年(1442)起,就构筑了1 700里的辽东边墙,挡住女真、蒙古兀良哈的来路。正统十四年(1449)“土木之变”,也先捉了英宗皇帝,女真也曾入塞“侵辽东、西”。朝廷奸贼和边将便以此为借口,屡开边隙,“出塞捕杀”,甚至“以掩杀降虏为功”。另外,女真各部酋长逝世,朝廷也不再“赐敕”致哀,子孙入贡,还大减赏宴以示轻蔑。因而,女真酋长怨忿思叛。成化二年(1466),努尔哈赤的五世祖董山造了反,朝廷发兵五万讨伐,杀了董山不算,还将其弟褚安发配到福建,使他死在戍所。随后,又筑了抚顺、清河、阳等寨堡,对女真严加镇慑。这是政治上的压迫。

      经济上:虽说建州女真生产较为发达,早在猛哥帖木耳时已用牛耕,移居赫图阿拉以后,更是无野不耕,连山上也种了庄稼,后来,从事银、铁、革、木制作的人逐渐增多,而且大量引进汉人的先进生产技术,耕作多用汉人,织锦刺绣等更全是“唐(汉)人所为”。但是,总的说来,女真人的生产水平还不高,吃、穿、用方面,很大一部分还是靠明朝方面的贸易供给。女真人、蒙古人需要汉人的粮、种、盐、绢、缎、布、蜜、蜡、锅、铧、铲、剪、针等。需要是大量的。有时,蒙古人一次就售马千匹,买粮三百车;女真人一次交易,就换铧千件之多!因此,永乐四年(1406)开设的三个“马市”贸易市场远不够用。宪宗时,女真屡请开市,不许;神宗许了,增开抚顺、清河、阳、宽甸、义州等堡,但却障碍重重,控制非常紧:

      第一,卡货物:神宗以前,就常不许汉人卖出铧、铲、剪、针;神宗时,甚至严格控制了盐、米、布匹的上市,逼得女真酋长“愿以儿子为质”,请求出售。

      第二,榨油水:官吏通过所谓验收、征税,大加盘剥,甚至还纵令仆从逼着女真人“减价贱市,十偿三、四”,大发逼财。

      第三,不讲信用,时开时闭,造成女真人经济上的损失。万历三十七、三十八两年(1609、1610),努尔哈赤部的人参,因朝廷关闭马市而卖不掉,一次就烂掉了十几万斤!

      第四,绝人之路:只许女真人跟明朝“贸易”,不许他们去朝鲜做生意,叫他们“禁绝外交”。

      为了削弱女真人的势力,朝廷还采用拉一部、打一部、“分而治之”的政策。朝廷武将李成梁就极力加深海西女真和建州女真的矛盾。他利用海西女真哈达部的酋长王台捆了原建州右卫的都督王杲。杀了王杲之后,李成梁又极力拉拢王杲的亲戚、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失,以便最后消灭王杲之子阿台,来个斩草除根、各个击破。

      万历十年(1582),李成梁派兵帮助图伦城主尼堪外兰打阿台。阿台之妻是努尔哈赤的堂妹,努尔哈赤的祖父叫场和父亲塔失岂能见死不救?二人急赴阿台所在的古埒城外,叫尼堪外兰先别攻打,让他俩先去劝降。他俩第二次进城劝说之后,阿台还是不降,而且亲自督战守城。明军斥责尼堪外兰为何不战,尼堪外兰便宣言:

      “谁杀阿台,谁就当古埒城主!”

      城中一些贪心的人,听得喊声,便杀了阿台向明军投降,没想到明兵却来了个大屠杀,乱兵把入城劝降救亲的塔失和叫场也砍死。

      这一冤案,成了努尔哈赤起兵造反的导火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