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忠贤的故事:独揽朝政,残杀忠臣,兴建生祠,败亡身死

  • 发布时间:2017-03-11 17:18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独揽朝政


      明朝末年,文盲无赖魏忠贤为了能发迹而自施宫刑,后来竟一跃而成为主宰明朝前途命运的铁腕巨奸。他残杀大臣,屡兴冤狱,众佞巨拜倒在他脚下,竞相迎奉;他明明还活着,而生祠却遍布海内,他的党徒焚香进烛,叩首礼拜,上演了一幕幕人间闹剧剧。

      魏忠贤原名进忠,号完吾,河北肃宁人,明朝天启二年,由熹宗朱由校赐名,才改叫魏忠贤。他的父亲魏志敏,在当地务农,过着贫寒的生活。在魏忠贤十几岁的时候,父母给他成了家。妻子冯氏,涿州人,生有一女。魏忠贤从小不务正业,是当地有名的市井无赖,终日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父亲死后,他赌博输尽了家产,被迫远走他乡。

      魏忠贤像魏忠贤为了能发迹,净身入宫当了太监,当时他才二十二岁。为了能出人头地,他就费尽心机,巴结上司礼监太监王安、太子朱常洛及其子朱由校的近侍魏朝,并和魏朝结为兄弟。靠着魏朝的帮忙和太监王安的赏识,几年后他便成了朱由校母亲王才人的办膳太监。

      光宗朱常洛于1620年当了皇帝,但他只当了一个月,就病死了,遗命他生前宠爱选侍李氏照料皇长子朱由校。李选侍恃宠骄妒,不准朱由校与其他人交谈,逐渐就控制了他。朱由校即位时只有十六岁,这就是明熹宗。李选侍想继续控制熹宗,就让他留居乾清宫。御史左光斗、给事中杨涟及阁臣刘一燥等倡言移宫,几经争执之后,李氏被迫移居仁寿殿。本来熹宗皇帝自小就由李选侍抚养,对她有依恋之情。但这种关系被官僚们强迫中止,他只好把感情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其中他最信赖的就是从小把他带大的乳母客氏。客氏原名客印月,是直隶保定府定兴县民侯二的妻子,二十八岁时被选进宫做朱由校的乳母。两年后她的丈夫死了,饥不择食的客氏便与魏朝对食。到了明代,相好的太监宫女,往往一处吃饭,因而特指宦官与宫女相爱。宦官虽然失掉了性器官,但仍然有男人的性意识和相应的性要求;宫女们久居深宫,见不着正常男人,也就只有找宦官解馋止渴。

      与客氏交接是魏忠贤的一大机遇。客氏见魏忠贤身体健壮,仪表堂堂,便不再与魏朝相好,转而移情于魏忠贤。魏朝与魏忠贤经常为了争客氏而互相争斗,有一次惊动了熹宗。熹宗问客氏看中了谁,由她做主安排。客氏选择了魏忠贤。后来,魏忠贤便独占客氏,认为魏朝终是祸患,便假传圣旨,派人在其发放凤阳皇陵的路上勒死了。

      由于客氏的原因,魏忠贤成了明王朝惟一的文盲司礼秉笔太监。在明朝太监中,最关键的部门就是内承天子、外接朝臣内阁的司礼监。在其中主持的司礼秉笔太监,其职责是撰写诏书或驳正“要拟”,实际上是皇帝的秘书长,可以代天子向大臣乃致天下臣民发号施令。魏忠贤得到这个职位后,顿时位高权重。

      王安是宫中的三朝元老,曾经提拔过魏忠贤,并对其有恩。但却成了魏忠贤独揽大权最大的障碍。在当年光宗猝死、熹宗地位未稳之时,王安与朝臣联手,帮助年幼的熹宗登基。因此,王安在皇帝心里是一个有功德的人,熹宗有意提拔王安为掌印太监。掌印太监掌管着司礼监,位在秉笔太监之上,即位在魏忠贤之上。王安并不是魏忠贤和客氏可以左右的人物。平时魏忠贤见了这位天子身边的红人和恩公,言语恭顺,一见面就跪下叩头问安,非呼不应,非问不答,王安对魏忠贤也不虞有他。天启元年,熹宗命王安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安依照惯例虚推一番,想待皇帝再下令催促即接受上任。魏忠贤就怕像王安这样的人位居己上,便和客氏勾结,竟说服了熹宗准了王安的辞谢。但王安毕竟有功于皇帝,又对魏忠贤有恩,他还不忍心致王安于死地。但客氏比魏忠贤心毒,百般教唆,认为不能留下后患。于是魏忠贤便假传圣旨将王安削职充军,然后又借刀杀人,把他交到了王安的仇人刘朝手中。刘朝因为怨恨王安,因此对他百般刁难折磨。他不给王安食物,想将他饿死解恨,谁知王安却拾取草籽充饥未死。魏忠贤闻知大怒,遂放恶狗活活将王安咬死。大患已除,魏忠贤顿时松了一口气。

      王体乾继为掌印太监,此人对客、魏二人言听计从,一意迎合。为了最终在宫内树立淫威,魏忠贤又将毒手伸向熹宗的嫔妃。天启三年五月,熹宗册封张氏为裕妃。而心狠手辣的客氏与魏忠贤就假传圣旨,将裕妃除掉了。

    第二节 残杀忠臣


      在明朝中后期,朝廷中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叫做“东林党”。万历年间,顾宪成被罢了官后,在无锡东林书院进行讲学,一些不满朝政、有意整顿朝纲的正直官员纷纷汇集在东林书院,他们“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针砭时弊,评论朝政,其中的著名人物有高攀龙、钱一本等。熹宗正是在东林党人的努力斗争下才得以登基的。东林党人因此把持着朝政,开始整治朝纲,将很多腐败官员统统罢免。而他们罢免的这些人都纷纷投靠了魏忠贤。魏忠贤把东林党人看成是实现自己野心的重要障碍。明朝不设宰相,但内阁是皇帝的办事机构,实有宰相之权。首辅大学士叶向高、大学士刘一燥及周嘉谟、张向达、赵南星等正直的朝臣,则是魏忠贤控制内阁、进而夺取大权首先要除掉的人。

      天启四年,魏忠贤在宫内已基础牢固,开始向外廷出击。这一年的春天,锦衣卫逮捕了内阁中书汪文言,虽然后来其被释放,但这是一个信号,魏忠贤要向朝臣开刀了。六月,素以刚直敢谏著名的左副都御史杨涟上疏参劾,列举魏忠贤二十四条大罪,并请求驱逐客氏出宫。王体乾将杨涟的奏章读给魏忠贤听,魏忠贤听了后确实有些胆战心惊。然而,当王体乾将杨涟的奏章读给正玩得正在兴头上的熹宗听时,由于客氏和魏忠贤早有安排,王体乾念的时候自然知道区分轻重,熹宗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就下旨严责杨涟。不久,杨涟和东林党另一重要成员左光斗一起被罢了官。同年秋天,处于客氏和魏忠贤掌控中的熹宗下旨将东林党人高攀龙、赵南星、袁化中全部罢了官,叶向高也被逼辞去首辅之职。魏忠贤就将自己的党羽塞进内阁和六部等关键地方,控制了外廷。

      但是,魏忠贤并不以将东林党人击败为目的,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对东林党人的屠杀。他们对东林党人杨涟、周朝瑞、左光斗、魏大中、硕大章等人施以酷刑,最后六人都惨死在魏忠贤的酷刑之下。

      天启六年,魏忠贤又兴起了第二次大狱,将东林党人周起元、周顺昌、高攀龙、缪昌期、周宗建、李应升、黄尊素七人逮捕入狱。除高攀龙在家投水自尽外(他的儿子仍被魏忠贤抓入狱中),其余六人也都在受尽酷刑后被许显纯等人杀害。除了这两次大冤狱之外,其他官员被阉党杀害、整治的不计其数。此外,为了打击反抗和不肯依附于他们的官员,魏忠贤的党羽们还编列了黑名单,将不肯同流合污的官员指为东林党,列在黑名单上。崔呈秀编了本《同志录》,王绍徽编了本《东林点将录》,阮大铖编了《百官图》。在《东林点将录》中,阉党以《水浒传》一百零八将加上晁盖共一百零九人的绰号,加在一百零九个正直的官员头上,包括许多东林党的领袖人物如:托塔天王李三才、及时雨叶向高、大刀杨涟、智多星缪昌期、青面兽左光斗、金眼彪魏大中等等,攻击他们聚众蓄意谋反。当时开列黑名单已成为一大风气,东厂西厂魏忠贤都照单抓人,并将他们处死。

      魏忠贤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外到内,从内廷到朝臣,从中央到地方省府州县大大小小的文武官员,这些人一齐给魏忠贤出谋划策,充当鹰爪打手。魏忠贤正是有了这些党羽才有可能将堂堂的朝廷搞得乌烟瘴气。他们之所以敢如此放肆,主要是因为熹宗相当昏庸。他整天不理朝政,喜欢做木工活,好制造各种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器物。有了皇帝的放任,加上从内阁到六部等官员的逢迎谄媚,魏忠贤一介流氓加文盲,简直将明朝江山弄了个底朝天。

    第三节 兴建生祠


      随着魏忠贤地位的不断高升,相当一部分官僚出于各种原因,也都向他靠拢,协助他控制局面,打击反对派,因此他们被称为魏党或阉党。其中,崔呈秀是魏忠贤死党中最受宠信的人,两年中,他由一个革职听勘的罪臣,竟然先后出任工部尚书和兵部尚书,并兼左都御史,权倾朝野,后来人以崔、魏并称。号称“十狗”之一的曹钦程,原为吴江知县,贪污受贿,声名狼藉。自从认魏忠贤为义父后,便日夜出入魏府,摇身一变,成了朝中红人。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逢人便吹嘘干爸爸如何宠爱他,他如何受到干爸爸的器重。他的无耻连同党都觉得厌恶。后来就连魏忠贤都觉得他讨厌恶心,便罢了他的官职,赶走了他。到此时这个家伙还跪在地上给干爸爸叩头谢罪,吏部尚书王绍徽每升降一名官员,一定禀告魏忠贤,他的顺从使魏忠贤十分满意,夸他“真兵家之珍也”。涿州人冯铨,翰林出身,因与东林党人不和,又和魏忠贤入宫前的妻子冯氏同姓,魏忠贤便认他为冯氏同宗,成了一家人,保举他入了内阁,成为“少年宰相”。内阁中其他人员如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等都是魏忠贤的亲信,人们称他们为“魏家阁老”。魏忠贤的权势一时达到顶峰。

      天启六年,内阁草拟圣旨,都以“朕与厂臣”并称。皇上叫他不称名字,称“厂臣”,这在几千年专制史上算是一大令人惊叹的事。这年六月,浙江巡抚潘汝桢上疏,对魏忠贤歌功颂德,说什么:“厂臣心勤体国,念切恤民,莫不途歌卷舞,欣欣相告,戴德无穷,公请建祠,用以祝寿。”祠,也叫祠堂,原是用来祭祀死去的祖宗或先贤圣哲、为国为民立了旷世恩德的人建的祖庙,历朝历代却很少给活着的人建祠庙的。然而,熹宗看了潘汝桢的奏折后,下了圣旨:“宜从所请,以垂不朽。”于是,潘汝桢花费民脂民膏在西子湖畔为魏忠贤建了一所规模宏大、豪华气派的祠堂。熹宗还为生祠赐额匾一块,上书“普德”二字,并命锦衣卫百户沈尚文等守护祠宇。从此,各地兴起了一股纷纷为魏忠贤建生祠的怪风,一时间数不胜数。

      东林书院旧迹应天巡抚毛一鹭在苏州虎丘造了生祠,蓟辽总督阎鸣泰在蓟州、密云建祠,宣大总督张朴建祠于宣府、大同,山西巡抚曹尔桢在佛教圣地五台山建了一座生祠。更有甚者,生祠建在天子脚下、京城里面。巡视五城御史黄宪卿在北京宣武门外建祠,顺天府尹李春茂在宣武门内建祠。连太祖皇帝的孝陵旁边,也由守卫孝陵的卫指挥李之才建了一所金碧辉煌的魏公祠。

      ……有的连皇帝的老家安徽凤阳也没有放过,河道总督在凤阳皇陵旁边修了一座生祠。还有就是建生祠已成许多官员自保的手段。

      魏忠贤号称“九千岁”,他的荣华富贵到了连皇帝都不如的地步。正月三十是魏忠贤的生日,从正月十五开始,各路送礼祝寿的人挤满了乾清宫内外。正月三十那天,给九千岁拜寿的齐呼“千岁千岁千千岁”,呼声震荡紫禁城里,正在木工房里忙活的皇帝想必也听到了,但不知他是否想过自己的生辰有没有厂臣的生日热闹气派,有没有想过什么原因。

    第四节 败亡身死


      后来有一件事让魏忠贤顿感大祸将至,那就是熹宗的驾崩。熹宗本来就身体一直不太好,看起来病怏怏的。有一天,熹宗和太监们在西苑泛舟游玩,结果一阵狂风吹来,熹宗落水,幸好众太监及时救起,方保熹宗一命。熹宗如此娇贵,经此一吓,加上又受了风寒,原来多病的体质急剧下降,精神和身体受到双重打击。再加上其喜动不喜静,所以病情就一天重似一天。八月二十二日,熹宗病死,年仅二十三岁。魏忠贤不愿信王朱由检继位,但有熹宗遗言在先,张皇后态度坚决,魏忠贤的党羽们面对此等大事,没有胆量做灭九族的大逆之罪行。魏忠贤还想等一等,但是,熹宗驾崩当天,张皇后便立即诏,命英国公张惟贤等迎立御弟信王入继大统。魏忠贤将熹宗驾崩的消息对外封锁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才不得不向外宣告皇后懿旨:“召信王入继大统。”随后重读熹宗遗诏,命信王朱由检即皇帝位。

      八月二十四日,信王在皇极殿即位,是为明崇祯皇帝,庙号思宗(或称毅宗)。新皇帝登基,九千岁魏忠贤送来四名绝色女子,这既是讨好又是迷惑,新皇帝不动声色地接收了下来。一朝天子一朝臣之理谁都明白,可新皇帝登基后一切按部就班,正常又平常。对魏忠贤试探性的辞职要求,他温言慰勉留任;对客氏提出从宫中迁出之事,他顺水推舟地予以批准;而对一些出于各种动机的官员上疏弹劾魏氏同党之事,他反而下旨斥责上疏的人“轻诋”。

      新皇帝的这些举动,让阉党们摸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纷纷感到心惊胆战。

      不知是出于窝里斗还是丢车保帅之策,十月十三日,阉党分子云南御史杨维垣一面上疏弹劾魏忠贤最亲信的走狗、人称“五虎”之首的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都御史崔呈秀“立志卑污,居身移浊”,一面又为魏忠贤大唱赞歌。然而,崇祯帝下旨谴责杨维垣“率意轻诋”,对奏章中提出的种种劣行恶迹又不予追究。几天后,杨维垣再次上疏弹劾,一面指责崔呈秀“通内”,一面继续为魏忠贤歌功颂德。出人意料的是,崇祯帝这时只命令崔呈秀静听处分。两日后又下诏免掉崔呈秀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之职,并令他回原籍守制,消除魏忠贤的左膀右臂。

      这时,官吏被长期压抑的怨气如火山爆发似的喷泄而出,有人开始将矛头直指魏忠贤。崇祯帝依然未置可否。面对众人的揭露和抨击,魏忠贤以为皇帝的沉默是出于先帝嘱托所致,居然跪到崇祯帝面前哭诉,皇帝则温言加以劝慰。魏忠贤为了避免像刘瑾那样束手就擒的事情重演,他在天启元年时,就经熹宗允许建立了“内操”,从太监中选拔士兵,由太监任将校,驻扎在紫禁城中,隶属司礼监和东厂,成为魏氏的私人军队。崇祯帝对这支太监部队还是很有顾忌的。为了解决这支心腹之患的“阉军”,崇祯帝下令内操兵全部出宫,到兵部领取赏银。“阉军”们兴高采烈地到兵部衙门领赏时,皇上突然传旨,命令立即解散“内操”,所有人员一律遣散,不许入宫。魏忠贤的这支保驾亲军,就这样被崇祯帝兵不血刃解决了。

      十月二十六日,官卑职低的浙江海盐县监生钱嘉征上疏揭发魏忠贤十大罪状。崇祯读了此文,不禁十分赞赏,立即召见魏忠贤听内侍朗读。魏忠贤只好找到原信王府太监徐应元低三下四求情,徐应元给他出了个主意,给皇帝上疏,辞去东厂太监之职,以暂避锋芒。崇祯帝接到魏忠贤引疾辞爵的辞疏,下旨准奏,并下诏削夺魏忠贤亲属魏良卿、魏良栋、魏鹏翼等的爵号和职务。还没等魏忠贤反应过来,又下旨于十一月初一日勒令魏忠贤到凤阳祖陵司香,将其赶出了紫禁城,令其卷土重来的想法破灭。后来得知徐应元受贿勾结魏忠贤之事,崇祯帝也将徐应元贬到显陵当差,赶出了皇宫,终身不得进宫。

      魏忠贤操持国柄七年之久,党羽鹰犬遍布天下,如今被贬凤阳,其威风仍不减。当他出京赴凤阳时,随从死党卫队达千余人,个个佩带武器,押着满载金银珠宝的四十辆大车,直奔凤阳。魏忠贤这一举动把崇祯皇帝彻底激怒了,他决心严惩,立即降旨兵部,派兵马追捕擒拿。

      天启七年(1627年)十一月初六,魏忠贤一伙气焰嚣张地来到阜城县南关,忽然有人从京中赶来送信,魏忠贤一听皇上已派兵部人马前来捉拿,自知必死无疑。遂用衣带于半夜悬梁自尽了。他的亲信李朝钦也从梦中惊醒,见魏忠贤已死,也自缢身亡。崇祯帝对魏党余孽进行了大清理,次年正月,崔呈秀在蓟州被斩首,客氏也被斩首示众,而魏忠贤则在河间府被戮尸凌迟。一代巨奸魏忠贤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