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武宗朱厚照临死遗恨带不走销魂的“豹房”

  • 发布时间:2015-12-27 20:54 浏览:加载中

  •   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三月,北京寒意料峭。明武宗朱厚照满脑子里全是江南水乡的秀丽景色,面对着死亡。他哀叹:“当皇帝有什么好?整天都是那 些枯燥无味的朝政,弄得你头脑发胀。皇帝其实是很累的,早知我这么短的寿命,真该纵情嬉戏于宫外,不回这终日被大臣嚓嚓叨叨的宫里来。”

      他只活了三十一岁,可用“嬉戏无度”四个字概括他的一生,可是在临死的时候,他仍旧有无尽的遗憾。这便是:还远未玩够;特别是与女人玩。三十一岁正是那种事的黄金年华呀!他在“豹房”里正可以大逞雄风。可惜呀,可惜!竟不能把那“豹房”带到阴间里去……

      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四月,紫禁城被滞重的悲凉笼罩着。他爹爹——明孝宗朱佑樘呜呼哀哉。一个十五岁的小太子登上皇帝的宝座,改元正德,他就是明武宗朱厚照。

      小皇帝贪玩,大太监刘谨就投其所好。宫内玩了宫外玩。大臣进谏,刘谨就说:“皇帝外出,玩玩鹰犬,何损于国事呢?”

      难得这“老奴才”如此善解人意,明武宗就颁旨命刘谨的大小爪牙们分掌特务机关——东厂和西厂,刘谨权势炙手。

       年纪稍长,懂得了男女之事。玩乐就更增添了“异样”的“色”彩。他大兴土木,翻修宫殿,还建了二座多层的宫殿,两厢设有密室,谓之“豹房”。豹房中只有 二豹,“捕食”的却是众多的美女。明武宗大展雄风,夜以继日地在这里花天酒地,纵情淫乐。表现了个东方帝王对处女初夜权特有的贪婪。二个善奉迎的官吏见武 宗对宫中的女人玩腻了,就又搜罗了十二个色目(今中亚、西亚一带)

      女子进献。也许由于这些女子具有好歌善舞的民族秉性;也许由于这些女子特有的异族风情,明武宗见了特别喜欢,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女人!她们的羞涩别有一种味道,具有特别诱人的魅力。

      只可惜十二个太少了。他要“多多益善”。于是下旨将公、侯、伯等大官家中所有的色目女子,全部召进豹房,为他歌舞,供他淫戏。

       如此以来,刘谨大为高兴。总是在朱厚照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前去奏事;或拿着一大堆奏章来请示明武宗裁决。明武宗左拥丽姬,右抱倩女,玩兴正浓之际,哪 里还有心思顾及朝政?便挥挥手,厌烦地说:“你怎么总是来找麻烦?朕要你何用?去!去!”于是刘谨就“奉旨”不再“找麻烦”了,他用不着奏请“圣裁”就可 以擅自拟定圣旨,朱家王朝俨然有了两个皇帝。“刘皇帝”权势炙手可热;“朱皇帝”只管玩乐。

      新的玩乐,新的美女,使朱厚照更加厌烦那 些繁琐无味的视朝听政之事。大臣苦口婆心地进谏多时,他才少有地不得已“偶而虚应其事”。有时宣布“视朝”,官员从凌晨等到黄昏,却又传旨“免朝”。正德 十一年(公元1516年)元旦,按祖制进行庆贺大典,皇帝该上朝接受朝贺。这天文武百官和外国使臣从四更起就齐集在宫门等待,一直等到下午,方见睡眼惺忪 的朱厚照懒洋洋地蹒跚而来。典礼从酉时方开始,直拖到深夜才结束。百官饥渴了一天,好容易盼到一声“散朝”,一个个如同囚犯听到大赦;夺路狂奔,竟互相践 踏,将一个叫赵郎的将军活活踩死在禁门之内。“午门左右,吏觅其官,子呼其父,仆求其主,喧如市衢,声彻庭陛”。骚乱异常,这就是当时的情景。

       宫廷上如此大乱,天下自然也大乱。因为皇帝的贪玩是建立在百姓白骨基础之上的。短短几年,他整修、扩建豹房就用去了白金二十四万两。从他登基开始,农民 起义的烽火就遍地燃烧。从北方平原到江南水乡,连绵不断。正德五年(公元1510年),河北霸县的养马户因为无法忍受不断加重的负担,走上了武装反抗暴政 的道路。在刘六、刘七的领导下,起义队伍迅速聚成了数十万大军,攻城掠地,杀富济贫,铁骑纵横数省,屡次挫败官军,震撼了朱家王朝的皇帝宝座。

       这时,朱厚照不敢再以玩为天底下最大的公务了。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亲自参与镇压农民起义的谋划,数易带兵之主将,颁布“以首级论战功”的诏书。得逞之 日,他把捕入京师的农民起义大小首领一概处以剥皮之刑,令人将剥下的皮制成鞍,装在自己的马上,以“寝其皮”发泄他心头之佷。对杀戮农民的所谓有功人员, 律加官进爵,还收了一百二十七名“干儿子”,赐姓朱,这其中,最为他赏识的便是江彬。江彬同样是一个引导他玩乐而得以独擅朝政的角色,为了沽恩固宠,江彬 的“绝招”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武宗纵欲行乐。

      延绥总兵马昂犯了法被撤职,但他有个妹妹长得十分娇艳,已嫁给一个姓毕的官员,并且有 了身孕。马氏艳名远播而为江彬侦知,江彬便找到马昂,提出以恢复官职为条件,让马昂夺回妹妹,献给武宗。武宗一见马氏,立即魂飞魄散,因为这马氏不但花容 月貌,能歌善舞,而且善于骑射,且通晓西域语言。种种风情重又唤回了武宗初次与色目女人共寝的亢奋,武宗对她大为宠幸。这自然泽及衾外,马昂官复原职,江 彬更被宠幸有加。

      这时,江彬趁机劝武宗离开北京,到外地行乐。武宗听江彬把外地说得天花乱坠,加之在宫中也确实玩腻了,欣然同意。武 宗皇袍一脱,就以天下为“妓院”,当了个“大嫖客”。他在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8月,出昌平,过居庸关,到宣府,把豹房的珍玩、美女都运了来。然 而,那些美女再美,也毕竟只是“家花”,出了京城,就想寻觅些“野味”,所以夜里到处游荡,见到高门大院,就闯进去,要酒,要女人。当然,这些事都有江彬 的党羽“打前站”,所以不少人家只好“花钱买平安”。只要用银了打了“招呼”,皇上就不会光顾;即使突发“雅兴”,江彬也会代为遮掩。例如说这家的女人 “奇丑无比”,不值一顾之类,皇上就会按“江彬的路线”再换一家了。

      次年正月,方回北京,几天之后,又游大同,只因他的祖母丧事,不得不回来稍住几日,接着又出京到密云等地。不管走到哪里,都要把从民间抢来的女子,用十辆车载到那里。他足迹所到之处,尽皆美貌女子的血和泪。

      北方玩腻了,江彬又极力怂恿武宗到南方游玩。对此,-百四十六名大臣联名上书劝阻,气得武宗把这些大臣都赶到午门外罚跪,一跪就是五天。尔后,又全部处以杖刑,当场就打死了十~人。

      这是正德十四年(公元1519年)二月的事。这年六月,因为朱宸濠在南方发动叛乱,正好给朱厚照一个名为“南征”,实为“南巡”的机会。他走到山东就收到了平叛获胜的捷报,但仍要戎装前去巡游。

      先期抵达扬少ı,的太监将抢夺来的民宅改为“大将军府”,打着“圣上”的旗号到处搜罗处女,还有年轻貌美的寡妇。一时之间民间骚动,有女之家赶快婚配,年轻寡妇纷纷再醮。行至南京,又是一玩数月。金陵佳丽,更有一番春光,确实令明武宗留恋忘返。

       自南京返回京师途中,朱厚照留恋水乡秀丽的景色,一路上捕鱼射雁,雅兴十足,走走停停,好不自在。不料却在清江浦乐极生悲,当他奋身撒网时,翻身跌人水 中,虽没淹死,却惊吓生了病。早已被“色欲”淘空了的身子,哪里经受得住?走到南郊,按规矩得祭告天地,明武宗却把喷涌而出的鲜血吐在了社稷坛上。

       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三月,明武宗明白自己大限到了,垂危期间他想到了自己嫔妃如云,美姬盈怀的一生,不由得生出许多感叹来:皇上按说是治理天 下的,像他的大小刘谨,都在治理“众人之事”。这种人占有权力跟占有女人其实是“刀”与“刀刃”而已,不信你看看哪个“治理众人”的人不对年轻貌美的女人 感兴趣?像他一样地“多多益善”?这些人在他面前都比女人还女人,来讨他的喜欢,其实不过是想多占几个女人而已。“他们都会说我,又是‘圣明’,又是‘伟 大’,都是在‘豹房’里。在那里我才是二头金钱豹,所有的女人都乖乖地听我摆布,我征服她们,跟那些在我‘而前大唱颂歌的人从女人身上爬起来二样。只有那 种时刻才是真心孔。可惜呀!我不能把’豹房带到阴间,在那里依然显示我一个统治者的威风……”

      他就这么想着,想着,闭上了色迷迷的眼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