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可法简介:概述史可法一生的故事事迹

  • 发布时间:2015-12-01 18:00 浏览:加载中
  • 史可法
    史可法

      从政有为

      史可法(1601―1645)是河南祥符(今开封市)人,崇祯元年(1628),考中了进士。就在这一年,他被任命陕西西安府(治所在今西安市)推官,掌管刑狱案件的审理工作,从此他踏入仕途。

       史可法在西安任职期间,当地发生灾荒,他赈荒恤民,办事干练,名声很快就传到了京城。崇祯五年(1632),朝廷调他到京师,任户部主事,以后升为郎 中。在户部,他管理过当时称为太仓的国库和称为辽饷的东北军费,经手大量钱财,但史可法做到了一尘不染。崇祯十年(1637),史可法升为左佥 (qiān)都御史,巡抚安庆、庐州、池州、太平四府和邻接的河南、湖北和江西的一部分州县,成为独当一面的地方大员,但他在生活上还是很节俭。

       史可法管辖的地方连年灾荒,人民生活十分困苦,他曾上书皇帝请求免除当地百姓的田赋。当时,史可法作为巡抚,兼管军事,他率领军队驻防在六安。原来明朝 中叶以后,为了缓和阶级矛盾,便利政府收税,从万历九年(1581)开始,在全国推行“一条鞭法”,主要是简化税制,并将扰民最重的劳役并入赋内,六安这 个地方,却长期以来按照过去的老办法干,一直让人民担负着很重的徭役。其中使老百姓最不能忍受的是每年要替官府养一批马匹。每当国家用兵的时候,官府便派 出许多骑兵,去向百姓要马。马差一到,威逼勒索,就是中等人家,也经不起他们的盘剥。史可法知道这个情况后,便下了一道命令,把原来由民间担负的马差取 消,改由官府雇人来养,解除了当地人民长期遭受的一桩祸害。

      史可法对于贪污勒索扰害百姓的官吏总是严惩不贷,毫不留情的。有一次,他 的部下一个姓苏的兵士,为了一件小事,射死了六安县的一个老婆婆,史可法立即把这个犯罪的兵弁(biàn,旧时称低级官员)判处死刑。苏某的一帮同伙秘密 勾结了一百多人,在军中鼓噪闹事。当夜三更时分,有一批乱兵在城中好几个地方放起火来,想要造成混乱,乘机刺死史可法。史可法当时正在批阅公文,听到起火 的报告,一点儿也不慌张。过了一会儿,一群乱兵向史可法的住所蜂拥而来。他们来到门外的时候,在烛光下面,只见史可法手握宝剑,端坐在堂上,乱兵被史可法 那正气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镇住了,谁也不敢动手,最后一哄而散了。

      天亮以后,史可法迅速调集军队,镇压了乱兵,扑灭了火,并且惩办了发动兵变的首要分子。事情过后,史可法派人调查因起火而被害的人户,每烧毁一问房屋,发给五两银子,以赔偿百姓的损失。他这种爱民如子的行为,感动了许多人。

      明朝末年,政治腐朽、赋税繁多,人民不堪受压,纷纷起义,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攻占了北京,崇祯皇帝在景山上吊自尽了,满清的军队招降了明朝大将吴三桂,共同进攻李自成的部队,并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从此清军一路南下,准备统一全国。

      神宗的孙子福王朱由崧(sōng)在一些明朝大臣的拥护下在南京建立了小朝廷,历史上称为南明。福王派史可法组织军队抵抗清军。

      史可法来到扬州以后,一面设法稳定江北地区的社会秩序,一面派部下设立“礼贤馆”,专门接待从四面八方前来报效的人士。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有一技之长,就量材任用。因此,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有许多人才从各地来到扬州。

      在军事上,史可法在离南京前就提请朝廷讨论决定,作出了如下的安排:在江北地区设立四个据点,叫做四镇,命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四个总兵分别担任四镇的镇将。担任督师的史可法驻在扬州,统率四镇。

       当时大江南北的老百姓看到史可法领导抗敌工作,在他们沉重的心情上,又重新滋生出一线希望。他们都热烈拥护史可法领导抗敌斗争。有些农民起义队伍也愿意 协力抗清。沛县的举人净尔梅写信给史可法,请他进兵徐州,收复失地,并且表示自己愿意担当起联络山东榆园农民军的责任。贵池的刘城也写信给史可法,提出收 复失土的计划。可见当时的广大人民群众对于反抗清军都是怀着极其热烈的心情的。如果南京政府能够抓住时机,作出符合人民愿望的决定,大局还是很有希望的。 但是福王和南明朝廷中马士英等掌握实权的人,只知贪图眼前享乐,沉湎于犬马声色之中。朝中掌握大权的人这样昏庸卑劣,前线虽然有像史可法等那样决心抗清的 人,但是事事受到朝中的牵制,无法开展有力的战斗,福王朝廷最后终不免于覆亡!

      史可法任督师的期间,自己在生活方面十分节俭,一点排 场也不讲究。他每餐只限一菜一饭。后来因为前方军饷供应不足,便免去荤菜,经常素食。当军事紧急的时候,他昼夜警惕,连躺下睡觉也穿着铠甲,防备敌人的突 然袭击。他和士兵同甘共苦。士兵没有吃饭,他决不先吃饭;士兵没有添衣,他也决不先多加一件衣服。甚至在酷热的夏天,他手里也不拿扇子;严寒的冬天也不穿 皮衣服。他就是这样严格地要求自己,鼓励大家。

      这一年的除夕,士兵们都轮流休息去了,史可法仍然和往日一样,一个人紧张地批阅从各方 面送来的公文。夜深了,不免有些困乏,他想喝点酒来提提精神,然后再继续工作下去。当他举起酒杯时,忽然想到“礼贤馆”的秀才们。他本想请他们一道来喝 酒,可是时间已是夜半,又恐怕惊扰了他们睡觉,于是嘱咐值勤的军官说:“不要惊吵他们了,每人发给一份酒资吧!”值勤的军官答应着去了。于是史可法拿起酒 杯斟上了酒。他想向厨房要些下酒的东西,厨人回报:“白天犒劳将士,已经把所有的菜和肉都分光了。”史可法便叫人取些豆豉(chǐ)来下酒。

      史可法平日很能喝酒,喝上几大碗也不醉。自从来到前线,恐怕耽误军情,他戒了酒。这天是大除夕,才破例喝了酒。当时他想到当前的抗敌形势和前途,引起了无限的感慨,不禁掉下泪来。连日疲劳加上一点醉意,他不觉伏在办公桌上睡熟了。

      东方微明的时候,文武官员都先后来到营门,听候升帐议事,可是营门还没开放。大家正在纷纷议论的时候,扬州知府任民育一边向大家解释说:“相公很难得像今夜这样休息一下,就让他再休息一会儿吧!”一边命打更人再打一次四更的鼓。这时候,东方已经泛出了鱼肚色的白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