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汤显祖简介:“东方莎士比亚”汤显祖

  • 发布时间:2015-11-05 01:00 浏览:加载中
  • 牡丹亭
    汤显祖代表作《牡丹亭》

      汤显祖(1550—1616),明代戏曲作家,字义仍,号海若,又号若士,别署清远道人,临川(今属江西)人。他在中国和世界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今天我们只知道他的文学成就,而实际上他的人格也值得我们敬仰。

       在张居正当权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汤显祖和姓沈的好友一起来到京城赶考。张居正的手下来威胁他们二人:“你们考试时不要写得太用心,不能超过我们张公 子(张居正的儿子张嗣修)的水平,这样对你们有好处!”汤显祖一口拒绝,说:“我怎么能为这点私利而丧失自己的名节!”

      汤显祖不愿讨好张居正,结果科考落榜了,但他的正直赢得了人们的赞扬。张居正死后第二年,汤显祖终于考中了进士。当朝宰相申时行和张四维又想拉拢汤显祖做门生,他再一次拒绝了。他说:“我像一根笔直的硬木头,不会柔软地弯曲!”

       汤显祖在南京做官期间,正赶上闹灾荒。朝廷派去赈灾的官员贪赃枉法,只顾吃喝玩乐。他实在看不下去,就冒着生命危险写了一份奏折给皇帝,揭发时弊,抨击 朝政,弹劾那些贪官污吏,还直言不讳地指责当今皇上。明神宗一怒之下,把汤显祖发配到广东雷州半岛最南端的一个小县城,让他当了一个小小的典史。

       几年后,汤显祖被调到浙江的遂昌县担任知县。他为当地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在遂昌任职五年里,他没有打死过一个囚犯,没有拘捕过一名妇女。除夕夜和元宵 节,他还让囚犯回家过年、出外观灯;村里有了猛虎为患,他连夜组织村民打虎。他还下乡组织农民发展生产,兴利除害,又建立学校。因此,他深得人民的爱戴, 遂昌人都尊称他为“汤公”。

      但日渐衰败的明王朝却没有给汤显祖施展政治抱负的空间,万历二十六年(1598),心灰意冷的汤显祖辞去 官职,回到故乡临川,开始了他的戏曲创作。他在城内香楠峰下建造了一座新房子,取名为“玉茗堂”。这个玉茗堂,成了他后半生进行戏曲文学创作和演出活动的 中心。在写完“临川四梦”后,汤显祖更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舞台艺术的创造上。他亲自参加了江西地方戏曲宜黄戏的导演工作,组织宜黄剧团到各地演出。宜黄戏演 员最多时发展到一千多人。

      梦,是平凡的,因为它不分富贵贫贱,人人都可以拥有;梦,又是神秘的,因为它往往可以超越生死,跨越时空。 然而,把梦作为一种文化,甚而作为文学的题材,则是极其美丽和虚幻的。这种美丽,在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千百年来,它不知令多少人在 颠倒的现实与虚幻中流连忘返,在那亦真亦幻、似醒非醒的情境中和泪品茗。

      “临川四梦”是汤显祖四部剧作的别名,故事曲折奇特,文笔流 畅优美,人物刻画细腻。戏剧家、文学家汤显祖是临川人,“临川”遂为他的别号,而“四梦”则是其《紫钗记》、《牡丹亭》、《南柯记》、《邯郸记》四剧的合 称。或许四剧皆有梦境,才有“临川四梦”之说;又或许四剧本身就是其毕生心血凝聚成的人生之梦,故名“四梦”。和汤显祖同时代的学者王思任,在概括“临川 四梦”的“立言神旨”时说:“《邯郸》,仙也;《南柯》,佛也;《紫钗》,侠也;《牡丹亭》,情也。”应该说,这个评论颇有见地,恰如其分地指出了汤显祖 梦文化的美妙情境。

      “临川四梦”的四个梦境,演绎了纷繁变幻的世间之事。《南柯记》讲述了书生淳于棼于梦中做了大槐安国驸马,任南柯 太守,一生荣华富贵,梦醒而皈佛的故事。《邯郸记》的情节大同小异,表现了卢生梦中娶妻,中状元,建功勋于朝廷,后遭陷害被放逐,再度返朝做宰相,享尽富 贵荣华,死后醒来,方知是一场黄粱梦,因此而悟道的警醒故事。《紫钗记》中的霍小玉与书生李益喜结良缘,被卢太尉设局陷害,豪侠黄衫客从中帮助,终于解开 猜疑、消除误会的悲欢离合的幻梦。

      代表作《牡丹亭》描写了杜丽娘因梦生情,伤情而死,人鬼相恋,起死回生,终于与柳梦梅永结同心的痴 情。《牡丹亭》问世后,盛行一时,使许多人为之倾倒。汤显祖自己也说:“一生四梦,得意处唯在牡丹。”汤显祖在自己的《滕王阁看王有信演〈牡丹亭〉》一诗 中写道:“愁来一座更衣起,江树沉沉天汉斜。”汤显祖还从朋友处得知,有一位娄江的女读者俞二娘竟为《牡丹亭》断肠而死。他便写了《哭娄江女子》诗,其中 写道:“如何伤此曲,偏只在娄江!”相传《牡丹亭》还使女伶人商小伶伤心而亡。这些都说明《牡丹亭》有着极为感人的艺术魅力。

      汤显祖 在当时和后世都有很大影响。即使是认为他用韵任意,不讲究曲律的评论家,也无不交口称赞《牡丹亭》。如晚于汤显祖二十多年的沈德符说:“汤义仍《牡丹亭》 梦一出,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又说他“才情自足不朽”。和沈德符同时的戏曲家吕天成,则推崇汤显祖为“绝代奇才”和“千秋之词匠”。王骥德甚至 说,如果汤显祖没有“当置法字无论”和其他弱点,“可令前无作者,后鲜来哲,二百年来,一人而已”。由于汤显祖的影响,明末出现了一些刻意学习汤显祖、追 求文采和意趣的剧作家,如阮大铖等,后人因此有“玉茗堂派”或“临川派”之说,实际上汤显祖立意高远,又岂是后世邯郸学步者所能及?《牡丹亭》中追求个性 解放的思想倾向,影响更为深远,从清代的《红楼梦》中也可看出这种痕迹。

      四大悲剧成全了莎士比亚,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因为悲剧总是可以轻易引起众人的共鸣;“临川四梦”成全了汤显祖,也不会让人过于诧异,因为梦境毕竟是梦境,虽然少有成为现实的可能,但是总算可以看出其中寄托的期待和向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