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代秘史:明宫宠幸阉臣

  • 发布时间:2017-12-29 03:14 浏览:加载中
  •   朱元璋登上皇帝位后,实行空前绝后的专制制度,军政大事,生杀予夺,全由皇帝裁决,大臣不得参预。大臣只能提提意见,提得不对的,就遭受廷杖或杀头,在那时大臣贱如奴隶。为了皇权至尊,巩固皇帝独裁权,以传之万世,他立了许多祖训,不准后代皇帝干这干那,其中有一条是“不准宦官干政”,并把这六字写在牌上,竖立在内宫,他以为有了这块皇帝御制牌,便可以避免发生汉、唐的宦官之祸了。但事与愿违,他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他实行的极端专制制度恰恰是培育宦官干政的土壤。极端专制的特性之一是不信任大臣,怕出现权臣,危及皇权,正因这种特性发作,朱元璋才下令取消自秦汉以来设立的丞相官制,中央各部门的奏事都由自己来独裁,他担心自己死后,后代皇子皇孙恢复此官制,又立了一个祖训:以后子孙不准设丞相,臣下有奏请设丞相的处以极刑。但皇帝日理万机,总得有辅佐的人,于是设几个大学士,称阁臣,但只当顾问,承旨办事,不得参预决定,更不准干预中央各机关的事。这么一来,皇帝的事就空前繁忙,朱元璋平均每日要亲自批阅一百五十件奏章,裁决四种非常案件。对如此繁忙的政务,朱元璋、朱棣等还可拼命应付,轮到他那些生长在深宫之中和在女人、宦官之手长大的花花大少皇帝们,不仅不能也懒得应付了,至于那些皇帝娃娃就更谈不上批阅了,只好假托阁臣之手代拟出意见,时称“票旨”,再由这些花花大少皇帝或娃娃皇帝来照抄批写。而这些阁臣又不能将其意见直接交给皇帝,只能由宦官转呈,阁臣恐自己写不清楚,还要请宦官作补充说明;皇帝的决定,有时用批示,有时用口头,也由宦官传递,这样宦官就可插手军政事务,权力日益膨胀,以至由宦官代拟甚至不用转奏皇帝,由自己矫旨办事。宦官的权力不仅可以处理全国军政事务,而且无所不监,监军、监矿、监税,掌握锦衣卫和东厂、西厂、内厂等各种特务机关,监视全国官僚和军民。这是因皇帝最信任的是宦官,特别是皇帝的贴身宦官,故放手委托他们管理一切,监视一切,他们实际上是皇帝的化身,行使着皇帝的权力。

      对于朱元璋竖立那块“不准宦官干政”的御制牌来说,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搬掉那块牌的不是别人,而是英宗朱祁镇最崇拜、最信任的宦官王振。宦官王振搬去那块牌标志着宦官干政开始。王振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明史.王振传》记载:他是蔚州(今河北蔚县)人,少年时当教官,后自愿净身入宫在内书堂教小太监读书。朱祁镇在东宫时,他侍左右。朱祁镇即帝位,称英宗,因“振狡黠得帝欢”,任他为司礼太监。这样,中央各机关奏事都要经过他上呈下达。那时英宗才九岁,因喜欢他敬佩他,事事听他的,称他为“王先生”。他教导英宗用严刑峻法统御群臣,说这样做可防止群臣欺蔽,于是大臣不断被捕入狱,王振的权力越来越大,公侯贵戚称他“翁父”,不少大臣见他都要跪拜,不跪拜他或认为讥讽和反对他的,不是借故削职就加罪杀害,因之畏祸而向他阿附送贿的日多。他与投靠他的大臣结成私党,操纵朝政,俨然太上皇。他与其私党肆行无忌,贪污勒索,贿赂公行。自王振专政以来,明朝政治腐化,边防松弛,因而瓦刺得以入侵,边报传至京师,王振不作充分准备,即挟英宗领兵五十万北上亲征。大军抵大同,王振得报前线各军屡败,惧不敢战,又立即折回,走到距居庸关三十公里的土木堡时,瓦刺追兵已到,明军溃败,英宗被俘,王振为乱兵所杀。史称“土木之变”。英宗弟朱祁钰继位,称景泰帝,任用了于谦为帅,击败来犯京师的瓦刺军,瓦刺统帅也被逼放回英宗。英宗乘景帝病危,武甭侯石享等率兵入南宫,拥英宗复位,史称“夺门之变”。英宗复辟后,正派官员相继被害。英宗死,儿子朱见深即位,是为明宪宗。政权又落入另一宦官汪直的手里。《明史.汪直传》记载:英宗为刺探外事,除了锦衣卫和东厂处,又设西厂,任命汪直主持,从此大的冤狱不断出现,即使是民间斗骂鸡狗琐事,也用重刑,令官民惊恐不安。汪直权势日炽,他每次出行,随从甚众,公卿皆避道走,兵部尚书项忠不避,便进行污辱,后借故削为平民。凡大臣不屈者,汪直皆加以陷害,被削职的有尚书董方、薛远、大学士商辂、左都御吏李宾等数十人。朝臣无耻者多附和汪直,乃至跪拜,因而得据要津。汪直奉命出巡,御史、主事等官跪拜马前,各地边防都御史了谒见于路,守令不如意即加在鞭鞑。为立边功自固,屡出任监军,诈称寇边,讨伐邀功,致引起边患。后来他的罪行虽暴露,但宪宗对官民则严加镇压,对汪直则手下留情,只降官发往南京。

      至武宗朱厚照在位时,十分宠信宦官,政治更腐败。当时得宠的宦官有刘瑾、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邱聚、谷大用、张永等八人,人号“八虎”,而刘瑾尤其狡狠。《明史.刘瑾传》记载:刘瑾很仰慕王振,便学他的样,向武宗日夜进鹰犬、歌舞、杂戏,并引导武宗出外微行。刘瑾还劝武宗令内臣镇守者各贡万金,还奏请置了三百余所皇庄,以压榨农民血汗,以满足武宗游乐,因而博得武宗的欢心,被任为司礼太监。并由其党马永成掌东厂,欲大用掌西厂,刘瑾则复立内厂,三厂作威作福,特务四出罗织人罪,严刑酷法,被捕入狱,少得存者。由于武宗怠于政事,奏章及内阁的“票拟”(由阁臣提出初步处理意见,称票拟)最后都由刘瑾批决,实际是行使皇帝权力。当是时,刘瑾权倾天下,凡入朝或出使官员皆送贿,只要送贿,有天大罪也可化无罪;而对反对或违己意的,陷害、置之死地而后快,不少人因此被害死或破家荡产。他把忠直的臣录入“奸党”,把奸臣称为“忠臣”。刘瑾乱政时,政治腐败,贿赂公行。仅刘瑾搜括刮有金一千二百余万两,银二亿五千余万两,仅银子一项相当于明朝六十年的国税收入。后刘瑾罪行败露,被凌迟处死。

      到熹宗时,宠信宦官魏忠贤,其乱政达到高峰。《明史.魏忠贤传》记载:魏忠贤跟抚养朱由校的奶妈客氏相爱(即所谓“对食者也”),互相勾结。光宗死,十六岁的儿子朱由校继位,是为熹宗。因客氏在熹宗面前说好话,魏忠贤得任秉笔太监。魏忠贤引熹宗声色犬马,熹宗深信之,故他势日盛。熹宗即位初,东林党人掌握朝政,反东林党人见魏忠贤得势,便依附之以攻击东林党人,东林党称这新组成的党是“阉党”。由于熹宗厌政,忠贤得操纵朝政,矫旨胡作非为,副都御史杨涟愤甚,弹劾魏忠贤二十四条大罪,因客氏从旁帮助,熹宗竟下旨罢免杨涟。朝内外东林党的人纷纷上章揭露魏忠贤罪行。魏忠贤愤甚,欲尽杀异己者。魏忠贤罗织罪名,进行屠杀。先是将东林著名首领杨涟、左光斗、袁化中、魏大中、周朝瑞、顾大章等六人逮捕下狱,拷打逼供,折磨而死。不久,魏忠贤再兴大狱,逮捕东林首领高攀龙、周起元、周顺昌、缪昌期、周宗建、黄尊素、李应升等七人,除高攀龙投水自杀外,其余六人都被拷打惨死于狱中。在朝的其他东林党也都被贬逐。于是,内外大权一归魏忠贤,朝廷内外全是阉党,其党骨干有“五虎”、“五彪”、“十黎”、“十孩儿”、“四十孙”之号。其党中善于吹牛拍马之徒,为魏忠贤歌功颂德,把魏忠贤捧得高到无以复加。有的论魏忠贤应配孔子,有的则请为魏忠贤建生祠,甚至大学士拟的“票旨”,却说“朕与厂臣”,把魏忠贤与熹宗并列。熹宗死,其弟朱由检即思宗继位,嘉兴贡生钱嘉徵劾魏忠贤十大罪:一并帝,二蔑后,三弄兵,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无圣,七滥爵,八掩边功,九剥削人民,十通关节。思宗遂下令将魏忠贤贬谪凤阳,接着又派人逮捕治罪。魏忠贤闻知,畏罪自杀。

      宦官乱政,其靠山是皇帝。宦官没有皇帝无以存在,皇帝没有宦官就难以干其不可告人的罪恶勾当。明朝中期以后,宦官权如此之大,除了利用其监视群臣和军民外,还要利用宦官进行掠夺,如扩大皇庄、监矿、监税,以及为皇宫服务的经济活动,加上明代昏庸之主又如此之多,甚至批准奏事的大权也下放给宦官,于是,王振、汪直、刘瑾、魏忠贤等就成为事实上的皇帝。这些宦官大多既无知识或知识不多,也无从政经验,他们办事往往靠一些贪佞之徒为之出主意,其本性又贪婪,不乱政才怪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