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代秘史:马铎奇遇两妇人

  • 发布时间:2017-12-29 03:04 浏览:加载中

  •   长乐(今福建长乐县)马铎,是永乐十年(1412年)夺魁的。他的夺魁有神人在暗中相助。

      永乐九年(1411年),马铎以岁贡生的资格入京会试。有限的盘缠都是向亲友筹借的,所以只能脚穿草鞋,身背包囊,以步行为主。

      有一天,他正趱程赶路,见一女尸暴露在路旁,于心不忍,不仅脱下身上的衣服将尸身盖住,而且还将尸体设法移至一古墓安葬下去。这样一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眼见得旷野茫茫,夜幕四垂,正凄惶间,忽见远处有一点微微的灯光。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疏林中有间茅屋,就大着胆子叩门求宿,不料开门的却是个素装少妇。那少妇不卑不亢,询知来意后,便答应借宿。这使马铎倒有些犹豫。他回头一看,天已大黑,而自己奔波一天又十分困倦,只好硬着头皮进里屋歇息。他低着头不敢看那少妇,也不多说话,放下行李,纳头便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及至醒来,天已黎明,便匆匆告别少妇打算赶路。那少妇不说别的,口占一绝道:寒夜多蒙到妾家,炉中无火未烹茶。

      郎君此去登金榜,雨打无声鼓子花。马铎一边听着一边低头向外走,觉得头三句都好懂,唯末句难以理解,想问问清楚。一回头,令他大吃一惊:哪里有什么茅屋?哪里有什么少妇?只见树木扶疏,一?黄土,睡处则是古冢旁边的一块大石头!

      惊讶归惊讶,还得急忙赶路。

      又有一天,马铎穿行在一条田间小径上。这小径仅只能容一人行走。走着,走着,突然一位农妇挑着一担柴,挡住了去路。马铎想退回去避让,但退要退半里多路,心下又有些迟疑。那农妇看出了他的心思,就主动搭话道:“先生大概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吧!那么我出一句上联,您对得上,我宁愿涉泥淌水让路;对不上,您只得屈尊或下田或回头了。怎么样?”马铎心想:被你一个农妇难住了,我还进京赶什么考?便爽快答应了。那农妇抬起一只脚对马铎:“我的女儿善于刺绣,并且特别喜欢绣菊花。我这双鞋就是女儿做的。不过她自己的鞋上绣的是菊花,而小妇人的鞋上则都是绣的菊蕊。我问她为何这样,她说:‘娘天天清晨出门,路草中多露水,蕊遇露水不就开了吗?‘但小妇人鞋上这菊蕊却从来都不开放,因而戏成一句下联:‘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可是上联老想不好,先生是饱学之士,请以上联赐教。乍一听,马铎觉得并不难对,但认真推敲起来,确实还颇为难。这些时日急于赶路,形同脚夫,思路也枯涩不灵了。想了一会,觉得一时还对不了,又不想多耽误时间,正打算脱鞋下水让路,忽然一声响,好象有什么东西飞过。他一抬头,农妇已经不见了,眼前阡陌纵横,小径笔直通向大道。原来是走得太急,误入叉道而已。遂快步折入大道,一路上追忆当时的情景,玩味刚才的对句,心下好生惊诧。

      总算到了京城,且顺利地通过了会试。到殿试交卷的时候,主考见他两鬓霜斑,长相跟永乐帝十分相似,心中暗暗称奇。读过他的文章之后,又觉得笔力雄健,火候纯熟,便力荐此卷,拟选为状元。不料当时的宰相白云庆有个刚成年的爱女,欲选本科状元为婿,他所属意的是林志。林志是福州人,乡试第一,会试又第一,且少年英俊,的确堪为佳婿。林志本人也以为这科状元稳拿。后来听说已将马铎拟为状元,心中怏怏不乐,很是不服。

      白云庆得知状元拟选了年将半百的马铎,也十分气恼,于是使尽千方百计,想为林志挽回。而主考却一步也不肯退让。

      传胪那天,永乐帝听说在定状元的问题上尚有争议,便令两人上殿面试。两人上殿叩拜毕,站在一旁。永乐帝见马铎年龄虽大,但稳健非常,其貌又与自己相象,也暗暗称奇。又见林志少年翩翩,气宇轩昂,亦颇感有动人之处。当时永乐帝手中正持有一把绘有梅花的白扇,就指扇为题,要求二人比对。皇上的出句是:白扇画梅,日日迎风花不动;

      林志一时答不上来。马铎立即对道: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永乐帝高兴地点了点头,又指殿外一盆铃儿草,云:风吹不动铃儿草,马铎又随口应道:

      雨打无声鼓子花。

      永乐帝见马铎对得既迅捷又工稳,连声赞道:“真状元之才也!真状元之才也!”阶下百官同声称贺,林志亦施礼表示佩服。

      马铎就这样争得了状元。

      设西厂施淫威

      成化十三年正月,宪宗决定设立西厂,御马监太监汪直成为最合宪宗心意的人选,于是,便降旨让汪直主持西厂事务。西厂设在北京旧灰厂灵济宫前。西厂的主要成员,是从锦衣卫官校中挑选善于侦探者组成的。它是在皇帝直接操纵下与锦衣卫、东厂平行的特务机构。所属特务人员比东厂多一倍。

      汪直掌握了西厂大权之后,为表明自己对宪宗的忠诚,骗取更大的信任,他使尽全身解数,指挥党羽及其爪牙,滥用权力,大打出手。

      他首先抓住覃力朋案件,大做文章。覃力朋是南京镇守太监。赴京朝贡之后,以官船百艘,满载食盐,离京返回。这在当时,也是违犯国家规定的。在归途中,覃力朋依仗权势,为非作歹,骚扰州县,官民十分气愤,但无人敢于拦阻告发。当其船队行至山东武城县时,该县有个典史带人拦阻,并进行盘查。覃力朋看到一个小小的典史,竟然有如此举动,就暴跳如雷,猛力向其头部打来,典史的牙齿被打掉,满嘴出血;不仅如此,还拔箭射杀一人。不久,汪直得到这个情况后,立刻下令让其爪牙逮捕了覃力朋,依据其殴打官吏、杀死无辜的罪行,拟处斩刑。尽管覃力朋多方周旋,得到宽宥,但汪直却以此捞取了资本,被宪宗视为执法如山、秉公办事的忠良。

      锦衣卫百户韦瑛,本是个无赖,曾冒充内官姓韦,从征延绥,被提升为百户,这也是一个心狠手毒的家伙。他看到汪直平步青云,恩宠日盛,权势日重,便向汪直投靠。汪直新任西厂头子,急欲收罗党羽,一见韦瑛就与他结为心腹。从此,韦瑛成为他最得力的干将,二人策划于密室,狼狈为奸,屡兴大狱,制造了一连串令人不寒而栗的冤案。

      这年二月,建宁卫指挥杨晔与其父杨泰,在家乡被仇人所告。杨晔,福建建安人,是明少师杨荣的曾孙。在家乡遭仇人所告后,为了避祸,就逃至京城,躲在姐夫、礼部主事董屿家里,并向董屿说明了事情的缘由。董屿感到事情难办,就去找韦瑛,请求帮助。阴险毒辣的韦瑛新投汪直,正想搞到一个像样的情报,以取得汪直的信任。他向董屿问明了情况,当面满口答应为之周旋,并请董屿、杨晔等放心。暗中却立即报告给汪直,并且添油加醋地说:“杨晔父子杀人惧罪,携带金银巨款,逃至董屿住所。他们想贿赂有关官吏,以缓其狱。”汪直得报,大动干戈,马上让爪牙逮捕了杨晔父子及董屿,投入监牢,动用酷刑三琶,硬行逼供。三琶是明代的一种酷刑。《明书》说:“其最酷者曰琵琶。每上,百骨尽脱,汗下如雨,死而复苏。如是者二三次,荼酷之下,何狱不成。”又派人抄了董屿的家,结果,一无所得。杨晔在狱中,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就胡说有一笔钱财寄存在兵部主事杨仕伟家里。汪直得到这个口供,连夜让韦瑛带人突入杨家,逮捕了杨仕伟,下到诏狱,并且把他的妻子也捉拿追问。这一案件的结果,杨晔惨死于狱中,杨泰被处斩,杨仕伟被贬官,不少人遭到株连。

      汪直在宪宗的支持下,在短短的二三个月里,大量派遣爪牙到京城内外,各王府、边镇、南北河道,都有他的爪牙。他们声言“亲承密旨,得专予夺”,肆无忌惮地捕人、杀人,弄得官吏和黎民百姓人人自危,提心吊胆。

      而这时候的汪直,也不像先前那样夹着尾巴做人。他依靠宪宗的宠信,又凭借手下有一大群爪牙,处处摆起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架子,每次出行,都有许多随从,前呼后拥。每遇官民,无不责令下马。即使是朝中大臣,在路上遇见他,也都赶忙改道而行,惟恐惹出是非,蒙受不白之冤。兵部尚书项忠是很有权有势的,这天早朝,在路上见到汪直,没有主动让道,这就激怒了汪直。汪直不仅破口大骂,还唆使校卒闯进宫中对项忠横加指责。朝毕,项忠又被一伙暴徒拥逼而去,受尽凌辱。一个堂堂的兵部尚书,仅仅由于没有给汪直让道,屡次受侮辱,有苦无处申诉。其他官员,也就不必再说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