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克思、恩格斯对未来社会主义的具体设想

  • 发布时间:2014-11-20 14:07 浏览:加载中
  •   马克思、恩格斯历来反对对未来社会作详细的描绘,主张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应从实际出发,选择符合本国国情、历史、文化传统的革命与建设道路。但是,他 们在和各种社会主义流派的争论中,也对不同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的图式、未来新社会的基本特征作过一些具体设想。这些设想有正确的,有需要随时代的变化而加以 完善的,也有的受时代的局限是错误的。

      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的一般道路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 义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形态,按照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这一基本规律,社会主义将在资本主义发展成熟并走向衰亡的条件下,取代 资本主义。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革命“是世界性的革命”,因此革命将是同时发生的。他们在创立唯物史观的重要著作《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就提出了“共 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出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思想。随后,恩格斯又在《共产主义原理》中重申了这一观点,他说:“共 产主义革命将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革命,而是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的革命,”然后再扩大到其他各国。马克思、恩格斯之 所以设想革命首先在欧美资本主义比较发达的国家取得胜利,并提出“共同胜利论”或“多国胜利论”,其原因有四:

      第一,这是以生产力与 生产关系的矛盾作为出发点的。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一种新的社会制度,社会主义要取代资本主义必然是资本主义已经有很大程度的发展,资本主义以资 本家私人占有制为主导的生产关系和生产的社会化之间的矛盾已经尖锐化,造成了社会生产的巨大浪费,也造成了一个人数多的阶级——无产阶级。当时英国、法 国、德国正是这样的国家。

      第二,马克思、恩格斯生活在资本主义的自由发展时期,他们提出“革命同时发生”的设想,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 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的。因为,只有随着生产力的普遍发展,人们交往才能建立起来,而普遍交往的建立,就可以发现“一切民族中同时都存在没有财 产的群众”的事实,其中每一个民族的繁荣存在着“依赖于其他民族的繁荣”的关系,因此,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同时发生的行动,在实践上才是 可能的。

      第三,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主义革命首先在哪些国家取得胜利,是与当初欧洲工人阶级的斗争和胜利联系在一起的。因为,资本主 义大工业的发展,“使所有文明国家的发展大致相同,以致在所有这些国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成了社会上两个起决定作用的阶级,它们之间的斗争成了当前的 主要斗争,”因此欧洲工人阶级的胜利,不是仅仅取决于英国,“至少需要英、法、德三国的共同努力,才能保证胜利。”而一国无产阶级革命将受到各国资产阶级 的联合镇压和扼杀,特别是1871巴黎公社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更坚定了他们的设想,到1893年恩格斯又指出“无论是法国人、德国人或英国人,都不能单 独赢得消灭资本主义的光荣。”

      第四,马克思、恩格斯的这种设想,是与他们研究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总进程相关的。1859年,马克思在 《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谈到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总进程时写道:“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 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 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对这一思想, 马克思后来在《资本论》第1卷中又进一步阐述。直到1881年马克思还说,他在《资本论》第1卷中,关于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道路的“历史必然性”的分析, “明确地限于西欧各国。”

      二、东方落后国家取得社会主义胜利的特殊道路

      马克思、恩格斯一直坚持社会主义革命首先 在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胜利,但是他们从来也没否定经济文化落后国家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只不过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要 取得社会主义胜利,必须走一条特殊的发展道路,即在欧美发达国家取得胜利的前提下,通过一定的过渡期可以跨越“卡夫丁峡谷”。

      首先, 东方落后国家的革命,必须在欧美发达国家的社会主义取得胜利并在他们的帮助下才有可能。现在有人认为,马克思、恩格斯已经提出了社会主义可以首先在不发达 国家胜利的观点,其实这是不符合历史的。马克思、恩格斯在致力于研究西方无产阶级革命问题的同时,也确实非常关注欧洲以外的世界,特别是对东方的民族解放 运动给予了热切的关注,如1851年中国爆发了太平天国起义后,马克思专门写了《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一文,对太平天国起义的意义和影响作用作了分析和论 述,称这是动摇古老帝国基础理论的一场革命,是殖民地和附属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自由斗争的先声,并认为这一革命将对欧洲革命产生重大影响,他说“中国革命 将把火星抛到现今工业体系这个火药装得足而又足的地雷上,把酝酿已久的普遍危机引爆,这个普遍危机一扩展到国外,紧接而来的将是欧洲大陆的政治革 命。”1857-1859年印度继中国太平天国起义之后,也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革命运动,对此,马克思也格外关注,他写下了《不列颠在印度 的统治》、《印度起义》等一系列文章,对印度革命的原因、作用以及英国革命乃至欧洲革命的影响作了充分的论述,那就是已与世界资本主义发展接轨的殖民地和 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不可避免地要对整个资本主义体系产生影响并加速其矛盾的发展。东方的民族解放革命将削弱资本主义的阵地,打击资本主义在世界的统 治,有利于西方无产阶级的统治。东方革命是西方革命的同盟军。19世纪70年代,在俄国出现了“民粹派”,这些人看到了西欧资本主义造成社会两极分化的弊 端,幻想俄国可以避免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在原有农村公社土地公有制的基础上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为此,“民粹派”成员查苏利奇请求马克思能给予明确的表 态,俄国是否能够越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1881年,马克思为了支持“民粹派”反对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斗争,曾经指出“农村公社是俄国社会 新生的支点”。1882年,马克思、恩格斯提出:“假如俄国革命将成为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信号而双方互相补充的话,那么现今的俄国土地公有制便能成为共产 主义发展的起点”。同年9月12日,恩格斯在给考茨基的信中进一步论述了更不发达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问题,他指出,像印度、阿尔及利亚、埃及等更为落后的 亚非拉国家也有可能发生革命,走向独立,但是他认为,这需要欧美国家榜样的力量,即:必须是在欧美发达国家率先取得胜利的无产阶级的帮助下才能实现社会主 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