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风整社日记(1960年11月—1961年2月)作者:祝伟坡

  • 发布时间:2017-06-26 02:15 浏览:加载中
  •   本卷日记背景介绍

      1958年,中国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1960年,中国经济出现严重困难,粮食严重短缺,这被认为主要是“共产风”造成的。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196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用电报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时简称《十二条》。《十二条》发给了生产大队、生产队的党总支和党支部以上各级党的组织。《十二条》的最后一条即为“整风整社”,组织干部下乡,整顿五风(即:“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对生产瞎指挥风)。本日记作者当时刚从河北北京师范学院(时在北京)中文系毕业,分配到石家庄师范大学(即今河北师范大学)工作。

      1960年

      11月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廿五日 星期五

      到新的岗位,一个月了,做了一些工作,参加了一些劳动,尚有意义,但在学习进修上,实在碌碌无为,连一本书也没读了。我的心情确也有矛盾,从理性上还知道该怎样,实际行动上是差劲!警惕走下坡路!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廿六日 星期六

      中央关于公社政策“十二条”太好了,真能认真执行,彻底实现,农村一定会大大改观。现在对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的重要性才初有认识。毛主席说党的政策是党的生命,是一切革命工作的出发点,我从来没认识到这个高度!

      党又号召下乡参加整风整社运动,使我精神又振奋起来了,我真想马上下去,参加现实的革命斗争,是会少考虑无意义的事情,会受到很好锻炼的。这次下去约四个月,应做好准备,让革命的热情火焰燃烧起来,那才生活得有意义呢!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廿七日 星期日

      晚上学了两个文件,启发太大了。从而进一步认识到中央的“十二条”政策,是来自群众中和实际中,但远远高于实际和群众。也认识到这次整风整社的深远意义。不纠正一平二调的共产风,社会是会混乱的。它的确破坏着现存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党下这么大的力量整风整社,而且抓住生产关系、生产力两个根本问题来解决,让我高喊“呜啦”!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廿八日 星期一

      俄语学习,自己坚持不了,意志还不坚决,想一办法,跟着同学听课,每周先保证四节课学习。当然主要还是自己苦修,否则,用客观条件限制是不行的。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廿九日 星期二

      前天参观了生物系的展览会,使我想了很多很多。真是在党的领导下,什么都可以搞出来。他们为了生产节约备荒,提出了向废物要粮的口号。的确要来粮了。他们用树叶制出了叶蛋白。还用棉铃壳、高粱秆、山芋蔓、谷秆、棒子芯制成面,做成了各种食物。还用美人蕉根做成了包子,菌丝炸成了丸子,并用水藻、菌类制成了人造肉精,营养价值还很高……能吃的东西太多了。荒灾一定是可以战胜的。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卅日 星期三

      积雪已经化成泥水了,全系师生踏着雪泥,到十几里以外去摘棉铃壳。大家你说我笑,情绪很高。

      这些活动,将很有意义的,若干年之后,回味就更有意思了——摘棉铃壳吃度荒。

      1960年

      12月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一日 星期四

      和吴国宁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搞了一份材料——对《钟离春》剧本提意见。对戏剧的确是外行,可这也是逼着去学。提了五条意见,谁知对不,反正自己觉得还有点理由。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二日 星期五

      晚上在大众剧院看济南吕剧团演出的《刘三姐》。

      这真不愧为优秀的剧目。全剧由几百首歌词构成,语言、情节都很凝炼。歌词非常优美,而富有战斗性。

      刘三姐是一个勇敢富有斗争性的农村姑娘,爱唱山歌,“唱得穷人哈哈笑,唱得财主打哆嗦”,人们称她为歌仙。

      在那反动封建势力面前,她不但不胆怯气馁,却始终是乐观的,以裁判者的姿态,审判封建统治者,给人以痛快淋漓的美感享受。

      刘三姐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三日 星期六

      党委做了下乡参加整风整社的动员报告。大家纷纷写了决心书、保证书、大字报、黑板报……

      在这次活动中,自己感觉近几天情绪较好,有热情了!当然有待进一步巩固和提高。

      记着,一定要政治挂帅,要先抓政治。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四日 星期日

      理理发也用了半天,时间不容情地来了又去了,既惋惜,又无能为力。读了几页巴黎公社诗选,既理解不透,也深入不下去。仅了解一二已不能满足要求了。现在读书不是欣赏,更非消遣,必须为教学工作做准备!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六日 星期二

      别的同志都去开会了,让我留下参加群众的讨论,做记录,以便汇报情况。

      在暴露问题和对整风整社意义的认识上,比昨天有些进展,但都还不够。

      提出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共产风和共产主义风格有什么不同?1958年的大协作是否就是共产风?再一问题,就是恢复农村集市,是否有消极作用,给资本主义自发势力、投机倒把开了方便之门?有人说一只野兔就卖4元,一斤粮食一元……

      记得苏联在实行新经济政策时,实行贸易自由就有人提出过类似的问题。事实证明,积极作用还是主要的、根本的,消极因素是次要的、可以克服的。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七日 星期三

      什么也是知识,什么也得学。第一次打电报,写错了两次。纠正了错误,也就知道怎样办理了。

      今晚读了胡耀邦的文章。他说谁对我们的形势和前途抱悲观态度,谁将会遭到历史的嘲笑。这是多尖锐、深刻而又耐人深思的问题呀。他提出培养青年一代,必须在艰苦中……否则,造就不出新人的。他还说即使到共产主义社会,大多数人还是在农业战线上,还要体力劳动。对这些社会发展的规律和前途,应有充分的认识。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十一日 星期日

      真是人人动手,大搞生活。每一个人都买了五十斤白菜。我们两人也买了八十斤。下午在老钟家煮了两盆,可以吃几天,能节约二斤粮食。党号召瓜菜代,粮菜混吃,节约用粮。煮白菜吃,也算是响应号召。

      晚上在舞蹈教室听传达中央上海会议关于人民公社的十八个问题。这十八个问题,对人民公社的性质、组织等各方面都做了具体规定,首先就指出目前公社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十八个问题是完全符合十二条精神的,可见中央毛主席的英明。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十二日至十四日 星期一至星期三

      为了下乡参加整风整社,这几天完全是学习讨论中央关于整风整社的紧急指示信——十二条。中央决心要坚决反对和彻底纠正一平二调的“共产风”,因为它破坏着公社三级所有制和目前的农业生产力。通过学习,明白了不少问题,但仍感学习得不深不透。这十二条要学习好多年呢!

      十四号晚,宣布下乡名单,我是第一名被批准的,心情很激动,简直抑止不住内心的高兴。这是参加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造思想的绝好的机会!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四

      为了准备下乡,学校统一组织下乡师生去洗澡——轻装上阵吧!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十六日 星期五

      张校长传达阎达开省长关于整风整社的报告。第一部谈到大好形势时,说河北省到1961年就增加到12000台拖拉机(1960年原有8000台)到1962年就可实现机耕化,真是了不起的飞速发展!

      阎省长着重谈了不好的形势,而且主要谈人为的不好形势,随后举出汤二里公社为典型例子来说明。听了真是怵目惊心,使人气愤不已。现在还有封建势力把持政权,仍然骑在人民头上为非作歹,竟敢逼死多少条人命,使得劳动人民家破人亡,根本谈不上发展生产。地富反坏右猖狂活动,富裕中农当道,不让社会主义进村,不整风整社还了得!

      一平二调的“共产风”,刮得也真够厉害了。

      通过这个典型事件,足以证明整风整社的意义和必要性。所以省直机关,要倾巢而出,一定把整风整社搞深搞透,改观农村面貌。张校长最后还谈到对下乡干部的要求。首先要站稳立场,阶级立场,不吃请,不受贿,不被人拉下水。要与农民“四同”,特别强调了同吃同住,一定住在贫雇农家,不能吃任何人的请客,否则受纪律处分。此外,还强调这次下乡是闹革命去呀,要艰苦!

      看来,自己原来的思想准备还不够。必须记住党的教导,并身体力行。我要以牺牲的精神参加这次革命!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二日 星期二

      在大众剧院听了市委张书记的整风整社的报告,对这次运动的意义进一步明确了。

      但使我联想到我们写的公社史,好多地方不符合新的精神,首先是不符合三级所有制。过去曾经歌颂过的共产主义风格,现在看来成了“共产风”了,如:搞大方经营、大……大……。公社史是不能出版了,但愿有再修改的机会——恐怕不可能了。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三日 星期五

      又听了市委张书记的一个报告。他谈了这次整风整社的性质,是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交织在一起、敌我矛盾和内部矛盾交织在一起,这就比土改还复杂艰巨得多。第二部分讲了“共产风”的危害性及其产生的原因,比原来自己的认识又深入了一步。接着谈到一些具体问题,并强调了一些纪律,要求下去的干部经得起这次考验!

      我行吗?应该经得起这次考验,也必须经得起!

      宣传工作,和下去的计划,不能再拖延了,明天必须办了!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四日 星期六

      晚上中文系、历史系开了全体师生下乡整风整社的誓师大会。党总支范书记发布了出征的命令,很多人要求发言,向党表示决心。真正是情绪昂扬,热血沸腾!

      没想到,组织上确定我当组长;更没想到事前没通知,竟在大会上宣布了。我又高兴,又胆惧。党这样信任我,才给我这样的艰巨工作,说实在也有些胆怯。这次工作不比寻常,这个组长也不比一般。下门头沟,下束鹿,曾负责全班同学,在党领导下,开展过一些独立工作。但那都是做的同学工作。而这次,却是下乡,闹社会主义和民主革命的工作组,而且一个组长要包打一个生产队(村),任务确实是艰巨的。我已准备好,以牺牲的精神,完成任务。正像党要求的,要奋不顾身、下乡救人,宁要掉下几斤肉,少活几年,也必须完成任务。这次工作,首先要有勇,同时要有谋。要学习主席敢于革命的精神,又要学习善于夺取胜利的策略方法。

      完成这次任务有三个法宝:党的领导和政策;群众的力量和智慧;个人的勇敢与多谋。

      这是真的参加社会革命斗争了!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五日 星期日

      又来束鹿了。下午四点到了DLZ公社,经过短时的训练和休整,就要奔赴战场——深入到农村整风整社。

      同志们都睡了,我却想的很多,怎样才能领导好这个小组,出色地完成任务呢?该做哪些具体细致的思想工作呢?都得很好动动脑子。政治思想、工作、生活制度、文娱宣传、深入群众、组织纪律、评比检查……都应有周密的计划!

      大小当个指挥员,就比一个战斗员得多绞些脑汁。这才真能锻炼人呢!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六日 星期一

      廿六日,未布置具体工作,继续学习十二条。想编写点宣传材料,感到形象思维更减弱了。写问答吧,什么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呢?一时答不上了。队为基础,即包括土地、农具等生产资料归队所有,产品的分配权也基本上归于生产队,它又是基本核算单位。这样的问答,倒促使了我思考问题。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七日 星期二

      范书记说我太胆小,什么事也要请示,缩手缩足。应引起自己的注意。我实际并非缩手缩足的人,而矫枉过正了,在一定时间、条件下这是必要的,但必须注意过正了,还必须正过来。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八日 星期三

      我们组分派到NSL村了。和该村干部继续向公社提意见,揭发问题。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廿九日 星期四

      太阳快要落了。我和几位同学坐着双骡马车向NSL奔来。这时不由得想起了《暴风骤雨》中肖队长的形象。他也是乘着胶轮马车奔向东北一个小屯去进行民主革命——搞土地改革;今天我奔向一个农村去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也交织着民主革命)——搞整风整社。我能像肖队长那样工作吗?这是一场严重的考验,心情是复杂的!但高兴的心情是主调。因为立刻就投入“真枪真刀”的实际斗争了,拿出智慧和力量吧。

      当晚开了个会,村支部简单介绍了一下大队和小队的基本情况和存在问题。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卅日 星期五

      学习了新城整风整社的计划,对自己启发很大,方法步骤,如何发动群众,进一步明确了。对于制定本村整风整社计划有很大帮助。

      晚上开了支委会,建立了整风整社的组织领导,及方法步骤。

      一九六〇年十二月卅一日 星期六

      今晚要开支部扩大会,逼着起草讲稿,老李让我讲,这又是一逼。晚上全村学团员都集合在小学教室里,我就一气读完了讲稿。讲后,实在感到语言不生动,知识分子的腔调挺浓,自然会影响到效果的。

      大片组长来检查工作,介绍了南小吾开展工作迅速的情况,和中作村大抓生活的经验,对自己有很大的促进。本来计划元月二号召开群众大会,形势逼人,必须提到元旦召开了。

      前几个新年除夕都在京津高歌狂舞尽情玩乐,但那种所谓幸福生活,怎能比上今晚除夕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农村革命斗争中有意义,而且也有更高一等的愉快。

      1961年

      1月

      一九六一年元月一日 星期日

      召开群众大会。正式宣布整风整社。我又出场讲话了。会前征求同志们的意见,应该注意什么,强调什么,大家都提出语言应该通俗大众化,应该强调五风的危害,及反掉五风的决心。

      我以真挚的思想感情,注入了比昨晚通俗一些的语言里,讲到强迫命令把人打伤的事件,实在使人气愤,增强了阶级感情。这时,那位被打伤肋条的老大娘哭了;当痛斥五风的危害性时,不少社员痛快地笑了,看来效果比较好。

      一九六一年元月二日 星期一

      今天开了兑现会,社员络绎不绝地来找工作组了。有的当晚散会还找到办公室。这就更鼓舞了自己。

      一九六一年元月三日 星期二

      晚饭后,回办公室,在街上走着,迎面来了一位背筐的老大娘。见了我,就停住了,她欲言不敢言,又四外望人。显然她有问题要谈。我就主动到她家了解情况。她揭发了下面的事件:

      去年冬天恢复食堂时,干部强迫带粮入食堂。小队长张某某到家收走了粮食还逼着要,她丈夫老明说没有了,张某某就命令老明脱成光膀子,跪在铡刀上,两手举,而张某某用铁棍子打,用脚踢,踢倒了,再叫跪起来,这样反复几次……听到这里,实在捺不(住)愤怒的情绪。如不把这种“干部”清除掉,人民还是不能翻身。市委书记说,这次下乡要带着阶级仇恨下去,不错,对于敌人决不能宽容,因为敌人从来对人民都是不宽容的。

      县委宋振英来要兑现会的经验,真使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谈,原来李组到县汇报,谈到了兑现会的问题。

      怎么办?要求明天就搞出来,送到县里,如有价值就马上打印出来。这既有鼓舞又有压力!

      今天真够紧张了,老李还没从县里回来,家里开辟了好几个战场:在大队部兑现款物;在小学召开干部家属会,诉苦会;大小队干部和生活管理委员会还召开着大抓生活大搞代食品的会,粮食正在过秤。在这种情况下,县里要经验,公社老张登门上户来要经验和汇报;电话铃又响了,大片领导要把全面情况做书面汇报,要材料,正要吃晚饭,大片康组长亲自来布置工作。

      这样的工作,是多么紧张有意义。而使人真正感到愉快和幸福。

      一九六一年元月四日 星期三

      电话铃又响了,宋振英还在公社等着要兑现会的经验。材料还不全,社员又不断来找,怎么写?敬德的钢鞭,弄一截说一截。什么都是逼出来的。白天搞不出,只好开夜车,又一个通宵,肯定了。

      一九六一年元月五日 星期四

      研究了干部情况,还得赶紧写所谓经验,夜下四点的光景基本上完成初稿,天明马上得去公社汇报和送材料,谁知到了公社,宋同志已回县了,只好马上追赶到辛集。

      到辛集见了宋同志,谈了情况,他准备采用,打印出来,但还有几个数字,需再统计一下。这一好,总算没白用力。

      住在招待所,我校马列主义教研室的刘岘先生来看我,这时确有了一家人之亲切感,虽然在校没说过话。

      范书记的话,应该深思。我用两句回答吧:要严格要求自己,要以身作则。

      于辛集 束鹿县委招待所 晚9点

      一九六一年元月六日 星期五

      从辛集回来,路过片里,片组长又给布置了一些工作,心里又比较明白了些。

      一九六一年元月七日至十日 星期六至下周二

      这两天的工作进展又有些迟缓了,群众鸣放与干部五查没有很好地结合起来:群众鸣放时,干部没有进行五查,而干部开始五查了,群众鸣放的劲头已经有些低落。同志们深入不下去,自己也有些急躁情绪,这时该多么需要沉着、冷静啊!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一日 星期三

      开了半截生活会,来了通知,全体工作组同志到南小吾开会。

      县委胡部长传达了省市委整风整社的新精神。指出目前整风存在的问题:1.振动不大,不敢大胆发动群众,不果断;2.缺乏经验,发现了重大问题,抓得不紧不狠;3.抓干部底码不清。这三种情况在自身工作上,不同程度的都存在着,应赶紧扭转局面。根据存在的问题,又提出十项办法,这就又有了门路,上级的指示真是明灯。领导要求三至五天内,再掀起一个新的鸣放高潮,并又明确规定为四步进步,时间又延长了,这就更坚定了搞深搞透的决心。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二日 星期四

      材料工作老赶不上去,这是个大问题了。材料整理不出来,报不上去,直接阻碍了工作的开展。

      在肃反时,曾记得领导说过,材料是打击敌人的武器和物质力量,可是这次整风整社对材料重视不够的。看来,必须亲自动手了。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三日 星期五

      在南小吾参加了一个斗争会。斗争的是一个蜕化变质分子。这对自己开斗争会有启发。在现场学习是很必要的。

      老李回家了。看他的意思,要住两天!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四日 星期六

      又几乎开了一个通宵,把张某某的材料整理出来了。报上批准后,就可以开斗争大会了。新鸣放高潮就可以出现了。斗争张某某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阶级斗争,我能为它尽一分力量,真是心甘情愿!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五日 星期日

      书良、杨慧因病不能坚持工作,返校了。天空一片阴云,我送他俩到村外,心情很沉重。这是我照顾不周的责任。战斗还没有胜利,先为党损伤了两名战士,这能对得起谁呢!

      又来了两名新的战士——邢全岭、贾平顺。这给工作又补充了新的力量,甚慰。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六日 星期一

      二九天,本来很冷,可今天天气很温暖。全村的社员都聚集在小学里,参加斗争会。

      斗争张某某的大会一开始,许多社员都纷纷揭发、诉苦。有十几名男女老少痛哭流涕地控诉张某某的罪行:他打得军烈属徐大姐几天不能动,卡社员的饭,逼得社员无法,外逃要饭,任意捆绑吊打、体罚社员,贪污偷盗更是无所不为,真和国民党土匪一样欺压群众。张老路气愤得说不出话,举起拐杖就要打,可见民愤之大。

      在这样火势剧烈的阶级斗争中,我的心情很激愤的,也真想揍张某某一顿才能解恨。一个人的感情变化,非在实际斗争中是不行的!

      大会胜利结束了,斗倒了蜕化变质分子ZXQ,社员非常痛快!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七日 星期二

      到片里汇报,对蒐集斗争张某某的反映,表示满意。有的社员说:“他办了那么多坏事,斗争他可不屈。”有的说:“斗争的还不狠,揍他一顿才解恨。”有的说:“以前他张某某压迫得干活也出出扭扭,现在干活可痛快了。”五六十岁的老大娘刘生爱,早起特来到工作组说:“去年冬天挨打受气,做梦也想不到有今天。你们真是下水来救人呀!”……

      这些反映表达了广大社员的心愿和思想感情。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八日 星期三

      想不到老李竟说出这样的话:“我对整风整社没有一点信心了!”他是一个参加革命斗争十几年的人民解放军军官——参谋。出此言对我来说确有一种压力。看来,老李经不住这次考验了。

      我,我必须沉住气,坚持着。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九日 星期四

      党内开了一个生活会。对自己教育不小,也从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批评。不怨别人,只恨自己在生活上要求不严格,看今后吧!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日 星期五

      《思想汇报》上表扬了淑金,自己又兴奋又惭愧。看来一个人会进步很快,也会很快落后下去。我这段工作生活,有些不够的地方,今后应向淑金学习。默默祝贺她跃进,早日入党。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一日 星期六

      我们工作组组长李某某带病走了,他难过地说不回来了。老李真的是有病,也有上级命令调去开会。但他的行动和思想表现,我觉得他是这次整风中的一个逃兵!

      他走了,我的担子更重了。但必须挺住,不动摇。

      深夜开了一个三人党小组会议,分析了情况,初步安排了今后的工作,心里比较有了底数,也明确对策和步骤。明确了当前的任务是抓三条线和四个大问题:三条线是整风、生产、生活;四个大问题:干部五查四固定、平调兑现、整理重点人的材料和群众自我教育,并决定明天召开支委会统一思想、统一步调,要依靠本村支部。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二日 星期日

      应该老实承认,自己还年轻幼稚,缺乏经验。昨晚上与支书说定今天下午开支委会,可是自己心急,又与大偏(人名,读音如此)商量为上午开。与支书一谈,不成,他并说要这样我就不干了。我一时又尴尬又难过。因他妻儿病着,我自己不体谅别人的困难和心情,光想单纯地完成任务!这样恐怕欲速则不达的。

      下午支委会上,自己又很激动,竟控制不住感情,而流泪了。

      但会议效果还好,统一了思想步调,也交流了思想感情,也明确分了工,并马上行动。在困难面前,又有办法了!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三日 星期一

      今晚的五查会,比前好了,提意见人多,意见多,因为党团都参加了,并且事前训练骨干。但使人头疼的,还不能有效地攻下重点人的堡垒。

      原因何在呢?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四日 星期二

      预计廿七八号可转入第三步。

      上级又来了紧急通知,明天(25号)到公社开会五天,干部五查暂停。先到公社进一步整公社和大队干部的风。好!好!好!更增加了力量,更增强了信心。党,你就是母亲,你就是太阳,你就是力量。在这现实复杂的斗争中,遇到困难,我就更具体地感到了你的温暖。放心吧,我决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已经十二点多了,同志们都已入梦鼾,我独伴着一盏煤油灯,在写日记,在深思……

      于束鹿东里庄公社NSL村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五日 星期三

      上月廿五日从石家庄市来到DLZ公社;今天从NSL又返到DLZ,集中起来进行整风。回忆一下,一个月来的工作,深感惭愧,虽有成绩,但不大。能够集中,在上级党直接领导下,这是一个很有利的条件,应该很好利用,要不失时机地采取措施。

      在这里NSL又有双重任务,既搞民主革命又搞社会主义革命。

      从NSL走到DLZ路上,我像做了一个恶梦,不,真的做了恶梦,从恶梦中已经惊醒!再不清醒,不堪设想……

      一个人的意志坚强与否?立场坚定与否?真是关天的大问题!好!看今后吧!没有新的转变,是誓不为人也!也不能为人了!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六日 星期四

      公社党委李文田书记,代表党委检查。他检查时,真真认识到五风给党和人民带来的危害性。他心情沉重地掉下泪了。不疼到此处,恐怕还难改了。人不痛心,不掉泪!掉泪者未必痛心!

      考虑工作——

      工作组应有明确分工:

      宋,崔(双喜,大偏)李,张(茂才、天才)王(老聘)

      康组长谈得对:抓,重点人抓骨干。

      天,又下起雪来了!这对锻炼人来说,又增加了几度热量!

      于DLZ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七日 星期五

      大家对支书提了好多意见,而发言的多是党团员。这对我很有启示,证明前段工作是有问题的。下决心从支书下手,首先整好支部,首先依靠党团员。干部整好风了,什么事都好解决了。

      三个重点人,都是中农以上出身的,用反省忆苦是不行的,必须依靠群众揭批深挖透,提到高度原则上。使之在事实面前低头;另一主要武器是交代政策。

      记市委王书记的片言只语:

      不算帐,不痛,不痛不能改。

      工作组早晚要走的,群众不要怕,要自己站起来,和坏人坏事作斗争。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八日 星期六

      大会揭发了周某某、赵某某的罪恶事实,真是怵目惊心。他是地富顽伪分子钻进了党内,外号叫作“三不怕”:不怕日本鬼子,不怕国民党,今天他也不怕共产党——他骗取了支部书记的职权。他任意欺压迫害群众,他的所作所为充满了阶级仇恨。他拆房子,专拆贫下中农和军烈属的,打人卡饭是常事,甚至竟敢活埋人……这次整风,发动了群众,彻底揭穿了他的毒辣手段,丑恶的嘴脸。

      这一人祸,的确比天灾还厉害!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九日 星期日

      又揭发了一宗人祸——公社党委书记L。他任某管理区的书记,经常吃喝享乐,不顾人民死活。十四个村有十三个村给他送礼,有一村不送,就千方百计进行打击报复。强迫村干部虚报粮食产量,结果粮食不够吃,有的社员外出讨饭,有的饿死在家,这都是他杀人不见血的罪恶……揭发他的人,都是痛哭流涕,与会的人很多流出了眼泪,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直流。这是同情人民之泪,是痛恨敌人之泪……

      一九六一年元月卅日 星期一

      杨某某死不交代问题。但群众揭发许多新的问题。几天来,一言不发的张老聘,再也不能沉默了。他的两只老眼流着泪说:回家死到你手里也不怕了。于是说出小爱怎样卡他的饭,照顾老聘的山药不给,怎样报复……

      一九六一年元月卅一日 星期二

      和杨某某个别谈话,她交代出一个问题:问题不大,情节却很严重。干部多吃多占,竟然达到这样的程度。煮绿豆汤,他们把绿豆装在小布袋里,缝住口,放在锅里煮。社员光喝绿豆水,仅能嗅到绿豆味,连个绿豆皮也吃不上。而豆子都叫干部、炊事员、管理员吃了。这事说明某些干部已经是吃喝民脂民膏了,怎能不引起群众的愤恨呢?这虽然是少数的,却是严重的。

      大会结束了,回村怎么办?

      整风,先从支部支书开始。支书得重作检查,发动党团员大胆提意见,接着就由崔、张、杨向全体社员做公开检查,进行政治和经济上的兑现,该赔礼道歉的就赔礼道歉,能退还什么东西,就退还什么。再小队干部检查,再社员进行自我教育……

      与此同时,完成平调兑现,和四固定,六下放。

      临回村前,在公社又和NSL全体与会人员商讨回家事宜,大家劲头都很足……

      1961年

      2月

      一九六一年二月一日 星期三

      要在群众中发现真正的积极分子。子学、建件,他们都自动召集群众,传达公社整风精神,他们的热情远远超过一般同志。

      早早醒了,怎么也睡不着,深感责任重大,完不成任务对得起谁呢?

      晚上,开了党团员扩大会,大偏代表支部做了检查。遗憾,支书借故不检查,看来问题不好办了,原因在哪里呢?

      一九六一年二月二日 星期四

      开全体社员会,张、崔、杨做公开检查,效果奇好,但群众仍不满足。

      早饭时,乘屋里没人时,有人送来二十多张中字报,完全是给支书提的意见,同时也给工作组提出了意见。这是值得深省的一件事。工作组对支书的态度有问题吗?原则上是没有的,支书是有缺点有错误的,但也不像提意见者所说支书是一架压在人民头上的“大山”;那么这里边是有个人成见的。需要慎重。

      一九六一年二月四日 星期六

      和王杰堂书记,一块研究了大队干部人选问题,心里明亮了。

      在工作方法上,王书记也给了很大启示。在做决定前,他先找好的老党员,了解情况,征求意见。这样工作,既符合情况,又有群众基础。

      一九六一年二月五日 星期日

      干部不能确定,什么工作也不好办。新委托的,和老干部,思想都不稳定,互相推卸责任,没人负责,群众就散沙一样不好组织。问题很严重,有的食堂停火了……

      工作组进行评比鉴定。尚好。十个,六个五好的,四个四好的。我也被评为五好,惭愧!

      一九六一年二月六日 星期一

      到片里开会,布置了下一段的工作。

      领导上决定让我回校治病(浮肿)休养,心里很难过又很感动。我做的工作,哪能对得起党的关怀呢?争取重返前线吧!

      一九六一年二月七日 星期二

      利用回校准备的时间,到马家庄,一来问清楚郭建平(病了)是否一同回校,二来向淑金告别。待的时间不算短,我的话不算多。淑金情绪很好,深受鼓舞和安慰。

      天快黑时,淑金又从马家庄送我到南寺。依依不离之情,拙口笨笔是很难描绘出的。但心里是很明白的。

      一九六一年二月八日 星期三

      天黑,到了石家庄。我是到校联系吃饭问题。先到膳食科,屋里有人开着灯就是不接洽,实在气人!

      到伙房,正好遇见党委续书记。一见面续书记就问寒问暖,并说,他已亲自派了汽车到车站去接病号,而且叫营养食堂马上给烧汤做饭。这时,我立刻产生了这样的感情:谁关怀也比不上党关怀,谁亲热,也比不上党亲热!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