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保住了旧上海的档案——姜豪先生的传奇人生

  • 发布时间:2017-05-07 22:44 浏览:加载中
  • 在上海黄浦江畔的一幢高楼里,住着一位九十八岁高龄的传奇人物,这位老人就是为新中国保全了旧上海户口总册和重要档案的原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姜豪先生。

    在抗日的洪流中

    姜豪,字季超,1908年出生于上海宝山县。其父乃清末的拔贡,曾在名流宋耀如先生家当过数年家庭教师,宋氏三姐妹及宋子文的国文底子不错,都与姜父的辛勤培育分不开。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姜豪考入南洋大学(现交通大学)附中,一直读到大学毕业。“五卅惨案”后,姜豪遂投身国民革命。1927年,国民党交大区分部改组,吸收了一批新党员,姜豪是其中之一。次年汪精卫反蒋成立改组派,陈公博在上海创办《革命评论》,姜豪与许多学生一起参加了改组派,并负责交大区分部工作,全力从事反蒋活动。

    1931年秋,姜豪因反蒋被捕。“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国民党内部“共赴国难”,蒋汪合作,再加上姜父曾是家庭教师这层关系,姜豪才恢复自由。

    抗战胜利后,重新挑起了内战。姜豪从不满政府的逆水行舟,到逐步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1948年5月22日,上海学生一万五千人在交大集会,发起一个十万万人反美扶日签名运动,继而波及全国。6月4日,发表声明,恐吓人民抗议运动。6月26日,交大学生会自治会举行反美扶日运动公断会,出席学生一千五百人,陈叔通、马寅初、史良、许广平等民主人士发言支持学生。大批特务、警察如临大敌,双方一触即发。姜豪叮嘱方秋苇(《亚洲世纪》杂志社总编辑):“你在会上支持学生,我在外面听候消息,观察特务、警察动向,如有事故发生,我组织社会声援。”结果,敌人慑于声势,眼睁睁看着示威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开往美国领事馆。姜豪在投身爱国民主运动的基础上,进一步靠拢中共地下组织。1948年12月底的一个晚上,在姜豪家里,由方秋苇介绍他同中共中央华东局城工部地下党员高汉、其妻子交通员徐立取得了联系。

    国民党政府因挑起内战,不得人心,许多新闻报刊都以各种方式予以披露和批评。而南京的《新民报》,犹如插在反动派心脏上的尖刀。1948年7月8日,国民政府内政部命令该报永久停刊,称其“屡次刊载为匪宣传,诋毁政府,散布谣言,鼓惑民心,动摇士气”。这一消息传到各地,群情激愤,不少新闻单位、进步人士向《新民报》声援。姜豪与上海新闻、法律、文化界人士毛建吾、胡道静、曹聚仁等24人联合发出抗议书,题为《反对政府违宪摧毁新闻自由,并为南京新民报被停刊抗议》,发表于7月13日上海《大公报》上。

    姜豪一次次与政府唱反调,逐渐引起特务的注意,终于惹火了毛森。

    1949年4月底的一个傍晚,姜豪拖着疲倦的身体刚到家,屋里站起一个身穿长衫的陌生人,递给姜豪一张请柬:“姜先生,警察局长毛先生请你今晚去吃饭,地点在老闸分局,告辞了。”姜豪打了个寒噤,心想:“自己虽然与毛森在重庆中训班同过学,但素知此人心狠手辣,从无交往,今天他怎么请我的客,看来其中定有文章。”

    在弄堂里,姜豪与上海市参议员张中原撞了个满怀,原来,张中原也收到了请柬。他们一踏进老闸分局,只见空场上摆了十几桌酒席,团团坐着卸去武装的警察,边上几十个便衣特务贼溜溜地逛着。

    毛森“请”这两位由老闸区选出的参议员,显然是掌握了他们近日接近共产党的动向;同时,他还要警告一些策划起义的警察,可谓是一箭双雕。一脸横肉的毛森,冷冷地环视一周,举杯道:“为委员长的健康,为党国的精诚团结,干杯!”他仰脖一饮而尽,话锋一转,说现在有些人受了共产党的欺骗,“勾结他们,图谋不轨。这些人的阴谋,我已经完全掌握了材料。我警告他们,必须马上坦白自首,迷途知返。凡是坦白的,我们还是看在党国的情分上,宽大为怀,我负责把他们的家属送到台湾去,保证他的安全,保证他到台湾后有工作,全家生活有着落。”这一天,毛森意在警告,也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所以没逮捕姜豪、张中原。当晚,姜豪便住到了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的亲戚家里,从此东躲西藏,不再回家,直到上海解放。

    为解放上海立功

    蒋介石逃离上海前,企图留给共产党一座废城。1949年4月25日,窜到上海,召集特务头目开会,布置抢运黄金、白银、物资,破坏工厂、公用事业设施……

    早在年初,高汉就向姜豪等传达了中共中央指示,解放上海不需要采取武装起义,而要发动群众,反对国民党破坏,配合解放军维持社会秩序,迅速恢复生产,接管城市。5月初,徐立赶往金神父路,传达了地下党的指示:“姜先生,请你组织安全委员会的同志,配合工人护厂队、纠察队,全面展开反破坏、反屠杀、反迁移的护厂、护校、护业活动。”

    于是,姜豪利用在大观俱乐部举行的工商界聚会,向资本家宣传共产党的城市政策,又日以继夜,奔走于各大公用事业单位,先后策反了电力公司总经理汪经榕、电讯局长郁秉坚、闸北水电公司总经理王兼士和副经理陈梦渔等人;组织了上海市客房总联合会,发动全市里弄修建铁门木栅,以防止国民党军队败退时,败兵流氓抢劫居民,为解决上海之役中维持上海城市的正常运转作出了贡献。

    25日,解放军“济南第一团”攻克国际饭店、外滩公园、邮政大楼,将敌人逼至苏州河以北。在血战南京路的同时,姜豪、张中原先后与国际饭店内的警察总队部、老闸分局、江宁分局、新成分局通电话,劝他们插了白旗。这天凌晨,永安公司职工冒着国民党军队的枪弹,在公司楼顶的绮云阁上,升起了南京路上第一面红旗。姜豪他们通宵达旦,在永安公司十楼,向全市广播苏州河以南市区已经解放,宣告安全委员会成立的消息,并公布办公地址及电话号码,呼吁市民安心工作,热诚欢迎解放军,共同协助维持地方治安。至夜晚,老闸区内国民党残部已肃清,姜豪等立即配合地下党,发动南京路各大公司、商店开门营业,迅速恢复了秩序。

    姜豪忙了两天一夜,不觉一阵睡意袭来。突然,地处苏州河以北的民政局主任秘书、他多年的密友王微君(主管户口工作)给姜豪打来一个电话,急促地说:“季超兄,我从广播里知道安全委员会成立了,也听到了你的名字,非常高兴。可是民政局长陶一珊临逃时关照我,在紧急时把全市户口总册及重要档案烧毁,搭乘最后一批轮船去台湾。你看我该怎么办?”姜豪心中一紧,这是陶一珊的杀手锏,如果上海的户口总册和重要档案被毁掉,那么共产党将面临永远失去旧上海人口布局、人数;上海城市建设的历史情况,诸如埋在地下的管道、电线;建筑设计图、施工方案等等,最严重的是给许多潜务创造了条件,后果不堪设想。

    姜豪睡意顿消,马上对王微君说:“你无论如何要保存好全部户口册和档案,负责办好移交,这样,你一定会受到解放军的优待。听着,解放全上海就在眼前哪!”“好……好,我照办!”王微君犹豫了一会,总算答应下来。就这样,旧上海的户口总册和重要档案得到了保全。

    27日,杨树浦最后一仗,敌八千守军投降。晚八时,上海宣告解放。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