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迪威公路和密支那之战

  • 发布时间:2016-01-09 19:36 浏览:加载中

  •   1942年5月,日军占领了缅甸首都仰光,滇缅公路中断。6月,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从缅甸丛林逃到印度的史迪威很快就被记者包围了,他毫无掩饰地向新 闻界承认了盟军入缅作战的失败:“我们的确被狼狈地赶出了缅甸,这是奇耻大辱。我们必须找到失败的原因,然后打回去,收复缅甸。在莽莽的林海中开出一条 路,把物资再次送到中国!”

      盟军缅甸作战失败后,中国唯一接收国际援助物资的通道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中美开辟驼峰航线,继续为中国 输送作战物资。但空中运输满足不了前线需要。史迪威提出,从印度阿萨姆邦的利多镇修筑一条公路,穿越缅北林海和日军占领区,然后和滇缅公路连接起来,作为 运送物资到中国的另外一条通道;同时,驼峰运输主要是运送航空汽油,太不划算,修建中印公路时,顺势架设从印度加尔各答至中国昆明的输油管道。这个计划很 快获得批准。

      1942年4月28日,昆明紧急成立“协修中印公路募工处”,招募了一大批人,随即出动总数为10万的滇西民工前往中印公路工地,加上先期到达的工程技术人员和就地招募的民工,这支筑路大军已达12万多人。

      1942年11月17日,第一支筑路部队美国第45工兵团和823航空工程营、中国驻印军工兵第10团云集利多,建立营地,于12月10日正式在莽莽的原始森林披荆斩棘筑路开道。

       之所以把印度阿萨姆邦的利多镇当作公路出发点,是因为印度中心城市加尔各答的铁路终点站在这里,同时利多也是中缅印传统商业驿道“蜀身毒道”必经之地。 这条路线沿途要经过除了马帮,很少有人进入的蛮荒的热带原始森林。森林中野兽蚊虫细菌密布,瘴气疾病滋生;居住的原始狩猎土著骁勇剽悍,对外人充满敌意。 这里的地形山峦起伏,河流纵横。雨季洪水泛滥时泽国一片。而且日军精锐北九州兵团第18、56师团在此筑壕据守,养军蓄锐,成为盟国工程队的又一威胁。

      英国工程人员悲观地认为工程两三年不会完工。长期在此驻守的印军军官谈虎变色,他们说,沿途到处都是半年前倒毙在此的难民白骨,令人毛骨悚然。别说修路,就连筑路工兵也休想再爬出野人山。

       这条公路全长1730千米。其中利多至畹町段长770千米,路线经过印度东北部和缅甸北部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区,由美军工程兵部队配属国军两个独立工兵 团,在当地民工协助下构筑。昆明至畹町段长960千米,路线基本循沿原来的滇缅公路,由中国战时运输管理局滇缅公路工务局组织改建和抢修,美军派出工程兵 筑路机械部队配合。整个中印公路工程先后从两端开始。从1942年11月于利多动工算起,至1945年1月全线通车,历时两年零3个月。美方投入1.5亿 美元;中方亦投入工程款两亿元法币。

      据美军记录,修筑只有815千米的利多路段,美军投入15000正规工兵。死亡人数为1133 人,正好“一英里两个墓碑”。这仅是筑路的美国工兵的死亡人数,并不包括中国工兵和劳工的死亡人数,扫荡阻止修筑这条公路的日军而战死的中国驻印军和美军 人数,第一次筑路筹备组死亡的中国工程师,败走野人山永远躺在那里的中国远征军以及逃亡印度途中大量死亡的印度人、英国人和缅甸人。他们的白骨成为公路勘 测人员的“路标”。

      美国人这样记录:“墓穴是史迪威公路上的里程碑。这条生命线是用生命作代价的。美国人、英国人、中国人、印度人和克钦人都倒在了你今天所经过的这条道路上。他们永远安息在利多和昆明的军人墓地中;他们永远安息在缅甸暗淡的丛林公路边,以及战火硝烟烧焦的滇西群山边。”

      史迪威公路修筑初期,充满着各种困难,设备短缺,雨季野外露营,洪水常常冲毁刚建好的路基,推土机被土埋葬以及滑坡。中国工兵更加无奈,“我们没有一辆推土机被埋葬,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那玩意儿。我们被埋葬的是斧头、铁锹、十字镐以及我们自己。”

      雨季来临,山洪淹没活动住房、帐篷、炸药和水泥,筑路机械在泥泞中锈迹斑斑。汽车无法通过泥泞道路,阴雨绵绵,空投也无法进行,只有大象和挑夫勉强可运输少量物资。施工在恶劣的条件下艰难地进行,疟疾、斑疹、伤寒等疾病蔓延,严重威胁筑路人员的生命,工程多次瘫痪。

      1943年10月,公路在印缅边境进展缓慢,史迪威不得不把指挥官撤职,换上了美国密苏里水坝总工程师刘易斯·皮克将军。他一下飞机就说:“我在美国就听说了,归根结底就是说无法修筑。太泥泞,太多的雨水,太多的疟疾等等。从现在起,让泥泞、雨水和疟疾见鬼去吧。”

      他把指挥部设立在最前线,采取了多项措施,工程开始加快。皮克向在前方扫荡阻止修路的日军的新1军孙立人说:“今后我一定会紧紧跟在你们屁股后来一步不落,包管碾得你们屁滚尿流!”

       从1943年10月到1945年1月,公路从38英里处延伸到了和滇缅公路交叉口的畹町,整整修筑了427英里的距离。平均每天工程要延伸1英里,其中 包括102英里的山区。仅开始的270英里中,平均每英里搬运50000立方码泥土。如果这些泥土建造一座宽3英尺、高10英尺的坚固城墙,可以从纽约到 旧金山。如果把利多公路全部的排水系统的管道从头到尾连接起来,管道将有105英里长。公路要铺设沙砾,有时需要从30英里开外的河滩拉沙子来铺路。这 样,铺设470英里的工程就需要138.3万立方码的沙子。

      利多公路沿途有10条主要河流,155条小一点的河流需要架设桥梁。平均每3英里架设一座桥梁,总数有164座桥梁,平均5英里一座大的桥梁。世界上最长的浮桥架设在密支那附近的伊洛瓦底江上。这座永久性的浮桥长60英尺。水深涨落潮时不同,平均45英尺。

      伐木工程规模空前,雨季要求建筑两英里的堤坝,需要打桩2400个,需要砍伐100万立方英尺的木板,然后锯、运输和放到合适的地方需要30天。超过82万立方英尺的木材从丛林运来建筑公路。

      由于这条公路途经密支那,筑路人员不得不在日军航空兵、炮兵轰击的条件下作业。为了及早使公路通车,必须要解决盘踞在密支那的日军问题。为此,筑路工人抢修了自保山至缅甸密支那的急造军路作支线。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