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俄国人的路为何在中国行不通?芽_革命历史

  • 发布时间:2017-12-01 01:26 浏览:加载中

  •   “城市中心”的道路在俄国取得胜利,为什么在中国行不通?芽用我们老百姓的话来说叫“水土不服”。世界上的事情总是千差万别的,正如在一棵树上找不到几片相同的叶子一样。一个国家的革命,首先应从哪里去寻找突破口,其决定因素是多方面的,既有国内条件,也有国际条件,还包括阶级力量的对比和阶级斗争的发展状况。

      问题的关键何在?芽答案只有一个:中国的国情与俄国的国情不同。也就是说,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性质和外部环境与俄国不同。国情不同,革命道路也就不能完全一样。

      列宁在《第三国际及其在历史上的地位》一文中论述过俄国的十月革命。他首先指出“在资本主义世界中从来没有而且不会有什么平衡”的实际情况,并以此作为发动革命的理论依据。经过斗争的实践,他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实现了无产阶级专政、成立了苏维埃共和国的国家竟是欧洲一个最落后的国家。”

      那么,取得十月革命胜利的原因是什么?列宁讲了这么几条:一是沙俄在政治上的统治非常落后;二是有较好的工农联盟;三是经过了1905年的“革命总演习”;四是有很好的地理条件;五是积累了长期罢工斗争的经验。列宁在这里再三强调了工农联盟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没有哪位领袖人物获得过首先夺取中心城市的经验。然而,毛泽东却科学地回答了在井冈山升起第一面红旗的几个原因:一是落后的封建经济与帝国主义战争政策;二是有大革命运动的群众基础;三是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四是有相当力量的红军;五是有共产党的正确领导。

      列宁讲十月革命胜利的这些原因是立足于城市,毛泽东讲井冈山斗争胜利的这些原因是立足于农村。这两者是不相同的。但是,毛泽东与列宁在这个问题上的最大共同点,就是从分析帝国主义战争政策出发,从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这个特征出发。一句话,都是从本国国情出发。由于出发点是正确的,所以各自找到的革命道路也是正确的。列宁说:“实现了无产阶级专政、成立了苏维埃共和国的国家竟是欧洲一个最落后的国家。”毛泽东说:“一国之内,在四周白色政权的包围中,有一小块或若干小块红色政权的区域长期地存在,这是世界各国从来没有的事。”

      “战地黄花分外香。”这两位伟大领袖人物的经验和体会,的确是无价之宝啊!

      列宁在《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中说过:“只有马克思的哲学唯物主义,才给无产阶级指明了摆脱精神奴役的出路。”毛泽东1920年学《共产党宣言》,1926年学《国家与革命》,可是,他从来不把马列著作当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恰恰相反,他的最大优势就在于运用马列主义最根本的理论基础——唯物辩证法去研究中国国情,指导中国革命。他常说的两句话是:“理论联系实际”,“对准靶子放箭”。从井冈山开始,在整个民主革命的长河中,毛泽东始终坚持一个基本观点——“一切从实际出发”。

      那么,中国的革命为什么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要认识这个问题,那就得认识中国的国情。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说过:“认清中国的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问题的基本的根据。”

      中国的国情何在?芽毛泽东早在1928年10月5日为湘赣边界党的“二大”所写的决议中讲了两层意思:“即地方的农业经济(不是统一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帝国主义划分势力范围的分裂剥削政策。”具体一点说,第一,中国的封建统治有几千年,中国的经济不是统一的资本主义经济,而是分散的、落后的农业经济;第二,帝国主义列强的入侵,各自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扶植反动统治,进行分裂战争。这两者的合而为一,就构成了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

      中国的社会性质,决定中国的革命性质,决定中国的革命任务。什么是中国革命的性质与任务?芽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是这样写的:“中国现时确实还是处在资产阶级民权革命的阶段。中国彻底的民权主义革命的纲领,包括对外推翻帝国主义,求得彻底的民族解放;对内肃清买办阶级的在城市的势力,完成土地革命,消灭乡村的封建关系,推翻军阀政府。必定要经过这样的民权主义革命,方能造成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真正基础。”毛泽东的这段话,很明确地告诉我们,中国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国革命的任务是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毛泽东的这段话还告诉我们:中国革命要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步是社会主义革命。

      那么,应当走什么道路才能完成民主革命任务呢?芽在这个问题上,起决定作用的是社会特征。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主要特征是什么?芽毛泽东的回答是“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表现在哪?芽他从井冈山开始,先先后后讲过许多个“同时存在”,即统治中央的大军阀与统治各地的小军阀同时存在;少数比较发达的城市与广大落后的农村同时存在;几百万产业工人、几万万农民和手工业工人同时存在;微弱的资本主义经济与落后的半封建经济同时存在;屈指可数的几条现代化交通要道(铁路、航运)与广大农村的羊肠小道同时存在。这种不平衡状态不是一般的,而是非常严重的。

      “从来的哲学家只是各式各样地说明世界,但是重要的乃是在于改造世界。”这是毛泽东多次引用马克思在《费尔巴哈论纲》中的一句名言。他具体分析中国国情的目的,是为了探求和解决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

      毛泽东在分析中国的国情之后所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决定着中国革命的发展不平衡。国民党反动派只能控制少数比较集中的城市,而对广大农村的统治是比较薄弱的。作为革命的政党,作为弱小的红军,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宜去攻占敌人统治力量比较集中的城市,不宜同强大的敌人作胜负的决战;而应当实行战略退却,退到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农村去,把落后的农村建成为先进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革命阵地,借以争取群众,积蓄力量,然后再去包围城市,夺取全国胜利。

      1941年5月8日,毛泽东在为党中央写的一个指示中说:“各根据地的模型推广到全国,那时全国就成了新民主主义的共和国。”(这句话已写入《关于打退第二次反共高潮的总结》)北京天安门升起的五星红旗,正是中国共产党人开辟并坚持“农村包围城市”这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所取得的伟大成果。

      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决定着中国革命应当而且可以首先从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农村开始。这一点,马克思、列宁没有说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没有这个经验。正如周恩来在《关于党的“六大”的研究》一文中讲的:“在历史上无论中外都找不到农村包围城市的经验。”邓小平对这个问题说得更加直截了当。他在《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一文中说:“农村包围城市,这个原理在当时世界上还是没有的。”这就充分说明,“农村包围城市”这条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大创新,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大发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