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冯战争(蒋介石与冯玉祥)——1929年历史大事件

  • 发布时间:2017-11-30 14:06 浏览:加载中
  •   蒋介石与冯玉祥之间发生的新军阀战争。1925年5月蒋介石与冯玉祥之间的军事政治冲突,因冯玉祥以退为进,主动下野,避免了双方间的战争。1928年6月国民党新军阀进入北京时,冯玉祥虽然分得的地盘很大,包括河南、陕西、甘肃、宁夏、山东等省,但大多是贫瘠地区,山东的济南还在日本人手中。冯认为他在对奉系军阀作战中出力最大,河北和平津应划给他,但蒋介石却决定将这一省二市交给阎锡山,冯对此大为不满。1928年夏,蒋介石在北平召开3次裁兵谈话会,抛出《军事善后案》、《军事整理案》,决定成立全军编遣委员会,大力裁减兵员。12月4日,在编造会议预备会上,蒋介石鼓动冯、阎各自提出具体的编遣方案。冯的方案为:第一、二集团军各编12个师,第三、四集团军各编8个师,其他杂牌部队编8个师。明显有利于冯的第二集团军。阎则提出:第一、二集团军各编10个师,第三、四集团军各编6至8个师,其余6至8个师由中央处理。该案体现了蒋的意图。在1929年1月召开的军事编遣会议上,蒋冯之间的矛盾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蒋以中央的名义,强调“统一”和“集中”,要求各集团军“奉还大政”、“归命中央”。冯的少遣多编的方案被否决,冯便装病拒绝出席会议,会议不欢而散。在蒋桂战争期间,蒋、冯之间的矛盾便激化起来。4月,蒋介石制定了《国军对冯警备计划》及战斗序列,称:“为防编遣期内冯军发生异变起见,国军集结主力于豫西、鄂西及平汉、陇海沿线一带,俟其举动,一举而歼灭之。”具体部署是:第二路第一军集中信阳、广水、花园问,第二军集中襄樊、邓县、新野间,南阳守备部队集中南阳,预备队分别集中宜昌、仙桃镇、宋埠附近,飞机第一队在武汉(或信阳附近)待命。第五路第八、九两军集中洛阳、郑州一带,第十军集中许昌、郾城间,飞机第二队在郑州待命。第一路第三、四两军及第六师均集中徐州、开封间,飞机第三队在徐州待命,总预备队暂在原地待命,铁甲车队主力集中洛阳、郑州,一部集中徐州。本月,蒋冯争夺胶东半岛也以冯败而告结束。10日,冯玉祥在华山通电表示豫、陕、甘、青、宁各省政府,一致服从中央,所有用人、行政、财政等悉听中央统一指挥。13日,冯玉祥在华山通电辟谣,说明自湘事发生后所部拥护中央及出师情形,指责“好事者流造作种种谣言,以淆惑视听,不日蒋阎联合倒冯,则日冯李联合倒蒋,不日冯阎联合倒蒋,即日蒋李联合倒冯……无形之中遂告成一恐怖现象”,“切望邦人君子,万勿轻听谣言,任其挑拨,贻国家之戚于无穷也”,“现在第二集团军总部及开封政治分会早已取消,军权政权均已奉归中央,而军政部长一职亦经呈请开去,只愿为一党员,其又何所争乎?”14日,冯玉祥致电中央党部、中央政治会议及蒋介石,声称有人故意捏造苏俄东方政治分会训令,指冯通苏。恳请迅派负责大员彻查究竟。蒋为安抚冯,22日,复电称此等伪造文字显系别有作用,请勿置怀。4月间,蒋多次请冯赴南京共商大计,准备诱捕,并提出要“铲除军阀”,“扑灭封建地盘思想”,为发兵讨冯制造舆论。

      在蒋介石的步步进逼下,蒋冯矛盾日趋激化。5月13日,蒋复电冯玉祥称:“前此一、二两集团军发饷未能一致,纯为环境关系,非有畛域存在”,“比来谣诼纷纭,影响大局,诚宜谋一根本止息之法”,“综合今日造谣致疑于兄者不外三点:(1)谓兄购买军械,积储粮秣,而谋割据西北,反抗中央;(2)谓兄缩短防地,图攻燕晋,而谋勾结苏俄,另设政府;(3)谓兄拒绝来京,联络桂系,而谋进攻武汉,别创新局”。“吾人对症发药,惟有望兄供职中央,而不逗留于西北一隅,则万谣尽息,人心亦定。”15日,冯致电蒋例举不能赴宁的理由,指责蒋排斥异己,穷兵黩武,并称如蒋于“奉安后拟通电谢职”,则“愿追随骥尾,携手同去”。本月中旬,冯玉祥在陕西华阴召开会议,决定收缩战线,将山东、河南驻军西撤潼关,成立护党救国军西北路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公开举起反蒋大旗。16日,冯军将领刘郁芬、宋哲元、孙良诚、韩复榘等通电促蒋下野,并宣称拥护冯玉祥为“护党救国军”西北军总司令,统50万大军与蒋周旋。同日,冯军孙良诚部撤离商丘,炸毁杨集路桥及马牧集至刘堤圈间大小桥梁各2座,并拆毁枕木、电杆等。蒋介石致电冯玉祥质问此事,冯不予理睬。17日,冯军继续炸桥扣车,孙良诚部炸毁马牧集至商丘间陇海路桥28座;韩复榘部全部撤出信阳,炸毁信阳以北长台关铁桥,带走车头、车厢300多辆;庞炳勋部亦撤离安阳,炸毁洹水铁桥第3号,并将沿路机车车辆带走。19日,黄河以北冯军全部撤至南岸,集中荥阳、郑州等地,并拆毁黄河铁桥第54和第57孔。20日,蒋介石致电冯玉祥,令其严厉处分刘郁芬等,即日恢复陇海、平汉两路交通,并指定地点约期晤谈。21日,国民政府五院院长谭延闽、胡汉民、王宠惠、戴季陶、陈果夫联名发表通电,宣布拥蒋反冯,表示“此次西北叛将之动乱,托词于山东接防。夫山东为中央所辖之省区,孙良诚为中央任命之官吏,不遵令接防之不足,复自由离职。自由离职之不足,复席卷款械粮秣……而刘郁芬等人又巧避叛变之名,集矢主席,通电皇张,等于狂呓,举刃相向”,表示愿“随蒋主席之后,完成总理之遗志,削除党国之奸顽,力振纪纲,义无反顾”。22日,韩复榘、石友三被蒋收买,叛冯投蒋,通电“拥护中央,待罪洛阳,静候命令”。23日,国民党中央第14次常务会议决议永远开除冯玉祥的党籍,并革除其中央委员、政治会议委员、国民政府委员各职;所有下讨伐令以及关于军事与紧急之政治处置均由国民政府全权办理;对刘郁芬、孙良诚、韩复榘等惩戒问题决定由国府先行免职,待调查后再分别处理。24日,国民政府下令查办冯玉祥,称:“冯玉祥背叛党国,逆迹已著,无可再予宽容。冯玉祥应即褫去本兼各职,着京内外文武机关一体协缉拿办,以安党国而彰法纪。”冯玉祥复电蒋介石,称:“大局崩坏至此,和平统一,徒成虚语,谁实为之,孰令致之,明达如公,当知症结所在。”恳请蒋赴陕以明下情。同日,何应钦、刘峙、朱绍良、张发奎、贺国光、顾祝同、鲁涤平、谭道源等60余将领电请蒋介石讨冯。25日,蒋介石致电冯玉祥,指责其“于公为作乱,于私为背信”,劝其下野出洋。冯玉祥内外交困,27日,通电宣告下野,文曰:“玉祥养疴华山,深居简出,尝惴惴焉以国危民困,万不可再有内战,以自取覆亡,不料区区苦衷,复不见谅于友,谣言纷起,岌岌若不可终日……谨洁身引退,以谢国人。自5月27日起,所有各处文电一概谢绝。从此人山读书,遂我初服,但得为太平之民,于愿足矣。”但从此与蒋隔阂愈深。

      8月,蒋介石召开编遣实施会议,欲强行削弱地方实力派的兵力,引起各派不满。阎锡山一面表示拥护国民党中央,积极办理所部编遣;一面主动表示愿与冯玉祥合作反蒋。10月10日,第2编遣区将领宋哲元、石敬亭、孙良诚等27人,在阎锡山、冯玉祥策动下在西安通电反蒋,推戴阎、冯为国民军总、副司令,宣称:“蒋氏不去,中国必亡。哲元等服膺三民主义,矢志革命,誓不与独夫共存,谨率40万武装同志,即日出发。”通电列举蒋的6大罪状:(1)包办三全大会,党成一人之党;(2)自蒋氏主中枢,政以贿成;(3)财政不公开,黑暗贪污;(4)消灭革命武力,以恣行其帝王专政之淫威;(5)假编遣为名,行武力吞并之实;(6)利用外交问题(中东路问题)转移国人目标。11日,国民政府下令讨伐西北军将领,声称:“宋哲元、石敬亭等破坏编遣,背叛中央,称兵作乱,逆迹昭著……着即免职,缉拿惩办。”国民政府五院院长联名致电阎锡山,称宋哲元、石敬亭等破坏编遣,背叛中央,国府已明令讨伐,请其就近负责解决。12日,冯军分三路进攻河南。14日,蒋介石发表《告全国将士书》,声称“实施编遣,乃国家治乱之所关”,宋哲元、石敬亭处心积虑,阻碍编遣,“冯系逆军乃中国统一之最后障碍”,“我不消灭逆军,即将为逆军所消灭”。同日,蒋任命唐生智、何应钦为讨伐西北军一、二路总司令。15日,蒋以陆海空军总司令名义召开重要军事会议,讨论对西北军作战部署及讨伐各军名义。16日,委派“讨逆”军五路总指挥:第一路方鼎英;第二路刘峙;第三路韩复榘;第四路何键;第五路唐生智。并以陈调元任后方总预备队总指挥,贺国光为第一路总参谋长。18日,西北军在陕州召开军事会议,宋哲元、石敬亭、孙良诚等10余人参加,决定即日下令向郑州、许昌、信阳、襄阳等地之蒋军发动总攻击。26日拂晓,蒋军与西北军在豫西巩县至登封问全线开火,蒋冯战争爆发。

      27日,蒋介石为讨伐西北军发表《政府今日之责任与国民现在之地位》一文,称:“此次讨逆之意义,非特安内,实为攘外,盖内奸一日不除,外侮未有一日能免者也。”晚上,蒋又发表讨冯誓师词。28日,蒋介石由南京赴武汉后转河南督师讨冯,本日,西北军孙良诚部猛攻登封。29日,蒋军分三路进攻西北路,唐生智、方鼎英、何成溶、杨杰均赴前方督师,在黑石关、登封、临汝、禹县、郏县以西激战终日,至晚6时,西北军向洛阳退却。11月3日,蒋介石抵许昌,召集何成溶、杨杰、唐生智等高级军官开军事会议,商讨对西北军作战计划。4日会议结束,即下攻击令,前线各军统归唐生智指挥。7日,蒋军在豫西偃师一带向西北军展开全线总攻击,激战终日。10日,蒋介石赴禹县前线督战,中央军向登封孙良诚部展开第二次总攻,战事激烈。15日拂晓,中央军在豫西向西北军发动第三次总攻击。19日,蒋介石在许昌致电国民政府报捷,称:“我军自本月删日开始总攻击以来,节节胜利,筱克复登封,临汝镇,巧晨占领偃师、平等、自由、伊阳各县……逆军精锐,丧失殆尽,现我先头部队已占领洛阳东南各关。”20日,中央军占领洛阳。由于蒋军来势凶猛,加上关键时刻阎锡山再次背叛投蒋。30日,随着中央军刘茂恩占领阌乡,西北军宋哲元部向潼关总退却。蒋冯战争以冯的败北而告结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