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桂战争——1928年历史大事件

  • 发布时间:2017-11-25 21:46 浏览:加载中
  •   蒋介石与李宗仁、白崇禧、李济深等桂系军阀之间爆发的战争。国民党二次北伐期间,桂系军阀乘机扩充实力,控制了两广、两湖和平津地区,拥兵超过30万,构成对蒋介石的最大威胁。1929年2月发生的“湘案”进一步激化了蒋桂之间的矛盾。21日,李宗仁致电蒋介石申述罢免师长鲁涤平与谭道源并将其部队遣散原由,文称:“本集团军师长鲁涤平、谭道源,任职以来,互相勾结,对于本集团军所发命令,诸多违抗,实属弁髦法令,破坏纪纲。湘省为匪共窟穴,该师长等剿办不力,地方秩序,迄未恢复,人民痛苦,不获解除。鲁涤平身为省政府主席,又复滥用威权,把持中央税收,紊乱行政系统,致饷糈计划,无法统筹,似此拥兵恣肆,若不亟予惩处,大局前途,何堪设想。”故将其免职查办,并将其所率部队予以遣散。同日,桂军夏威、叶琪两部奉命入湘,鲁涤平闻讯率部走平(江)浏(阳),后续由水路退入江西。夏部李明瑞旅、叶部杨腾辉旅进驻长沙,杨奉命张贴李宗仁罢免鲁涤平等本兼各职布告。此事成为蒋介石讨桂的导火线。

      26日,蒋介石为进攻桂系,以长江上游形势严重为由,密令刘峙、顾祝同、缪培南、朱绍良、蒋鼎文、方鼎英、曹万顺、夏斗寅各师长停止剿共,于3月3日以前完成出师准备。3月2日,蒋介石为进攻武汉制定第一集团军战斗序列:总司令蒋介石;总参谋长何应钦;第一军军长刘峙,辖第一、二、九各师;第二军军长兼第八师师长朱绍良,辖第八、十三师及独立第一旅;前敌总指挥兼第三军军长朱培德,辖第四、七、十一、十二、十八各师;总部直辖骑兵第二师、总预备队第六、十、四十八各师及炮兵团。蒋介石同时密令各军、师长准备出师。3日,蒋介石电令第一集团军各师向皖赣、赣鄂边境开拔,准备对武汉用兵。4日,李宗仁在上海对记者发表谈话,称:“余始终为拥护蒋主席完成统一之一人”,“此次处置鲁部,实出于拯救湘民安辑地方之至诚,毫无个人权力杂于其间”。同日,白崇禧致电胡汉民、吴稚晖、张静江,“请设法稳定大局,两湘必能听命中央”。然而蒋介石彻底制服桂系决心已定。15日,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蒋介石在《敬告全体党员诸同志》一文中称“这一次的湖南事件完全表现出地方反抗中央的态度”,要求与会党员“消弭派别的纠纷”,勿蹈西山会议覆辙,极力牺牲私意,以谋团结。大会决定永远开除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党籍,并交中央监委会查明附逆叛徒,一并开除党籍。

      26日,国民政府下令讨伐桂系,文日:“此次武汉政治分会,违法僭权,任免官吏,称兵构衅,袭击湖南,政府以和平为怀,力从宽大。除迭令擅自调动之军队,制止行动,撤回原防处,仅将地方军政负责人员,免职查办。原冀以主义相感召,促首逆诸人之觉悟,乃据第十三师长夏斗寅有己电称:逆军于本日拂晓,向我英山、前山部队进攻等语。是该逆军等,蓄意谋叛,逆迹昭彰。前据李品仙等自唐山来电称:白崇禧阴主武汉,逆谋破坏中央威信,强令该军等撤退开滦,袭取平津,占领徐海,进逼首都。近又查获李宗仁自上海致广州黄绍竤等皓电称:醒南参谋长,自京回沪,奉任公面谕,时机紧急,蒋某甘冒不韪,破坏统一,亟须调动大军,加以讨伐,以伸正义……更足证此次逆谋实为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等,预有共同计划之叛乱行为。”着令将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免职,听候查办。蒋桂战争正式爆发。

      蒋介石改订战斗序列,以编遣会名义任命朱培德为“讨逆军”第一路总指挥兼第三军军长;刘峙为“讨逆军”第二路总指挥兼第一军军长;韩复榘为“讨逆军”第三路总指挥;何键为“讨逆军”第四军军长;陈调元为“讨逆军”总预备队总指挥。28日,蒋介石下达进攻桂系军作战计划,纲领为:“讨逆军以迅速消灭两湖反动军队,然后肃清两广之目的,分两期作战:第一期由三路进攻,以主力略取武汉,以一部同时攻击长岳路附近之敌人,务期于两广逆军未到以前,一举而歼灭之。第二期肃清湘南及两广之逆军。”第一期作战指导:第一路从江西西攻鄂南,切断武汉至长沙铁路,堵住桂军南逃之路;第二路从安徽沿长江西攻武汉;第三路由河南南下武汉。总预备队于3月29日之前,以第六、第十两师集结于九江、瑞昌附近。海军第二舰队游弋于九江以西,长江上游,竭力妨碍敌人之行动,并援助我第二路军作战及渡江。航空大队先在九江、南昌设置航空站,以后推进至义宁、袁州,对于武长路及湘南一带,侦查敌人的行动。面对蒋军的强大攻势,李宗仁将第四集团军分为五路:第一路以何键为总司令,守湘东;第二路以叶琪为总司令,守青山;第三路以夏威为总司令,守黄陂;第四路以胡宗铎为总司令,守阳罗;第五路以陶钧为总司令,在黄陂与阳罗之间布防,以策应第三、四路。驻守湘东的何键部,在蒋介石尚未发起总攻时,即发表拥护南京、脱离桂系的声明,使湖南陷于蒋介石之手。31日,蒋介石通过俞作柏动员李明瑞反桂,李之代表阮庆致电俞作柏,称李决定到黄陂祁家湾即反攻回汉。同日阮又到九江行营反蒋报告武汉方面军事计划。蒋桂发生激战。

      4月1日,蒋军第二路刘峙部攻占黄冈、罗霖旅降,夏威受重伤,其部交副司令李明瑞指挥。同日,蒋军攻占麻城,各路加紧围逼武汉。粤系各将领联合通电主和。桂系将领在梧州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全力救援武汉,并将桂系军队改称“靖难军”,派18个团由粤桂入湘,推白崇禧为总指挥,黄旭初为前敌总指挥。途中致电粤方,称两粤今虽各行其事,仍属同志,勿自相煎迫。2日,刘峙部与桂系胡宗铎、陶钧、夏威部激战于五通口、新洲、碾子冈、黄陂一线,当晚刘部占领距离武汉数十里的青山。同日,李明瑞倒戈降蒋,将部队由团风撤至孝感,并张贴打倒胡宗铎、夏威、叶琪等标语。3日,李明瑞、杨腾辉联名通电拥蒋,表示“誓以至诚拥护中央,刻已率领所部离开战线,听候命令”。同日,胡、陶、夏等在黄陂开紧急会议,决定改守为攻,即日下令于4日进行总攻击,因夏部已不听命令,胡、陶遂分途退却,并通电下野,师长职交李石樵、郑重接代。武汉不战而弃。5日,蒋军占领武汉,桂军西退,蒋派兵追击。14日,蒋介石部署“讨逆军”第二期作战计划,决定由湘粤滇三路进攻广州,以根本铲除桂系。命令第四路军于5月1日由集中地出发,15日以前,占领桂林后,即向柳州前进;令第八路军于5月1日由集中地出发,15日以前,占领梧州后,即向浔州出发;令第十路军集中完毕后,由广南剥隘出发,限5月30日前占领百色后,即向龙州、南宁前进。同日,蒋介石为三路进攻广西分别委任龙云、何键为第十、第四路军总指挥。16日,蒋介石任命刘湘为“讨逆军”第七路总指挥、陈济棠为第八路总指挥。同日,李济深在汤山致函李宗仁、白崇禧,绝对停止蠢抗,早日出洋留学,并望寄语黄绍嬷“惟中央之命是听,为中央去西顾之忧,为吾省保能安之局”。19日,蒋介石在武汉发表《告湖北文武官员书》,宣称对桂系时代人员只究首领,绝对禁止对胁从者挟嫌报复。同日,蒋再令湘粤滇三路进攻广西,25日,蒋介石由武汉到达长沙,在省府宴会上致词,望湘人努力扫除桂系巢穴。同日,驻黄沙河、全州桂军向桂林撤退。湘军已占东安。28日,梧州警备司令龚杰元奉桂系之命抵广州商议和平,将黄绍嬷亲笔信面交陈济棠,陈希望黄明确表态,龚称黄服从中央。5月3日,粤系将领再电黄绍嬷,限3日内切实表示服从中央,否则即对桂用兵。同日,滇军龙云部分三路入黔,并由黔攻桂。4日,国民政府下令解除黄绍竤广西省政府委员兼主席、广西各部队编遣特派员职务,免去湖北省政府委员张知本、张难先、胡宗铎、石瑛、陶钧等本兼各职。是日,吴稚晖致电黄绍竤,劝其早偕李宗仁、白崇禧释兵远游。

      5日,李宗仁通电组织“护党讨贼军”,自任南路总司令,斥蒋介石为党贼,“毁党乱纪,植其帝制自为之基,解决济案私订秘密条件,居心卖国”,“排除异己,残害同胞”,称只驱除蒋氏一人。是日,粤桂军在怀集交火。8日,蒋介石令何键以一部对桂林之敌,以主力向平乐前进,务于18日前到达平乐后直趋梧州。随后,湘军与桂军发生激战。13日,何键总指挥部由衡阳移至永州,并再次致电李宗仁、白崇禧下野止兵。15日,刘建绪、范石生部占领桂林、平乐,桂军向柳州方面退却。17日,白崇禧率桂军进至清远、芦苞一带与粤军激战。18日,陈济棠下令对桂军总攻击,桂军大败,21日向四会溃退。24日,何键在桂林下令以主力进攻梧州。27日,滇军龙云部占领贵阳。6月1日,梧州桂军撤退藤县。2日,粤、湘军联合攻梧,桂军退往桂平,陈策海军陆战队和范石生部相继进占梧州。3日,李明瑞抵梧州,布告安民,通电向南宁进军,通缉祸首黄绍竤、白崇禧、李宗仁。4日,俞作柏、杨腾辉等在广州葵园开会,议决收拾全桂计划,并请粤助以巨款。同日,桂系在香港出版的机关报《正报》发表《蒋中正与奉安》一文,指责蒋将党中柱石如芭蕉般一层一层剥除,最后只存蒋氏一人。5日,李明瑞、范石生进攻藤县,桂军退向平南、桂平。6日,黄绍竤、白崇禧派人到梧州见李明瑞请求收编,李要黄、白先通电下野,而后商讨收编条件,并保存其生命财产。8日,“讨逆军”在梧州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分两路进攻南宁。10日,李明瑞、杨腾辉部分三路进军桂平。13日,湘军占领柳城,桂军退柳州、庆远(属宜山县),白崇禧亲率5个团援柳。17日,俞作柏令李明瑞等3日内攻克桂平,18日李发起总攻,陆、海、空军协同作战,桂军向贵县方面撤退。20、21日黄绍竤、白崇禧先后走龙州,24日,黄、白同赴越南,后转赴香港。27日,李明瑞部占领南宁,杨腾辉、范石生部进军柳州。29日,何键重整部队反攻桂林、平乐。7月1日,何接蒋介石电令停止人桂,战事结束。至此,蒋桂战争以桂系的失败而告结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