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1928年历史大事件

  • 发布时间:2017-11-25 21:42 浏览:加载中
  •   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后,蒋介石基于“本党复活之生命,实寄于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考虑,指派陈果夫、陈立夫在全党推行“整理党务案”,通过“总登记”,“总考查”以“彻底改组各级党部”。他们以“党的内部纠纷的原因,完全因为分子复杂”为由,将非蒋派系、反蒋派系一律排斥在外,引起了广大党员的不满,更遭到了陈公博、汪精卫的改组派,丁惟汾的三民主义大同盟及其它派系的反对。8月,五中全会前夕,南京特别市党部发生了抵制登记事件,致使原定8月1日召开的五中全会预备会,因不足法定人数而延期。1928年8月8日,二届五中全会召开,决定于1929年1月1日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10月25日,国民党中常会第179次会议通过“三大”代表名额及产生办法、党员登记办法等决议。规定代表的产生“由省市选出全额之半,中央指定全额之半”。规定党员登记截止于12月底,“凡同盟会、中华革命党及登记于中国国民党成立至民国十二年改组时之同志,得合用特种登记表,有真实之证明,即承认其党籍”。表明蒋决心排斥异己,包办“三大”。此种做法,招致改组派及其它反蒋势力的强烈不满,党内再次掀起反蒋高潮。为缓和矛盾,11月16日,国民党中央第183次中常会决定,“三大”延期至1929年3月召开,代表选举法另定。1929年3月11日,汪精卫、陈公博等13人在上海发表《关于最近党务之宣言》,公开揭露蒋介石包办国民党三大的行径。指责南京中央与北洋军阀“无异”,“党已不能代表民众”,“将近80%的代表,为中央所圈定和指派”,“则所谓代表者,已完全丧失其意义”。14日,南京市党部召开大会,通过了《反对非法的第三次大会案》。蒋介石指使宪兵和特务冲击会场,大打出手,造成流血事件。与此同时,蒋、桂之间正酝酿着一场大战,李宗仁拒不到会,白崇禧致电南京请求辞职。冯玉祥也于3月12日通电辞去军政部长之职。这一切表明,国民党正面临一场新的更大的分裂。国民党三大就是在这种十分不正常的情况下,由蒋介石一手包办召开的。

      1929年3月15日至28日,国民党在南京召开了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开幕式的代表211人,临时主席胡汉民致开会词。同日,蒋介石发表《敬告全体党员诸同志书》,声称“这一次的代表大会的重要实不减于第一次代表大会,这一次代表大会的责任实不轻于第一次代表大会”,指出:“目前党务和政治的实际状况。总括起来,党的病源,就是党内意见分歧,思想复杂。政治的病源,就是在地方割据,中央法令不行。”要求与会党员“消弭派别的纠纷”,“极力牺牲成见以谋团结”。16日,大会召开第一次预备会议,推蒋介石、胡汉民、谭延闽、潘公展、于右任、孙科、古应芬、陈果夫、陈耀垣9人为大会主席团。18日,大会召开第一次正式会议,出席代表238人,列席代表25人。胡汉民主持,蒋介石作党务报告。陈果夫报告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结果,合格者255人,手续未完备者3人。下午,开第二次会议,蒋介石主持,何应钦作军事报告。决议:通过刘文岛等临时动议,令国民政府严令制止叶琪等军事行动;通过组织各种委员会案,由主席提出提案审查委员会9至11人、宣言起草委员会3至7人、决议案整理委员会9至11人,人选俟散会后经主席团讨论后提交明日会议;准潘公展辞主席团职务,补推朱家骅加入;要求在三全代会期间,各级党部不得开联席会议、代表大会或党员大会。19日,召开第三次会议,孙科主持。通过以王宠惠、李文范等15人为提案审查委员会委员,由王宠惠召集;以蔡元培等5人为宣言起草委员会委员,由叶楚伧召集;以李济深、陈布雷等11人为决议案整理委员,由李济深召集。苏、浙及南京代表分别报告各该省市党务。讨论中常会所提“根据训政纲领确定党、政府、人民行使政权治权之分际及方略案”,决议交提案审查委员会审查。下午,开第四次会议,谭延闽报告李济深辞决议案整理委员会委员及召集人,改由何应钦召集。广东省、广州市代表报告党务。决议将中常会所提“确定施行政纲之方略及程序,以定政治之实行标准案”及“训政时期经济建设实施纲要案”交付审查。通过中执会所提训政纲领案;中执监委因共产党关系开除党籍及停止职权案;停止程潜职权案;因反共开除党籍之林森、张继、谢持、邹鲁、居正、石瑛、覃振、石青阳、茅祖权、沈定一恢复党籍案;变更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日期案。20日,召开第五次会议,朱家骅主持。安徽、上海、福建代表报告党务。

      决议将中常会所提确定教育方针及其实施原则案交付审查;决议将陈公博、甘乃光永远开除党籍,顾孟余开除党籍3年,汪精卫由大会予以书面警告。21日上午,召开第六次会议,古应芬主持。西藏代表格桑泽仁、蒙古代表包悦卿报告党务及帝国主义侵略情形。讨论中常会所提“整理本党组织以固党基案”,决议交付审查;通过以十五年(1926年)7月9日为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纪念日。下午,召开第七次会议,陈果夫主持。江西、山西省代表报告党务。对训政纲领确定党、政府、人民行使政权治权之分际及方略案,照审查修正案通过;原则通过“根据总理主义编制过去一切党之法令规章,以成一贯系统,并确定总理主要遗教为训政时期中华民国最高根本法案”;通过由大会奖慰蒋介石案。22日,召开第八次会议,陈耀垣主持。秘书处临时报告蒋介石呈报昨日编遣委员会处置湘事各决议案;陈果夫报告中监委会过去工作;河南省党部代表报告该省党务。讨论本届中执监委员名额及选举方法案,决议:名额维持二届原数,即执委36人,候补执委24人,监委12人,候补监委8人;方法由主席团介绍加倍中执监委候选人,选举人就中圈选所规定之执监委人数,亦可自选名单以外之人,但执委不得过7人,监委不得过3人,候补执监委由次多数充任,但所得票数需超过参加选举人数之半,如选出的执监委不足额时,则当场再选。人选标准未定,交提案审查委员会详细研究后提出下次会议。23日上午,召开第九次会议,谭延闽主持。通过变更中执监委选举方法,由各代表每人投票介绍10人,以投票最多之48人及另由主席团介绍之48人为候选人。通过蒋介石所提执监委人选标准修正案,执委年龄须在30岁以上,监委须36岁以上。通过《国军编遣委员会编遣进行程序大纲》,将之定为国民政府整军之纲领。决定将“整理本党组织以巩固党基案”并人修改本党总章内审查。大会认为:国民政府对湘事以往处置适当,叶琪等如再抗命,由国民政府从严处理。下午,召开第十次会议,孙科主持。由代表投票介绍中执监委候选人。决议按审查会报告修正通过施行政纲之方略及程序案、慰劳将士及抚恤遗族案。原则通过训政时期经济建设实施纲要方针案,交中执会讨论。

      25日上午,召开第十一次会议,胡汉民主持。云南省党部代表报告党务;依审查报告通过确定教育方针及实施原则案。下午,召开第十二次会议,辽宁、吉林、黑龙江、三藩市党部代表报告党务。讨论修改党章案,决议:本党党员分预备党员及党员两种,将青年团归入预备党员内,不另设青年团。预备党员须年满16岁,党员须年满20岁,预备党员经一年以上训练,经审查合格始为党员。26日,召开第十三次会议,修改总章草案全部通过,决议:中委2年一任,中常委名额5至9人,取消省市党部联席会议,下级党部须绝对服从上级党部。蒋介石、谭延闽、戴季陶、何应钦、胡汉民、孙科、阎锡山、陈果夫、陈铭枢、叶楚伧、朱培德、冯玉祥、吴铁城、宋庆龄、于右任、宋子文、汪精卫、伍朝枢、何成溶、李文范、王柏龄、邵元冲、朱家骅、张群、刘峙25人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吴稚晖、张静江、古应芬、林森、蔡元培、张继、王宠惠、邵力子、李石曾、邓泽如、萧佛成11人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27日上午,召开第十四次会议,续选杨树庄、方振武、赵戴文、周启刚、陈立夫等11人为中央执行委员;恩克巴图为中央监察委员,王伯群等24人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褚民谊等8人为候补中央监察委员。通过了大会宣言。称“今后之生路,亦即在于努力实施三民主义之建设。能如此,则一切目前所遇之阻力皆可摧毁。吾人确信建设之先决条件,必须全国人民有救国自救之能力,与誓行革命主义之决心。对于民众之宣传、组织与训练,自当继续为加倍之努力。而在建设实施之先,则首当保持革命势力之统一,巩固革命所得之政权,并一国民政府之命令,绥靖各地之土匪,以安社会之人心;裁减全国淆杂之军队,以苏军民之喘息;其有悍将暴民,不从此旨者,本党当督责政府执法制裁,无令为梗于革命建设之前途,以延长全国人民亟待解救之痛苦也”。下午,召开第十五次会议,讨论总章附注,通过全文。蒋介石报告国民政府明令讨伐桂系经过。依胡汉民提议决定永远开除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党籍,并交中央监察委员会查明附逆叛徒,一并开除党籍。28日,大会闭幕,谭延闽致闭幕词,蒋介石发表演说,称本党应绝对禁止小组织,并要求各省党部必须与省政府共同前进。

      国民党三大,确立了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彻底背叛第一、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纲领,宣布军政时期结束,训政时期开始,进一步巩固了蒋介石对国民党党政军大权的控制。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