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佃夫——以政变起家,结果自己却死于政变

  • 发布时间:2017-06-16 12:11 浏览:加载中
  •   两晋南北朝时期,政局混乱,社会动荡。即使宫廷内部,也是废立篡位之谋时常发生,骨肉相残之事频繁出现。前废帝刘子业继位时,先杀了叔祖刘义隆的弟弟刘义恭,又杀了两个弟弟,然后又杀了一批大臣,如戴法兴等。他如此滥杀,激起了朝臣震栗,百姓义愤,但几位叔父的存在又使他感到帝位受到严重威胁。于是。景和元年(465年)十一月,他将诸位叔父召回朝廷,不准离开建康。对较为年长手握重兵的湘东王刘或、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佑等人,他更是担忧,立即调回京城,寸步不离。

      却说刘或有个心腹叫阮佃夫,会稽诸暨(今属浙江)人。此人早年混迹官场,文帝元嘉中,做台小史,这是由寒门庶族担当的低微官吏。元嘉二十五年(448年),封淮阳王,选为主衣,掌管衣服等杂物。孝武帝时,补内监。景和元年(465年),刘或奏请阮佃夫为其世子刘昱之师,同时做他的心腹幕僚。

      像春秋战国时期的王侯养士一样,两晋南北朝时期主人、门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阮佃夫不是不清楚这一点,他感觉不能让主人被软禁宫中的状况持续下去,自身的前途便寄寓在主子的安危之上。他立即与刘子业的左右淳于文祖暗中勾结,许以重金,密谋谁翻前废帝,拥立湘东王。在刘子业的内部,直阁将军柳光世与刘子业左右缨方盛凋登之也有了密谋,而且又很快与阮佃夫串通,准备就绪,等待时机发难。这里有一个人,能将刘子业的一举一动,准确、及时地转达给阮佃夫。他就是钱兰生。刘子业立皇后时,由于人手不够,借调诸王府阁人到宫中服务。早有打算的湘东王,挑选精明干练、颇讨人喜欢的钱兰生前去。庆典过后,不负厚望的钱兰生果然被留用。钱兰生便将最新消息告诉淳于文祖,再告诉阮佃夫。因而湘东王府对刘子业的行踪了如指掌。

      这时,外面传言“湘中出天子”。刘于业决定巡幸荆、湘地区,消除谣传,但出巡前,决定先杀掉使他不放心的诸王叔。十一月二十九日,刘子业幸华林园,休仁、休佑及山阴公主楚玉等皆随从,独留湘东王在秘书省。阮佃夫主子心惊胆颤,决定立即举事,事不宜迟。他一方面通知刘子业外监典事朱动等人,做好内应;另一方面叫钱兰生密报建安王休仁等,好在思想上做好准备。刘子业也是粗心大意,为准备第二天南巡,只叫心腹大将宗越、童太乙等人在家准备,没让他们随去华林园,而由樊僧整率部分禁卫军防守华林园。哪知樊与柳光直是同乡,早已入伙拥立湘东王。当晚,玩兴未尽的刘子业驻跸华林园。他屏退左右,在竹林堂前与群巫、众彩女射鬼。射完,将要奏乐起舞,早已反叛的内侍寿寂之持刀走向刘子业,姜户之紧随其后,淳于文祖等九个人相继跟进。“事已发作了!”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思想上早有准备的建安工休仁对休佑附耳说。两人赶紧向园中的景阳山奔去。刘子业平时讨厌寿寂之,早想把他赶出宫门,还未来得及。此刻,他见寂之抽刀凶神一般地向他奔来,心中一沉,情知不妙,张弓搭箭,射将过去,慌乱之中,未能射中,心内更慌,他见再射已来不及,转身便跑。他哪跑得过寿寂之,早见寒光一闪,人头落地。众彩女见状,哭爹喊娘,做鸟兽散。接着,宣令宿卫说:“湘东王受太皇太后之命,铲除狂主,今已平定。”休仁见事成,赶紧跑回,急至秘书省拜见刘或,称臣,引他登上御座。

      十二月初七日,刘或正式即皇帝位,是为明帝,改元泰始。论功行赏,皆封侯食邑。明帝忘不了阮佃夫,救君危难,拥立有功,前前后后张罗此事,封为建城县侯,食邑八百户,任命兰台侍御史。从此更受明帝倚重。

      秦始二年(466年),掌握江州实权的长史邓琬拥立孝武帝第三子刘子勋即帝位。年号义嘉。于是,文帝系诸王和孝武帝系诸王展开了大规模的夺帝位斗争。阮佃夫又摇摇摆摆地出台了。这场战争刘或一方显然占有优势。阮佃夫又从巴蜀调来一批兵士,屡战屡胜,他先后辗转于东线、南线和北线三大战场,号令军士,诛杀了孝武帝系诸王,铲平了叛乱。

      他阮佃夫没有什么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这是很明显的。胜败在战前即已明摆着,实力悬殊在那里;将领们听他的调遣,还不是因为他是皇帝的心腹!参谁一把,谁受得了?但他自己却又升了,由司徒参军转为太子步兵校尉、南鲁郡太守,侍太子于东营,增封食邑二百户。权大气也粗,自此愈加趾高气昂起来。《资治通鉴》载,对待他的命令,“人有顺迕,祸福立至”。

      阮佃夫家乡是会稽。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当时,会稽太守是辅国将军王僧虔,他的宾客说佃夫身为要幸,劝太守“宜加礼接”。僧虔回答说:“我立身有素,岂能曲意此辈?彼若见恶,当拂衣去耳。”王僧虔没有举行较隆重的欢迎仪式,阮佃夫怀恨在心。他返回建康后,即向明帝进谗言,又让御史中丞奏劾王在吴兴太守任上时的过失。很快,僧虔被罢了官。

      阮佃夫就是这样气量狭小,睚眦必报。家乡人求他办事,贿赂的东西稍少也看不上眼。一天,他的侄子从家乡诸暨赶来建康求见。一般地,家乡来人他是不愿接见的,嫌他们的土气寒酸丢了他的人,同时还怕自己破费招待,总以事忙抽不开身推脱。他的侄子赶来之后,他也不愿见。侄子找他找了三次才见到,说是想到县衙做个小吏。到此,阮佃夫摆出很为难的样子,说是不太好办,并以假大空的话劝他回家好好劳动,为社稷出力不分职业等等。侄子哪听得进这些大话,这些大道理他也懂些。不然何必千里迢迢赶来见他?他赶紧将带来的二百匹绢奉上。阮佃夫也不推让,稍露笑容,让他第二天等候消息。哪知,一等四天,侄子考虑到也许是叔叔嫌东西少,赶紧又加了二百匹绢给他。阮佃夫旱已大吃贿赂惯了的,这才展纸提笔,为侄子写了一封信带回给县衙。对侄子尚且如此。乡亲乡邻或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别人的贿赂他是锱铢必较,但自己平时生活却一掷千金。他所建造的宅舍园地,比诸王的府邸还华美。家里拥有几十名艺精貌美的妓女,都是按青春、靓丽、大方、人见人爱的标准选来的。她们个个穿锦着缎,佩金带银,衣饰之华贵超过了宫女。他家每制一件衣服,每造一件器物,无不领导潮流新奇精巧,致使京城人家争相仿效。为了便于游乐,他还在宅内开渠引水,向东延伸十余里,引来活水。水渠两旁塘岸整洁,泛轻舟,奏女乐,优游玩耍赛神仙。一次,中书舍人刘休前来见他,正遇着在外游乐,阮佃夫便相邀回家,设宴款待。数十种奇珍异肴,立时端上。刘休看得眼呆,阮佃夫却笑着说是“一顿便饭”。刘休还不解怎这么快就上来了。原来,他家经常预备着数十人的肴馔,只要客人临门,顷刻可办。

      阮佃夫滥作威福之事,无人敢禁。这年,何恢被任命为广州刺史。赴任前,邀请为他的升迁帮了忙的阮佃夫至其家饮宴欢歌。席间,阮佃夫见何恢宠妓张耀华貌美绝伦,按捺不住,便想把她弄到手。他向何恢提出要求。何恢也是一好色之徒,正宠爱她如掌上明珠,便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绝道:“恢可得,此人不可得也。”阮伯夫拂袖起身,忿忿地说:“不知你是爱手指还是爱手掌!”第二天,便讽谕有司弹劾何恢,不日免官。这足见阮佃夫的权势了。后废帝元徽三年(475年),文帝诸子死尽,孙子辈中以建平王刘景素年龄最长,史称他“学友清令,服用俭素,又好文学。礼接土大夫,由是有关誉”,因而他可能被拥立为帝。阮佃夫想久专权势,考虑到刘景素如被拥立,恐不为相容。一天,刘景素的防阁将军王季符犯了罪,遂恶人先告状。他由京口(今江苏镇江)驰奔建康,向阮佃夫告发刘景素要谋反。阮佃夫要出兵讨伐,大将萧道成等出面担保他才作罢,但还是将刘景素的镇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予以削夺。无奈,刘景素也暗中加紧准备,等待时机夺权,阮佃夫的这一招更坚定了他谋反的信心。

      元徽四年(476年),阮佃夫改领骁骑将军。七月,有人奔京日告诉刘景素说京师混乱,可乘隙夺取。刘景素遂举兵。阮伯夫、杨运长立即宣布内外戒严,并集结重兵征讨京口。京口很快被攻打下来,刘景素被杀,火门九族。八月,阮佃夫迁使持节、督南豫州诸军事、冠军将军、南豫州刺史。历阳太守,留镇京师,增食邑五百户。

      以玩政变起家的阮佃夫,玩得很蹩脚,就像杂耍绳索的人,最后缠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公元472年四月,明帝刘或死,年仅十岁的太子刘昱即位,史称后废帝或苍梧王。苍梧王年龄尚小时,阮佃夫尚能驾驭,稍长,便不听使唤;而且苍梧王嗜杀成性,弄得人人自危。于是,阮佃夫为久握大权,想废长立幼。他与直阁将军申宗伯、步兵校尉朱幼、于天宝等密谋杀死刘昱,拥立其弟刘準,并拟定趁刘昱去江乘射雉而发难。第二年四月,苍梧王欲往江乘射雉。阮佃夫非常熟悉刘昱的行为举止。知其往常每次外出,总是将队仗留在游乐苑前而去,便想在这个空隙动手。计划总是美妙的。具体安排是矫称太后令召回队仗,关闭台城城门,分遣人马守住石头城和东府城,派人将刘县抓出杀掉,拥立十一岁的刘毕登位,自为扬州刺史辅政。然而,事不凑巧,刘昱临时改变路线,未去江乘,因而阮伯夫的周密计划无法施行。关键时候,分分秒秒都不能延误。同谋者于天宝将这一阴谋告发出来。刘昱大惊,当即将阮佃夫捕获处死,并很快封存他的财产。

      阮佃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以政变起家,结果自己却死于政变。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