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真实的石崇是怎样的人?文韬武略又精明能干的炫富者

  • 发布时间:2017-06-16 12:08 浏览:加载中
  •   石崇,字季伦,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北)人,因生于青州,所以乳名叫齐奴。

      石崇生于官宦世家,父亲石苞有经国才略,曾辅佐晋文帝、武帝,任征东大将军、大司马等职,屡建功勋。西晋时门阀制度盛行,选官不凭才德,而是按门第的高低选官定职,公门有公,卿门有卿,权力世袭。西晋中正官已完全被士族门阀出身的官僚把持。石崇兄弟六人因父亲高居显位都入朝为官。

      石崇是兄弟中最小的一个,他小时候就聪明过人,勤奋好学,石苞对他寄予了厚望。石苞临终时,把六个儿子叫到床边,把田地、财产分给其他几个儿子,独独没有分给石崇。石崇的母亲很疑惑,就问为什么。石苞说:“这孩子虽然年纪小,但以后一定能自己挣到一份丰厚的家产。”

      石崇是功臣之子,又有才干,晋武帝十分器重他。他身受官场的熏陶,为人圆滑精明,晓于道理,能揣摩皇上的心理,顺着圣意,因此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屡有升迁。先后任修武令、散骑郎。城阳太守等职。

      他有文韬武略。武:骁勇善战,有勇有谋,因伐吴有功,封安阳乡侯;文:博古通今,能言善辩,文章颇具风采。有一次,他哥哥石统得罪了扶风王司马骏,有人在皇帝面前弹劾石统。石崇上表皇上,据理力争,皇帝居然不追究此事。

      石崇精明能干,也很讲义气。石崇和刘舆兄弟很要好,一次王恺与刘氏兄弟有矛盾,把兄弟二人骗到家里,想害他们。听说了这件事,石崇连夜跑到王恺家里向他要人。王恺说二人不在他家,石崇径直闯进王恺的后宅。王恺因为太匆忙,没来得及把他们藏好,石崇找到他们两个并把他们带回了家。刘舆兄弟二人十分感激石崇。

      石崇把自己的聪明才智都用在升官发财上了。那时,西晋统治集团从皇上到一般官吏都十分腐败贪婪。武帝卖官鬻爵,所得之款都入了自己的腰包,大肆挥霍。他后宫原有的嫔妃几千人,灭吴之后,又从吴官中挑选了五千美女,过着荒淫无耻、纵情享乐的生活。官僚大族们由于有特权的庇护,根本不关心国家百姓,只知道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个个贪婪无比,爱钱如命,生活上奢侈腐化,挥霍无度。石崇向往那种尽情享乐的生活,一心想着步步高升,这就需要上下打点。他有一条座右铭“广开财源”,只是苦于一直没有好的机会来搜刮钱财。后来他被任命为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荆州自古是交通要道,这里商贾云集,物产丰饶,当时就有“荆州有江汉之固,青州有负海之险”的说法。石崇被委以重任,按说他应该尽心竭力报效国家,然而他想的却是发财的机会到了。

      石崇“广开财源”的手段众多,收受贿赂、贪污公款、敲诈勒索、公开抢劫,无所不为。在西晋,经商是人们瞧不起的事情,当时法令规定:商人都要戴头巾,头巾上写着姓名及所卖物品的名称,还要一只脚穿黑鞋,一只脚穿白鞋。因为地位低下,那些富商总希望与当官的搞好关系,有保护伞办事会少些麻烦,每当听说有新任刺吏上任,一定要送些见面礼。石崇一上任,他的府宅就门庭若市,送礼的络绎不绝。石崇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他发现有些商人十分富有,于是命令手下人四处打探他所管辖的地区有哪些富商,然后以各种名义向他们摊派钱款。石崇贪得无厌,胃口越来越大。有一次,他得知江夏郡有一富商十分有钱,就找到此人,说最近手头有点紧,一开口就要借三千万。哪里是借,分明就是“要”。可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虽然那富商十分心疼,但也只得将钱乖乖地送来。石崇假惺惺地说:“过一段时间,等我手头宽裕就还你。”那富商满脸堆笑地说:“不用,不用,小人孝敬大人的。”既然明知有去无回,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可也有不识时务的商人,石崇就派手下人找了一些市井无赖,经常到那些商人的商店里滋扰生事,抢东西,砸店铺,搞得人家难以经营。一开始,还有人告到官府。官府或拖延不办,或找个借口查抄受害人的家产。让人有冤无处申,有怒不敢言。这帮市井无赖仗着有靠山,胡作非为,欺压百姓,鱼肉乡里。许多商人被逼无奈,只得背井离乡,迁往他处。荆州是驿道枢纽,南方许多小国的使者进贡朝廷,必经此地,石崇指使部下公开抢劫这些小国的使臣。石崇还巧立名目,增加税收,从百姓身上榨取无数的血汗钱。当地百姓把糙米春成白米,也要交高额的春税,并且要扣下许多白米。石崇十分富有,但他的贪欲就像大海一样永远无法填满。上至各国遣使,下至黎民百姓,凡是落到石崇手里都要“雁过拔毛”。

      石崇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生活十分豪华奢靡。他用搜刮来的财富蓄养了大批的美女仆从。家中的奴隶有八百多,光舂米的水碓就有三十多处,穿的是绫罗绸缎,吃尽天下的山珍海味,奇珍异宝堆满了房屋。他大建府第,在河阳修了豪华别墅金谷园。造假山,建池苑,取土成山,仿照天然真景。建楼台亭阁,雕梁画栋,门窗上雕刻着花纹,涂着金漆,画着美丽的图案。用的帷帐都要用金银珠玉来装饰。光彩华丽。其规模、精致可以和皇宫相媲美。石崇经常邀请他的好友来到此地,坐着小车,带着歌伎,一路笙箫一路歌,尽情游玩。

      晋武帝的舅父王恺被封为山都县公,领有一千八百户封地,还做过骁骑将军、散骑常侍,常与羊磅等人以奢靡相夸耀。王恺家用饴糖洗锅,以此向石崇夸耀。石崇很不服气,就命令家仆以白蜡当柴烧,压倒了王恺。王恺为了讲排场,出门时用紫色的丝布做成四十里的布障;石崇用锦缎做成五十里长的挡风墙,胜过了王恺。为了在斗富中出奇制胜,石崇用香椒泥涂墙,把家里弄得芳香扑鼻;王恺命人用赤石脂抹墙,整个房子富丽堂皇。他们争豪逞富竞到如此地步!

      昏庸的晋武帝,看到舅父与石崇斗富,不但不制止,居然想帮助舅父压倒石崇。赐给王恺一株珊瑚树,这棵珊瑚树的枝干高下疏密有致,世上罕见。王恺高兴极了。得意洋洋地想:“这下可没有人能比得过我了。”于是他把石崇请到家里来,小心翼翼地拿出这稀世珍宝。不料,石崇鼻子里哼了一声,随手拿起一个铁如意一下子就把珊瑚树打碎了。王恺见状,以为是石崇妒忌自己的富有,就跳过去一把抓住石崇,声色俱厉地斥责道:“这是皇上赐我的无价之宝,你赔我,你赔我。”石崇冷笑一声满不在乎地说:“这没什么值得可惜的,我马上就赔你。来人啊,把家里的珊瑚树都拿来,任凭王大人挑选。”石崇的手下把家里的珊瑚树都搬来了,其中高三三四尺的有六七株,每株色彩鲜艳夺目,枝于绝俗。像王恺那二尺多高的就更多了。石崇的富有真可谓“富可敌国”了。这次王恺又输了。

      更可恨的是,他们竟拿杀人来炫耀自己是多么富有。王恺大宴宾客时,要美女在席旁吹笛,如稍有失韵走调,就把美女拉出去杀了。石崇叫美女劝客饮酒,如果客人不愿喝,或喝得不多,就杀劝酒的美女。一次石崇请王敦喝酒,王敦故意不喝,石崇竞一连杀了三个美女。

      晋武帝死后,惠帝即位,平庸无能,皇后贾南风专权。她重用其外甥贾谧,石崇等许多贵族就去依附他,结成所谓“二十四友”。石崇看见皇后的后母广成君的车子过来,就赶紧下车跪在路边,冲着车马卷起的尘土不停叩头。

      石崇因为溜须拍马,取悦上主,很快拜为太仆,出为征虏将军。正当他春风得意、踌躇满志时,一张阴谋的网正在他身边展开来。

      司马懿的第九子赵王司马伦,利用宫中的矛盾除掉贾皇后和太子,掌握朝中大权。贾谧被杀,石崇因是贾谧党羽被免去官职。司马伦听说石崇有个歌伎,名叫绿珠,人长得貌若天仙,擅长吹笛子,色艺双绝,派使者去索要绿珠。石崇此时正住在金谷园,当使者来时他刚登上凉台,吹着清风,观赏潺潺的溪流,旁边许多俾女在伺候他,十分惬意。使者说明了来意。石崇把他的十几个女婢给使者看,这些婢女个个穿着绫罗绸缎,身上散发着兰麝的芳香。石崇对使者说:“你可以随便挑选。”使者回答说:“这些女子漂亮倒是漂亮,不过我来是受命索要绿珠的,不知道哪一个是绿珠?”石崇勃然大怒道:“绿珠是我最心爱的歌伎,我不会将她送人的。”使者说:“您博古通今,识时务者为俊杰,望您能三思而后行。”石崇答道:“坚决不给!”使者出去以后又折回头来问,石崇还是不答应。司马伦十分恼火,决定杀掉石崇。石崇知道司马伦不会善罢甘休,也有所准备,与黄门郎潘岳劝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同(jiong音炯)一起铲除司马伦。因为有人告密,司马伦知道了他们的密谋,就先下手为强,假传圣旨拘禁石崇、潘岳等人。当时石崇正在酒楼上欢宴,他一见武士冲进来了,就对绿珠说:“我是因为你得罪了权贵。”绿珠流着眼泪说:“您的大恩大德我无法报答,只有以死相报了。”说完就纵身跳下楼去了,当时气绝身亡。石崇对着武士叹了口气说:“你们这些奴才不过是算计我的家产罢了。”领队的武士冷笑道:“知道钱财能招致祸端,那你为什么不早早的将其散掉,反而肆意搜刮呢?”石崇无言以对。石崇的母亲、哥哥、妻子、孩子十五个人全部被杀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