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齐废帝,淫乱宫闱

  • 发布时间:2015-09-29 16:40 浏览:加载中
  •   齐郁林王(473—494年),即萧昭业,字元尚,南朝齐皇帝,493—494年在位。齐武帝萧赜即位之初,就把长子萧长懋立为太子,作为自己的继承 人。太子忠厚仁孝,处世练达,很受朝野爱戴。十余年来,从未出过差错。不幸的是,太子萧长懋因病早逝了。本来,武帝尚有次子萧子良可立为太子,但齐武帝痛 惜长子早死,加之长懋的长子萧昭业深为他喜爱,故不立儿子立孙子。太子去世后三个月,齐武帝立太子的长子萧昭业为皇长孙,作为皇储居住在东宫,命太子属官 改隶皇太孙。

      ■生性好色,放荡不羁

      萧昭业身材颀长,容貌俊美,自幼便性情聪慧,举止得体,又写得一手好字,待人 接物也颇知礼节。谈吐风雅,在朝廷的名声很好。当时诸王侯每五天去向皇帝问安一次,武帝经常单独留下萧昭业抚问,对他十分钟爱,有意以他为皇位继承人。然 而,他的种种良好表现都是假象,都是为了骗取齐武帝和他父亲的信任而假装出来的。萧昭业骨子里异常奸刁阴险,为了骗取祖父的好感与信任,他表面装成恭谨有 德,暗里却淫乐好色,胡作非为。他父亲萧长懋在世时,对萧昭业管束比较严格,经常派人去他的封地西州考察他的起居及开支情况,不许他胡乱花钱,不许他奢靡 浪费,萧昭业背地里就对豫章王妃庾氏抱怨说:“阿婆,佛法说有福德的人才出生在帝王家。现在我觉得纯粹是受罪,街上的屠酤富儿也比我强百倍。”

      ■欺瞒先父,信使巫女

       萧昭业表面上装得很规矩,暗地里却私配钥匙,每天夜晚,便打开后门,偷偷带了童仆出王府,混迹于酒楼妓院。秘密往还许久,竟无人知晓。对受其宠爱的左右 侍从,他都封官拜爵,将官号书于黄纸之上,让他们自行携带,许诺将来当了皇帝,再实授官职。没有钱用,就向当地富户借,从不偿还,这些富户也不敢上门讨 债。

      后来,萧长懋得了重病,召他入宫侍疾。他在东宫见到父亲时,装出满面愁容,哀声戚戚,并且不离左右,亲奉汤药。人们见了,无不感 动。但一回到私宅,他便照样寻欢作乐。过不多久,萧长懋病逝,他扑在棺材上面呼天抢地,号啕大哭,齐武帝亲往东宫吊唁。萧昭业跪拜迎接,放声痛哭,几度昏 厥。齐武帝见状,分外怜爱,搂着他,劝他节哀。可等他哭罢回到府内,又是纵酒酣饮,嬉笑如常。祖父齐武帝被他哄得一无所知,还真以为长孙德行过人,便决意 立他为皇太孙。

      为了使自己早登大宝,萧昭业请了一个姓杨的女巫为他日夜祈祷。父亲的病死,他认为这是杨姓女巫祈祷之力,对其倍加敬 信,呼为“杨婆”。后来,齐武帝也染上重病,他又请杨姓女巫用法术诅咒祖父早死,以便自己能提前当上皇帝。齐武帝病重,命在旦夕,萧昭业闻讯,喜不自胜, 暗中修书一封,送到住在西州的王妃何婧英那里,信中不写别的事,只在中央画了一个特大“喜”字,周围又写了36个小喜字,表明大庆的意思。但在奄奄一息的 祖父面前,他却愁容满面,未曾开口,便先流下眼泪。齐武帝深为感动,以为后继有人。临死前,他拉着爱孙的手,叮咛道:“你若是想念朕的话,就好自为之,当 一个英明的皇帝,以慰朕在天之灵。”可是,齐武帝的葬礼刚举行完,萧昭业就喜气洋洋地穿上龙袍,登殿接受群臣朝拜,尊母亲王氏为皇太后,册王妃何婧英为皇 后。还把他的乐师全部找来,命令他们演奏乐器,为自己助兴。乐师们虽迫于淫威,不得不进行表演,但却无不哽咽流涕。

      萧昭业即位以后, 一点正经事也不干。他经常与左右侍从微服出游,躲在他父亲的陵墓中,玩些荒唐的游戏。他又常在宫殿内赤身裸体地与阉竖嬉戏,斗鸡走狗,无所不为。他挥霍无 度,每次赏赐亲信,都在百万钱以上。他常指着钱狠狠地说:“我从前想你的时候,连十个都得不到,今天要你还有什么用!”齐武帝在位时,社会安定,生产发 展,皇室用度也很节省,国库积蓄的钱达五亿万之多,金银布帛也不可胜计。萧昭业即位后,只一年多的时间就把国库积蓄挥霍得一干二净。他还经常同何皇后及众 姬妾一起,以击碎珍宝玉器为乐事;有时高兴起来,打开库藏,令群阉宵小任意搬取,看着他们一个个手提怀揣、狼狈不堪的样子,便开怀大笑。

       萧昭业宠幸中书舍人綦母珍之、朱隆之,直阁将军曹道刚、周奉叔,宦官徐龙驹等人。其中,尤以綦母珍之最受宠幸。他所提的建议,萧昭业没有不采纳的。他公 开卖官鬻爵,内外要职,都定好了价钱,谁给的价钱高,他就给谁肥缺。他担任中书舍人一个多月,搜刮来的财富就达千金之多。他甚至不通过皇帝,擅自将宫内财 物据为己有。由于他权势熏天,所以一些官吏私下互相告诫:“宁拒至尊(皇帝)敕,不可违舍人命!”萧昭业又以宦官徐龙驹为后阁舍人,让他日夜陪伴自己。有 时,徐龙驹头戴黄纶帽,身披貂裘,南面而坐,代萧昭业批阅奏章,左右侍从恭恭敬敬地侍候着。看他那得意扬扬的样子,简直和皇帝没有什么两样。

      ■迷恋床笫,夫妻蓄宠

      萧昭业的皇后叫何婧英,是庐江郡潜水县人,抚军将军何戢的女儿,母亲就是以淫荡乱伦著称的山阴公主。当初萧昭业要将何婧英聘为王妃时,父亲萧长懋嫌何戢没有儿子,门孤势单,不愿与他结亲。后来在别人的劝说下才同意了这门婚事。

       何婧英虽然出身名门大族,但却继承了母亲淫荡的性格。萧昭业狎昵无赖之徒,她从中挑选长得俊美的,设法与其交欢苟合。萧昭业有个名叫马澄的书童年少色 美,何婧英对他十分宠爱。马澄是萧昭业的弄童,也就是他好男色。马澄出身于剡县一个寒门家庭,但却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之徒。因为长得俊美,天生淫荡的何 婧英嫁给萧昭业之前就与他有染。马澄曾经在南岸地方威逼掠夺民家女子,被秣陵县逮捕。萧昭业命令县令释放了他并纳入府中。何婧英非常喜欢马澄,便借口说马 澄有巧思,让他随意出入后宫。马澄穿着轻丝履、紫绨裘,与皇后睡在一张床上。二人渐渐没有了顾忌,何婧英经常同马澄扳手腕斗力气,萧昭业看到后竟抚掌以为 笑乐。萧昭业去建康为父亲侍疾的时候,何婧英公然与马澄搬到了一起,俨然一对伉俪。

      当年为萧昭业诅咒齐武帝早死有功的杨姓女巫,有一 个儿子名叫杨珉之,年纪只有15岁,生得唇红齿白,面容姣好如美女,而且身材魁梧,身体某方面的功能异乎常人,很得萧昭业欢心。何婧英见杨珉之年轻标致, 便百般挑逗。很快,两人勾搭成奸。这何婧英色胆包天,公然和杨珉之同寝一室,如同夫妇一般。何婧英私下对宫婢说:“与杨郎睡一次,胜过与其他人睡十次。” 有一天萧昭业去了后宫,何婧英正与杨珉之折腾了一夜搂抱着还没有起来,宫女急忙扣门说皇帝来了,何婧英连忙将杨珉之藏到了床底下,然后起来接驾。萧昭业见 何婧英冠发散乱,四体倦若无力的样子便问她:“为什么大白天睡觉?”何婧英笑着说:“我在梦里梦见与陛下取乐,不料陛下就来了,弄得妾余欢未尽。”萧昭业 笑说:“阻了你梦中的兴致,还你实在的快乐怎么样?”于是脱了衣服与何婧英恣为淫乐,唯独苦了床底下的杨珉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