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晋朝也有“韩寒与郭敬明”

  • 发布时间:2015-09-15 13:30 浏览:加载中

  •  
      晋朝也有“韩寒与郭敬明”。不过,嵇康可比韩寒多了。论相貌,人家是国民花美男,“风姿特秀”的他,身高1.87米,“伟容色,美形仪”,他的好友山涛形容得更夸张,说他“站时如孤松独立,醉时似玉山将崩”。醉个酒都如此拉风,简直是帅绝人寰。要命的是,人家玄学、书法、写作、医学无一不通,还是创作性流行歌手―遐想一下:有个人,他有金城武的外貌、易中天的口才、周杰伦的流行音乐才赋、李云迪的钢琴造诣、钱钟书的才学,这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啊?
      作为当朝顶级偶像明星,嵇康擅长耍帅,经常打个铁,磕点儿药,写点儿诗,出点儿书,喝点儿酒。当时有个名叫赵至的康粉,跟嵇康见了一面便惊为天人,相思成灾,竟多次离家,“数数狂走五里三里”,要去追寻嵇康。家人苦劝严防没用,求医扎针也治不了,一时竟成了《洛阳都市报》的娱乐头条。
      嵇康因为金刚怒目似的个性,对高官钟会的拜访不理不睬,动不动就“越名教而任自然”,发表些抨击当权者的言论,结果被司马昭判了死罪。谁知,竟惹得三千儒生为他求情,无数王公贵族因为爱他成痴,也自愿随他入狱。这么一来,司马昭忌惮他的势力,更是非杀他不可。临刑之前,嵇康耍了最后一次帅,他把刑场当成大型演唱会,甩甩头发,尽兴演奏了一曲《广陵散》。
      而阮籍,作为当红音乐组合“竹林七贤”的主打成员,要说不红,那是骗人。但嵇康的魅力实在太大,大到让阮籍每天自卑一万次。他会的嵇康都会,他不会的嵇康也会。何况,他的长相,最多不过是“容貌瑰杰”,离国民偶像的距离还差得远。怎么才能博得出位呢?阮籍花了九九八十一天,总算思考出了一套充满创意的自我营销方案。
      长得不够“花样男”没关系,造型一定要另类,阮籍对着镜子练就了一身青白眼绝技,看到喜欢的人就青眼相加,不喜欢的人就白眼相向。既然没太多帅可耍,就干脆耍酷。阮籍“发言玄远”,从不评论他人好坏,喜怒不形于色。由于五音不全,阮籍只好另辟蹊径,学习吹口哨,把口哨吹出摇滚味、朋克味,搞得隐士孙登因为阮籍口哨吹得太好差点回归红尘,和他双宿双栖。二人吹口哨合鸣的视频多次打入热门视频下载榜,一时间,大家都传言他和孙登玩“断背”。
      为了打破自己“断背”的传闻,阮籍刻意制造了轰动一时的“艳照门”。阮籍隔壁有一酒吧,老板娘颇有姿色,阮籍经常去喝酒,喝醉了,就在美女身边睡觉,摆好角度,故意为狗仔队偷拍制造机会。“艳照门”事件之后,大家都惊叹阮籍好率性,好坦荡,阮籍一时成了熟女杀手。
      阮籍玩得最绝的是,不仅能够把自己成功炒红,还懂得明哲保身,他选择的方法,就是跟最高领导人搞暧昧。每次阮籍犯事,司马昭都会跳出来替他平息。即使司马昭和阮籍是清白的,但阮籍赢得了司马昭的欣赏却是铁打的事实。
      阮籍成天和嵇康厮混,经常写些崇尚老庄的评论,搞些与当时正统礼教相违背的行为艺术,比如听到母亲的死讯还继续和人下棋,有不认识的美少女死了就跑去哭灵,就连参加司马昭组织的狂欢宴会,他都敢随便架起二郎腿,喝酒啸歌,旁若无人。
      其实,阮籍的狂放不羁是有分寸的,他绝不卷入时局,绝不涉及敏感的政治问题。嵇康作为曹魏王室姻亲,不当晋朝的官,而阮籍不敢这么彻底,他骑了一头小毛驴去东平当官,连一张工作方案的草稿都没有,但到那里没几天,他就大刀阔斧地搞改革,很快出了政绩。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也为司马昭作“劝进表”,还写得辞清气壮,文采飞扬。司马昭要和阮籍结为亲家,借此拉拢以阮籍为代表的群体,阮籍不情愿,又不敢不给面子,就成天喝得烂醉,赖了两个多月,司马昭拿他没办法,只好作罢。阮籍终日佯狂酣醉,总算得以善终。
      阮籍和嵇康的故事是血淋淋的职场谋略教材,它教会我们:
      一、可以耍酷,耍个性,但必须给老板面子。嵇康的问题就是太任性,太不识时务;而阮籍,他的名士风流和嵇康相同,但懂得拿捏分寸,给当权者台阶下。所以对于阮籍,领导会保护,他需要这样的人存在显示他的气度、宽容;但对于嵇康,则杀一儆百。
      二、可以发表言论,但不可以谈论大是大非。阮籍是个老狐狸,“喜怒不形于色”一天容易,难得是他数十年如一日。这样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表面上还包装得那么率性,加上有各种文艺特长,在职场绝对是最受欢迎、爬得最快的人。
      三、认清时局,找个贵人、珍惜贵人才是重中之重。阮籍再老奸巨猾,再懂得分寸,没有司马昭罩着,他照样难全性命。职场生存最需要的是什么?贵人?对,没错!再牛的人,没有贵人扶助,前途都不好说。只有抓住了“贵人”,才能平步青云鸡犬升天。
      编 辑/蔡晓亮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