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底文明未解之谜大全

  • 发布时间:2017-09-23 17:12 浏览:加载中
  • 海底文明未解之谜

      诺亚方舟的故事并非只是传说?

      诺亚方舟是出自《圣经》“创世纪”中的一个引人人胜的传说。由于偷吃禁果,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此后,该隐诛弟,揭开了人类互相残杀的序幕。人世间充满着强暴、仇恨和嫉妒,此时正义化身的诺亚出现了。上帝看到人类的种种邪恶,恼怒万分,决定用洪水摧毁这个已经败坏的世界,只给正义的诺亚留下有限的生灵。

      上帝命诺亚用木头建造一个方舟,并把方舟的规格要求和制造方法传授给诺亚。此后,诺亚一边赶造方舟,一边劝告世人悔改其行为。诺亚造成了一只庞大的方舟,并听从上帝的话,把全家8口搬了进去,各种飞禽走兽也一对对地进洪水即将到来,诺亚把各种生灵聚集在一起,准备上方舟。(油画)入方舟。7天后,洪水自天而降,一连持续了40个昼夜,人群和动植物全部陷入没顶之灾。除了诺亚方舟上的生灵以外,世上的一切都被大洪水吞没了,连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都低于水面7米。

      上帝顾念诺亚和方舟中的飞禽走兽,便下令停止狂风暴雨,后来水势渐渐消退。诺亚方舟停靠在亚拉腊山边。又过了几十天,诺亚打开方诺亚造方舟。(插画)舟的窗户,放出一只乌鸦去探听消息,但乌鸦一去不回。诺亚又把一只鸽子放出去,要它去看看地上的水退了没有。由于遍地是水,鸽子找不到落脚之处,又飞回方舟。7天之后,诺亚又把鸽子放出去,黄昏时分,鸽子飞回来了,嘴里衔着橄榄叶,很明显是从树上啄下来的。诺亚由此判断,地上的水已经消退。后世的人们就用鸽子和橄榄枝来象征和平。

      这就是“诺亚方舟”故事的由来,虽然只是个传说,但由于《圣经》中记载的很多事情都被证实是真实的,譬如,在一次战争中,一位军官根据《圣经》中的记载,成功地找到了大山里的一条秘密小道,并通过这条小道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取得巨大胜利。《圣经》中的种种故事在现实中找到了依据,让人们对诺亚方舟的真假也产生了疑惑。诺亚是不是真有其人?方舟到底是否存在?带着这些疑问,很多年以来,许多国家的考古学家都希望揭开诺亚方舟这个千古之谜。

      事实上,也有很多人说见过方舟但他们却都没有证据。有关方舟最后停靠在什么地方,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其中被提到过最多的,就是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因为这是《圣经》里讲得最明确的地方。过去尽管有人声称在这座山上曾经看见过方舟,但都没有提出确切的证据。

      阳光给亚拉腊山披上了金色的光芒,相传,这里就是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考古学家已经对土耳其的这座山前前后后探测了多次,包括使用先进的仪器对山上的冰层底部进行搜索,但都找不到方舟的踪影。然而考古学家们还是不肯放弃对方舟的孜孜探求。有些考古学家认为亚拉腊山西南方250公里处的朱迪山有可能更适合方舟停泊,而且它的位置也还在“亚拉腊群山”之内;另外,有少数考古学家认为距离亚拉腊山不远的“杜鲁皮纳”才是方舟真正停泊的位置。他们从当地一些地形“看出”有方舟停靠的痕迹;还有极少数人相信方舟搁浅在伊朗西北山区,那些山脉是亚拉腊山延伸过来的;最新的说法就是方舟沉入了黑海海底。

      那么究竟方舟在何方,还需要考古学家更深入的研究和思索,而我们只能期待方舟的下落有一天能够真正大白于天下。

      太平洋中存在古大陆吗?

      在深深的太平洋海底,仍然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秘密,因此也最容易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测,其中最异想天开的,莫过于古大陆的推测。

      最早提出太平洋中曾有过古大陆的是英国人种学家麦克米兰·布朗。20世纪初叶,他在《太平洋之谜》一书中首次提出远古时期太平洋曾经有过一个高度文明发达的大陆。此后,有关这方面的著作屡见不鲜,以英国学者詹姆斯·乔治瓦特的研究成果最有影响力。他通过大胆的假设、广泛的调查、独到的推理乃至自信的笔墨,勾勒出远古时期太平洋中姆大陆的概貌。1931姆大陆是一块宁静祥和的土地,突然有一天,轰鸣阵阵,天崩地裂,山呼海啸,岩浆流溢,姆大陆一夜之间沉入汪洋大海……此处是后人根据想象绘制的大陆沉没图。年,他的名著《消逝的大陆》在纽约出版,成为轰动一时的畅销书。此后,他陆续推出了《姆大陆的子孙》、《姆大陆神圣的刻画符号》、《姆大陆的宇宙力》等一系列专著,奠定了太平洋中古大陆学说的基石。关于消逝的姆大陆,乔治瓦特是这样描述的:

      在远古时期,太平洋中曾经存在过一个古大陆,它是人类文明的摇篮,鼎盛时期的人口约6400万,生活在这个大陆上的居民有黄、白、黑各种肤色的人种,他们无贵贱之分,和睦相处。古大陆的国君名叫拉·姆,他既是古大陆的最高统治者,又是最神圣的宗教领袖。姆大陆居民信奉单一的宗教。

      古大陆的居民拥有高度的文化,在建筑和航海方面尤其出类拔萃,他们在世界各地都拥有殖民地。

      古大陆上共有七大城市,其中希拉尼普拉是首都。境内道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港口中船舶云集,商旅不绝。

      古大陆没有险峻的高山,只有一望无际的绿色平原和低缓的丘陵,土壤肥沃,丰收连年,终年植物繁茂,四季花果飘香。莲花是古大陆的国花,在水滨尽情地绽放;树荫下彩蝶飞舞,蜂雀呢喃,蝉鸣幽幽;原始森林中野象成群漫游,双耳不时扇动,拍打着骚扰的飞虫;到处是埃及的女神——伊西丝。她长着双翼,颇具魔法,被奉为大地之母。一派宁静祥和的气氛。

      可是,有一天古大陆发生了可怕的轰鸣,刹那间,天崩地裂,山呼海啸,火山喷发,岩浆流溢,古大陆的居民与辽阔的国土在一夜之间沉入汪洋大海之中,仅有几处高地露出海面,侥幸生存下来的居民被隔离在一座座小岛上,古大陆的辉煌瞬间灰飞烟灭,再也没有人记得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古大陆,更没有人知道这里曾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乔治瓦特将远古时期太平洋中姆大陆的情形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1863年,法国学者德·布尔布尔在马德里一家历史学会图书馆里,发现了西班牙征服中美洲时代的神父狄埃戈·德·兰达撰写的《尤卡坦事物考证》又称《尤卡坦纪事》手稿,他根据手稿中记录的玛雅象形文字草图,阅读了现收藏在西班牙的玛雅文献《特洛阿诺抄本》,发觉其中有两处记录了一个名叫“姆”的大陆因火山灾害而消失。他认为姆大陆位于大西洋中,姆大陆一名由此而来。

      中美洲尤卡坦半岛玛雅遗址的最早发掘者、法国学者奥格斯特·普伦金(1826~1908)在其所写的《姆大陆女王和埃及斯芬克司》一书中,依据《特洛阿诺抄本》和玛雅遗址奇钦伊扎中的壁画等材料,作出了颇富罗曼蒂克的设想。他认为,古代近亲结婚较为普遍,当时姆大陆由女王姆当政,为了获得女王的爱,她的亲兄弟科(美洲狮)与阿克(龟)展开了生死搏斗,最后阿克杀害了科,霸占了女王姆,并从她手中攫取了对姆大陆的统治权。女王姆感到耻辱,于是逃奔埃及,为了悼念死去的兄弟科,她兴建了斯芬克司像,自己改名伊西丝(埃及女神),创建了灿烂的埃及文明。

      普伦金也认为姆大陆消失在大西洋中,与德·布尔布尔的观点不谋而合,但与乔治瓦特的观点大相径庭。然而他们都一致认为,中美洲的玛雅人是姆大陆的移民。

      乔治瓦特的研究成果还表明,姆大陆的居民和古代印第安人一样,崇拜太阳神,不仅懂得使用火,而且还创造了人类最早的文字——一种原始的刻画符号。他们用长方形表示国土,盛开的莲花表示姆大陆……这种刻画符号实际上就是纪念姆大陆消逝的碑铭,只不过无人能够释读而已。此外姆大陆的居民还会烧陶、编织、绘画、雕刻、造船以及航海,渔业也很发达。

      1860年复活节岛上的土著绘像。据说,复活节岛当时属于姆大陆的一部分,但幸免于难。那么。该岛上的土著们是不是当时姆大陆人的子孙?至于姆大陆消逝后遗留下来的城市遗迹,乔治瓦特认为在太平洋诸岛上比比皆是。当时属于姆大陆一部分的复活节岛幸免于这场灾难,没有沉入海底,现在岛上的众多巨人石像和刻有文字的石板很可能就是姆大陆的遗物。波纳佩岛附近的南马特尔小岛上的建筑遗址以王陵所在的“神庙岛”为中心,共有90余座人丁岛,每座岛上均有高约10米的玄武岩石城墙,岛上还设有防波提、牢狱等,据说也是姆大陆的遗迹。塔西堤岛上有一种类似中美洲金字塔的建筑物,也是姆大陆的遗物……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些互不相关的遗迹、遗址和遗物果真是消逝的姆大陆居民创造的吗?从最新考古研究成果来看,太平洋诸岛上的居民居住历史至多不超过3000年。如何解释12000年前消逝的姆大陆与太平洋诸岛之间的时间差异呢?

      值得一提的是,乔治瓦特依据的最重要文献材料之一《拉萨记录》是在中国西藏拉萨某寺院中发现的,它是记载4000年前占星术的文献。他依据的其他几件原始文献——玛雅古文献《特洛阿诺抄本》、《德累斯顿抄本》、《波斯抄本》、《科特西亚抄本》等也是记载占星术的文献。这些文献中都记载了姆大陆消亡的情况。

      《拉萨记录》中提到姆大陆的沉没是发生在编写该书之前8062年的事件,《拉萨记录》是距今4000年前的作品,据此可以推知,姆大陆的沉没是在距今12000年前,恰与阿特兰提斯大陆(大西洲)沉没的时间相当。乔治瓦特认为这两个古大陆是由于共同的原因而沉入汪洋大海之中的。

      乔治瓦特还根据多年的研究成果描绘了姆大陆居民的移民路线。他认为,人类文明发源于姆大陆,继而传播到美洲大陆,然后又从美洲大陆传播到大西洋上的大西洲,最后才从那里传播到埃及、欧洲和非洲,因此,姆大陆是人类文明的摇篮。

      根据现代地质学常识,大洋的地壳是较重的玄武岩构成,大陆的地壳由较轻的花岗岩构成,海底地壳与陆地地壳存在着本质的差异。

      1968年,日本东海大学海洋研究所的“白凤丸”号科学考察船在西北太平洋深海海底打捞出一块花岗岩石头,当时它被认为可能是来自阿留申群岛的洋流携带而来的。无独有偶,1973年10月23日,日本东海大学海洋考察船“望星丸”号在九州岛附近的海域打捞出一个含有花岗岩的大锰块,显然再用洋流来解释锰块的来源未免牵强附会。科学家们将这两起发现联系起来推测:它们会不会是沉入海底的姆大陆残留物呢?日本科学家们正通过对太平洋底全面、广泛的科学考察,力图发掘出新的材料,以期对姆大陆的存在与否作出一个可信的解答。

      最后需要提出的是,在地质学上,一般认为地球上最后一次造山运动——阿尔卑斯造山运动发生在距今6000万年前,而乔治瓦特却认为地球上山脉的形成是在距今12000年前,两者之间的差异如此之大,该如地下城,墙壁光滑,洞窟相连,而且显出几分富丽堂皇来。何解释呢?

      地球表面几度浮沉、桑田沧海固然是事实,但是浩瀚的太平洋中,果真存在过这样一个高度文明的姆大陆吗?也许这仅仅是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人类一个天真善良的愿望而已。

      土耳其人为何修建地下城?

      土耳其卡帕多基亚的格尔里默谷地,看起来和月球表面很相似。这里的火山沉积物上矗立着奇形怪状的石堡。这些石堡是由火山熔岩硬化后,经过风雨浸蚀而最终形成的。

      早在公元8世纪和9世纪的时候,这里的居民就开始开凿石堡,将其作为居室。人们甚至在凝灰岩体上凿出富丽堂皇的教堂,在其中供奉色彩绚丽的圣像。然而,卡帕多基亚真正引起轰动的发现埋藏在地下,那就是巨大的可居住成千上万人的地下城市。其中最著名的一座地下城市就位于今天的代林库尤村附近。通往地下城市的通道隐藏在村子各处的房屋下面。人们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地碰到通风洞口,这些通风洞从地下深处一直延伸到地面。

      这个地区的整个地下都布满了地道和房间。地下城市是一种立体式的建筑群,它分成许多层。代林库尤村的地下城市仅最上面的一层,面积就达到4平方公里,5层空间加起来总共可以容纳大约1万人。

      根据今天人们的猜测,当时整个地区曾经有30万人生活在地下,因为仅在代林库尤村一地就发现了52个地下城市的通气井和1.5万条小型的地道。最深的通风井深达85米。每个地下城市的最下层都建有蓄水池,用以储藏水源。

      迄今为止,总共在这一地区发现了36座地下城市,现在人们已经绘制出了这些城市的俯视图。熟悉这一地带的人认为,地下城市的数量还远远不止这些。现在所发现的地下城市相互之间都通过地道连在一起。

      令人不可思议的地下城市确确实实存在着,可谁是它们的建造者呢?它们又是在什么时候建成的呢?建造这些地下城市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对此人们有着不同的见解和推测。

      有人认为这些地下城市是基督教早期信徒的避难所。最早的一批大约在公元2世纪或3世纪,以后一直延续到拜占廷时期,也就是阿拉伯军队围攻君士坦丁堡(即今天的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当时的基督教徒曾在这里躲避战乱和宗教迫害,然而他们并不是地下城市的最初建造者。地下城市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关于为何要修建这些地下城市也引发了人们的长期思考,人类为什么要把自己隐藏在地下呢?是出于对敌人的恐惧而被迫移居地底吗?谁又是他们极力躲避的敌人呢?

      巴哈马水下建筑是何人的杰作?

      1958年,美国动物学家范伦坦博士来到大西洋巴哈马群岛进行观测研究。范伦坦是个深美丽宜人的巴哈马群岛。游客不知道,在平静的海面下,掩藏着怎样惊人的秘密;在最深最黑的海底处,有了多么惊人的发现。海潜水好手,在水下考察时,他意外地在巴哈马群岛附近的海底发现了一些奇特的建筑。这些建筑是一些古怪的几何图形——正多边形、圆形、三角形、长方形,还有连绵好几海里的笔直的线条。

      10年之后的1968年,范伦坦博士宣布了新的惊人发现:在巴哈马群岛所属的北彼密尼岛附近的海底,发现了长达450米的巨大丁字形结构石墙,这道巨大的石墙是由每块超过1立方米的巨大石块砌成的。石墙还有两个分支,与主墙形成直角。范伦坦博士兴奋不已,他继续探测,并很快发现了更加复杂的建筑结构——平台、道路还有几个码头和一道栈桥。整个建筑遗址好像是一座年代久远的被淹没的港口。

      “飞马”鱼雷的发明者、法国工程师兼潜水家海比考夫也来到现场,他是水下摄影的高手,用当时最新的技术勘察了这一片海域,并拍下了几张照片。这些照片发表后,在世界上引起了很大轰动。

      1974年,一艘苏联考察船也来过这里,并进行了水下摄影和考察,再次证明了这些水下建筑遗址的存在。

      很快,巴哈马群岛一带便挤满了世界各地赶来的科学家、潜水家、新闻记者和探险者。而围绕着这些水下石墙的争论也越来越多。有些地质学家指出,这些石墙不过是较为特别的天然结构,并非人工筑成。但更多的学者认为是人造的。对这些建筑究竟是谁造的这一点上,他们的看法也很不神秘的亚特兰蒂斯(Atlantis)。(想象图)一致。有人认为,巴哈马与玛雅人的故乡尤卡坦半岛相距不远,因此这可能是史前玛雅人的古建筑,由于地壳变动而沉入海底。有人则从巴哈马海域陆地下沉的时间上推算,认为这些水下建筑建成于公元前七、八千年间,因此应该出自南美古城蒂瓦纳科的建造者之手,但蒂瓦纳科的建造者是谁本身就是个谜。

      还有一些人说,已故的美国预言家凯斯,在生前曾作过一个预言,宣称亚特兰蒂斯将会于1968年或1969年在北彼密尼岛海域重现,如今范伦坦这个发现,正好印证了凯斯的预言,因此这里就是那个在公元之前沉没了的著名的亚特兰蒂斯。

      当然,更多严肃的科学家们拒绝按预言来判断,但人们又无法作出较为圆满的解释。而只能笼统地回答,这些水下建筑“大概是人造的”,年代“相当久远”。至于到底是谁造的,造于什么时候,至今仍没有人能够回答。

      “海底人”真的存在吗?

      地球上是否仅存在我们人类这一种智慧动物呢?在过去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人们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但进入20世纪以后,根据科学家和探险家的考察,认为地球上还存在着另一种神秘的智慧动物——“海底人”。

      1938年,在爱沙尼亚的朱明达海滩上,人们发现了一个“鸡胸、扁嘴、圆脑袋”的“蛤蟆人”。当它发现有人跟踪时,便迅速地跳进波罗的海,速度之快使人几乎看不见其双腿。这大概是第一例海底人的目击案例。

      一种观点认为:“海底人”确实存在,因为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很可能形成了水中、陆上两个分支,上岸的被称为“人类”,下水的则被称为“海怪”。1958年,美国国家海洋学会的罗坦博士使用水下照相机,在大西洋4000多米的海底,拍摄到了一些类似人但却不是人的足迹。

      1963年,美国潜艇在波多黎各东海岸演习时发现了一个“怪物”,它既不是鱼也不是兽,而是一条带螺旋桨的“水底船”,时速可达280公里。据说当时美国海军有13个单位都看见了它,并分头派出了驱逐舰和潜艇进行追踪,但不到4个小时,这头“怪物”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述种种事件不能不使人们浮想联翩:难道在蔚蓝色的大海深处有另一种人存在吗?

      有一种观点认为,“海底人”确实存在,它们既能在“空气的海洋”里生存,又能在“海洋的空气”里生存,其理由是:人类起源于海洋,现代人类的许多习惯及器官明显地保留着这方面的痕迹,例如喜食盐,身无毛,会游泳,海生胎记,爱吃鱼腥等等,而这些特征则是陆上其他哺乳动物所不具备的。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很可能形成了水中、陆上两个分支,上岸的被称为“人类”,下水的则被称为“海怪”。有人说,也许“海怪”还把人类称为“陆怪”呢!

      第二种观点则认为,海底人不是人类的水下分支,而很可能是栖身于水下的特异外星人,理由是这些生物的智慧和科技水平远远超过了人类。

      目前,大多数科学家都不同意这两种观点,他们认为,神秘的“海底人”的许多特征均符合地球的生存条件,他们只能是地球的产物,而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生物。于是,海底不可能有另一支人类分支的说法逐渐占了上风。

      是否真的有“海底人”呢?这需要科学家们去进一步证实。但如果真的有“海底人”,对人类倒是一件好事,起码我们不是孤独地生活在地球这个宇宙的孤岛上。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