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傕郭汜之乱发生在什么时候?李傕郭汜最后是怎么死的

  • 发布时间:2019-06-11 10:33 浏览:加载中
  • 公元189年,二人随董卓闯入洛阳,时二人皆为将军,讨董军兴,二人奉令领兵五万把守把汜水关,董卓火烧洛阳,迁都长安,扰乱关中,李、郭二人皆为帮凶,他俩率兵驱洛阳民数百万赴长安,一路上淫人妻女,夺人财物,民人死于途者不可胜数。

      进入洛阳

    在东汉末年的各种政治势力中,董卓集团是一个土匪色彩甚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贼窝。这伙煞神如同癌细胞一样在东汉政权的内脏中生长肆虐,最终扼杀了东汉政权的活力,使之走向灭亡。该集团中除了董卓这个十恶不赦的贼头外,还有几个贼子孽孙也相当有名,他们是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

    尤其是李、郭二人,作为董卓的爱将和高足,肚里的贼汤坏水一点不比董卓少,为非作歹的能量比董卓也毫不逊色。

    李、郭二人很早就是董卓手下的喽啰,郭汜少时还操练过盗马的营生。公元189年,二人随董卓闯入洛阳,时二人皆为将军,讨董军兴,二人奉令领兵五万守把水关,董卓火烧洛阳,迁都长安,扰乱关中,李、郭二人皆为帮凶,他俩率兵驱洛阳民数百万赴长安,一路上淫人妻女,夺人财物,民人死于途者不可胜数。

      祸乱长安

    董卓被杀,李、郭等人情知不妙,星夜引军奔凉州,一面派人到长安上表求赦。把持朝政的大臣王允对他们恨之入骨,哪里肯赦?于是把李、郭等人逼上了绝路。李傕胆怯,欲独自逃生,被谋士贾诩阻止,于是李、郭、张济、樊稠转而聚众十万,杀奔长安,扬言替董卓报仇。

    吕布虽也出兵邀击,但好虎敌不了一群狼,长安被四面包围,董卓余党里应外合,吕布难以抵挡,只得落荒逃走,长安遂陷贼手。李、郭纵兵大掠,处死了王允不说,还想对天子下毒手,幸为樊稠劝住,二人改而挟持天子,据为奇货,当面索要官爵,遂封李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封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二人同假节钺,把持朝政,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西凉人马腾、韩遂乘机来攻,矛头直指李、郭等人,二人依贾诩之计,深沟高垒,迫使马、韩联军粮尽而退,李、郭二人得以苟延残喘,不久李傕自封为大司马,郭汜自封为大将军,飞扬跋息,满朝文武虽敢怒不敢言,但早就有人暗中算计,此人乃太尉杨彪,彪深知李傕、郭汜为虎狼之徒,久必生变,乃献计于汉献帝,利用郭汜之妻善拓的特点,谎告其夫与李傕妻关系暖昧,郭汜妻信以为真,炉火一旺,便失去理智,通过谗言、投毒等一系列举动,使郭汜对李傕大起疑心,最终反目成仇,由此又引发了一场虎狼相争、累及皇室的内乱。

    两军在长安城内展开混战,李傕乘机挟持了汉献帝,宫中女子财物被抢掠一空,由城内打到城外,天天搦战不止,汉献帝在傕营中受尽折磨,其苦万状,两人杀到性急时,在阵前赌起输赢,竟用皇帝来做赌注,可谓无赖到极点。这边李傕挟住皇帝,那边郭汜又乘机扣下公卿,作为人质,讨价还价。

    天子无法,派皇甫郦做和事佬,欲息两边纷争,不料李傕无赖透顶,强词夺理,提出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条件,皇甫郦气得发抖,也不顾和事,破口大骂,和解的希望就此落空,哪乘机向李傕手下的西凉人心怀疑惧,军心涣散,他手下的羌人纷纷埋怨得不到奖赏,纷纷离去,李傕自此军势渐衰,无力再战。

    亏有张济从中调停,李、郭二人顺势讲和,郭汜放出了扣押的朝臣,李傕也答应让天子驾幸弘农。

    沦为草寇

    郭汜表面许和,而贼心不死,早派兵在车驾必经之地埋伏,欲劫天子,因行动失误,没有得呈,御驾在杨奉、董承二将保护下急急东行,郭汜部众在后面舍命追赶,被杨奉的部下徐晃一阵迎头痛击,大败而回,恰好半道撞着李傕,二人不久前还是仇敌,现在仇人相见,却分外眼热,同病想怜起来,一抹脸,又成了同一条战壕的战友,二人合兵一处,声势复振,遂掉转马头,重向天子追来,二人约定杀掉汉君,平分天下。

    不几日就与杨奉、董承的部队接上了火,李、郭二郡人多势众,对方混战多时,杨奉、董承抵挡不住,只得抛下众人,只身保护帝后逃走,其他百官宫女用物皆被李、郭二人掠去。其后御驾辗转涉险,终于到达洛阳,李、郭贼心不死,尾随而至,被曹操手下的精锐部队迎头痛击,遭到彻底失败,部众被斩极多,降者不计其数,李、郭二人自此元气大伤,只得逃往深山,沦为草寇。

    公元198年,李傕为段煨所杀,郭汜为五习所杀,这一对形影不离的凶神、东汉王朝的催命鬼,终于了结了罪恶的一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