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文君的故事:贵妇新寡遭遇风流才子

  • 发布时间:2017-09-09 14:40 浏览:加载中
  •   在四川省邛崃市(古称临邛)文君井篆刻着一副长联:“君不见豪富王孙,货殖传中添得几行香史;停车弄故迹,问何处美人芳草,空留断井斜阳;天涯知己本难逢,最堪怜,绿绮传情,白头兴怨。”“我亦是倦游司马,临邛道上惹来多少闲愁;把酒倚栏杆,叹当年名士风流,消尽茂林秋雨;从古文章憎命达,再休说长门卖赋,封禅遗书。”

      这一副长联赞美的主人公不是别人,正是家喻户晓的东汉才子佳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司马相如大家已是耳熟能详了,那么佳人卓文君呢,她又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当年作为豪门寡妇的她为何要与穷小子司马相如半夜私奔呢?“当垆沽酒”的典故又是从何而来?

      出身冶铁富豪之家,豆蔻年纪初嫁新寡

      卓文君这个女人不简单,在历史上有着比较重要的地位,不仅被评为“蜀中四大才女”,还被评为“中国古代四大才女”,可想而知其一定是有相貌和才华的。那么,她的才华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她又到底出生在何等的家境?请随笔者一同去细细浏览。

      据史料记载,卓文君的家境还真不一般。她姓卓,是当地有名的冶铁大户。最开始,卓家的祖先居住在先秦时的赵国,当时赵国首都邯郸是最著名的冶铁中心,卓家就借助这种大好的经济形势,以冶铁致富。后来,秦始皇开始攻打其他六国,准备一统天下,赵国邯郸的卓家为了避难,便悄悄辗转迁移到了蜀地的偏僻小城临邛县定居。这个临邛县不是别处,正是当前的四川省邛崃市。到了临邛之后,卓家依旧干起当年的老行当,以冶铁为业。又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与变迁,到了西汉的文景之治时,卓家已传到了卓王孙这一代了。这个卓王孙就是卓文君的老爹,临邛县有名的超级富豪。

      西汉王朝对一切经济活动采取了自由放任的政策,所谓“开关梁,驰山泽之禁”,再加上社会安定,“矿老板”卓王孙在临邛县以廉价食物招募贫民开采铁矿,冶炼生铁,冶铸铁工具,供应当地民众和附近地区的少数民族生产生活之用,还远销到云南、广西等地。由于他善于经营,很快就成为临邛甚至蜀地的巨富。据史料记载,卓王孙家“良田千顷,家童千人;华堂绮院,高车驷马;至于金银珠宝,古董珍玩,更是不可胜数”,真是富可敌国。不过,这也很正常,李白的父亲不也是矿石老板吗?一般大一点的煤矿老板、金老板都是很有钱的,正如西汉学者桓宽撰写的《盐铁论》就介绍:殷实之家“聚众或至千余人,大抵尽收放流人民也,远去多里,弃坟墓,依倚大家,聚深山穷泽之中”。

      卓文君就出生在这样一个超级富豪之家,用现在的话说,她可是典型的“超级富二代”,类似于当今矿老板、煤老板、金老板的千金小姐。从小穿得好,吃得好,耍得好,还会打扮化妆,又加上其漂亮母亲的优秀遗传基因,卓文君可真是姿色娇美,身材苗条,令人心醉呢。从小,卓文君还学习音乐,精通音律,善弹琴,还能作诗填词,在临邛也是响当当的才女,绝不像当前个别的“富二代”们吸毒抽粉,早恋打架,还一脸酒气到处撒泼欺负贫寒老百姓。

      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家里还有钱,卓文君家的门槛被求亲的队伍几乎都踏平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经过精挑细选,卓王孙便给女儿定了一个富豪之家,所谓“门当户对”,共同兴旺,一起发财。

      本以为这一生会平淡度过,哪里知道不久就出现了变故。16岁的卓文君刚嫁给新郎君没多久,那短命的丈夫就不幸生病去世了。这个新寡的女人,在婆家受到了万般刁难,再也不好意思待下去,索性又打道回娘家居住,从此寡居在家里独自赏月吟诗,打发无聊的青春和时光,直到穷才子司马相如的出现。

      家中迎来风流才子,一把瑶琴俘获芳心

      按封建束缚,一般情况下,卓文君可能会在家守寡一辈子。当然,她也有可能被父亲再次嫁给另一个富豪之家。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卓文君生命中的如意郎君不再是什么富豪,也不是什么大官,而是一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落魄才子司马相如。

      这个司马相如是成都人,因仰慕先秦时赵国蔺相如的为人行事,便以“相如”作为自己的名字,立志要干一番大事,名垂千古,光照后世。最开始,司马相如在文翁学校(四川省最好的大学)还没毕业,就被父母花钱去买了一个当兵的职务,当时称为“武骑常侍”,就是骑马的“兵哥哥”。在京城长安站岗之时,司马相如有幸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伯乐,他就是当时的“文坛盟主”梁王,这个人是汉景帝同母所生的弟弟。由于身份尊贵,又喜欢文学,“盟主”梁王身边聚集了一大批著名的辞赋家,有邹阳、枚乘、严忌等追随,他们既是贵族与民众的关系,又是文学知己。作为文学青年的司马相如看到这种情况后,那是相当倾慕,索性兵也不当了,直接辞去了好不容易买来的武骑常侍的工作,铁了心要追随梁王去搞文学。去了梁地,他作赋弹琴,生活惬意而滋润。梁王也很欣赏司马相如的才华,还特别赐给了他一把琴,上面刻有“桐梓合精”的字。司马相如也就是用这把琴弹奏《凤求凰》,搞定了富贵寡妇卓文君,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司马相如运气不好,跟梁王没混几年,这个“盟主”就生病死了。无奈之下,司马相如只得卷铺盖回到老家成都。这时,他的父母已经过世,家里境况早就不比以前那么宽裕。没有办法,司马相如只得去投奔自己的同学,儿时的伙伴——临邛县令王吉。王吉深知司马相如的才华,认为他不会久居人下一直落魄,将来肯定会有出头之日。在临邛期间,王吉对司马相如十分尊敬,除了好吃好喝招待外,还天天到家拜访问候。

      这时卓文君的老爹——超级富豪卓王孙,看到一县之长王吉居然对一个落魄才子如此恭敬,心中十分纳闷和不解,便有意结识一下这个神秘人物司马相如。一次,卓王孙请了该县的富豪官员们到家吃饭,司马相如自然也在被邀之列。

      虽然被邀请了,司马相如并没有像其他大腕一样爽然赴约,他故意摆架子不给面子,谎称自己有病不能前往。卓王孙更是纳闷了,便问县令王吉怎么回事。王吉听了默而不语,只是微微一笑,便乘车去司马相如家里亲自相迎。这下,司马相如的架子也是摆足了,便爽快地拉着县令王吉的手,坐车到了卓王孙的豪宅。

      宴会上,大家敬酒的敬酒,划拳的划拳,说荤笑话的说荤笑话,个个玩得不亦乐乎。酒到酣处,有宴客提议让司马相如弹奏一首曲子尽兴,县令王吉也发话力邀。司马相如这次到没有推辞,爽快地走到前台,抚琴弹奏了一曲著名的《凤求凰》。

      正在房间内屋的卓文君听到琴声,觉得此曲婉转动人,如潺潺溪水,粼粼波涛,便偷偷地从门缝中偷看。这一看不知道,再看就被司马相如的气派、风度和才情所吸引,顿时产生了敬慕之情。司马相如也发觉有女子在偷看,当即猜到是卓文孙新寡的女儿卓文君。他知道卓文君才华横溢,还十分漂亮,其实早就有打她主意的打算。此次来赴宴,说不准就是与好友县令王吉合谋的计策。

      宴会完毕,司马相如立即托人以重金赏赐卓文君的侍者,向她转达倾慕之情。这卓文君看到情书之后,心中真是兴奋万千,那一片爱情的涟漪,迅疾就被司马相如撩拨得久久荡漾。于是,卓文君再也顾上败坏门风,半夜趁着月光就逃出家门,与司马相如一同私奔了。两人火速赶回了成都,过起了令人陶醉的幸福日子。

      才子佳人坐吃山空,无奈回乡当垆卖酒

      一个是风流才子,一个是富家千金,两人都没有吃过苦,仅凭一时的激情,便回成都享受浪漫爱情。哪里知道现实如此残酷,没过多久,两人就囊中羞涩,生活陷入窘迫之中。

      怎么办?不可能继续这么困顿下去吧,那样可真得把人给饿死了。小两口晚上躺在床上开始琢磨起未来的出路,经过细细商量,他们心中有了主意。“走,回临邛做小生意去。我不相信我老爹卓王孙会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女儿女婿受穷受苦!”

      在卓文君的建议下,司马相如立即变卖了车马。两人带着寒酸的钱财又回到了临邛,开了一间小酒家。卓文君当垆卖酒,掌管店务;司马相如系着围裙,夹杂在伙计们中间洗涤杯盘瓦器。临邛城中顿时沸腾了,“小店西施来临邛了,她可是首富卓王孙的女儿!”“走,去看看这个富家千金去!”这一消息当即就炸了锅,很多人都去看稀奇。很快,卓文君卖酒的消息就传到了卓王孙的耳朵里。“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不听话的女儿,真是把脸丢尽了,丢尽了也!”

      卓王孙深以为耻,觉得再没脸见人,就整天躲在家里大门不出。当时,卓王孙的亲戚朋友都劝他:“你只有一子二女,又不缺少钱财。如今文君已经委身于司马相如,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还能怎么办?再说司马相如这小子虽然穷了点,但好歹是个人才,县令王吉都看重他,以后必定有大出息,你就帮一帮他们吧!”卓王孙无可奈何,只得分给卓文君奴仆百人,铜钱百万,又把她出嫁时的衣被财物一并送去。于是,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带着巨额资产双双回到成都,购买了良田美地,还修了别墅豪宅,开始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相如文章惊动帝王,饱暖思淫纳妾忘乡

      或许卓文君真的有旺夫相,而司马相如这个才子命好,被卓文君这么一旺,就旺进了皇宫。

      很快,景帝驾崩,汉武帝即位了,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开始了他远大的征程。武帝喜欢辞赋,对文学有一定研究。有一天,他正在宫内看书,突然看到了《子虚赋》,心中大为感叹:“我要是能和这个作者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就好了。”

      没想到武帝这么一感叹,太监杨得意便插了一句:“陛下洪福齐天,这个作者就是司马相如,就生活在当下,按理说我还和他认识呢!”

      “真的,你快快把他给我找来!”于是,汉武帝召见了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又竭尽才智写了一篇《上林赋》,盛赞皇帝狩猎时的盛大场面,举凡山川雄奇,花草繁秀,车马烜赫,扈从壮盛,皆纷呈字里行间。好大喜功的汉武帝一见之下,立即拜司马相如为郎官。不久之后,司马相如又凭一支生花妙笔,以一篇檄文,晓以大义,剖陈利害,并许以赏赐,消弭了巴蜀两地不稳的情势。汉武帝大喜,再拜其为中郎将,持节出使西南边陲地区,对蛮夷进行宣慰。司马相如拥旌旗、饰舆卫,声势赫耀地回到了成都。

      这时,卓文君的老爹卓王孙可是彻底佩服了,自己当初看不上的女婿如今当了钦差大臣,连蜀郡的一把手也要去城外迎接,真是给他卓家长脸了。卓王孙感到十分光彩,执意挽留这位乘龙快婿与宝贝女儿小住数日,同时宴请四方宾客,在临邛好好炫耀了一把。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司马相如这一当官,也不免有了享乐的想法,吃着碗里,望着锅里。他时常周旋在脂粉堆里,竟然还想纳茂陵女子为妾,这时卓文君真有了“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酸楚感慨。

      不,绝不!卓文君想到司马相如的绝情,心中的恨和苦无处诉说。难道自己一直深爱的男人,也是始乱终弃的人吗?在锦衣玉食之时,竟要抛弃糟糠之妻。卓文君很是气愤:“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你家徒四壁,我顶着家里的压力,和你私奔。没有嫌弃你穷,没有嫌弃你没身份,后来还和你一起出谋要了我父亲的几百万巨款。没有我,你能有现在的成就,还能有美貌的才女喜欢你?”卓文君越想越气,遂写了一封回信和一首诗。这封信很有才气,令人读之动容。回信如下:“一别之后,二地悬念,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言千语说不尽,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几断,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又作《白头吟》一首以示悲凄:

      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蛟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徙徙。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并附书:“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随后再补写两行:“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司马相如收到卓文君写的诗和信后,一读惊叹不已,二读肝肠寸断,三读悔恨万千。夫人的才思敏捷,和对自己的一往情深,都使他心弦受到很大的振动,越想越觉得对不起这个女人,他良心发现,便打消了纳妾休妻的打算。

      后来,司马相如因病免官,离开京城。于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去了林泉,在那里又度过了十年恩爱岁月。当时汉武帝说:“司马相如病得很厉害,可派人去把他的书全部取回来;如果不这样做,以后就散失了。”当官员赶到司马相如家时,相如已经死去,家中没有书。询问卓文君,她回答说:“长卿本来不曾有书。他时时写书,别人就时时取走,因而家中总是空空的。长卿还没死的时候,写过一卷书,他说如有使者来取书,就把它献上,再没有别的书了。”他留下来的书写的是有关封禅的事,进献给所忠。所忠把书再进献给汉武帝,汉武帝惊其为奇书。司马相如死后一年,霜降草枯,长空雁鸣,形影相吊,孑然一身的卓文君悲苦难熬,也随丈夫去了九泉之下。

      不过,卓文君的肉体虽然香消玉殒,但她的才华和爱情故事一直被后人祭奠。明人胡应麟在《诗薮》外编卷就赞曰:“论及汉魏间夫妇俱有文辞而最名显者,首推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清朝文学家王闿运则赞曰:“卓文君为古今女子开一奇局,使皆能自拔耳。”

      另外,在卓文君的故乡邛崃市,也有不少后人为了纪念卓文君,专门修了文君街、文君井,其甘甜的井水孕育过一代又一代不朽的文人。“雪下文君沽酒肆,云藏李白读书山。”晚唐郑谷如此评价。大文学家郭沫若也曾题诗曰:“文君当垆时,相如涤器处。反抗封建是前驱,佳话传千古。”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