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汉末年张让赵忠宦官专政:声名显赫一时

  • 发布时间:2017-06-16 12:03 浏览:加载中
  •   东汉末年的桓、灵二帝时期,是典型的政治黑暗吏治腐败的年代,声名显赫一时的十二常侍,作为一个与外成交替专权的宦官势力集团,扮演了贪酷暴敛的角色。张让、赵忠二人作为这个集团的突出代表,更是集中地体现了宦官专政的诸多特点。

      张让是颖川人,颖川在现在河南禹州。赵忠是安平人,安平在现在的河北安平。二人都是从小入宫,做了太监。汉桓帝时升为小黄门,还是处于宦官集团的中下层。在当时与外威集团争夺权力的斗争中,他们先后都受到皇帝的赏识,得到超乎寻常的提拔重用。汉顺帝的皇后是梁氏,梁氏的父亲梁商被顺帝任用为大将军,掌握军事大权,外威势力崛起。梁商死后,他的儿子梁冀继任为大将军,威势震天下。顺帝驾崩,二岁的冲帝继住,梁氏作为皇太后I临朝听政,当然要宠信自己的兄弟。梁冀为大将军参录尚书总揽朝政。冲帝登基后不到半年即去世,梁冀已经操纵了废立皇帝的大权,由他做主,拥立渤海王的儿子刘缵当了皇帝,就是质帝。质帝当时虽然年仅八岁,但是比较聪慧,从梁冀的所作所为已经看出这位大将军的骄奢蛮横,不过他毕竞是小孩子,不懂得韬晦之术,竟然对着众多朝臣指责梁冀是“跋扈将军”。梁冀不能容忍这个小皇帝对自己的不敬,他为了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威,同时也为了消除将来的隐患,命令手下把鸩毒放进食物当中送给质帝,可怜质帝登上帝位仅仅一年半,就被梁冀给毒死了。梁冀随后又一手操纵迎立十五岁的刘志为新皇帝,即汉桓帝。桓帝在位的前十三年,朝政还是由梁冀一手把持。随着年龄的增长,桓帝对梁氏外成的怨恨与日俱增。处在当时的情况下,要消灭势力强大的梁氏集团,只有依靠皇帝身边的亲信宦官。桓帝与五名宦官唐衡、单超、左倌、徐璜、具瑷密谋,决心诛除梁冀。桓帝派黄门令具瑷率领御林军包围梁冀府宅,梁冀被迫自杀,其朝中党羽也多被牵连,不死即罢官,东汉最大的外戚集团被一举摧毁。由于宦官在这一行动中起了重要作用,唐衡等五名宦官被同日封为侯爵,史称“五侯”。后人有诗云:“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人五侯家。”诗中的“五侯”,就是说的唐衡等五人。而赵忠因为参与这场行动,也被封为都乡侯,崭露头角。

      永康元年(168年),桓帝病死,十二岁的刘宏即位,是为灵帝。年少无知的灵帝对朝夕侍候在身边的宦官们特别宠信,对张让、赵忠更是言听计从,心甘情愿地听宦官们摆布,甚至对人说:“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张让、赵忠又援引夏恽、郭胜、孙平璋、毕岚、栗嵩、段硅、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宦官,封侯进爵,权倾朝野。这十二名宦官就是有名的“十二常侍”,而他们的首领就是张让和赵忠。

      张让、赵忠等人得势后大肆搜刮天下钱财,一方面出于其贪婪的本性,一方面也“得益”于皇帝的喜好。灵帝即位前仅为侯爵,家境也不济。当了皇帝后,对理论上的帝王“富有四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太相信,他要亲自把钱财收到自己名下,然后再购置大片田地房产,这样才放心。要办这些事,还得依靠亲信的宦官。他放手让张让、赵忠等宦官搜刮民间钱财,大肆聚敛,把皇家的御苑西园作为自己的私家库藏,把搜刮来的钱财全都存进西园。张让、赵忠等人为灵帝设计了许多聚财的名目,例如,各郡国上缴的赋税,要另缴一份“导行费”,输入皇帝的中署。这样各地在原先缴纳的赋税之外,还要加上额外的一笔负担。他们还从官吏身上做文章,规定刺史及二千石的官员升迁都要缴纳所谓“修宫钱”,凡新任官吏都要先到西园接官职大小交纳一定的银两才准许上任,以致有的官员因为交不起银两被逼自尽。

      到了光和元年(178年),张让、赵忠又怂恿灵帝卖官鬻爵,在西园明码标价,公开收钱出卖官职。《后汉书·灵帝纪》中有一段系引自《山阳公载记》,标有当时卖官的价码,年俸二千石米的官职,索价为二千万钱;年俸四百石米的官职,索价为四百万钱。至于县令则按各县的情况议价,到富县的价格高,到穷县的价格低。如当时交不足钱,还可以赊账,到任后再偿还。这就势必导致买官者当官后变本加厉地搜刮当地百姓,利用官位和权力攫取比买官价格更多的钱财。廷尉崔烈花了五百万钱,被任为司徒,任职拜见灵帝时,灵帝又后悔钱收少了,觉得应该收他一千万。张让、赵忠为了捞到更多的钱财,故意频繁地任免官吏,以最大限度地榨取油水,一个官员到任不久,就被换下来,由另一个新官接替,以致有的州郡长官一月之内要更换数次人选。这样迫使各级官员买官上任后就急不可待地搜刮百姓,聚敛财富,不然就亏本了。

      皇帝和宦官们靠着种种手段聚敛的钱财多得放不下,在西园专门建了一座“万金堂”,堆满了金银珍宝。灵帝派人到他老家,封候时居住的河间,花钱购置了大片的土地,建造起家华的宅第。张让、赵忠等宦官也不甘落在皇帝后面,他们变着法子敛财。中平二年(185年)洛阳南宫失火,大火烧了半个月,随后城西广阳门也倒塌。张让、赵忠认为弄钱的机会来了,于是以重修宫殿为借口,通过灵帝下令全国增加赋税,按土地每亩增收十钱。还征用太原、河东等郡县的木料和石材运达京师。各地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把征用的物品送到京城后,却往往遭到张让、赵忠手下宦官们的敲诈勒索,故意说进贡的东西不合乎要求,目的无非是索取高额的贿赂。不给他们送礼进贡,就拒收征调的木、石材料,以致大批的木材堆积在京城,时间长了都朽烂不堪。张让、赵忠等宦官们打着工程的旗号,赚足了贿银。

      在宦官们的教唆下,昏庸无能的汉灵帝除了千方百计地从民间敛财以外,就只懂得玩乐。宦官让人在后宫建立了一个集市,让宫女们扮做买卖人,灵帝也穿上商人的服饰到集市上游逛,或在酒店里饮酒作乐。他不满足于现有的宫殿,让张让、赵忠等宦官大兴土木,兴建新的宫室楼阁,装点得豪华绚丽,耗费了无数的民力和财力。张让、赵忠等人也利用包揽这些工程的机会,对地方上横征暴敛,从中渔利。

      张让、赵忠借着皇帝的宠信,权势显耀,无人可比。不要说张让、赵忠本人,就连他们的家人也不可一世,富贵逼人。陕西扶风富豪孟佗为能结交张让、赵忠,就是先厚金贿赂张让总管家内事务的家奴,并千方百计满足总管的所有要求。总管十分感激,就问孟佗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孟佗说:“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当众向我拜一拜。”因为张让的权势煊赫,每天求见他的人很多,上百辆的车子排成长队,都需要经过总管这一关才能受到张让的接见。有一天,孟佗也来求见张让,却故意来得很晚,排在数百人后面,张让的总管见到孟佗,急忙率领一帮手下人前去叩拜孟佗,并十分恭敬地把孟佗迎进张宅。当时在场的人认为孟佗与张让的关系非同一般,都争相向孟佗送上各种珍宝。孟佗拜见张让时,把所收受的一部分财物献给张让,张让十分高兴,又加上总管的美言,马上决定任用孟佗为凉州刺史。

      张让、赵忠实行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政策,对于敢于对抗他们的人,千方百计地加以打击陷害。由于豫州刺史王允向灵帝报告张让有与黄巾军交往的嫌疑,张让对王允怀恨在心,必欲除之而后快,借故把王允抓进牢中,只是因为大将军何进和太尉袁隗、司徒杨赐等人联名上书向皇帝求情,王允才未被杀害。后来灵帝下诏大赦天下,但由于张让故意发难,惟有王允不准赦免。

      张让之父病故后归葬到老家颍川,很多人慑于张让的威势都去参加葬礼,但是州郡的名士们多数是有气节的,竞无人前去,张让非常生气。后来有个名士叫陈宴前去吊唁,才使张让有了一点面子。不久,陈宴被牵连进党争中,面临被诛杀的危险,张让通过自己的活动,使陈定免除了杀身之祸。

      中平六年(189年),灵帝病死,十四岁的皇子刘辩继任皇帝,即汉少帝。灵帝的皇后何氏作为皇太后临朝听政,何太后的哥哥何进作为大将军入朝辅政。赵忠等人害怕何进当政削弱宦官的权力,就和宦官蹇硕密谋设计除掉何进,并废黜少帝,另立皇子刘协当皇帝。不料事情败露,蹇硕被何进捕杀。袁绍劝说何进把宦官全都杀掉。但遭到何太后的反对,她认为汉朝的重要制度之一就是由宦官统领禁军,是祖宗传下来的家法,不应当废除。在袁绍的极力说服下,何进召集以并州牧董卓、泰山太守王匡、董军太守桥瑁等为代表的地方实力派带兵进京,又派武孟都尉丁原火烧孟津,火光直逼京城,各路兵马打出的旗号都是要求诛灭宦官,迫使何太后同意。何大后慑于当时情势,只好下令罢免全部小宦官。袁绍又派人到处抓捕宦官的亲属。张让见大事不好,急忙设法避难。张让的儿媳是何太后之妹,他跪拜在儿媳面前说:“老臣犯了罪,本应和您一块回归老家,只是我家世受皇恩,现在要离开宫廷,内心不忍,我请求再次进宫,能面见太后和皇上,然后再去送死也没有遗憾了。”儿媳把张让的话转达给何太后,太后同意让诸常侍入宫当值。

      到了八月,何进入宫,要求太后尽行诛杀宦官,他们谈话的内容被张让派人偷听到,张让知道何进的打算后急忙召集常侍段硅、毕岚等数十名宦官,各持兵器埋伏在尚书省,把何进包围住。张让当面斥责何进说:“先帝曾经与太后不和,几乎要废除后位,是我们这些人向先帝哭诉求救,并分别拿出家财千万献上,取悦先帝,都是为了保全你们何家。现在你却要加害于我们,不是太过分了吗?”说罢,宦官渠穆挥剑杀了何进。

      张让等杀掉何进后,又伪造皇帝诏书,下令罢免袁绍和王允。尚书觉得事出可疑,要求面见大将军何进共议国事。张让令人把何进首级抛出,说:“何进要谋反,已经被诛杀。”何进的部将吴匡、张璋,是何进一向信任的心腹,听说何进被杀,即与虎贲中郎将袁术一起合兵攻打宫门,放火焚烧南宫九龙门以及东西宫,迫使张让等人出宫。张让、段硅等宦官无奈,于是劫持着太后、少帝及陈留王刘协逃往北宫。袁绍带兵赶到朱雀门下,逮捕了赵忠等人,又引兵攻人北宫,宣布凡是宦官一律格杀勿论,甚至一些不是宦官没有胡须的人也被误杀,共杀死两千多人。张让、段硅等人挟持少帝和陈留王从洛阳城北门仓皇出逃。尚书卢植等人率兵紧追,直至黄河边,一路杀掉宦官多人。张让、段硅等知道已无路可逃,全都投河自杀。至此,以张让、赵忠为首的东汉宦官集团遭到彻底覆灭。同时,东汉王朝也从此走上败亡的道路。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