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贪官梁冀的故事:抄家财产相当于汉桓帝朝全国一年租税的一半

  • 发布时间:2017-05-31 23:52 浏览:加载中
  •   梁冀(?一159年),字伯卓,东汉安定乌氏(今甘肃平凉西北)人。梁冀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上溯数代,梁家在历朝为官者颇丰卫权位显赫。仅东汉朝,梁冀一门,前后有七人封侯,三人为皇后,六人为贵人,二人封大将军,夫人、女食邑称君者七人,尚公主者三人,其余卿、将、尹、校五十七人。可谓穷极满盛,威行内外,就是当朝皇上对其也是恭己而不得有所亲豫。

      梁冀不仅是东汉臭名昭著的权臣,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大贪官。他自小长得特别的丑陋。据《后汉书》记载,他“为人鸢肩豺目,洞精矘眄,口吟舌言,裁能书记”。别看他两眼直勾勾,说话结结巴巴,就像傻瓜木头人似的,但他从小就懂得耍钱、斗鸡,工于心计。长大后打猎、跑狗、踢球、喝酒、玩女人,鱼肉百姓,欺压百官,可谓无恶不作。

      一

      为弄钱先谋权,有权才有钱,这是历代贪官发迹的必由之道。贪官梁冀自然也不会例外。那么梁冀是如何爬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连皇上也惧他几分的赫赫权位呢?

      谈梁冀的发迹还需从其妹梁蚋入宫谈起。

      永建三年(128年)秋,顺帝刘保已年满14岁,依照祖宗的惯例,下诏全国择选良家童女入宫。当时袭父封为乘氏侯的梁商,其女儿梁蚋和梁商的妹妹都符合条件,结果同时入选。梁商是梁冀的父亲,这就是说梁冀的妹妹和始姑同入掖庭。这真是福从天降,梁冀的人生之路由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转折。

      而梁蚋入宫后,特受顺帝的垂青,后宫三年,年方17方的“梁小贵人”竞再跃龙门,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在梁蚋封后那天,她的父亲梁商加位特进,加封户邑,更增国士,赐安车驷马,拜执金吾。不久,梁冀晋升为步兵校尉。本来有这样的优越条件,又如此受到皇上的器重,应该好好干一番事业,但梁冀却反其道而行之,依仗着皇帝外威之威,背着父亲和妹妹胡作非为。洛阳令吕放曾是梁商的亲信门客,对梁冀在外的胡作非为实在看不下眼,也是为梁家名声所想,就在梁商面前讲了几句对梁冀不满的话。梁冀听说后,就派人把日放暗杀了。他把这事推到吕放的一个仇人身上,后来又请准让吕放的弟弟吕禹为洛阳令。为了灭口,他指使吕禹把他哥的那个仇人及其家族、宾客全部逮捕处死。

      尽管平日粱冀不学无术、无恶不作,但他毕竞是皇帝的小舅子,依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几年的时间,居然由一个侍卫人员——黄门侍郎、步兵校尉,节节高升,登上了掌握京师治安的执金吾高位。永和元年(136年)又爬上了河南尹即国都所在地的最高行政长官。

      永和六年(141年)秋,大将军梁商病故。父亲的棺停还没有来得及入土,梁冀就被顺帝诏令擢升为显赫内外的大将军一职,继父辅政。

      梁冀一路飙升,飞黄腾达,这一来他真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镇内外的权臣了。按说梁冀这下该心满意足了吧?不对。他的贪心真比天高。

      建康元年(144年)于内忧外患中,年仅三十岁的顺帝刘保病逝了。为了能轻易控制皇帝,进一步把持朝政,梁冀等将年仅两岁的刘炳推上了皇帝宝座,是为冲帝。就连自己的生活起居都无法自理的幼童如何承担起治理国家的职责?这样一来,冲帝即位后,国家大权自然旁落梁冀一门。顺帝的梁皇后以皇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身为大司马大将军的粱冀主持朝政,而冲帝只不过是徒具虚名的小傀儡而已。

      梁冀主持朝政后,将自汉和帝开始的东汉政治舞台上外戚和宦官争权夺利的斗争进一步激化,统治集团内部不断内耗,官吏贪污腐败,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化。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动乱已蔓延到了东汉王朝的腹地,在首都洛阳附近也竟然发生了盗掘祖坟——顺章陵墓的事件。梁冀就在这危机四伏的社会动荡中,将在位仅五个月的冲帝送进了皇陵。

      旧的去了,新的来了,冲帝死了,又一位年幼的皇帝在梁冀兄妹的密谋策划下,步上了皇帝的宝座,他就是年仅八岁的质帝刘缵。本来冲帝去世后,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年已十七岁的清河王刘蒜,一个是年仅八岁的千乘王刘缵。如果立国为公,接受前帝教训,立年长些的刘蒜为帝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梁冀等却反其道而行之,恐怕年长的刘蒜难以控制,就一手遮天,选定了刘缵这位年小的继承人。

      梁冀再次轻易得手,主持朝政,更加专横跋扈,无所不为,朝廷内贿赂公行,政出私门,社会动荡不安。梁冀的倒行逆施自然遭到朝内一批正直大臣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但梁冀大权在握,颐指气使,哪里会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呢!对梁冀的横行霸道,早熟的汉质帝刘缵,尽管小小年龄,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在一次朝会上,当着文武群臣的面指着梁冀说:“大将军是个跋扈将军!”梁冀听了勃然大怒。退朝后,梁冀越想越后怕,随后他恶毒地吩咐内侍把毒药放在食饼里送了去。质帝吃了饼,顿时肚子疼痛难忍,跌倒在地,滚着喊着悲愤地逝去了。刚刚还是活泼可爱的质帝就这样转眼成了梁冀手下可怜的羔羊。

      害死了质帝,梁冀又是一阵忙碌,再次把自己的人推上皇位,他就是梁冀的妹夫——桓帝刘志。

      刘志之所以能够做上皇帝的位子,这完全是梁氏一门精心策划,强制威逼而成的。

      那还是在顺帝出殡的那天,十三岁的蠢吾侯刘志也来送葬,不巧,端庄清秀的刘志的到来被久居深宫的梁太后看见,也由此而喜欢上了,一心想把自己的小妹妹嫁给他。两午后,梁太后与梁冀正商量给妹妹操办婚事的时候,梁冀下死手,毒杀了质帝,皇位一时空缺。此时的梁冀自然想把自己未来的妹夫刘志推上皇帝的位子,其用心也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的。

      不过,梁冀之用心,也被朝堂百官看透了,操作起来也没那么容易。梁冀决定策立刘志,而太尉李固等人为了削弱梁氏势力,就坚决主张迎立年龄稍大的清河王刘蒜。两种主张,两大势力,一时斗得不可开交,梁冀心里虽愤恨不已,但也一时无反击的理由。

      就在梁冀犹豫不决时,宦官中常侍曹腾,夜访梁府,献策道:“如果真策立清河王,大将军不免将大祸临头。”

      一言中的,第二天梁冀与梁太后议定,召集公卿大臣议立新君事。他端着肩,瞪着眼,开口杀气腾腾地宣布:“立蠡吾侯!”朝堂公卿一看这阵势、这口气,全都成了应声虫,惟有李固等正直大臣起而反对。梁冀一身霸气,猛地吆喝一声:“退朝!”刘志就这样随着一声吆喝当上了皇帝,是为桓帝。接着梁冀的小妹妹就成了皇后,姐儿俩也就分成了两辈,一叫梁太后,一称梁皇后,大将军梁冀又一次当上了皇帝妹夫的小舅子。梁冀的阴谋又一次得手。此时的梁冀在顺帝死后的短短几年里,他先后立冲、质、桓三帝,招降纳叛,结党营私,贪污纳贿。专断朝政,近达二十年,为他肮脏的一生,贪财、贪物、贪色,奠定了基础。

      二

      攀立高位,掌握大权,并不是梁冀惟一的目的,他看到了可以用自己地位和掌握的权力,谋财、谋色、谋私利。也就是说,捞到了权,用权捞钱也就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了。

      就说这刚刚登基的桓帝吧,他非常明白,他的皇位是完全靠着梁冀和梁太后双双把自己送上去的,一句话,没有他梁冀哪有刘志。既然刘志今天的一切是梁大将军给的,他刘志也该投桃报李,给予他梁冀所要的一切呀。梁冀需要什么呢?谈到权,除了皇权什么都不在他话下,即使皇权他也敢于挑战。他眼下说来,最眼馋的是钱财。

      对此,桓帝及时满足了他的需求。为了感谢梁冀的拥立之功,他于元嘉九年(151年),下诏将梁冀的封地增加了四个县,受封的户数达到三万多。这些封户封地,不仅大大超过了以往对功臣名将的封赏,而且也超过了当时刘姓各诸侯王的封地。同时,桓帝还赐给梁冀大量的金钱、奴婢、彩帛、车马和服装等等。可是贪得无厌的梁冀对此并不领情,更不满足,他暗地唆使他手下的党羽上书桓帝,大肆吹捧梁冀辅佐之功,请求对梁冀的妻子孙寿大加封赏,享受公主的待遇。桓帝自然有求必应,于是诏封孙寿为襄城君,兼收阳翟县的租税。这一来,梁家每年的收入大大高于一个皇子的年收入。

      像梁冀拥有这样的权位的人,应该说,吃啥有啥,喝啥有啥,穿啥有啥,玩啥有啥,一句话,要啥有啥,想啥有啥,该满足了!不,他是贪得无厌,欲壑难填。他经营几十年,把心腹党羽安排到了朝野内外,一当耳目,二搜钱财。百官升迁,都必须贿赂先行。他方认可。各地贡献皇帝的奇异特产,稀世珍宝,必须选上等的选送于梁冀之后。才能进贡皇帝。

      这样一来,一些善于察言观色的投机小人,看透瞅准了梁冀贪婪的本性,便投其所好。想当官的,来梁府送礼;嫌官小要升迁的,来梁府送礼;当官犯了罪想逃脱惩处,也来梁府送礼。有自己亲自带着礼品登门买官的,也有托人引见送礼买情的。对此,梁冀来者不拒,金银财宝一概笑纳,以至梁家门前上门送礼的排成长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常。梁冀对来者也是投桃报李,有钱者,就有权,有钱的也可免受法律制裁,真可谓是两全其美,各得其所

      梁冀不仅在自己的统治区域中搜刮,还络绎不绝地派遣自己的门客亲信,交通国外,广搜奇珍异物。这些门客,倚仗梁府势力,一路抢夺奸淫,敲榨吏卒,以致搜刮于上下,招怨于内外。梁冀自己四处搜刮聚敛贪婪无度,但他最看不得有钱的人,特别是比自己生活得更好的人。他让手下的门客私里将全国各地有名的富户的财产一一登记造册,然后编造出种种罪名,将他们一个个抓进大牢,严刑拷打,恣意凌辱,其目的就是一个要钱。这些富户看透了梁冀的贪心,也只好倾家荡产舍财保命了。

      但有些富户怨气十足,就是不买这个账。扶风人孙奋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当时是有名的有钱人家,但他也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这次梁冀终于把黑手伸向了他。梁冀先送给了他一匹马,然后向他借钱五千万缗。孙奋心亮肚明,这哪里是借,分明是抢!他实在不舍得这大笔钱打了水漂。后来被逼得实在没办法,狠狠心,只借给梁冀三千万。梁冀一看,少了两千万,火冒三丈。他即刻吩咐当时当地的官府把孙奋和他的兄弟抓了起来,谎称孙奋的母亲原是梁府的奴婢,偷走了他家十斛珍珠,一千万紫金,孙家才由此致富的,今天必须追还。官府里尽是些势利小人,是看梁冀的眼色行事的,根本就不去调查寻问,不问青红皂白地一阵毒打。孙奋哥俩屈打不招。死不承认。结果兄弟俩就这么活活地被折磨死了。后来,孙家一亿七千多万的家产就这么落入了梁冀手中。

      粱冀通过明抢暗夺、收受贿赂积累了大量财富。有钱了,就要享受了。他大兴土木。大起第舍。可笑的是他的妻子孙寿也不甘寂寞,要和丈夫比比谁的第舍建得更阔气、更豪华,这样她的建筑就和梁冀的建筑,对街而建。一座座楼阁拔地而起,殚极土木,互相夸竞。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河流、假山,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简直如皇帝的宫殿一般。梁冀与妇人孙寿“共乘辇车,张羽盖,饰以金银,游观宅内,多从倡伎,鸣钟吹管,酣沤竞路,或连继日夜,以骋娱恣。”

      尽管如此淫乐富贵,梁冀仍不满足,他还要更拓林苑,禁同王家,享受与皇帝的同等待遇。于是他凭借外戚的势力广圈土地,东自荥阳(今属河南),西至弘农(今河南灵宝),南起鲁阳(今河南鲁山),北达河淇(今河南淇县)的广大区域,全成了梁家的苑林,苑内小桥流水,林木葱宠,鸟语花香,曲径通幽,真同仙境一般。梁冀喜欢小白兔。他下令各地交纳白兔,烙上标记。谁要是伤害他的兔子,罪至死刑。有个西域商人不知这个禁令,误杀了他一只兔子,梁冀得知后,结果此案牵连十多个人被判了死刑。

      梁冀这样无休止地广造宅园,圈占林地,迫使大批农民失去土地,无法生存,或为流民,或成其奴婢。据史书记载,当时,名日“自卖人”的达数千人之多。

      梁冀一生既贪钱,也贪色,自小就非常荒淫放荡。当初,梁冀的父亲梁商将一美女友通期献于顺帝,后来,这友通期也不大争气,因微过而被皇上辞退梁商。梁商不便留府,就让她嫁人了。梁商去世后,梁冀乘机将她收入城西的私宅,与她私通。就是在他父亲大丧期间,梁冀也不顾及,后来被其妻孙寿发现,大闹不休,指使儿子梁胤将友氏诛灭。

      三

      梁冀残忍贪暴、搜刮无度的恶行,引起了朝野内外、官民上下的深恶痛绝和强烈反抗,当时民间到处流传着“梁氏灭门驱驰”的咒骂声。在梁冀辅政的二十多年间,东汉政治腐败,经济衰败,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起义声浪日益高涨。人民要求惩治腐败之声日益强烈。还是顺帝刘保在位时,谏议大夫周举就上书顺帝,他说:“要消灭盗贼,必须把地方官彻底查一查。爱护人民的官升职,贪官污吏查办。”顺帝下达诏书,令周举、张纲等八大臣分赴各地考察政绩,劾拿贪官污吏。周举等人接诏书立即出发巡察。而张纲出了京城,走出洛阳亭不走了,他想着真正惩治贪官的话,应是惩办朝廷上的大贪官,地方上小官就不敢妄为了。他说“豺狼当道,何必查问狐狸”。他一气之下,把车毁了,把车轮埋在地下,毅然上书弹劾梁冀,足足给他罗列了十五大罪状。这时周举等人到地方巡察的贪污案件,也大都与梁冀有牵连。但这时梁氏外威集团正在崛起兴盛之际,顺帝明知张纲所劾句句真言,但却不敢处理粱冀。反过来,张纲却成了梁冀伺机报复的死对头。不久,广陵(江苏扬州)发生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梁冀趁机让他坐上了多事的广陵太守位子,把他赶出了京城。后来涨纲治理广陵有功,顺帝原打算调京城重用他,梁冀坚决反对,方才作罢。不久张纲病死,年方三十六岁。

      郎中袁著对梁冀所言所行,不胜其愤,上书皇上,参劾梁冀,梁冀获悉立即密遣门客抓捕袁著。为躲避梁冀的杀害,袁著改名易姓,后又托病伪死,结蒲为人,市棺殡送,结果还是被梁冀侦破,将他秘捕后,惨恶地将他杀害了。袁著一批学生好友得悉噩耗,为其申冤鸣不平,梁冀则诬其著党,一并追杀,先后牵连无辜者六十余人。当时一个叫郝絮的,与袁著友善,四处躲藏,知道不能幸免,就将反抗的书信投入梁冀的府门,接着就在门口服药而死,情形十分壮烈,百姓无不悲愤。

      梁冀对揭发自己的人大开杀戒,而对作恶多端、鱼肉乡里的门人同伙却保护备至。当时有个叫吴树的人提拔到地方去做县官,梁冀的一帮平时横行乡里的狐朋狗友照梁的安排一齐赶到县界去迎接新任县令,以情托恃。吴树这人也是十分正直的人,过去对梁冀的恶行就十分不满,今天一见这情形,根本就不买梁的账。他到任后,立即将梁冀手下这几十个为非作歹的家伙诛杀了。梁冀怀恨在心。后来吴树奉任荆州刺史,临上任前,他到梁府辞行,梁冀设酒送行,暗施毒药,吴树饮酒后出门上车,竞惨死在车中。

      梁冀欲壑难填,倒行逆施,不仅受到朝野上下的强烈反抗,同时也逐渐引起汉桓帝的不满,并下定决心除掉这个害民祸国的贪官。

      使桓帝下决心动手的诱因是梁冀暗杀梁贵人母亲未遂事件。

      粱皇后因失宠而病,不久逝去。桓帝宠爱的贵人梁猛开始出人头地了。这梁猛本姓邓,父亲邓香早逝,母亲宣氏再嫁于孙寿的舅舅梁纪。孙寿看她长得非常俊美,就把她收为养女,送她进宫,后来封为贵人。后来,大家都以为她就是梁冀的亲女儿,就叫她梁贵人。梁冀生怕这其中的奥秘被梁贵人的母亲泄露,就秘使刺客暗杀她。不巧,这刺客刺行不遂,反倒被人抓住,一审问,是梁冀暗中指使。梁贵人惊吓之余,把事情原委向桓帝告发了。汉桓帝正宠着梁贵人,他也气愤不已:你梁大将军害过多少大臣,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今天竞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这时的汉桓帝已长成二十八岁的青年了,为了不再当他梁家的傀儡,重振朝纲,他决然与宦官单超、左倌等秘密商量,在厕所里制定出行动计划,随即发动一千多人的御林军,突然包围了梁冀的住宅,没收了大将军的印绶。

      一生贪得无厌、横行霸道的梁冀一见这大兵压境的情势,吓得六神无主,自知死期已至,在一阵哀鸣中与老妻孙寿双双服毒自杀。

      不可一世的梁大将军一死,其狐朋狗党也穷途末路了,有的处了死刑,有的废为平民,公卿大臣被牵连而杀的数十人,故吏宾客被罢免的三百多人,一时“朝廷为空”。全国百姓无不拍手称庆,上下一片欢腾。

      接着桓帝下诏,对梁冀的家产进行了彻底清抄,结果抄其家产价值三十多万绢。这相当于汉桓帝朝全国一年租税的一半。由此可见梁冀贪婪达到了何等程度。

      一代枭雄、一代大贪官梁冀就这样走完了他可悲可恨的人生之旅。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