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宫悲秋之秋声遗响

  • 发布时间:2017-11-10 13:26 浏览:加载中
  •   历史上的亡国之君,治国无术,却大都雅好词章。陈后主自制《玉树后庭花》,李后主感叹“一江春水向东流”,宋徽宗写出瘦金书,等。但是,他们的政治人生是悲剧性的,他们的词章传达给后人的,也大多亡国之恨,是靡靡之音。

      无独有偶,汉宫秋色的点染者汉元帝,也能自制乐谱,创成新声。他曾经在大殿下摆着鼙鼓,自己用铜丸向鼓上掷去,其声无不中节,与在鼓旁直接敲击完全相同。别人都没有学会这个技艺,只有他的儿子定陶王刘康擅长此道。元帝对此赞不绝口,经常与左右夸夸其谈,其他人也都顺情说好话。驸马都尉史丹,系前大司马史高的长子,听了以后,却不以为然,不无嘲讽地说道:“陛下称赞定陶王多才,臣以为若论才具称长,莫如聪敏好学的皇太子。如果仅仅以弹丝竹敲鼓鼙为能,那么黄门鼓吹郎陈惠、李微,远远胜过匡衡,陛下何不任他们为丞相呢?”说得元帝也不禁哑然失笑。

      不久,元帝的少弟中山王刘竟病逝。这刘竟与太子刘骜同学,叔侄两人年龄相仿,颇相亲爱。元帝带着太子刘骜前去吊唁,他悲不自禁,抚棺流涕,却见刘骜并无戚容,便怒斥道:“天下有临丧不哀,而可以仰承宗庙,为民父母么?”只见史丹在旁,元帝便责问道:“你说太子多才,临丧不哀,这就叫多才么?”史丹忙免冠叩谢道:“臣见陛下过于悲哀,恐伤圣体,所以告诫太子不要再涕泣,以免徒增陛下感伤。”元帝听了,觉得似乎有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元帝既遣归呼韩邪,还是不忘昭君之事,终于愁极无聊,恹恹成疾。在他寝疾加剧之际,每逢尚书入省,都要问及景帝立胶东王刘彻之事。尚书等都猜出了他的用意,因为涉及改易储君,关乎国家大计,都不敢正面回答,只好言语支吾,应付过去。

      一天,元帝正在昏昏入睡,忽然听见御床旁边传来以头叩地的咚咚声,睁眼一看,只见史丹正跪在青蒲上叩头。这青蒲是青色画地,接近御床,向来只有皇后可以登上。元帝见史丹竟然越礼,忙问他有何急事。原来他听说元帝打算改易太子,急不暇顾,便犯规强谏道:“太子位居嫡长,册立有年,天下莫不归心。今道路竟然传言,说太子不免动摇。如果陛下果有此意,满朝公卿必然死谏。臣愿先自请死,为群臣首倡!”元帝本有此意,听了史丹的谏辞,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喟然长叹道:“皇后勤慎,太子又受先帝厚爱,我怎好有违?我病将不起,愿你等善辅太子!”史丹听后,才欷起立,退身而去。元帝自创新声、掷击鼙鼓、欲易太子及史丹谏阻事,均见《汉书》卷八十二《史丹传》。

      几天后,元帝驾崩,葬于渭陵。太子即位,是谓成帝。

      这成帝的懦弱,比之乃父尤甚。

      于是,未央宫里的秋色,更衰煞悲凉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