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雄在伊俄尔-《希腊神话故事》

  • 发布时间:2017-11-10 14:18 浏览:加载中

  •   科斯

      建造“阿尔戈号”于是两位使臣出使列国,向米努阿的所有英雄们宣布道:“谁敢加入寻找金羊毛的冒险行动?”

      这一号召激起所有王子的雄心,他们从各自的山谷来到帕加赛黄色的沙滩。首先来到的是威武的赫拉克勒斯,他身披狮皮,手持大棒,身后跟着年轻的侍从海拉斯,背负着他的弓箭;之后是提菲斯,技艺娴熟的舵手;布提斯,男人中最英俊的一个;双胞胎卡斯托尔和波吕丢西斯,神天鹅之子;卡伊纽斯,人类中最强壮者,半人马族曾徒劳地想杀死他,把他压在松树树干的下面,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死掉。然后到来的是生着翅膀的泽提斯和卡莱斯,北风之子;佩琉斯,阿喀琉斯的父亲,他的新娘是银白双足的海中女神忒提斯。从那边又来了忒拉蒙和在特洛伊平原作战的大小埃阿斯的父亲俄琉斯;摩浦索斯,通晓鸟类语言的睿智的预言家;伊德蒙,太阳神福玻斯给予他一张能预言未来的舌头;安卡伊俄斯,他能读懂星象,深通所有天体的循环;阿尔戈斯,声名远扬的造船匠。还有许多英雄,都戴着铜制和金制的、有着高高的染色马尾装饰的头盔,锁子甲下面是亚麻布的刺绣衬衣,而磨光的锡制护腿在战斗中保护他们的膝盖。每个人都肩负用很多层坚韧的牛皮制成的盾牌,在有着银色饰钉的腰带上挂着青铜剑,右手提着一对沉甸甸的白色岑树杆的长矛。

      他们来到伊俄尔科斯,人们倾城出动来迎接他们。他们伟岸的身材、英俊的外貌、优雅的举止、镶嵌着闪光华丽饰物的兵器都让他们看不烦。有人说:“自从希腊人征服这片土地以来,从未见过有这样的英雄聚会。”但妇女们却为他们叹息,交头接耳道:“天哪,他们都是去送死的。”

      他们砍伐佩里昂山的松树,用斧头把它们削斫成形,阿尔戈斯指导他们建造出一艘大船,这是自人类航海以来的第一艘长船。他们在船舷上穿孔,装上50支——作为船员的每一位英雄有一支桨,然后用炭黑色的沥青涂这艘船,在船头上着以朱红色。他们用阿尔戈斯的名字命名她为阿尔戈号,并且整天在上面工作。晚上,珀利阿斯招待他们,像宴请国王一样。他们晚上在王宫的门廊上睡觉。

      而伊阿宋则北上了,进入色雷斯的国土,找到行吟诗人之王俄耳甫斯。他住在罗德普山下自己的岩洞中,周围是野蛮的希康部族。伊阿宋问他:“俄耳甫斯,我的老同学,你会离开你的大山,和我再度穿过斯特莱蒙,和米努阿的群雄一道远航,取回金羊毛,用你神奇的竖琴和歌声使我们大家迷醉,令所有怪兽销魂夺魄吗?”

      俄耳甫斯叹息道:“自从我远离海边的伊俄尔科斯,离开喀戎的洞穴,我不是曾经颠沛流离,饱尝艰辛与疲惫之苦吗?我的女神母亲赐予我歌唱的技艺和嗓音也无济于事。我的歌唱和艰辛都是徒劳的。我下到冥界,用歌声迷住哈得斯的诸王,想把我的新娘欧里狄克带回人间,可是徒劳无功。”

      我赢回了她——我的所爱,却在同一天再度失去了她。在狂乱中;我四处漂流,甚至到过埃及、利比亚沙漠和所有海洋中的岛屿,被那只可怕的牛蝇所追赶。其间,我徒劳地用我神奇的竖琴和歌声迷住人类的心灵、森林里的野兽、树木和没有生命的石头,给它们以安宁,而我却一无所获。最终还是我的母亲卡里俄普解救了我,把我平安地带回家。我独自住在这个岩洞中,在未开化的希康部族人中间,用魔力和宙斯仁慈的法律平抚他们不驯服的心灵。现在我必须再次离开家,沦落天涯,远赴迷雾笼罩的黑暗地界,到东方海洋的尽头去。但是上天注定的事情必定会发生,一位朋友的托付也需要曲意服从,因为恳求者是宙斯的女儿们,谁敬重她们,就是敬重宙斯。

      俄耳甫斯叹息着站起来,取出他的竖琴,带着伊阿宋向西南方行进,来到位于圣湖旁边的宙斯之城多多那。在远古的橡树林的阴暗之处,在百泉之山的下面,喷泉向外吐着火焰。他带着伊阿宋来到圣橡树前面,黑鸽子以前在这里栖息,后来它变成了宙斯的女祭司,向周围所有的国家发布神谕。他吩咐伊阿宋砍下一根树枝,向宙斯和赫拉献祭。他们带走这根枝条,来到伊俄尔科斯,把它钉在船头上。

      船终于完工了,他们想使它从海滩上下到水里。但是船太重了,他们推不动它,船的龙骨深陷在沙子里。英雄们都羞赧地互相看着。但伊阿宋发话了:“让我们问问神木吧,或许它能在困难的时候帮助我们。”

      这时一个声音从神木中传来,伊阿宋听到了它说的话。他让俄耳甫斯弹奏竖琴,群雄等候在周围,拿着松木滚筒,准备帮着把船推入海中。

      于是,俄耳甫斯抱起竖琴,开始唱他神奇的歌:“多么甜美呀!在波涛间徜徉,在海浪上跳荡,风在缆索间欢唱,桨在浪花里快速翻动;多么甜美呀,在海洋上漫游,把新市镇和神奇的国度观赏,满载财宝而归,赢取不朽的名望。”

      好样的海船阿尔戈号听到了他的歌声,对出海充满了渴望。它的每一块木头都跃跃欲试,从船头到船尾都波动起来。它从沙子里跃上滚筒,像骠悍的战马般向前突进。英雄们在它前方的路径上垫上松树干,直到它扎进涛声微作的大海。

      然后他们给海船装上充足的食物和水,把梯子拉到甲板上,每个人在自己的桨前就位,依照俄耳甫斯的竖琴掌握节奏。他们离开海湾,向南航行。人们在悬崖顶上列队相送。看到英勇的船员们出发了,妇女们都流下热泪,男人们却欢呼起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