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官员商人的童话故事13篇

  • 发布时间:2016-06-24 16:08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恶霸主教的下场


      〔丹麦〕安徒生

      丹麦靠近大海的地方有一个叫波尔格龙的地区。这个地区的宗教事务都由当地的主教负责管理。

      身为主教是很有权势的,波尔格龙主教的权势更大得惊人。然而,尽管这样,他并不满足。他的权力欲仍在不断地膨胀,他想让所有的人都俯首称臣。这个霸道的主教名叫奥拉夫·格格布。

      每当海上有渔船或商船遭遇风暴,遇险在波尔格龙搁浅的时候,主教都会不失时机地趁火打劫,指使人带着武器、火把到船上洗劫人家的财物。他甚至残忍地杀害船上所有的人,然后造成触礁遇难的假象蒙蔽世人。

      人们都知道国王富有,可是波尔格龙的财富不但比国王还多,而且势力比国王还要大,心比强盗还要黑。他甚至不放过他的族亲。

      主教有一位族亲很富有。后来,这位族亲去世了,他的妻子成了一位寡妇,她有一个儿子。儿子从小被送到国外学习,多年杳无音讯,只有寡妇一个人孤单单地生活着。

      主教为了侵吞这位族亲的财产,派人送信给罗马的教皇,说了寡妇许多坏话。要求教皇做主将寡妇的财产没收。教皇听信了主教的谎言,下令将寡妇从教会中驱逐出去。可怜的寡妇一下子变得一贫如洗。

      寡妇绝望地带着仆人离开家园,逃难来到法国。一天,寡妇遇到一个威武的骑士,骑士看到寡妇悲痛的样子,问道:

      “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吗?告诉我,也许我能帮助你们。”

      寡妇哭诉了自己的遭遇。骑士竟放声大哭起来,原来,骑士正是寡妇多年失去音讯的儿子,他们抱头痛哭。

      寡妇的儿子叫演斯·格洛布,他听了母亲的讲述,气愤得要去法庭控告主教,母亲摇摇头,说:

      “孩子,有教堂给他撑腰,法庭是不会为我们做主的。”

      演斯·格洛布愤恨难平,他在地上走来走去。终于,他坚定地表示:

      “没问题,我会惩治他的!”

      为了更有把握,演斯·格洛布给自己的一位朋友写了一封信,请他在圣诞节前夜到波尔格龙的卫得堡教堂来。演斯·格洛布知道主教要在那时到教堂去做祈祷。

      演斯·格洛布的朋友收到信后,立即带领一些人上路。不想,他们乘坐的渡船在海上遇到了强大的风暴,风暴掀起巨大的海浪,渡船无法向岸上靠拢。不得已,他们只好跳下船只,在海水中奋力前进,一些人被海水卷走了。挣扎着登上海岸的只有演斯·格洛布的朋友和他的两位随从。

      圣诞节的夜晚,卫得堡教堂灯火通明。演斯·格洛布的朋友和两位随从到达教堂门前时,演斯·格洛布从里面迎了出来。原来,他已经把主教和他的武士们全部结果了。

      大家一块儿走进教堂,只见在祭台上的烛光映照下,被砍掉头颅的主教和他的武士们横躺竖卧地倒在血泊中——这就是恶霸主教的应得下场!

    第二节 亚历山大主教的愿望


      〔德国〕豪夫

      阿里·巴努是亚历山大的主教,也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他长得 英俊威严,头上裹着一条珍贵的羊毛头巾;额头上皱起深皱纹,好像新犁过的地,但上面撒满阴郁;穿着鲜艳的衣服,束着一条价值五十匹骆驼的华贵腰带,总是锁 着眉头,垂着眼帘。每天清晨,他穿过城里的街道,去教堂给信徒们讲《古兰经》。这是当主教的职责。他缓慢地迈着庄严的步伐,每走五步就摸摸自己那又长又黑 的胡子,好像满腹忧郁。他每次走过时,街上的人都会站住脚,望着他的背影,议论纷纷。

      一个说:“这真是一位英俊而威严的美男子!”

      另一个附和说:“也有钱。他不是在伊斯坦布尔港有一座宫殿吗?他不是还有农庄和田地、数千头牲畜和许多奴隶吗?”

      “确实如此,”第三个跟着说,“最近从伊斯坦布尔来了一个鞍翅人,是受先知保佑的大君亲自派来的。他告诉我们说,我们的主教很受外交大臣、禁军司令和每一个人的尊敬,甚至苏丹陛下也很看重他呢!”

      “的确,”第四个人大声说,“他很幸运,飞黄腾达,是个贵人。不过……不过……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知道,知道!”其他的人插嘴说,“这是真的,他肩上的担子不轻啊,我们才不愿意和他交换呢。他的确是个有钱的贵人,但是,但是……”

       阿里·巴努在亚历山大最美丽的广场上有一幢豪华大楼,大楼前面有一片宽敞的平台,四周是大理石围墙,围墙外是茂密的棕榈树林。傍晚,他常坐在大门外棕榈 树下抽水烟。十二个衣着华丽的奴隶站立在旁边,与他保持一段表示尊敬的距离,随时听候吩咐。奴隶们各有分工:一个手里捧着槟榔,另一个为他撑遮阳伞,第三 个托着装满名酒的纯金酒杯,第四个拿着一把孔翎扇,驱赶主人附近的苍蝇,第五个手捧好几卷经书,为他朗读,其他的是歌手,抱着各种管弦乐器,需要时为他奏 乐,供他消遣。

      不过,所有人都是白费力气。他既不要求奏乐,也不要求唱歌,既不想听先哲们的箴言和诗赋,也不想饮酒,嚼槟榔。打孔翎扇更是徒劳,因为主人根本不注意身边嗡嗡飞舞的苍蝇。

       过路的人往往停步观赏,羡慕地注视着这所宏伟的房子、穿着华丽的奴隶和各种舒适的陈设。但当他们看见主教非常严肃、郁闷地坐在棕榈树下,目不转睛地盯着 从水烟袋上升起的淡蓝色烟雾的时候,他们就摇头说:“这个有钱有势的人真是太可怜了。他虽然有万贯家财,却比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还可怜。因为他不会享 福,先知没有赋予他这种才智。”

      所有经过的人都如此嘲讽他,然后幸灾乐祸地走开了。

      一天傍晚,主教又一次坐在大门外面的棕榈树下,沉浸在极其的孤寂之中,悲哀、寂寞地抽着水烟袋。这时,几个年青人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着他暗自发笑。

      “真是的,”一个说,“这个阿里·巴努,他是一个十足的白痴。我要是有他这么多钱财,天天要过得痛痛快快,欢欢喜喜。我要把朋友们都请到一起来大吃大喝,让这座富丽堂皇的大厅充满欢声笑语。”

       “很不错的主意,要是能够这样,倒也不坏。”另一个附和道,“不过如果这样长时期吃喝,即使是受到先知保佑的苏丹,也会坐吃山空的。我要是他的话,每天 晚上也会坐在这个美丽的广场上的棕榈树下,但我不会让奴隶们站在一边,要让奴隶们唱歌奏乐,要舞蹈家翩翩起舞,表演各种各样的精彩节目。我还要拿出派头来 抽水烟,喝琼浆玉液,像巴格达国王一样享受一切。”

      “我可不会那样做,”第三个青年是个作家,他说,“这位主教是个有学问、有智慧的 人,这是真的。他讲古兰经的时候,引用各种富有哲理的诗文,充分显示出博学多才。你们看到捧书的那个奴隶了吗?那可都是些极其珍贵的经书,我情愿拿我的财 产去换它们。可是他呀,坐在那里抽烟,让书完全闲着。我要是主教阿里·巴努的话,就一定要叫那个家伙给我朗读,一直读完所有的经卷,要么就读到深更半夜, 而且要读到我睡着为止。”

      “哈哈……”第四个是一个旅行家,笑过之后,他说,“你们知道我怎么安排吗?吃喝玩乐,听经卷,我可不干这 些。我要是有了钱,就将生活安排得特别潇洒。他有最好的马匹和骆驼,有大量的金钱。我要是他的话就出去旅行,行遍世界,甚至走到莫斯科人、法克兰人那里 去。在我看来,看世上的美景才是最大的享受。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我就这么做。”

      “青年时代是美好的时代,这个年龄是快活的年龄,”站在他们旁边,听完他们谈话,一位外貌平平常常的老人说,“不过,我认为,青年人也是无知的,说起来口若悬河,夸夸其谈,做起来却不知如何下手。”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头儿?”青年们很生气地问道,“您为什么要横加干涉呢?”

       “一个人如果比别人懂得多,就应该纠正别人的错误。这是先知的意思,”老人回答,“主教在先知的保佑下,有这么多财富,这是事实。而且只要他心里想要什 么,就会得到什么。其原因就是,他保持着严肃和悲伤。以为他原本就是这样的吗?不是。在十年前,我就认识他。那时的他,活泼健壮,生活愉快,善于享受。他 那时有一个儿子,这孩子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聪明好学。凡是看见他的模样、听到他的言谈的人,都羡慕主教有这么个宝贝。他才十岁,学问就与一个十八岁的人差不 多了。”

      “他那个孩子怎么就死了呢?主教太可怜了!”那个青年作家惊叫道。

      “假如这个孩子是回到先知的家里,那 倒是值得慰藉的,那里比亚历山大可要舒服得多了。但是,注定要经历的事情,是无法逃脱的。那时,法兰克人像饿狼一样向这里猛扑过来,对我们开战。他们攻占 了亚历山大,从那里长驱直入,把马梅卢克军打得落花流水。主教是个聪明人,懂得忍耐并与他们周旋。可能是他们贪图他的财宝,也可能是他私藏他的本教弟兄。 具体原因我也没有弄明白。反正有一天他们是闯进了他的家,指责他用武器、马匹和食品秘密支持马梅卢克军。不管他如何辩护,都没有用处。在榨取钱财方面,法 兰克人是一个粗暴而残忍的民族。他们把他那个名叫凯拉姆的年幼儿子作为人质抓到他们的兵营,他为救儿子给他们送去了许多金钱,他们却不放他走,还要他拿出 更多的财物。突然,有一天,法兰克人接到命令,这命令可能是他们的总督下达的,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人发布的。这道命令要他们乘船撤退。在亚历山大无人知晓的 情况下,他们突然撤到公海。而可怜的小凯拉姆——主教的儿子也被带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啊,可怜的人啊,安拉给了他多么大的打击!”年轻人异口同声地叫喊,同情地看了看那位主教。

       “更不幸的是,由于儿子的下落不明,他心爱的妻子伤心过度而死。他买了一条船,配置了设施,说服了住在下面井边的一位法兰克医生,一起驶往法兰克斯坦, 去寻找失踪的儿子。他们登上船,在海上航行了很长时间,才到达那些异教徒的国家。但是,据说那里刚刚发生过骇人听闻的事件。那些人杀害了苏丹和总督,穷人 和富人互相残杀,全国一片混乱。他们找遍每个城市,但都没有发现小凯拉姆的踪影,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返回亚历山大。从那时开始,主 教就开始现在这样的生活了。他为儿子而悲伤,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当他吃饭喝茶的时候,怎能不会想起,我可怜的凯拉姆现在是不是饿了,渴了?当他根据自己的 职位和身份披上豪华的头巾,穿上节日盛装的时候,怎能不会想起,儿子是如何度日的呢?当他周围站满歌手、舞伎和朗诵者,站满了奴隶的时候,怎能不想起,他 的儿子是否正在法兰克独裁者面前,按照命令跳舞奏乐?使他最痛苦的是,他那可怜的小凯拉姆正生活在异教徒中间,异教徒肯定会让他背叛自己的信仰,如果真是 这样他想在天国拥抱他也不可能了!”

      “因此,他对自己的奴隶非常温和,给穷人以大量施舍,他认为,安拉会让他如愿以偿的,也会感动法兰克统治者的。那时,他们就会温和地对待他的儿子了。每逢他儿子被劫持那天,他都释放十二名奴隶。”

      “我也听说过些,”作家接着说,“不过,奴隶们的故事说得很离奇。至于他的儿子,从没有人提及。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古怪的人,特别爱听别人讲故事。他每年都要让奴隶们举行讲故事比赛,讲得最好的就被释放。”

      “不要去听别人的胡扯,”老人说,“情况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对这些事了如指掌。可能是他在这些痛苦的日子里,想使自己快乐一下,便叫人给他讲故事。但是他释放奴隶是出于儿子的缘故。夜凉了,我必须赶路了。愿你们平安无事。年轻人,以后要更好地了解善良的主教!”

      年轻人感谢老人给他们提供的消息,回头又看了看那悲伤的主教,便沿街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可不想当主教阿里·巴努。”

       没过多久的一天早晨。在做祷告的时候,那几个年轻人在街上又相遇了。年轻人想起了那个老人和他所讲的故事。他们都很同情主教,便朝他的房子看了看。他们 发现那里一切都装饰得极其华丽,不禁大吃一惊。屋顶上金碧辉煌,穿着艳丽的女奴们在院里忙忙碌碌,大厅铺上了名贵的地毯,宽阔的台阶上铺上了绸缎,这些绸 缎与地毯连接在一起。街道上也铺上了极其精美的布料。这些布料非常好,有些人只想用它们做件节日衣裳或鞋子,都未能如愿以偿。

      “怎么,才短短几天的工夫,主教就完全变了个样!”年轻作家说,“他是不是要举行庆典?是不是要让他的歌手和舞伎显一显身手?你们看那地毯,除亚历山大王谁有过这样好的东西!这样好的布铺在地上,真是糟蹋!”

      “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另一个人说,“一定是为了迎接显赫的人物,在我看来,只有国王或先知们才会享受到如此待遇。不过,今天谁会来呢?”

      “快看,那位老人从那边走过来了。他可是什么都知道的,一定会给我们一些启示。”

      “老人家。您不会忘了我们几个吧?”他们高声叫喊着。老人看见他们在打招呼,便向他们走过来。他认出他们是几天前和他谈过话的那些年轻人。他们提醒他注意主教家,并且问他,他是否知道正在等待哪位贵宾。

      “你们是这样认为的?”他答道,“阿里·巴努今天要举行盛大庆典,或者有一个大人物光临他家?事实并非如此。但是,今天是拉马丹月的第十二天,你们知道吗?这一天,他的儿子被带到兵营。”

      “但是,以先知的胡须作证,”一个青年大声说,“这一切都像是进行婚礼或庆典,而你却说这是一个哀悼日,这两者怎么能统一起来呢?主教是否有点经神失常了呢?”

      “你们的判断是不是总有点作得太快,年轻的朋友?”老人微笑着说,“这次,你们的箭确实锋利,你们的弓同样拉得很紧,但你们还是远远没有射中箭垛。告诉你们吧,今天主教在迎接他儿子回来。”

      “他已经找到他的儿子了?”青年们叫起来,都欢喜万分。

       “没有找到。但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样做的。你们知道,这些年以来,主教也一直怀着悲痛的心情纪念这个日子的,一边释放奴隶,一边供许多穷人吃喝。 在几年前,他突然发现那所房子的阴暗处躺着一个疲惫不堪的托钵僧,主教给了他饭菜和饮料。那托钵僧原来是位圣人,能预知未来,解释天象。由于主教伸出了温 暖的手,他恢复了疲劳后,走到主教身边说:‘我知道你苦闷的原因,今天是拉马丹月的第十二天。你不是在这一天丢失儿子的吗?请放心,这个悲伤的日子将成为 你的喜庆日。请记住,你儿子会在这样一个日子返回的。’圣人就是这样告之主教的。任何一个穆斯林,如果对这个人的话抱怀疑态度,都是罪过。阿里听了这席话 后,悲伤并没有减少,但他总是顽强地在这一天等待儿子的回归,并把房子、大厅和台阶装饰一新,好像他那儿子随时会回来似的。”

      “好极了!”作家接口道,“不过我还想看看,房子收拾得这么光彩,他在这种欢畅的场合下是怎样哀悼,尤其想听听,他怎样叫他的奴隶给他讲故事。”

       “这是个非常容易满足的要求,”老人回答,“多年以来,主教家的奴隶总监都是由我的好友担任。每到这一天,他总是在大厅里给我留出一个小小的位置。在大 厅里,主教的仆人和朋友很多,多几个人决不会引起注意。我跟他打个招呼,要他让你们进去,没有比这更容易的事情了。九点钟在广场上集合,我会给你们答复 的。”

      几个年轻人听了老人说的这番话,对他表示感谢。在他们的心里,是要看看在这种喜悦的气氛里主教是如何哀悼的。

      在九点钟时,几个年轻人来到指定的广场,碰到了那位老人。老人告诉他们,奴隶总监同意领他们进去。他走在前面,但不是经过装饰华丽的台阶和大门,而是经过一个小小的旁门。进去后,他小心地把门关好。然后,他引他们通过好几个过道,才进入大厅。

       大厅里人头攒动。既有本市的达官贵人,也有主教的同行。他们都是来安慰他,减轻他的痛苦的。那里也有各种各样的奴隶,他们来自世界各国。大厅的最后面摆 着一张豪华长沙发,上面坐着主教最尊贵的朋友,有奴隶侍候他们。主教坐在他们旁边的地板上。由于是为他失去儿子致哀,他不能坐在显示欢乐气氛的地毯上。他 用手支撑着脑袋,朋友们在他耳边轻言细语,进行百般安慰,但他似乎很少听进去。他的对面,坐着几个穿奴隶服的老年男子和年轻男子。老人告诉他的年轻朋友 说,这些人就是阿里·巴努今天要释放的奴隶。他们中间有几个是法兰克人,老人要求他们特别注意其中的一个,因为他长得很英俊,而且非常年轻。几天前,主教 刚从一个突尼斯奴隶贩子手里用一大笔钱把他买回来,今天就释放了,因为他相信,他释放越多的法兰克人回到他们的祖国,先知就会越早解救他的儿子。

      当入席时,四个年轻人才知道这个老人是大哲人穆斯塔法。

      酒过三巡之后,主教向奴隶总监发出信号。总监站了起来,大厅里鸦雀无声。他走到将要被释放的奴隶们面前,高声说道:“幸运的奴仆们,我主人阿里·巴努——亚历山大主教,今天开恩释放你们。现在,按照他家这天的规矩,开始讲故事吧。”

      于是,奴隶们依年龄开始依次讲故事,他们都讲了在外国听到的奇异的故事。但到那个最引人注目的奴隶讲时,他竟说出了主教儿子的故事。

      主教阿里·巴努一面听故事,一面深深思索起来。故事使他不知不觉着了迷,他的胸脯胀动,他的眼睛发出红光,他好几次都要打断他的年轻奴隶的话,但故事的结尾似乎并不使他感到满足。

      “你说他现在可能有二十一岁了,是吗?”于是他开口问道。

      “是的,老爷,他和我一般年纪,二十一岁。”

      “他说哪座城市是他的家乡,这一点你还没有对我们说过。”

      “如果我没有记错,”他回答说,“就是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主教叫道,“这是我的儿子;他现在在哪儿?你不是说他名叫克朗吗,他的眼睛是黑的,头发是褐色的吗?”

      “是的。在悲哀的时候他叫自己做克朗,不叫阿尔曼索尔。”

      “可是,安拉!安拉!告诉我吧:你说他父亲当着你的面买了他,他硬说是他父亲吗?这么说来他不是我的儿子了!”

       奴隶回答说:“他对我说:‘赞美安拉,倒霉这么久总算够了。’这就是我的故乡的市场,过了一会儿,路口来了一个绅士,他一见到他就叫道:‘啊,眼睛是上 天赐予我多么宝贵的东西呀!我又一次看见我尊贵的父亲了!此人走到我们面前,看看这一个,看看那一个,最后买了克朗。’这时他高呼安拉,念起热烈的感谢经 来,并悄悄对我说:‘现在我要回到我幸福的厅堂里了,买我的人是我自己的父亲。’”

      “那么他不是我的儿子,不是我的克朗了!”主教很悲痛地说道。

      这时,少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眼里涌出愉快的泪珠,跪倒在主教面前,叫道:“这可是您的儿子克朗·阿尔曼索尔。是您给了他两次生命。”

      “安拉!安拉!奇迹,伟大的奇迹!”全场的人都高声呼喊着,拥挤过来。主教却站在那里,久久没有说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年轻人将他那漂亮的身躯转向他。

      “我的朋友穆斯塔法!”主教对这一年老的高僧说,“我的眼前,挂着一块由眼泪织成的纱,我的克朗的脸上虽然刻画着他母亲、生育他的人的特征,我却视而不见。你过来,仔细看看他吧!”

      高僧走过来,把少年奴隶仔细端详一番。把手放在这个年轻人的额头上说:“克朗!你在遭到不幸的那天,我送你去法兰克兵营,给你一句格言。你能把它重复一遍吗?”

      “尊敬的导师!”年轻人把老人的手拉到自己嘴唇边说,“原文是:一个热爱安拉并有良心的人,即使在贫瘠的沙漠中,也不会孤独,因为他有两个同伴走在他的身边,安慰他。”

      老人怀着激动的心情,抬头仰望天空,把年青人拉到自己身边,让他贴着自己的胸膛,然后又把他交给主教,说:“把他接走吧!如果说你十年悲痛完全是为了他的话,那就可以肯定,克朗就是你的儿子。”

      主教欢喜欲狂,目不转睛地端详着失而复得的儿子,这确实是他的形象。所有在座的人都分享着他的喜悦,他们热爱主教,仿佛今天自己也得到了一个儿子一样。

      现在,厅堂里又充满了歌唱和欢乐,真正的庆典终于开始了。大家一直聚会到深夜,散会时主教给他的朋友每人一份厚礼,使大家永远记住拉马丹月的第十二天。

      主教并将这四个青年介绍给他的儿子,请他们常常到他那儿来。他决定叫他和作家一同念书,和旅行家出外作小小的旅行,让歌唱家和他唱歌跳舞,让另一个人替他准备宴会。他们每人也得了一份厚礼,高高兴兴地走出了主教的住宅。

      “我们应当感谢谁呢?”他们互相说道,“除了这个老人外还能感谢谁呢?以前我们站在这所房子面前责难主教时,谁想到结果会这样?”

      “我们多么容易忽视这个老年人的教训,”另一个人说,“或许专事讥讽他?因为他那破破烂烂的样子,寒碜极了,谁能想到他竟是哲人穆斯塔法?”

      “真是不可思议!我们不是在这儿大声说出过我们的愿望吗?”作家说,“我们有一个人要旅行,另一个人要唱歌跳舞,第三个人要参加上等宴会,而我呢——要念书,听故事。我们的愿望不是完全实现了吗?我完全可以念主教家的全部藏书。”

      “我不是可以替他预备膳食,安排他最美好的宴会,自己不是还可以参加吗?”另一个说。

      “而我呢?只要我心里想听歌、听弹琴,或是想跳舞,我不是可以到他那儿去,叫他的奴隶表演给我欣赏吗?”

      “而我,”旅行家叫道,“今天以前还是一个穷光蛋,连跨出城门一步都不可能,现在,我可以随便到哪儿去旅行了!”

      “是呀,”他们齐声说道,“我们听老人的话果然是对的,谁能料定我们将来会怎样?”

      他们一路说笑着,消失在夜色里。

    第三节 游牧民法官


      〔蒙古〕童话

      一个穷困潦倒的穷牧民,在深山里找到一块宝石。他想着以后的幸福生活:家里牛羊成群,奴仆成队,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

      他兴高采烈地回家了。在路上,穷人遇到一个喇嘛,喇嘛问他:“你为什么这样快乐?”

      穷人如实地告诉了他如此快乐的原因。

      喇嘛说:“这是佛帮助你找到了宝石,你把宝石交给我,我把它带给你的双亲。你到庙里去,念一个月的经文感谢佛,一个月之内不要回家!”

      一个月以后,穷人回家了,发现家里依然贫穷如故,在旧帐篷里面悬挂的口袋,既没有酸牛奶,也没有酸马奶,更没有奶油。

      穷牧民这时才知道自己受骗了。于是,他寻找到喇嘛,向他请求要回自己的宝石。

      喇嘛说:“你不是穷糊涂了?我什么时候拿过你的宝石了。不错,我是有一块宝石,但这是我自己找到的!”

      无奈之下,穷牧民便到可汗面前去告状,诉说喇嘛怎样骗走了他的宝石。可汗将喇嘛召来问道:“你拿了这个牧民的宝石吗?”

      狡猾的喇嘛回答说:“没有。我仅有一块宝石,但那是我自己找到的。”

      可汗又问穷牧民道:“你说喇嘛骗了你的宝石,那么你有证人吗?”

      “我给他时,没有任何人在场。”牧民回答说。

      “既然如此,我也无能为力了。你回去吧。”可汗说。

      穷牧民听了这句话,一边走一边哭。他迎面遇到一个游牧民法官。

      “你在哭什么呀?”游牧民法官问道。

      穷牧民向他讲述了喇嘛怎样骗走了自己拾到的宝石,以及可汗如何判断是非的情况。

      游牧民法官听后说:“如果这样的争论也不能判断,那他算什么可汗。这样的可汗只配天天挤牛奶。”这番话传到可汗的耳朵里后,他心里十分生气,就下令抓来了游牧民法官。可汗说:“如果你证实不了是喇嘛偷了这块宝石,我就命人将你拴在烈马的尾巴上,绕草原跑一圈。”

      游牧民法官对喇嘛说:“你怎么能证实这块宝石是你找到的?”

      “我证实!”喇嘛回答说,“我有三个证明人。”

      待喇嘛的证明人来到后,游牧民法官开始审判。他将三个证明人安排在帐篷里的三个角落,让他们互相之间背对背,然后将从河边取来的五块大小一样的泥巴,给每个证明人一块,第四块泥巴给喇嘛,第五块给了穷牧民,接着说:

      “我将从一数到一百,在这段时间里,你们每个人都要把泥巴捏成宝石的形状……”

      当游牧民法官数到一百时,他立即从五个人手中取回泥土捏成的宝石,然后放到可汗面前。可汗看到,只有喇嘛和穷牧民捏成的形状与宝石一样,而喇嘛的三个证明人捏成的形状彼此都不一样。

      这时,游牧民法官说:

      “穷牧民捏成的模型是正确的,因为宝石是他找到的。喇嘛捏成的模型也是正确的,因为他已熟悉了宝石的形状。而证明人从没有看到过这块宝石,所以他们捏的形状都不一样。而假证人是喇嘛带来的,这说明他没有发现这块宝石,宝石是他骗来的。”

      听了这番判词,可汗感到万分羞愧,他立刻将宝石交给穷牧民,然后命人牵来四匹烈马,下令把喇嘛和三个作假证的人拴在马尾上,绕着草原跑了一圈;最后四个奄奄一息的坏人还被赶出了国家。

      至于聪明的游牧民法官,得到了可汗的赞识,赏给他很多金币。

    第四节 樵夫、商人和法官


      〔西班牙〕童话

      从前,有一个贫穷的樵夫,他每天都上山去砍柴来卖钱养活他的 妻子和几个儿子。有一天,他又上山去,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路边有一个口袋,他走过去捡起来一看,发现里面有一百个金币。看到了这些金币,樵夫甭提心里有多 高兴啦。他一边高兴地数着钱,一边想着有了这些钱,自己的孩子就不会再忍饥挨饿,自己的妻子再也不用跟他受苦,他们将从此过上丰衣足食、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是他又想到那钱袋的主人,想到他攒下这些钱不知受过多少辛苦,他丢了这些钱该会是多么着急,想到这些,他又觉得羞愧难当。

      “不,这不是属于我的,这是不义之财,我不能据为己有。”于是他把钱袋藏了起来,到山上砍柴去了。

      直到晚上柴也没卖掉,樵夫和他的妻子及嗷嗷待哺的孩子只好忍饥挨饿。

      第二天早上,钱袋的失主在街上到处查寻,并宣布谁把钱袋交还给他,将能得到二十个金币的赏金。于是,好心的樵夫来到他面前:

      “这是你的钱袋,我上山砍柴时捡到的。”

      谁知这位失主是一个佛罗伦萨商人,既奸诈又贪婪。为了赖掉赏金,他仔细地把钱袋里的钱数了一遍后,便装作气愤地说:

      “你这个人呐。这钱袋是我的,没错儿。但里面的钱已缺少了,我在钱袋里装有一百三十个金币,而现在却只有一百个了。很明显,那三十个是你拿走了。为此我要控告你,请求法官把你这个贪财的家伙依法惩处。”

      “上帝是公正的,”樵夫说,“他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两个人一路争吵着来到当地的一个法官那儿。这是一个铁面无私、办事公正的法官,深受当地人民的爱戴。

      “请你把事情的原委如实地向我讲述一下。”法官对樵夫说。

      “老爷,我上山去打柴,在路边捡到了这个钱袋,我当时数了一下里面的钱,确实只有这一百块。”

      “你难道没有想过把这笔钱据为己有吗?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呀。”

      “我家里有妻子和六个孩子,他们都靠我拿打柴的钱来换面包吃呢。老爷,说出来很惭愧,当时我是有过要用这些金币的想法,但后来考虑到这不是我的,它的主人丢失这笔钱会很着急。于是我就把钱藏了起来,我没有回家,而是径直去山上打柴去了。”

      “你把拾到钱的事儿告诉你妻子了吗?”

      “没有,因为我怕她贪心。”

      “口袋里的东西,你肯定一点也没拿吗?”

      “老爷,如果您到我家,就一定会相信我的话。我昨天打的柴还没有卖掉,现在家人们都快饿坏了。”

      “那么,你有什么要说的?”法官又问商人。

      “尊敬的老爷,这个人是信口开河,全是胡说八道。我的钱袋里原先有一百三十个金币,那三十个金币肯定是这个穷汉拿掉的!”

      “好了,不用说了,尽管你们双方都缺少证据,我相信裁决这场官司还是轻而易举的。”法官蛮有把握地说。

       “你,诚实可怜的樵夫,你讲的是那么自然,根本用不着怀疑你说的事。更何况,你完全能够留下所有的钱,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何必还要拿走那一小部分钱而招 人非议呢,我想天大的傻瓜也不会做这样的蠢事。至于您呢,商人,你享有这么高的地位和声望,根本就不穷。我相信您不会做出什么忘恩负义和行骗赖账这种卑鄙 事。所以我相信你们两个说的都是实话。很明显,这个樵夫拾到的这只装有一百个金币的钱袋根本不是你丢的那只有一百三十个金币的钱袋。拿着这只钱袋吧,好心 的人。”法官对樵夫说,“你把它带回家里去,里面的钱是奖励你的,你可以随便用。至于你,商人,”法官又接着对商人说,“请你也回家去吧,去等着那个拾到 你的有一百三十个金币的钱袋的好心人把您的钱袋亲自送给你吧。”

    第五节 一个贵族和他的女儿们


      〔丹麦〕安徒生

      在一个狭长的海岸边,有一座用红色大理石建造的房子。人们都叫它波列埠大厦。这里的主人是贵族老爷瓦尔马得尔和他的三个女儿。

      在这个国家里,波列埠大厦是仅次于王宫的建筑,它的富丽、豪华,有时都使国王眼红。瓦尔马得尔的三个女儿更是没有人能比得上,大女儿叫意德,二女儿叫约翰妮,最小的女儿叫安娜。特别是约翰妮和安娜,她们一个如盛开的百合花,一个像一枝风信子,真是鲜嫩可爱。

      不久,一位叫拉美尔的贵族老爷,从遥远的东方回来了,他带回来大批的金银珠宝,他的财富一下子超过了瓦尔马得尔许多。

      这可是瓦尔马得尔所不能容忍的。他要让拉美尔明白,在这个国家里最富有最气派的只能是他瓦尔马得尔,而不是什么拉美尔。他要建造一艘最大最先进最豪华的三层楼高的战舰,他要乘坐这艘战舰驶往东方,去那里获得更多的黄金和财宝。

       一天,他带着三个女儿来到海边的树林中,立即下令砍掉那里所有的树。当他们正要砍最后一棵树时,树上有一个黑鹤鸟的窝,窝里的几只小鹤鸟惊慌地伸出了它 们的小脑袋。安娜看到后,心里十分难过,便请求父亲把这棵树留下,别让小鹤鸟失去它们的家。最后,父亲答应了安娜的请求。

      这艘空前的 战舰开始建造了。建筑师是一位聪明可爱的平民。那时,瓦尔马得尔的大女儿已经十八岁了,她觉得这位建筑师是她十分理想的丈夫。不过,当时贵族与平民是不许 结婚的。那有什么法子呢?大女儿的一个好机会就这样飞了。当战舰造好还没有出发时,大风把它掀到了海底,瓦尔马得尔到东方去发财的梦破灭了。

      不久,瓦尔马得尔从一本书上看到一种可以冶炼金子的方法。他就丢下三个女儿,到很远的地方,去整天整天地炼金子去了。

      这样,三个女儿仿佛成了没有父母的孤儿。大女儿意德,常常独自在花园中徘徊,眼睛里闪着迷茫的光芒。这时她又想起了那位建筑师。二女儿约翰妮则总是站在大厅的走廊上,欣赏祖先们的画像,她时常在心中想,我的丈夫将来也许是位大元帅,也许是位大宰相。

      只有那位淡白如风信子的小女儿安娜,她只有十四岁,是个喜欢安静和深思的女孩子。

      瓦尔马得尔为了炼出更多的金子,把肥沃的庄园卖掉了,最后,他的三个女儿不得不去做女仆人们做的工作。瓦尔马得尔在烟雾和火灰中反复观察他的金子,皮肤变得干涩枯黄,眼睛里只有贪图金子的那一点闪光。

      冬天到来了,冷风吹进曾经是豪华的波列埠大厦,可是它的主人都已经成了穷人,他们拥抱在一起取暖,既没有吃的东西,也没有烧的东西。谁还会相信他们曾经是贵族呢?

      不久,就连他们引以为自豪的波列埠大厦也被卖掉了。它的主人换成了拉美尔。此时,瓦尔马得尔只好拉着一根棍子,带着三个女儿在茫茫的风雪中开始了他们的流浪生活。

      这一天,他们来到了海边那片有一棵树的地方,三个女儿拾来些茅草,搭起一个可以避风的草棚子。瓦尔马得尔发起高烧,不停地说着胡话。不几天,他便死去了。女儿们在不远的地方把他安葬了。

      再往后事情又怎么样了呢?

      大女儿意德,嫁给了一个农民。

      二女儿约翰妮却放不下贵族的架子,她决心到国外去寻找幸福,希望有哪位王子能够发现她。可惜的是,她在开往邻国的一条船上被大风暴打到了海里。现在她睡在了大海里。

      小女儿安娜哪也没有去,她仍住在那个茅草棚里,当一次太阳沉重地落入大海的时候,她永远地闭上了优美动人的眼睛。

    第六节 商人佩尔的女婿


      〔瑞典〕童话

      从前,有一个名叫佩尔的商人,他十分有钱,是个十足的富翁,他有 一个新生的女儿,他很为她的婚事担忧,为此他去找一个星相家,请他推测一下女儿将来的婚姻。星相家告诉他,他的女儿将来一定会嫁给他的磨坊伙计的儿子。听 了这话他大吃一惊,因为他知道磨坊伙计确实刚生了个儿子。但他怎么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伙计的儿子呢!他思索了很久,最后终于有了一个主意。

       主意一经确定,他便立刻催马奔向磨坊伙计家,并要求他们把儿子卖给自己。磨坊伙计和他的老婆起初不同意,因为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但商人佩尔答应给他 们一大笔钱,让他们过上舒服的日子。他们觉得这样也不坏,就把儿子卖给了他。佩尔骑着马,来到一条大河边,他把婴儿装进一只木盒,然后将木盒扔进了河里。 心想,星相家的预言看来只能落空了。

      想到这,他又来到星相家的住所,但他得到的答复和上回一模一样——他的女儿将来一定会嫁给磨坊伙计的儿子。“这不可能呀!”商人佩尔大声说道。

       他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摇着头,他不相信自己的女婿还是那个磨坊伙计的儿子,除非……是的,当他到家时,他路上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有人告诉他,磨坊伙计捡到 一个婴儿,和他原先卖掉的儿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原来,那只木盒并没有沉入水中,而是一直顺水漂到了磨坊的大水轮前,被磨坊伙计捞了上来。

       商人佩尔急匆匆地赶到磨坊伙计家,要他们把捡来的婴儿卖给他。但磨坊伙计和他的妻子说什么也不肯卖,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婴儿太像他们的亲生儿子了,他们非 常喜爱他。于是商人佩尔又对他们说,假如他们肯把这个婴儿卖给他,他就把这座磨坊送给他们。磨坊伙计觉得这很划算,因为磨坊能使他们很快发财,再说假如他 们真想要孩子,再生一个也就是了,于是就答应了商人佩尔,把捡来的婴儿也卖给了他。

      然而,这次佩尔改变了主意,他不再把婴儿投到河 里,而是让他住进了自己的另一份财产——一座离他家很远的城堡里。孩子渐渐长大,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一天,商人佩尔来到城堡,发现这孩子已经到了可以 结婚的年龄,于是他又想出一个恶毒的主意。他写了一封信,交给少年说:“我的孩子,现在你穿过前面那片树林,把这封信送到我妻子住的城堡里去。”商人佩尔 知道,那片树林里住着一伙凶恶的强盗。

      这片树林又大又茂密,少年刚走出不远就迷路了,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一座林间的小木屋门前。这时他已经又累又饿了,于是他敲了敲门,但里面没人应声。他推门走进去,从水缸里舀了点水喝,然后就倒在草堆中睡着了。

       原来,这间小木屋是一伙强盗们的栖身之地,他们抢劫回来,突然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便赶紧去搜他的身,希望能搜出些金币来。可他们搜到的只是一封信。打 开一看,原来是商人佩尔写给他妻子的,信中要他妻子把送信人杀掉,强盗们感到非常气愤,世上怎么竟然有比他们还狠毒的人!于是他们商量了一下,照着商人佩 尔的笔迹重新写了封信,信上说要他的妻子立刻把女儿嫁给送信的人,然后又把信放回了少年的衣袋。等少年醒来后,强盗们还让他吃了些东西,又告诉他走出树林 的路,然后放他走了。

      少年按照强盗们指的路走出了森林来到城堡,把信交给了商人佩尔的妻子。她按信上所说,立刻为女儿和这个英俊的少 年举行了婚礼,并让他们一起住在城堡里。第二天,商人佩尔回到城堡,看到少年住进城堡,并和自己的女儿结了婚,顿时大发雷霆,这时,他的妻子便把那封信拿 了出来,看后,他猜出这一定是树林里那伙强盗玩的鬼把戏。他想,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已化为泡影,星相家的预言终于应验了,但他还不肯就此罢休,又把少年叫到 跟前说:“我希望你能学一些本领,这样才配做我的女婿,因此我要你现在出发,到北方山上的恶龙那里去,把恶龙尾巴上的鳞片揭下三片带回来。我想你不会说你 感到害怕了吧。”他心想,这次少年定是一辈子也回不来了。

      但少年却说他很乐意去冒险。第二天他就独自踏上了通向北方的道路。不久,他来到一座城堡里,向国王打听如何才能到达那座被恶龙盘踞的山。国王说:

      “年轻人,你一直向北走就能到达那里,曾经有很多人去那座山,却没有一个人能平安归来,不过,假如你去的话,一定要替我顺便问一下那条龙,为什么我城堡里那口井的水会变得如此混浊?”

      “请放心,我会问的。”说完,少年又继续朝北方走去。不久,他又来到一座城堡里,向国王问路。国王说:

      “年轻人,你一直向北就能到达那里。曾经有很多人去那座山,却没有一个人能平安归来。不过,假如你一定要去的话,就请你替我顺便问一下那条龙,为什么我城堡里的果树不再开花结果了?”

      “请放心,我会问的。”说完,少年又上了路。不久,他来到另一座城堡里,向国王问路。国王说:

      “年轻人,你一直向北走就能到达那里。曾经有很多人去那座山,却没有一个人能平安归来。不过,假如你一定要去的话,就请替我顺便问一下那条龙,是否知道我的女儿上哪去了?”

      “请放心,我会问的。”说完,少年又往北走去。当他来到一条大河边时,看见一个摆渡人,就向他打听那条恶龙住在哪座山上。摆渡人说:

      “它就住在河对岸的那座高山上。可你上那干什么呢。我在这里替人摆渡足足有一百个年头了,至今也没看见有人从那座山上回来过。但是假如一定要去的话,就请替我顺便问一下那条龙,我得干到何年何月才有人来接替我呢?”

      “请放心,我会问的。”少年说。然后,那人便把他送过河去。

       少年谢过摆渡人便毅然爬上了山,到达山顶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他猜想这里大概就是那条龙的巢穴,于是,便迈步走入。可里面空荡荡的,一 个人也没有,这时,他听见里面一间屋子里有声响,于是推门走了进去,只见一个非常美丽的公主正坐在床边。见到少年,她问:“你为什么到这儿来?”少年说他 要揭三片恶龙尾巴上的鳞片带回家去,还把那三位国王以及摆渡人托他打听的事告诉了公主,公主说:

      “什么,你竟想要恶龙尾巴上的鳞片?那它一定会杀死你的!”

      “我可不怕它,怕它我就不来了!”

      少年勇敢无畏的精神打动了公主,她决定竭尽全力帮助少年实现愿望。

      “可是单凭勇敢恐怕你还对付不了它,”公主说,“你现在就去喝一口挂在墙上那只牛角里的酒,那样你就会有足够的力量举起挂在牛角旁的那把宝剑了。”

      少年依言摘下牛角喝了一口里面的酒,顿时觉得浑身劲力大增。他不仅能轻松地举起那把宝剑,还能将它舞得呼呼作响。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可怕的吼叫声,连高山也震颤起来,公主说:“恶龙回来了,你快躲在我的床下面。”

      少年刚躲藏好,恶龙就走进了屋子。“这里好像有基督教徒的气味!”恶龙嗅嗅鼻子说。

      “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公主急忙说,“刚才有一只乌鸦飞过,它衔着的那根骨头掉进洞里来了,我已经把它扔了。你闻到的也许就是那根骨头的味道。”

      “哦,”恶龙说,“我感到很疲惫,我们睡觉吧!”

      公主心里想着少年的事,便假装睡了一会儿,又装出被梦惊醒的样子,对恶龙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来到一座国王的城堡,那里的井水混浊不堪,可人们却毫无办法。”

      “假如他们稍微聪明些的话,只要把井底的那根烂木头挖出来,井水就会变得又清又甜了。”

      过了一会儿,公主又把恶龙推醒,说:“我刚才又做了个梦,也是到了一座国王的城堡,那里的人说,他们的果树不再开花结果了,你说这奇怪不奇怪?”

      恶龙说:“他们只要动动脑筋,把埋在果园里的那根铁链拉出来,果树很快就会开花结果的。”

      等了一会儿,公主又对恶龙说:“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城堡里国王的女儿失踪了,国王悲痛欲绝。”

      恶龙说:“是的,那个公主就是你。可你和我在一起不是挺快乐的吗?现在请你别再说话了,让我安安静静地睡一会行吗?”

      可是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于是公主便壮着胆子又把恶龙叫醒了,她对它说:“刚才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有一个摆渡的船工已经干了整整一百年了,他很想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来接替他。”

      恶龙生气地说:“假如他还有大脑的话,只要把渡船交给那个想要过河的人,并对他说:‘现在该你来当摆渡工了!’那么他自己就可以回家了。但是,假如你再打扰我睡觉,我一定会把你给吃了的!”

      这一次,公主没有再叫醒恶龙,而是等恶龙睡熟后把少年叫了出来,叫他去摘下墙上的宝剑,砍下恶龙的头。现在,少年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三片鳞片,并带领公主一起走出山洞,来到山下的摆渡口,当他们到达对岸后,少年告诉摆渡人:

      “等有人要过河时,你就把渡船交给他,并对他说:‘现在该你来当摆渡工了!’这样你就只管回家去吧!”

      摆渡人说:“刚才在河对岸时你为什么不说呢?”

      少年笑着说:“那样不就得由我来接替你了吗?”

      不久,他们就来到公主父亲的城堡。人们看见失踪多年的公主平安归来,都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国王说要把公主嫁给这个勇敢的少年,但少年说他已经有了妻子。于是,国王送给他许多金银财宝,以及一辆两匹马拉的马车,并亲自将他送出城堡。

      然后少年赶着马车来到第二座城堡,他告诉国王,只要把埋在果园里的那根铁链挖出来,果树就会开花结果了。国王为了酬谢他,也送给他一辆装满金银财宝的马车,并亲自送他上路。

      少年继续往前走,来到了下一座城堡,他告诉国王,只要派人把井底的一根烂木头挖上来,水就会变得又清又甜了。国王非常高兴,也给了他一辆装满金银财宝的马车,并送他上了路。

       最后,少年回到了家里,商人佩尔看见他带回来的财富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自己,惊讶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时,少年又从怀里取出三片恶龙尾巴上的鳞片,告诉 岳父说他不仅得到了龙尾巴上的鳞片,还把那条恶龙给杀死了。商人佩尔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大傻瓜,这样的便宜竟让别人得了,于是便问少年,那座山里是否还有金 银财宝。少年说:

      “当然还有,因为我没那么多马车装它们!”

      少年刚说完,商人佩尔便迫不及待地赶着几辆马车上路了。他要上北方那座山里去取宝。但他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说曾看见他在一条大河上当了摆渡的船工。

    第七节 本领高强的四兄弟


      〔德国〕格林

      古时候,有一个人很穷,他有四个儿子。当儿子们长大成人的时 候,他对他们说:“亲爱的孩子们,你们长大了,现在你们应该出去闯闯世界,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们。上路吧,到外面去学点手艺,将来也不愁吃穿。试试 看,你们谁最有能力克服困难。同时也锻炼锻炼你们自己。”

      四兄弟听了父亲的话,立刻告别了父亲,跨出家门,去闯世界了。他们走啊走 啊,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的四条路分别通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在这里,他们兄弟四人商议了一会,老大说:“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但是,请各自记 着,四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到这里来相聚,这中间四年,我们就自己去找自己的运气吧。”

      就这样,他们各选了一条路走了。不久以后,老大遇到一个人,这人问他想到哪儿去,要干什么。

      他回答说:“我想学一门手艺。”

      那人听了他的话后对他说:“那好,你就跟我走吧,包你能学成一门手艺。”

      “跟你走我能学成什么呢。”他问那人。

      “只要你肯学,我包你能成为一名小偷。”

      “小偷?不!”他回答说,“这可不是我要学的手艺,而且当小偷会被绞死的。”

      “哦,你误会了,”那人说,“你用不着担心被绞死,我只是教给你怎样去获得别人的东西,而且用神不知鬼不觉的办法。”

      后来,他听了那人的话,就跟那人去学会了怎样当小偷,他学会的招术非常奇特,简直就是他想得到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

      老二也遇见一个人,这人向他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并问他想学会做什么。

      他看了看这人,回答说:“我还不知道我将来究竟要干什么。”

       “那么我告诉你一个好职业,你跟我走吧,我包你能成为一位观星人。做观星人很好,无论什么事物都躲不过他的眼睛,这世间实在没有比这更好的事可做了。” 这非常合他的意,结果没多久他就成了一个非常出色的观星人。这时候,他学成手艺要向师傅告别了,师傅送给了他一个望远镜,并对他说:“你一定要带好,有了 这个你可以看到天上和地上发生的事情,什么东西也逃不过你的眼睛。”

      老三没走多久也遇上了一位猎人,他拜猎人为师,在他那里学艺。这 猎人很喜欢他,于是就把自己掌握的所有狩猎技艺都传授给了他。他非常努力,结果在师傅的教导下,他成了一位非常有能耐的猎手。当他学成告别师傅时,师傅把 一杆猎枪送给了他,并对他说:“猎枪是猎人的好助手,你用它打什么,只要瞄准了,就会百发百中。”

      老四分手不久同样也遇上了一个人,这人招呼了他,并问他打算要学什么和干什么。

      他回答说:“我也不知道。”

      那人就问他:“你不想成为一名裁缝吗?”

      “我没有那个兴趣,”老四说,“当裁缝每天从早到晚地弓着腰坐着,拿把剪刀剪来剪去,又拿根针缝来缝去的,再说,我也不想去弄那熨斗。”

      “哎呀,”那人回答说,“你对裁缝太不了解了,只要你好好学,在我这儿你可以学到一种另外的裁剪艺术,它会让你觉得很有趣,你会喜欢上它的。因为它既体面,又很合乎礼仪,而且有时也很光荣。”

      结果他听了那人的话,跟着他学裁缝了。光阴似箭,很快他就学到了那人的全部裁剪本领。

      这时,他也向师傅告别了,临别时,这位师傅送给了他一根针,并告诉他:“无论你遇到任何一样东西,都可以用它来缝合,因为它可以软得像棉花一样,也可以硬得像钢铁一样,而用它缝过的东西,将完完整整,上面一丁点儿丝缝都看不出来。”

      当兄弟四人分手时约好的四年满了,到了四年前分手的那一天,兄弟四人又同时来到了那个十字路口,他们彼此见了都很高兴,相互亲热地拥抱,然后又一同回家去见他们的父亲。

      父亲见了他们兴高采烈地说:“今天,是什么风又把你们吹回到家里来了。”

      他们各自向父亲讲述了这四年时间里他们各自的经历,和各自学到的本领。

      他们的家门口有一棵大树,这会儿,他们全家五口人正坐在这棵大树下,父亲伸了个懒腰,对四个儿子说:“现在我想试试你们,看看你们学到的是真本领还是假本领。”

      说完,他昂着头看着头顶上的树梢,对二儿子说:“老二,你看,这棵树顶上那两根树枝之间有个苍头燕雀的窝,你告诉我,那窝里有几只蛋。”

      观星人拿起师傅送给他的望远镜,朝上面看了看,对父亲说:“有五只。”

      父亲听了转过头来对大儿子说:“老大,你去把那五只蛋拿来,但千万不要惊动坐在蛋上孵蛋的燕雀。”

      “是,”只见这本领高强的小偷老大悄悄地爬上了树,轻轻地从那只燕雀身下拿走了那五只蛋,而那蛋上坐着的燕雀真的丝毫没有觉察到什么。他下来后便把那些鸟蛋都送给了父亲。

      父亲接过蛋,在桌子的四角各放一只,然后又把剩下的一只放到了中间,然后对猎人老三说:“只准你开一枪,你给我把这五只蛋都射成各自对等的两半。”

      猎人老三听了父亲的指令,端起师傅送给他的那只猎枪,对准那些蛋开了一枪,正如父亲要求的那样,这一枪就射中了五只蛋,并且每一只都正好成了对等的两半。

      “小儿,现在该你了,”父亲对他的第四个儿子说,“把这些蛋和蛋里的雏鸟合起来,而且要缝合得跟以前一样好,让它们复原。就像那一枪根本就没有射击过它们一样。”

      老四裁缝拿起师傅送给的针,按照父亲的要求缝了起来。结果真缝得跟父亲要求的一模一样。待他缝好后,小偷老大又把它们送回了树上的鸟窝,把它们放到了燕雀的身子下面,却一点也没有惊动那只正在孵蛋的燕雀。

      当老燕雀鸟孵出了小燕雀鸟,过了几天,小燕雀鸟们爬出窝来,它们的脖子上都有一条红印子。那就是裁缝老四缝过的地方。

      “好,很好,”父亲对儿子们说,“你们确实听了我的话,利用了我给你们的时间学到了真本领。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你们兄弟四个谁的本领最高强。如果有机会,你们再使出你们的本领,我就能见分晓了。”

      刚过不久,便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轰动了全国,都说国王的女儿被一条龙给劫持了。国王日夜思念,为女儿担心,他发出通告,如果谁能找回他的女儿,他就把女儿嫁给他为妻。

      兄弟四人得知这个消息,都说:“这倒是让我们比比身手的好机会。”

      于是,兄弟四人便一起离开了家,去搭救公主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要知道她在哪儿。”观星人老二说着,便用他的望远镜望了望,然后又说:“我已经看见她了,她现在正坐在离这儿很远的海里的一块礁石上,那条龙正在她的身边守护着。”

      于是他马上到国王那里报告了他的观察情况,并为他和他的弟兄们要了一只船,结果,他们兄弟四人从海上坐船来到了那块礁石上。公主正呆呆地坐在那里,而那条龙却躺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猎人老三说:“我不能开枪,因为我怕把美丽的姑娘一起打死。”

      “那么就让我碰碰运气吧。”小偷说着,他悄悄地走了过去。只见他轻轻地一抱,从龙的身子下把公主给偷过来了。他的动作是那么地轻那么地敏捷,以至那条龙还一点儿也没有察觉,还在那儿傻乎乎地打呼噜。

       兄弟四人欣喜万分,赶快把她带到船上,驾着船要冲出大海。但这时,那条龙醒来了,它发现公主不见了,就嗅着人味儿跟在他们的后面飞了过来,它非常气愤, 在空中愤怒地喘息着。当它飞到船的上空,正要对着船喷气的时候,猎人举起了他的枪。“砰。”地一下便打中了这条龙的心脏。这龙的躯体很大很沉重,它死的时 候,一下子从空中摔了下来,沉沉地落到了船上,一下子把整个船给砸碎了。幸好他们抓住了几块木板,趴在船板上在辽阔的大海上四处漂浮着。情况的确万分危 急,而这个裁缝呢,急忙操起他那根神奇的针,三两下便把一块块的船板缝到了一起,然后坐着缝起的船去捞起剩下的船的碎片。他把这些碎片也一块块地缝到了这 些船板上,没多大工夫,这条船又复原了。于是,兄弟四人就幸运地开着船回来了。

      当国王重见到自己的女儿时,惊喜交加,高兴万分。他对这家兄弟四人说:“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娶公主为妻,但是谁娶,得由你们自己定。”

      立刻,他们兄弟四人之间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因为他们都有理由娶公主为妻。

      观星人老二说:“如果我看不见公主,或者我看到了公主不告诉你们,那么你们再的本领也派不上用场。所以,公主应该是我的。”

      小偷老大说:“如果我不把她从龙那里偷走,你的发现也是派不上用场的,所以公主应该是我的。”

      猎人老三说:“如果我不用枪把那条龙打死,你们不但得不到公主,连你们也会被它撕碎,因此公主是我的。”

      裁缝老四说:“如果我不用我的本领把那只击碎的船缝补复原,你们都会淹死,所以公主是我的。”

      国王听了兄弟四人的话后,立刻做出决定:“你们兄弟四人中每一个人都有同等的权利,所以,你们谁也不能得到公主,你们都不能娶她为妻。不过,我可以送给你们每人一块国土,作为对你们兄弟四人的奖赏。”

      兄弟四人听了国王的旨意,非常满意,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这样做更好,以免我们产生意见。”

      结果,兄弟四人每人得到了一片国土。他们和他们的父亲一起安逸地生活着,一直到他们离开了人世。

    第八节 傻冒从商


      〔印度〕童话

      俗话说得好,无商不奸,他们总是有办法把别人的钱财据为己有。可是,涅茨村两个出名的大傻冒合伙做起了生意。这买卖就有的看了。

      一天,格卢和拉路在苯佳米节集市上闲逛,无意间发现卖甘蔗汁很赚钱,于是,两个人便商量决定合伙做这门生意。晚上,他俩从别人的甘蔗田里偷割了两捆甘蔗,连夜榨汁,装在瓦罐里。早晨,把瓦罐摆在了村口的路边,旁边竖了块木牌,上面写着:

      “鲜蔗汁,每杯50拜萨,优惠村民每杯25拜萨。”

      两人左等右等,直到快晌午才远远走过一个人来,来人身背大包袱,不时用毛巾擦着汗水。

      “感谢上帝,有买主了。”格卢和拉路说。

      果然,来人要了一杯蔗汁,一口气喝光了。临走时,放在格卢手里25个拜萨。

      “喂,回来,你没看见牌子上写着不是本村的要50拜萨一杯吗?”〕

      “什么,50拜萨?你牌子上明明写着‘优惠村民每杯25拜萨’嘛,我是邻村的村民,当然要付25拜萨啦。”

      格卢和拉路只好自认倒霉。

      时值正午,烈日直射大地,两人热得用衣襟擦着脸颊。

      “不管怎样,总算开张了,”格卢掂着手里的钱说,“等我们赚了大钱,我要先买一头公牛,用公牛给人打工;攒了钱,再买头母牛,然后公牛和母牛就可以结婚了。”

      “我可没你那么傻,忙着让公牛母牛结婚。有了钱,我要先盖房子,再买几件首饰,然后娶个世界上最美最美的新娘。”拉路说。

      格卢和拉路在烈日下暴晒了几个小时,都已经口干舌燥了。格卢舔了一下嘴唇,瞥一眼装蔗汁的瓦罐;拉路也咂一下嘴,瞥一眼瓦罐。显然,两人都想喝蔗汁,但又都不好意思张口;因为他们事先已规定不许任何人白喝。

      “噢,我太傻了,难道我没有钱吗?”格卢终于发现自己手上是有钱的,于是他把那位顾客付给他的25个拜萨递给了拉路:“给,买一杯喝总可以吧。”说完,从瓦罐里倒出一杯喝了。

      紧接着,拉路也发现自己有了钱,他把格卢刚刚递过来的25个拜萨又递回去,也理直气壮地“买”一杯喝了!

      就这样,25个拜萨在两人手上传来传去,瓦罐里的甘蔗汁也一杯一杯地倒进两人的肚里。到黄昏的时候,格卢拎起空瓦罐,拉路拔下木牌,收摊儿了。

      “我们的眼光真不错,一下子就发现了赚大钱的买卖。瞧,刚刚开张第一天,生意就火得不得了。”两人都很满意。等到了家,两人准备分钱时,却发现钱袋里仅有25个拜萨。他俩想不通,要好好想想,想通了再决定是否还要做下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