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道如的故事:奇特的婚姻

  • 发布时间:2017-06-27 22:07 浏览:加载中
  •   周道如已经在袁世凯家中做了十多年的专职家庭教师,无情的岁月消蚀着她的锦绣年华。在宣统三年,革命浪潮风起云涌,清政府焦头烂额走投无路,袁世凯坐上大总统的宝座时,周道如已经三十六岁,依然守贞待字,就连虎狼之心的一代枭雄袁世凯也觉得亏欠她的太多。

      周道如是江苏宜兴人,原名砥,她的父亲在科举考试中跃登甲榜后不幸早逝,家道中落,她在吕碧城当总教习的北洋女子公学一毕业,就留在附属小学任教,藉微薄的薪水,接济家庭。

      吕碧城对周道如这个学生特别欣赏,认为她品性纯良,学问渊博,举止端方。周道如在附小学任教,工作认真。吕碧城觉得周道如大材小用,亏待了周道如,恰巧当时提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想要聘请一位家庭教师,吕碧城便把周道如推荐给袁世凯。袁家的儿、女,媳妇,乃至于袁世凯的妙龄姬妾们,便都成了周道如的学生。十几年过去了,彼此相处融洽,亲如家人。尤其是袁家二少爷袁克文,也就是袁寒云,与周道如最为投缘。那年,袁世凯受满清政府的猜忌、排挤,以“现患足疾,步履为艰”为由,向朝廷辞职,回家养病。清政府巴不得他尽快离开朝廷,立即准予,袁世凯归隐洹上。周道如就准备向袁世凯辞行,是袁克文带着一群弟妹苦苦挽留,使周道如不忍抛下他们,随他们一起到了洹上。虎落平阳的袁世凯对周道如感激不已。周道如是袁家上上下下都尊敬的人物。

      当年,袁世凯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军,最得力的手下是四个人,即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与梁华殿。王士珍掌工兵,段祺瑞掌炮兵,冯国璋掌步兵,梁华殿掌骑兵。后来梁华殿在夜操时坠马溺死,到袁世凯升任北洋大臣,王、段、冯三人水涨船高,就有了“北洋三杰龙虎狗’”的说法。

      袁世凯窃夺辛亥革命的果实,当上大总统之后,就开始做他的皇帝梦,无奈北洋旧人中的一些人表现得十分漠然。尤其是冯国璋,手握重兵,坐镇南京,虽说是砥柱东南,但确实令袁世凯难以放心,深恐这些骄兵悍将被人利用,或者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周道如在袁家十几年,袁家的儿女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袁家的媳妇又成了周道如的学生而周道如还孑然一身,大家都希望周道如能够找一个好丈夫。但周道如的婚姻确实是一个难题:人品地位不相当的人自然不敢高攀;家有结发妻子,叫周道如去屈居侧室是想都不要想。可当时人品地位能与袁世凯的家庭教师,形同家人的周道如此般配而没有成家的又有几个呢?一般俗不可耐的碌蠹,周道如恐怕也不屑一顾。

      袁世凯的大公子袁克定和二公子袁克文是两个性格、志趣,人品截然不同的人。二公子袁克文性情儒雅,热中于琴棋书画,古玩诗词,淡泊功名,对父亲的帝制梦持反对意见。大公子袁克定为人狡诈,热衷功名利禄,积极为父亲的帝制梦奔走,出谋划策,做着太子梦。袁世凯在春藕斋中为如何笼住冯国璋大伤脑筋,袁克定就建议道:“冯华甫(即冯国漳)断弦已久,身边只有一个丫头收房的姨太太,倘能把周老师许配给他做妻子,岂不大佳!”袁世凯听后拍案叫绝,于是动员儿媳、姬妾们一齐向周道如游说,等有了眉目,就由榜眼出身的秘书夏寿田写了一封文情并茂的书信向冯国璋说媒,盛道这是袁世凯的一番美意。周道如的人品学问长相,冯国漳早有所闻,听说袁世凯要作媒把周道如嫁给他,喜出望外,大有浃髓沦肌之感。当即复函夏寿田,对袁世凯的美意心领,并派人送来聘礼。冯国璋也知道袁世凯对他已抱有戒心,如今袁世凯把周道如嫁给他,他希望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再向袁世凯表一表忠心,赢得袁世凯更大的信任。几次上表要北上迎亲,倒是袁世凯叫他不可轻易离开岗位。

      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知道这件事后,先是当面质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说父亲恩将仇报,包藏祸心,气得袁世凯暴跳如雷。接着袁克文来到周道如的卧室来看他的老师。他觉的老师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他不打算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但终于忍不住,还是讲道:他父亲听信大哥的建议,把她嫁给冯国璋是为了叫她笼络监视冯国璋,也希望利用这件事让冯国璋知恩图报,效忠他们袁家。袁克文最后说:事情到了这一步,是无法挽回了,就愿老师善自珍重。周道如点了点头。

      出嫁的那天,袁世凯特地把周道如请到他的春藕斋中长谈。先是感谢了周道如这么多年在他家中的奉献,慢慢地就说到周道如的婚姻。袁世凯说道:“南京虎踞龙蟠,军事上是东南重镇,经济上是国家的精华所在。冯华甫是小站旧人,以周老师的经济学问,足以补冯华甫之不足。他若能以智保身,以忠谋国,功名富贵始终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袁世凯这含蓄的话,周道如是听得懂的。她仿佛觉得是被利用去作间谍似的,心里很不自在;又仿佛觉得她的命运还是捏在袁世凯的手中,她只不过是袁家的一着棋子而已。

      新华宫里的女教师下嫁江南王冯大将军,是一件轰动一时的大事。袁家,包括女眷在内,对周道如都有馈赠:首饰、华服、精美器物,结结实实地装满了几十只大箱子;袁世凯特致赠大洋五万元作在资;只有袁克文没有送东画。当袁世凯的四夫人(即三姨太高丽人闵氏)带着婢仆及卫队,伴着周道如坐一列花车从北京出发南下时,袁克文站在香山的顶上,望着周道如远去的方向,很久很久,一动不动。

      花车驶到南京凤门,冯国璋用接待大总统的礼仪鸣礼炮二十响,把周道如接到早已收拾停当、华灯焕彩、金碧辉煌,挂有“周公馆”横匾的督署西花园,作为周道如暂住的地方。

      南京城里大小官员都沾染了不少喜气,忙得不亦乐乎。民国三年(公元一九一四年)三月十九日举行结婚大典,冯国璋着上将戎装,乘坐彩车由马队前导,继以乐队,从碑亭巷绕道花牌楼进入督府。沿途军警密布,严禁行人来往。新娘则乘坐彩轿直抵督署礼堂。鸣炮奏乐,由女宾四人着大红吉服扶着慢慢走入。婚礼中,文官自巡按使以上,武官自师长以上均来道贺,各省军政首长皆派代表来贺。一时间南京冠盖云集,赠礼品、赠礼金、赠诗赠联者难以胜计。其中安徽督年倪嗣冲的对联是这样写的:

      将略褐轻裘,夺龙蟠虎踞,好作洞房,从兹儿女莫愁,想顾曲英姿,当不愧小乔夫婿;

      家风起芜搂,喜裙布荆钗,迎来琼岛,为报湖山罨画,有执柯元首,始得归大树将军。

      周道如穿玄色绣花外套,大红裙子,陪着冯国璋一连谢了三天客。三朝过后,贺客星散,袁世凯的四夫人为周道如留下若干贴身婢仆,仍旧坐上花车北返。冯国璋与周道如手挽着手,亲亲热热一直送到蒲口。周道如依依不舍,四夫人又同周道如讲了一阵悄悄话,才从容就道。

      婚后不久,正遇上冯国璋六十大寿,周道如刚好四十岁,夫妇合成“百岁双寿”。冯国璋大事铺张举办庆寿活动,东南各省莫不争献奇珍异宝作为寿礼。其中有达百斤的寿烛、高达一尺的赤金罗汉等。冯国璋对袁世凯是相知很深的,当然知道袁世凯的用心,所以这位宣武上将军一直都小心谨慎。他日益明白袁世凯复辟帝制必然失败,就加紧打起自己的小算盘。冯国璋从内心里喜欢周道如。觉得周道如善良,他不忍心让他的娇妻周道如难堪,便故意装出一副才疏识短,器小易盈的样子给周道如看。他做百岁双寿,沉缅于敛财中,正是袁世凯紧罗密鼓为称帝作准备的时候。

      一九一五年底,袁世凯正式称帝,全国哗然。海内外一致反对,蔡锷揭起护国运动的旗帜。袁世凯令冯国璋出兵湖南镇压护国运动,冯国漳拒不发兵,还通电反对袁世凯称帝。一九一六年,袁世凯在绝望中死去,袁世凯的手下段祺瑞成了总理,握有北京实权。冯国璋排在黎元洪之后成了副总统。总统黎元洪与总理段祺为争权斗得死去活来,段祺瑞把张勋引进北京赶走黎元洪,冯国璋成了正式大总统。

      冯国璋带着周道如入主新华宫。周道如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人,重临新华宫,回忆袁家当年显赫繁盛的情形。只不过三年时间,竟烟消云散、不禁为之感叹。想到冯国璋还有段祺瑞这样的对手存在,普天之下,智能之士,奸恶之徒,存在必多。这总统的宝座无异于一个火山口,实在令人忧心仲仲,她还是怀念过去当教师的日子。

      周道如是生病医治无效去世的,当时冯国璋正利用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压段祺瑞让权,逼段祺瑞下台,顾不了夫妻之情。

      周道如死后,袁家二公子袁克文曾撰联哀悼他的老师:

      为国披肝胆,为家呕心血,生误于医,一夜悲风腾四海;

      论文兼师友,论亲逾骨肉,死不能别,九原遗恨付千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