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才女孙云凤误嫁草莽婿

  • 发布时间:2017-06-26 14:29 浏览:加载中
  • 孙云凤

      清代乾隆年间,江南有大诗人袁枚。性情风雅,独辟蹊径教出了一大批女弟子,其中佼佼者十三人,个个都是名噪一时的才女。这十三个袁门得意女弟子中,有三个人同出一家,就是杭州的孙氏三姐妹。

      孙氏三姐妹生长在官宦人家,不但才情出众,且一个比一个漂亮,在杭州的名媛闺秀中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三姐妹依次为大姐云凤、二姐云鹤、三妹云鹏,她们之间年龄均相差三岁。自幼都聪慧乖巧,同入袁枚门下学诗习词,都成了出类拔萃的角色。三姐妹中最出色的要算大姐云凤了。她不但美貌和才气在三人中略胜一筹,而且是三人中的领袖。每当有闺友的诗文聚会,都由她带着两个妹妹去参加,若是孙家发起聚会则由她主持,所以三朵姊妹花中,她是最抢眼一朵,人称“扫眉才子”。

      孙云凤明慧早熟,她九岁时,家里来了一位喜欢吟诗异句的客人。见小云凤伶俐可爱,便位着她的小手,戏说道:“关关睢鸠”。本是客人兴之所致,随口而出,却不料小云凤一本正经地应声对道:“雍雍鸣雁。”客人不由得大为惊奇,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竟是如此才思敏捷,好好地夸奖了小云凤一番,当即表示今后要收她作弟子。这位客人就是鼎鼎大名的诗人袁枚,不久后,他辞官归乡,隐居随园,孙云凤连同两个妹妹果然成了他的第一批女弟子。

      孙氏姐妹的少女时代,随着四处游宦的父亲孙嘉乐到过不少地方。近则长江南北,远至四川、云南,都留下过她们芳艳的足迹。这不但丰富了她们的阅历,使诗情更加开阔;而且也使她们的诗篇传播到各个地方,她们每居留一处,那里必掀起一阵闺门学诗的热潮。

      一路行来,孙云风细细观察着沿途的景物,品味着自己的内心感觉,写成了不少情景交融的行旅诗篇。如“晓行”诗云:

      残月晓霜钟,马蹄黄叶路;

      日出不见人,溪声隔烟树。

      晨雾弥漫的天地间,只有一条铺满落叶的小路伸展在眼前,遥远的天际传来寥寥钟声,清脆单调的马蹄声,为行人敲出一片幽远宁静的心情。短短二十个字,把旅人晓行的情景描绘得出神入化。

      离开江南妩媚地,西去陌生的蜀地,孙云凤心中有几分愁恨、又有几分新奇。她惯于迁徙,不象一般闺中女子那样优柔怀旧,但毕竟是远走异乡,能不有一丝迷惘,这种喜忧参半的心境便在她的“征程”诗中展露出来:

      春来江上雁知还,我尚驱车歧路间;

      芳草极天迷客思,白云何处是乡关。

      地卑城郭多临水,县小人家半住山;

      闻说西行多石径,喜无尘土扑征颜。

      在外转了一大圈,孙家又迁回了杭州城,这时孙云凤已过及茶之年,尚待字闺中。杭州城内名媛才女云集,孙云民不甘寂寞,多次牵头发起闺友诗文会,平日里寂锁深闺的姑娘们欢聚在西湖的画船上,一边游湖观景,一边品茗吟诗,镇笑打闹,难得的逍遥放纵,是深闺淑女热衷的活动方式。

      孙云凤的名声很快就在杭州城里传开了,许多风雅公子常瞧准闺友聚会的时机,雇了船跟随在姑娘们的画航左右,争睹孙云凤艳丽如花的容貌,端庄大度的气韵。上孙家提亲的媒人络绎不绝,孙家思想开明,婚姻大事上很尊重女儿的意见,孙云凤却别有见解,认为这些求亲的富家公子,多是外秀内空,不合心意,她一心嫁一个才貌双全的如意郎。乾隆五十五年,袁枚回杭州扫墓,孙云凤闻讯后,邀集了杭州城里所有的袁门女弟子,设宴西湖畔的风雨楼,为老师送行洗尘。数十名名媛闺秀济济一堂,铁光髦影,脂粉香浓,大家饮酒献诗,燕语骂声,情景着实羡煞游人文客。恰好有袁枚的七八位男弟子也凑巧游湖到此,大家一时,便邀上楼来一同宴饮,暂时破了“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

      坐在孙云凤旁边的是一位锦衣绣帽的俊雅公子,看他洒脱的举止,冷眼相观的神态,一定是个身份颇高的官家子。他对孙云凤倒是十分殷勤,为她斟酒送盘,介绍菜肴,言语中满是热情的关照。交谈中,孙云风得知他叫程懋庭,果然是一位官宦子弟。

      孙云风向来是认才不认人的,纵使程公子百般示好,她却毫不动心,只是淡淡地应付着。程公子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在人们酒意阑珊,争相交流诗作时,他故作随意地从袖中摸出一帧诗笺,悄悄推到孙云风面前,口称:“还望师姊指教。”孙云凤见是一首字迹清俊的小诗,侥有兴趣地拿起品读,这是一首“咏柳絮”:

      白似轻霜软似绵,东风飘泊最堪怜;

      不如点入桃花水,化作浮萍转得圆。

      虽是写寻常小景,字句亦似平淡,可一种明澈洒脱的情趣跃然纸上,颇有袁门“性灵派”的神韵,可算是好诗。孙云凤将诗夸奖了一番,对程公子也不由得刮目相看了。想不到这人除了锦秀外表之外,还有一份锦秀才情,在贵家公子中可是少见啊!

      几天后,孙云凤独坐闺房闲索诗句,忽然有一闺友登门来访,欣喜地将她迎入房中坐定。闺友神秘地说:“此行乃是负任而来,有人托我转送一帧诗笺给孙小姐。”说罢,小心地掏出诗笺递给云凤。这是一贴素花笺,细看字迹,与那天在风雨楼上,程懋庭所出诗笺上的一模一样,孙云凤心里有了数。“可知是谁所托?”闺友故意戏问。“莫不是程公子?”孙云凤老老实实作了回答,以免引出更多的调笑话来。闺友点头称是,孙云凤这才低头细读那首诗:

      坐拥寒衾思悄然,残灯挑尽未成眠;

      纱窗月落花无影,只有钟声到枕边。

      诗句似乎只是轻诉闲愁,但是特意央人送到姑娘手中,其中便有一份特别的心意了,聪慧的孙云凤当然领会了个中奥妙。

      “诗写得可好?”闺友在一旁暗窥动静,见孙云凤持诗不语,已猜中了她的几分心思,接着又解释道:“这位程公子是我二哥的好友,诗是通过我二哥转到我手上的,还说要尽快转送与你。”闺友又说了一通程公子的好处(从她二哥那里贩卖来的),就起身告辞了。

      闺友走后,孙云凤心中总有一份失落的感觉,怎么也挥不散。三天后,程家请的媒人来到孙家提亲,孙父照例征求云凤的意见,这次她竟含羞默许了。

      本是门当户对,又是一对天配佳人,孙云凤与程懋庭的婚事进展得十分顺利,桂子飘香时节,孙云凤便被风风光光地迎进了程府。

      拜完天地,送走亲朋,满室红辉的洞房中只剩下新郎和新娘,两个人心中都象喝了蜜一般的甜。新娘孙云凤不愧是才女,当新郎掀开她的盖头,急不可耐地想拥她入怀时,她忽然伸手挡住,好声道:“程郎不必太心急,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娘子有何请求?”云凤的娇痴神态稳住了程懋庭,他停下手关切地问道。

      “我们既然是以诗相会,何不在洞房花烛之夜也以诗添趣,学一学当年的才女苏小妹。”

      “吟诗?”程懋庭所料未及,露出几分慌张,可是既然新娘提了出来,他也不便推却,只好接应道:“那就请娘子出题吧!”

      孙云凤思索了片刻,缓缓说:“今夜洞房花烛,来日生活如花,不妨就以四季花为题,各吟两首吧!程郎可先选两季。”

      “娘子才高为先,我就作后面的秋冬两季好了。”程懋庭还想显示些礼让的姿态,把前面的春夏两季让给了云凤。

      于是开始酝酿,孙云凤依然坐在床沿上凝思。程懋庭则在房里踱来踱去,冥思苦想。

      不大一会儿,孙云凤喜声说:“有了!”程懋庭停下来看着她,她便轻声地吟了春季“墨牡丹”一首和夏季“荷花”一首:

      墨牡丹

      白玉栏边折一枝,春寒日日雨丝丝;

      人间自有清华种,多恐胭脂不人时。

      荷花

      窗对遥山水绕庐,红衣摇落感秋初;

      西风吹醒闲鸥梦,香冷银塘夜雨疏。

      “真是绝妙好诗!”孙云凤声音刚落,程懋庭猛地冲了上来,一把搂住云凤,嘴唇便雨点般地落到她的粉颊上。云凤好不容易从心跳耳热中挣扎地说了句:“你的诗还没成呢!”程懋庭却把她搂得更紧了,一边拉扯着她的衣裙,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今夜我已被你迷昏了头,哪有心思作诗!好娘子饶了我吧,明日再去作诗,今夜得先作了百年好事啊!”云凤已被他揉搓得心思迷离,无力强求,便由了他登床取乐了。

      第二天午后,小夫妻俩闲会在院中花亭里,孙云凤便提起两首四季花诗。程懋庭有些发窘,盯住云凤痴痴地推说:“新婚燕尔,我满心里都只是你,哪里还有诗啊!”他一番情话,说得云凤无法坚持。

      甜蜜的日子飞快地过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过去了,每逢提起作诗的事,程懋庭总是支支吾吾地拖延。孙云风不免心生疑窦。一天在程懋庭书房翻书看时,孙云风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小妆奁,分明是闺中之物,怎么跑到书房来了?她好奇地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的是一叠诗稿,诗笺是素花的,上面的字迹是那般熟悉。一想原来与当初程懋庭送给自己的两贴诗笺同出一辙。程郎为何把诗作都藏在这里?云凤想不出理由来,翻看着那些诗,竟首首都清雅别致,感人肺腑,可内容总觉得有些脂粉气,很象是闽中怨妇所作。翻着翻着,竟发现其中还有两封信笺。云凤忍不住看下去,不禁大吃一惊,一颗本浸在新婚喜悦的心顿时掉入了冰窖。原来,信是一个叫林小青的妓女写给程懋庭的,从信中的叙述可以看出,她与程懋庭曾有过一段很深的情缘。程懋庭还答应过要为她赎身并娶她,可后来由于程家父母的反对,程懋庭毫不犹豫地斩断了两人的关系,又重新寻求新欢去了。那些诗都是林小青写给程懋庭的,她把它们全部送给他,似乎是想以此唤起他的旧情,可是一切只是徒劳。程懋庭安然地收下了这些东西,转过身又凭着其中两首诗,侥幸地占胜了无数对手,娶到了才女孙云凤。

      程郎竟是个始乱终弃的薄情郎!程郎竟是个窃用别人的诗骗取自己感情的骗子!程郎竟是个徒有其表的草莽汉!孙云凤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再一联系到那两首老是作不出的四季花诗,孙云凤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等外出访友的程懋庭一回来,孙云凤毫不客气地将那只盛诗笺的妆奁丢在他面前,气得脸色发白,却说不出一句责问的话来。程懋庭很快就明白自己的秘密已被妻子窥破,先是面露愧色,无言以对;慢慢地竟稳住了情绪,厚颜无耻地讪笑道:“这一切我迟早要告诉你的,你又何必如此气恼。”

      “你这个骗子!”孙云凤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哪里能这么说,还不是为了得到你吗!”程懋庭竟然嘻皮笑脸起来。

      一连好些日子,孙云凤都对丈夫不理不睬,可是木已成舟,一切又是自己的选择,一腔苦楚只有暗自吞下。

      程懋庭开头还对妻子好言相求,见妻子不肯动心,他也索性摆出自己无所谓的样子来,恢复了以往花花公子的面目来。既然妻子看不起他的草莽无才,他也就不把妻子的才情放在眼里,想当初挖空心思追求孙云凤,并不是因为欣赏她的诗才,纯粹是想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占个头风;既然目的已达到,孙云凤在他眼里也就不显得那么有价值。就算她美貌可人,而美貌又多情的女子青楼里有的是,何必要来苦苦求她。从此后,程懋庭常常在外面吃喝玩乐,寻花问柳,为所欲为。孙云凤无心管他,也管不了他。

      进入程家,孙云凤只过了一个月甜蜜的日子,就沉入了无边的苦海,大多数日子独守空房;有时程懋庭酒醉归来,不是倒头就睡,就是对她冷言相讽,到后来竟敢对她打骂起来。

      已经误走到这一步,孙云风不知如何摆脱苦难,只好过来顺受,聊借诗词寄托愁怀。想起往日的温馨,自己春风得意,众人仰慕,就因走错了婚姻这一步,生命便到了万劫难复的地步。春花秋月都是愁,从此她的诗词就象她的心情,浸满了忧愁与凄怅,秋日登高,她感触到的是:

      渚清沙白孤帆远,云冷江空一雁来;

      人事独悲秋渐老,少年须惜水难回。

      人生如水,东流难回,时时刻刻需小心珍惜。一旦走错一步,想回头就很难了。孙云凤的诗作为袁枚最称道的是《媚香楼歌》,此诗从历史的角度歌咏秦淮名妓李香君的一生哀荣,格局较大,并于叙事中见性情。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