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娇鸾的爱情故事:空抛一片情

  • 发布时间:2017-06-26 14:15 浏览:加载中
  • 王娇鸾

      古时候嫁女儿讲究一个长幼有序,妹妹一般不能比姐姐先出嫁。可临安王家的二女儿早已名花有主,大女儿王娇鸾却养在深闺,迟迟不动春心,这事情说来还有些由头。

      王娇鸾的父亲是临安尉王忠,是一个勇武骠悍的武将。养有一子二女,儿子名王彪,禀受了父亲的特点,骁勇好武;二女儿娇凤自幼养在外祖父家,长大后早早嫁给表兄为妻;大女儿是王娇鸾,虽生长在武宦之家,却自小酷爱文事,受学于名师,悟力又很高。长大后便成了精通经史、擅长诗文的女才子,因此很早就替父亲处理文书工作,做得有模有样,渐渐地王忠的工作竟然离不开她了,所以留着她迟迟未议婚嫁。

      明英宗天顺年间,广西苗蛮发生变乱,朝廷下令王忠率部出征。不料,因路途遥远又气候多变,部队耽搁了到达边地的时限,回师后,王忠被降职为河南南阳卫千户,由原来的辖兵马五千减为一千,心中着实不是滋味。

      王家从临安迁往南阳,千里迢迢,除王忠外,同行的有夫人周氏,女儿娇鸾,以及曹姨,另外就是老兵孙九和侍婢明霞了。曹姨是王夫人周氏的堂妹,嫁给姓曹的人家,不到一年就守了寡,孤身一人,便投靠到王府,帮着照料家务。

      到南阳,王娇鸾已过了二十岁。按当时的习惯早过了婚嫁年龄,可一方面是因为父亲在工作上需要她;另一方面也因为她自己心高气傲,婚事总是定不下来。王娇鸾不但才干出众,模样儿也十分标致,妩媚中透露着几分英爽之气,在南阳很快就成了公子哥儿们注目的对象。可王娇鸾瞧不起纨绔子弟的浮华,而一般士家子弟又觉得她这个千户女公子高不可攀。

      春日的午后很长,王娇鸾闲来无事,来到院中赏花。时值盛春,院中芍药开得姹紫嫣红,一双彩蝶在花间翻舞追逐。王娇鸾童心大发,挥着手中的罗帕去拍蝶,蝶儿象捉弄她似地忽起忽落,眼看就要扑到却又飞了出去,直追得王娇鸾额上沁出了细汗。眼看两只蝴蝶轻巧地扑闪扑闪飞过院墙去了,王娇鸾的目光随着追去,不料正看到院墙缺口处露出一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一身蓝布衫,手握一把折扇,正隔着墙出神地盯着自己。王娇鸾羞怯不已,急急地低头回房,那边的书生也不好意思地走开了。

      那蓝衣书生是谁呢?原来是邻院学司教周俊模的公子周廷章,午后读书读得发困了,便到院中散步赏花,经过院墙缺口时无意地发现了邻院的春景,不知不觉地被王娇鸾的娇美和活泼深深吸引住了。

      几天后正是清明节,王家院中依习俗搭起了秋千架。王娇鸾与曹姨带着两名婢女荡起了秋千。曹姨虽然年过三十,又是守寡,但天性热情好动,与大小姐王娇鸾非常合得来。两人把秋千荡得老高,嘻笑声伴着春鸟的啁啾声飞出了院宅。春阳普照下,不久就玩得香汗涔涔。大家觉得尽了兴后,便回房歇息去了,王娇鸾拭汗的罗帕不留神遗落在草际。那边院中的周廷章早已被这边的嘻笑声惊动,他装作背书,在自家院中来回走动,时不时经过院墙缺口偷窥着邻院的戏春图。王娇鸾遗落罗帕的一幕恰被他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一动。罗帕落下的地方离周家院子这边很近。待王娇鸾等人离开后,周廷章找了根稍长的树枝,把罗帕悄悄地挑了过来。

      周廷章正手捧罗帕展玩之际,侍女明霞转回身来寻找小姐失落的罗帕,周廷章隔墙对她笑道:“物已落入他人之手,还找什么?”明霞发现罗帕已在他手中,就向他讨还,周廷章却说:“必待主人来要,一定完璧归赵。”明霞有些不悦,论理道:“既然拾了别人的东西,就当赶快物归原主。”周廷章则提出了要求:“久闻贵府千金精于文字,小生有小诗,烦姐姐传递,如得回报,立即送还罗帕。”

      明霞只好点点头,周廷章让她稍等,自己回到书房。不大一会儿,就捧了一副桃花诗笺走来,交给了明霞。

      王娇鸾深锁闺中,春心寂寞,那日见得邻院的英俊小生也曾怦然心动,自己是一个千金小姐,便也不敢多想。明霞出去寻罗帕,却带了诗笺回来。王娇鸾展笺读诗,不禁心波荡漾。诗笺上的是一首七言绝句:

      帕出佳人分外香,天公教付有情郎;

      殷勤寄与相思句,拟作红线入洞房。

      诗句虽然轻浮,又充满了挑逗。王娇鸾却并没生气,只因为他对隔壁书生早已有了个好印象,所以把他的轻妄也看成了热烈果敢。况且听明霞的禀报,他是瞬间成诗,也算有些文采,当即芳心一动,提笔写下一首回应的诗:

      妾身一点玉无瑕,产自侯门将相家;

      静里有亲同对月,闲中无事独看花。

      碧梧只许来文凤,翠竹那容栖老鸦;

      寄语异乡孤零客,莫将心事乱如麻。

      诗由明霞转送到周廷章手中,周廷章大喜过望。虽然佳人的诗中心情欲诉又止,但既然她肯回赠诗文,便是有心有意。于是周廷章劲头更足了,不依言奉还罗帕,而又写下一帧诗笺,内面裹上一只玉蝉,托明霞再度带回。这次的诗更加坦露心臆:

      居临侯门亦有缘,异乡孤零果堪怜;

      若空鸾凤双栖树,一夜箫声入九天。

      王娇鸾虽然已动思春之心,但毕竟是幽居深闺的官家小姐,面对如此火辣辣的撩情诗句,不由得面红心跳,口里哺哺地说:“书生轻薄,都是不堪入目的调戏之言!”

      明霞在一旁也看出了门道,她对周廷章拾帕不还已有意见,此时见小姐这般评说他,就也在边上鼓动道:“枉读四书五经,如此口无遮拦,不蹈规矩,何不作一诗骂他一顿!”

      王娇鸾却又嫣然一笑道:“口出恶言,有失厚道,且好言劝他就行了。”当下又赋一诗作答:

      独立庭际旁翠阴,侍儿传语意何深;

      满身窃玉偷香胆,一片撩云拨雨心。

      丹桂岂容稚子折,珠帘哪许晓风侵;

      劝君莫作阳台梦。努力奋书入翰林。

      王娇鸾的诗意虽然充满了矜持,但并没有断然拒绝之态,似乎只是劝对方努力向上,来日还可作计议。周廷章捧着诗心荡神怡,央求传诗的明霞再转送他的诗笺。不料明霞却已烦他,并且也以为小姐已拒绝了他,因而不肯再替他效劳。转身就走,竟也忘了索回罗帕。周廷章无奈地站在院中发怔。

      转眼又是蒲艾飘香,到了端阳佳节,王家在院内亭台上摆下了酒宴,全家团坐畅饮,和乐融融。周廷章隔墙偷看,心中暗想,如果自己也能入坐其中,与佳人举杯共饮该有多好啊!然而终是可望而不可及,徒增怅然,转回书房有感而发,写下一首诗:

      配成彩线思同结,倾就蒲觞拟共斟;

      雾隔湘江欢不见,锦葵空有向阳心。

      这回的诗笺是托另一位王娇鸾的侍女送到了她的梳妆台上。王娇鸾正在梳头,看了一眼后仍留在妆台上,这时恰好曹姨进来,看见了诗笺,关切而惊诧地问:“既有西厢之约、为何瞒着我?”曹姨虽是长辈,但因与王娇鸾性情相投,平日里相处得象朋友一样。王娇鸾见既然已被曹姨看出端倪,索性实情相告,并强调说:“仅有吟咏往来,实无其它关系!”曹姨是个善解风情的女人,平日里也见过隔壁的公子,对他的情况略知一二,于是建议道:“周公子乃江南才子,门当户对,与小姐甚是相配,为何不让他禀明父母,请媒人说合,成就百年之好呢?”这话正中王娇驾心意,于是在曹姨的鼓动下,王娇鸾用一首诗表明了心愿:

      深销香闺二十春,不容风月透帘前;

      绣衾香暖谁知苦,锦帐春寒只爱眠。

      生怕杜鹃声到耳,死愁蝴蝶梦来缠;

      多情果有相怜意,好倩冰人片语传。

      聪明的周廷章自然马上领悟了诗中含意,不胜欢喜,立即禀明了父亲。不想周司教却别有打算,他认为三千户是降职到此,并非理想的攀亲对象。自己的儿子才貌双全,应该攀一门高亲,那将对儿子的前途大有裨益。如此一来,他迟迟不置可否。周廷章无奈,又怕辜负佳人的雅意,只好假托父亲之嘱,央媒人到王家求亲。这边王千户虽对周家公子颇为欣赏但一时之间难分难舍工作上对大女儿的依赖,所以也拖着没有当即许婚。

      一连两个软钉子,弄得周廷章不知所措,心中惆怅不已,于是写了封信传给了王娇鸾,信中写道:“遥望香闺深销,如唐太宗之望月宫而空想娥娥,似牛郎隔天河而苦思织女。”信后还附了一诗;

      未有佳期慰我情,可怜春宵值千金;

      闷来窗下三杯酒,愁向花前一曲琴。

      人在失意无主张,空向斗室静中吟;

      孤栖一样黄昏月,肯与相携诉寸心?

      王娇鸾本以为只要对方托媒说合,好事自然能成,没料到父亲迟疑不决,害得周公子心生愁情,着实有些不忍,见信后连忙回信说:“拜月亭前,懒对东风听杜宇;画眉窗下,强消长昼刺鸳鸯。自怜薄命佳人,恼杀多情才子,休得跳东墙岸攀花之手,可以仰北斗安折桂之心。”信后依韵和诗道:

      秋月春花亦有情,也知身份重千金;

      虽窥青锁韩郎貌,羞听东墙崔氏琴。

      痴念已从空里散,好诗唯向梦中吟;

      此生但作干兄妹,直待来生了寸心。

      王娇鸾满是无可奈何之心,只好盼来生结缘。周廷章吟哦再三,倒是“但作干兄妹”一句让他顿生灵感,发现了一条新的析佳途径。

      第二天,他手持拜贴来到了王家,一本正经地求见王夫人周氏。见到周氏后,他转弯抹角地细数宗亲,竟和周氏扯上了同宗关系,十分诚垦地要拜周氏为姑姑。周氏见他一表人才,又心灵嘴甜。当下这就认了这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侄儿。从此后,周廷章成了王家的亲戚。当然就能非常方便地出入王家,有了与王娇鸾见面和叙谈的机会。

      夏季来临,周廷章借口自家居室狭小闷热,请求借王家宽敞空闲的后院读书。既是亲戚,王家不便拒绝,这样周廷章就堂而皇之地住进了王家。

      王千户仍然没有允女儿的婚事,曹姨却为他们着急了。见周廷章搬进了王家后院,她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毅然决定自己作主成全了这对小儿女的美事,于是她让王娇鸾约周廷章晚上来闺房相会。

      二更时分,皓月当空,急不可待的周廷章来到院门边,由等在那里的明霞引入香闺。王娇鸾正襟危坐在梳妆台前,见周廷章进来,郑重其事地对他说道:“妾本贞女,君非荡子。只因两相倾慕,而家中阻拦,私约君来,并非苟且偷欢,愿结白头之好,永不相弃!”

      王娇鸾义正辞严,周廷章不由得肃然起敬。这时曹姨从屏风后转了出来,对周廷章严肃说明:“公子如果有意,请不要辜负我们姑娘的一片真心。为了慎重起见,请公子写下婚约四份。”曹姨说得十分认真,周廷章不敢拒绝,当即写上婚约誓言,一式四份,誓言写到:“女若负男,疾雷轰顶;男若负女,乱箭亡身,再受阴府之惩,永堕丰都之狱!”写成后,一份焚了禀示天地;一份由曹姨收执作为媒证;另二份则一对情人各执一份。然后,在曹姨的主持下,周廷章与王娇鸾像模像样地拜了天地,又谢大媒,最后侍女摆出果品醇酒,新人喝过交杯酒,便入了洞房。

      洞房就是王娇鸾的闺房,这一夜闺房春暖,说不尽的旖旎风光。第二天,王娇鸾还把这一夜的风情写成了诗;

      其一:

      昨夜同君喜事从,芙蓉帐里语从容;

      贴胸交股情偏好,拨雨撩云兴转浓。

      一枕凤鸾声细细,半窗花月影重重;

      晚来窥视鸳鸯枕,无数飞红扑绣绒。

      其二:

      衾翻江浪效绸缪,乍抱郎腰分外羞;

      月正圆时花正好,云初散处雨初收。

      一团恩爱从天降,万种情怀得自由;

      寄语今宵中夕月,不须欹枕看牵牛。

      从此后,闺房中夜夜春宵,鸳鸯交颈。这样过了半年后,周司教升任蜀中峨嵋县尹,周廷章推说身体不适,不堪长途跋涉,请求暂留南阳王家读书,不与父母同行。又过了半年,蜀中传来书信,说他父因在蜀中水土不服患病,返回故乡苏州休养,让周廷章回乡探视,周廷章想去探视父亲,又不忍与王娇鸾分离,忧烦之心溢于言表。

      王娇鸾察知其情后,劝慰道:“夫妇之爱,瀚海同深;父子之情,天高难比。两种情爱,无一不可,我们来日相厮守的日子方长,父亲病重,应当前往探视!”

      曹姨知道后也说:“如今隐匿私情,终非长久之计。公子不如暂且回乡探视,倘若父亲身体康复,可再商议婚姻之事,早成誓愿,岂不两全其美!”

      周廷章终于决定回乡一趟,临行前夜,王娇鸾细问其故乡住址,他答道:“我家世居姑苏延陵桥畔,先祖督粮有功,当地至今仍称我家为督粮周家,一问便知。”王娇鸾恋恋不舍,和泪写道:

      同携素手并香肩,送郎哪堪双泪悬;

      郎马未离青柳下,妾心先在白云边。

      妾持节操如姜女,君重纲常类闵骞;

      得意匆匆便回首,香闺人瘦犹未眠。

      周廷章挥泪告别王娇鸾,一路乘船赶往苏州,满脑子都是王娇鸾的音容笑貌。然而,一回到家里,一切都不知不觉地改变了。这时周父的病已基本痊愈,正给儿子张罗着婚事。他出于对儿子前途的考虑,已给他订下了一门高亲,对方是当地的名门望族魏同知的女儿。周廷章原本是要拒绝的,可父母连哄带劝,又听说魏家姑娘有“姑苏第一美女”之称,嫁妆也出奇的丰厚,将来魏家对他的仕途还能有所提携,他不由得有些心动,于是半推半就,与魏家姑娘拜了天地,很快又沉醉在新的温柔乡中,把王娇鸾忘到了九霄云外。王娇鸾在家中左等右盼,周郎竟一去音讯杳无,于是三番两次托人捎信到姑苏,周廷章正值新婚燕尔,根本不耐烦王娇鸾的催问,回信搪塞说:“父病未愈,正待汤药,有误佳期,不久即图良会。”

      又等了几个月,依旧不见周郎的踪影。王千户想为女儿择婿婚配,以免错过妙龄。王娇鸾只是一味的回绝,父母不明她的心意。曹姨心中不忍,就叫老兵孙九专程在姑苏一探究竟。

      孙九去了整整一个月,王娇鸾早望暮盼,谁知等回来的却是当初落到周廷章手中的罗帕和一纸婚约。王娇鸾立刻明白了一切,她觉得霎那间,天旋地转,自己不知置身何处。悲愤之中,王娇鸾一口气写下了“绝命诗”三十六首,把两人的相恋相交过程一一道出,也抒发了惊闻变故后自己的悲痛之情,其中两首是:

      其一:

      从头一一思量起,往日交情不亏汝;

      既然恩爱如浮云,何不当初莫相与。

      其二:

      可怜铁甲将军家,深闺养女娇如花;

      相思债满还九泉,九泉之下不饶汝。

      王娇鸾毕竟是武将之后,悲愤之后露透出刚烈之气,誓死也要报复负心郎。

      写好了三十六首“绝命诗”,原本是想让孙九再往姑苏一行,送给周廷章,试探一下是否能唤回他的真情。然而孙九却痛恨周廷章的绝情寡义,坚持不肯再去见他,王娇鸾无可奈何。

      这时,恰好王千户有一件公文要投递到吴江县,系商议有关南阳卫所逃军一事,事属军机重事,有专差前往。公文照例又是通过王娇鸾之手经办的。她见机则心思一横,想出一条绝计,便把昔日与周廷章唱和之诗笺、二纸婚书、绝命诗等整理好,一同封入公文包中,以火漆封印,打发公差上路,她父亲对此毫不知觉。

      当天夜里,王娇鸾慢条斯理地沐浴、薰香、化妆、更衣,午夜时分,拿出昔日失落的罗帕,沉思良久,然后自缢于日阁中。

      这里南阳卫的专差到了吴江县,县令拆开公文包,除了公文外,竟还有一大包诗书稿件。待他仔细看过,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可碍于周家乃三代学官,名望颇高,他小小县令不便查办,正好这时都察院樊公祉巡视来到姑苏。县令把情况及资料都禀明了樊公社。

      樊公祉十分怜惜王娇鸾的才情,更加痛恨周廷章的薄情。于是下令将周廷章捉拿候审。另外,他又派人送加急文书到南阳,想传来王娇鸾,以便当堂对簿,若周廷章心回意转,就索性劝他们和好,至成一夫二妻之好事,以皆大欢喜。

      然而,公差带回来的消息却是王娇鸾已自缢殉情。樊公祉气愤填膺,立即把周廷章提上公堂,历声斥责道:“你调戏官家女子,一,罪也;停妻再娶,始乱终弃,二罪也;因奸致死,三罪也。有此三罪,你罪当应死,当初婚书上写过:‘男若负女,乱箭亡身”,我没有箭来射你,但可用乱棒打死你,以为薄幸男子之戒!”

      周廷章愧悔交加,无话可说,樊公祉一声令下,衙役们一阵乱棒。周廷章转眼间血肉模糊,毙命棒下。多情女空抛真情,负心郎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留下更多的是遗憾!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