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调元的传说故事:李调元酒宴嘲举子

  • 发布时间:2017-06-23 14:18 浏览:加载中
  •   李调元(1734—1802),字羹堂、赞庵、鹤洲,号雨村、童山蠢翁,四川德阳人,清代戏曲理论家、文学家,戏曲论著有《雨村曲话》、((雨村剧话》,又著有《童山诗集》,辑有《全五代诗》、《粤风》等。

      李调元酒宴嘲举子

      四川才子李调元学问渊博、才华出众,能应声作对、随口吟诗、挥笔成文,因此,被人们称为是个奇才。

      到了大比之年,李调元上京赶考,先坐船出三峡,然后乘马北上。一天他来到一个州城,正碰上当地州官在传经书院摆设酒宴,请了当地的名人学士,为州城上京赴试的举子们饯行。

      李调元向往这里的山水人物已久,听说传经书院有这般盛会,也兴冲冲地赶去了。到了书院,只见那里已聚集了许多人,一个个穿着讲究,三三两两地高谈阔论。书院的正厅上高悬一块匾额,上书“起凤来龙”四个大字。右厢房题名“大块”,里面陈列着许多当地名士的文章;左厢房题名“玉珠”,里面全是本州墨客的诗词。李调元正浏览间,酒宴便开始了。他想抽身离去,不料众人见他也是文士打扮、仪表不俗,便邀请他一同入席。李调元推辞不得,只好坐在末座。

      饮酒间,大家谈诗论文,你炫我耀。到了酒酣耳热的时候,更是狂呼沫溅、旁若无人,大有“天下奇才尽此州,此州奇才唯独我”的气概。座中有人忽然谈到对四川的李白、三苏很表敬重。不想旁边一人却插口念道:“白也诗无敌,我看亦平平。”

      另二人又接口道:“三苏文薄浅,不如《三字经》。”众人听了拍手附和,露出非常轻薄的样子。这时,又有一人说:“听说四川又出了个李调元,才气很大,诗文两艳。”坐在首席的一人“哼”了一声说:“我看过他的诗文,文章通篇胡说,诗也写得有如放屁。”引得众人哄然大笑,态度极端傲慢。李调元自顾埋头饮酒,不动声色。

      正哄笑间,州官命人拿出文房四宝,请众人作对,规定上联以右厢房的题名“大块”作起句,用正厅匾额上所写“起凤”的“起”字落末句;下联以左厢房的“玉珠”作起句,用正厅匾额上的“来龙”的“来”字落末句。众人都想交头卷显露一下,无奈搜肠刮肚也做不出来,急得一个个抓耳搔头。

      这时,李调元从容来到桌旁,挽袖提笔,立即写成一联:

      大块投河,方知文从胡说起,

      玉珠系鼓,始信诗由放屁来。

      众人一看,明知被他骂了,却又奈何他不得,只好按住一肚皮的羞愧、懊恼,硬着头皮上前问他的姓名。李调元不吭声,挥笔又写诗一首:

      李白诗名传千古,

      调奇律雅格尤高。

      元明多少风骚客。

      也为斯人尽折腰。

      写完将笔一掷,便飘然去了。

      众人惊讶得你望我,我望你。忽一人发现诗头“李调元也”四字,不觉失声惊呼道:“我的天,原来他就是李调元!”

      大家义回过头看他写的对联,对“大块投河”与“玉珠系鼓”两句都不理解,不知用的是什么典故。正在苦思苦找的时候,书院的看门老头儿在一旁插话说:“这有啥难解的!投河、系鼓的响声都是‘扑通’,李调元是说你们连那些‘大块’、‘玉珠’都不通。”众人听了,个个脸胀得通红。

      一言心语

      所谓真人不露相。越是浅肤的人越是喜欢卖弄。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