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邦――我煮老父汤,分你一杯羹

  • 发布时间:2014-12-06 15:27 浏览:加载中
  •   在一般情况下,当灾祸降临的时候,多数人的反应,一定是害怕,这是人之常情。害怕归害怕,还是得想办法躲过,可灾祸决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尤其在“伸 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的时候,如何面对呢?当伸缩都是一刀时,最好硬挺到底,运气好的话,或可逃过一劫,最坏也可以保留尊严。倘若客观环境根本回天乏 术,只有一面擦眼泪,一面买好棺材,准备挨刀吧!然而,若灾祸来自于老大――换言之,就理论上看,只要能透过技巧的运作,在主观条件上不无起死回生的可能 时,与其窝窝囊囊的缩头一刀,倒不如威威武武的采用“伸头一刀法”。反正原就准备全盘输光的,能少输就是赢了,最低限度可以赢回一点尊严,其他的就算是赚 到了。

      南北朝时代,刘宋开国皇帝刘裕,是个生性勇悍,具有英雄本色的好汉,他是天生的帝王,在任何情况下绝不灰心丧志,无论面对任何 强敌,从来没有害怕过,而他也就凭着这份无畏的豪情,打出一片锦绣江山。在征讨楚武悼帝桓玄的战役中,有一次碰到悍将皇甫敖的狙击,由于事出仓促,刘军大 将檀凭之阵亡,刘裕被敌兵层层包围,只得背倚一棵大树,单挑皇甫敷,皇甫敷眼看刘裕单身一人,便高声喊道:“你今天是死定了,不过可让你选择死法。”面对 强敌,刘裕毫无惧色,挺刀来战皇甫敷。正在危急的时刻,刘裕援军赶到,一支乱箭正好射中皇甫敖的面颊,皇甫敷应声倒地。刘裕顺势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只见 皇甫敷并不告饶,反而挣扎着对刘裕说:“君有天命,无奈我为我主,只希望你能照顾我的家小,我死而无怨。”刘裕点点头,一刀将皇甫敷头斩下。推翻桓玄政权 后,很多桓氏余党被灭族,但刘裕反而优厚抚慰皇甫敷的后代。

      在两个老大的生死决战中,老二的未来完全寄托于老大的成败。皇甫敷是个聪 明老二,他知道,这时候缩头或可免除一刀,但一个背弃老大的老二,在敌方的阵营里忍辱求生,一定前途茫茫。还不如伸刀一头,一来赢得尊严,二来还可保全后 代。反正是败军之将,再生亦不如死,倒不如伸头一刀,好汉一点。

      在某些情况下,一个人会面临“一刀”,是因为弱点被人掐住,对方以此 为等码,藉机要胁、勒索。这种时候,如果“缩头”的话,就等于告诉处于优势的对手:“你真的逮到我了,请尽量宰割吧!”越缩头就死得越惨,唯一的避祸方法 就是把头伸得又挺又直,让对手很清楚地感觉到:“我所掌握的好像不是很管用的筹码喔!”只要这个念头一产生,“刀落”的可能性就会大减。因为优势已经被化 解掉了,只要能让刀落的理由消失,逃命的机会就大了。

      楚汉相争的时候,项羽逮到刘邦的老爸,在阵前架起了一口大鼎(秦时流行把人丢到 大锅里活活煮死,称作二黑),趁机威胁刘邦:“你现在不马上投降,我立刻把你老爸给烹了。”对刘邦而言,这确实是个难题:老爸为了他被煮死,自然一百个不 愿意。但因此而失去争天下的机会,他更不愿意。然而,就算现在真的投降,谁能保证老爸能活命,说不定连自己一家大小都得赔进去,到时候输得更多、更惨。难 题就摆在眼前,“缩头”绝对“一刀”,不如“伸头”博他一博,或许还能“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便神色自若地回道:“我们都曾受命于楚怀王, 论情分算是兄弟,所以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如果你一定要把你老子给煮了,看在兄弟的分上,也请分我一碗肉汤吧!”这一番狠话,把项羽乎上的筹码化解掉 了:“你当手中的是王牌,在我看来不过是瘪十而已。”连老爸的命都威胁不了刘邦,虽然项羽气得要死,却无可奈何。看看起不了作用,一段时日后,在部属项伯 劝说下,还是把刘老爸给放了。

      上面二个“伸头”例子,第一个皇甫敷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以“伸头”换取尊严及其附加价值;第二个刘 邦是没有“缩头”余地,死马当活马医,终于化解掉对于的筹码。二者都有伸头一刀的潜在相对条件,一旦相对条件不具备时,还能挺硬了脖子对刀子时,这就是真 正的勇气了。敢甩脑袋来玩的老二,老大也服气。

      宋太祖赵匡胤登基后,威震四邻,各地纷纷奉表称臣,只有北方的北汉,因为有契丹撑腰, 负隅顽抗,让宋朝头痛不已。有一次,赵匡胤又对北汉出兵,抓到了大将谢安和王坦之,因为老打不垮北汉,赵匡胤急了,拿他们出气,他大声责问:“你为什么帮 着刘钧(北漠皇帝)和我作对?”说完,硬拉着王坦之,来到桓温大军营内。不一会儿,桓温在帐内召见。面对如此肃杀的气氛,王坦之气夺胆虚,衣服全部湿透, 连手板都拿倒了。谢安却气定神闲,从容坐定后,用手指着四周满布的武士笑着对桓温说:“有句话说,有道的诸侯,一定守土于四邻。现在你大军进京,召见我们 这种文臣,干嘛还布置追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呢?”语意严厉,但神态安祥,这一番威武不能屈的表态,反而把桓温镇慑住了,只有尴尬地陪笑道:“我只是不能不 这么做,”说完,立刻将卫兵给撤走了。这时候,刚好一阵风吹来,躲在桓温帐内偷听,专门帮桓温出主意的大将郗超身广露了出来。郗、谢本来就认识,但却在这 微妙的气氛里见面,于是谢安趁机挖苦郗超:“祁先生您真可称为入幕之有了。”形式上处于绝对优势,实质上却硬生生地让谢安给损了。郗超一脸尴尬,却又无可 奈何。最后,谢、王二人全身而退,一场危机化解于无形。晋祚又延长了几十年,全都是谢安的功劳。

      在很多情况下,伸头绝对比缩头划算, 但一般人大都很难突破“人性逻辑”,毕竟拿着脑袋当赌注,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缩头的总比伸头的多。如果缩头真能免祸时,不妨缩之,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 灭。然而,若在“伸缩都是一刀”时,选择伸头,最少可赚到尊严。尤其当对手具有英雄本色时,尊严将会成为庞大的本金,而利息收入将丰厚无比。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