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苛政猛于虎的历史故事

  • 发布时间:2017-09-06 21:53 浏览:加载中
  •   公元前500多年的一天,孔子带着学生从泰山脚下路过,突然听到哭声,就吩咐车马停下,看到一个妇女在新坟前哭泣,就问她哭得这样伤心的缘由。

      妇人哭着诉说她的公公、丈夫都死于虎口,前天儿子又在虎口丧命,故伤心而哭。

      孔子惊问:“那你为什么不搬到别处住呢?”

      妇人答:“这里虽有虎患,但这里至少没有苛刻残酷的官府统治呀,所以才冒这个险不愿离开。”

      孔子听后长叹一声,对学生们说:“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1000多年后,捕捉毒蛇的蒋姓汉子,告诉被贬到永州做刺史的柳宗元,永州有种毒蛇由于能治许多疑难病症,因此朝庭下令要求进贡,由于此蛇不多,且有剧毒,故冒这个险的人不多。官府便下令,捕蛇可抵税赋,他几辈人已捉蛇捉了12年,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已被毒蛇咬死,他自己也几次差点丧命。

      柳宗元听后,非常同情蒋家的悲惨遭遇,于是想当然地提出愿意帮他恢复税赋,不再干捉毒蛇这项危险的工作了。没想到他却流着眼泪拒绝了,他哀求说,捕捉毒蛇每年只有两次面临死亡的危险,而他的乡邻们却天天都有被繁重的赋税逼死的危险。村子里已是十室九空,有的被逼死了,有的被逼跑了!相比之下,我还算过得好的呢!

      听此,柳宗元喟然长叹:“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真是苛政猛于虚患呀!

      拂去岁月之积尘,翻开历史之典籍,古代社会官府苛政给老百姓造成的苦难俯拾皆是:

      《左传·宣公十五年》记载民众“易子而食”;《汉书·严安传》记载民众“苦不聊生,自经(吊)于道树,死者相望;”《隋书·食货志》记载民众“剥树皮以食之,渐及于叶;皮叶皆尽,乃煮土或捣藁(稻草)为末而食之。其后人乃相食”;《明史》中“民相食”、“父子兄弟夫妻相食”、“母烹其女”的记载,令人不忍卒读。

      到了清末,更为甚者,人被饿死了竟然还得向官府交纳“断气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官府经典之作。

      陈康祺《郎潜纪闻》记载:“同治三、四年,皖南到处食人。人肉始卖三十文一斤,后增至一百二十文一斤,句容、二溧八十文一斤,惨矣!”人肉卖到几十文钱一斤的地步,真是惨到了极致。

      “但得官清吏不横,便是村中歌舞时”,似乎永远都只是老百姓的梦想。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历朝历代都充斥着这些骇人听闻的苛政事件,不能不说是对以德治国的央央文明古国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由此,这也证实了一种传统的古代官场理论——“牧民”。徐元瑞《吏学指南·官称》说:“司养百姓曰牧民。盖牧者,能守养之义,路府诸州是也”。说白了,就是养牲口,如何饲养、怎样驱使,取决于放牧者的心情。

      孟子直言不讳说:“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殍,此率兽而食人者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

      从这些来看,孔子“苛政猛于虎”的概括还真是绝了,这个比喻生动形象地开了中国文学界抨击“苛政”的先河,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封建统治的本质。

      老虎作为山中之王,何其凶猛,何其残忍,老百姓通常是谈虎色变的,“食人”是它最大的本性,也是老虎最通俗的形象,孔子偏偏拿“苛政”来跟它做比较,并且比老虎更要凶猛和残忍。

      时至今日,虽然现在政通人和,社会面貌日新月异,人民生活幸福安康,已与古代不能相提并论,但似乎封建余毒并未去尽,个别涉恶事件仍然不时抬头,甚至有重燃之势。

      试看看,时不时出现人伦堕落,不循纲常;有些官员贪污腐化,甚至与黑恶沆瀣一气;黑恶势力时有出现,甚至愈加猖獗,如此等等,极大地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人民的安定。

      2009年8月20日,孟建柱在《致全国公安英烈家属的慰问信》中披露的两组数据尤其令人震惊:“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有1万多名公安民警英勇牺牲,15万多名公安民警光荣负伤。”死伤这么多民警,表明犯罪势力还是相当猖獗,社会秩序有待整顿,治安状况令人堪忧!

      因此,要想维护法律威严,法治社会的建立健全实有必要,更有必要施以“苛政”(姑且以“苛政”论之,此“苛政”与彼“苛政”不能等同,仅取其严苛法律、整肃治安之意),才能置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于“死地”,以镇住凶邪,“净化”环境,保平安和谐的环境。

      就拿以文强为首的重庆黑恶势力来说,如果重庆警方的“扫黑”狂飙不能如武松挥拳直砸“恶虎”命门,不能在黑恶势力疯狂作乱的“疼痛”中出拳挥戈奋力反击,那些能灭那些为非作歹的“恶虎”?如何获得重庆的一片赞誉之声?重庆的黎民百姓何以能拍手称快?

      “对重大黑恶团伙的为首分子和骨干被判以死缓或无期徒刑者,一律不得减为有期徒刑,其一般成员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事先要举行听证。”一石激起千层浪,重庆高院下发的这条新规打破了司法界惯行的“法主德辅”的“人道”律条,加重了刑赋,可谓实行“苛政”,在全国司法界激起了巨大的反响。这意味着今后在重庆辖区内被判死缓或无期徒刑的重大黑恶团伙的首犯和骨干分子永世不得翻身!这无疑是“苛政猛于虎”在司法实践中的一大创新,对肃贪惩恶,威慑犯罪、净化环境、震撼心灵必将起到巨大的积极作用。

      “宜将剩勇追穷寇”,借扫黑除恶之威“将革命进行到底!”对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必须给予严厉打击!由此可知,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必须实施“苛政”,以强硬的姿态对待黑恶势力,以维护法律的威严,还百姓一个安全和谐的生活环境。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其中不乏经验、教训可供参考、借鉴。对付“黑恶势力”很简单,只需学一些秦朝时期“严法苛政”的手段,把“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阶段即可。

      目前,从藏独、疆独、到黑恶势力,都在向社会透露着某种负面的讯息,我们正可以借打击“黑恶势力”的东风,施行“严法苛政”,净化环境,创建和谐。对此,很有必要扬弃儒家仁政,重拾法家苛政。

      因此,对于那些黑恶势力,我们必须杀鸡儆猴,杀一儆百,黑恶势力,严惩不贷,如此这般,你看还有哪个不怕死的?就像若干年前,保加利亚对于酒驾一样,第一次警告,第二次重罚,第三次枪毙,你看谁还敢随意造次,谁还敢以身试法

      所以,施“苛政”刮“扫黑”风暴,动用重刑应对法治危机,重庆的做法值得推广,“苛政猛于虎”的司法实践与“扫黑”的辉煌成果让重庆又一次载入史册。这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为社会安宁当好卫士,为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各地有必要抓紧效仿,不能再给犯罪分子留下串通、藏匿、甚至外逃的时间和空间。

      据传闻,有专家学者已在着手做着“严法苛政”必要性的论证,媒体也在为施行“严法苛政”创造声势,看样子,“严法苛政”的时代即将来到,值得拭目以待。

      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苛政”度的把握问题,别让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借行使公力为名,行打击报复、自私自利之实。对此,某些人似乎谙于此道,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成为某些人玩弄权术的工具。有些社会渣滓,打着“公仆”的旗号,却做着令人唾弃的行为。甚至根本无视党纪国法、无视群众利益、无视基本道德,在他们面前,组织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统统起不了作用。这样“豪放”的作为,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晾晒,甚至懒得费力去遮掩。

      因此,我们希望,在制度得到不断完善的情况下,适度实行“严法苛政”,之所以这样做不仅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必须的。不过,千万可别走了样,千万可别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钻了空子,毕竟,“苛政猛于虎”!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