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茅焦飞箝制秦王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7-08-30 20:35 浏览:加载中
  •   语言交往是人类交流的重要方面。语言使用得当,就会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甚至语言行为可以吸引、感染和控制一个人。战国时的茅焦就是抓住了秦王的心理,用“箝”的方法控制住了对方,使游说得以成功。

      秦王政九年的时候,虽然国势强盛,但尚未兼并六国,

      有位名叫茅焦的沧州人,到了秦国的首都咸阳,住进了一家旅舍,一进门却发现店里一些客人交头接耳,好像是在谈论一件重大的事情,看到茅焦走近,却立即停止,不再交谈。

      茅焦深感奇怪,向店家询问,店主也不肯说,经他再三央求,店主才压低了声音,悄悄告诉他:“秦王今天早朝又杀了一位大臣,而且,这是第二十七位了!死尸都堆在殿前,真是惨呢!”

      “啊!杀那么多大臣为了什么事?”茅焦问。

      “客官,您是外地人,不知道我们秦国宫廷的丑闻。”店主说:“这事说来话长。”

      “你就长话短说吧!”茅焦急于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自从吕不韦将缪寡假冒太监送进宫去,服侍太后,迁居雍城大郑宫,两人大畅淫欲,连生二子,被秦王察知,嫪毐一不做二不休,在秦王加罪之前举兵造反,事败被捕,遭五牛分尸,诛灭三族,他和太后所生的两个孽种,也被装入布袋扑杀,大郑宫内外,尸横遍地,惨不忍睹。

      秦王痛恶太后的丑行,又与嫪毐同谋叛乱,不堪为国母,所以将她迁人离宫,幽禁了起来。偏偏逢上天气候突变,大夫陈忠,听了民间议论,进谏秦王,迎回太后,恪尽孝道,秦王大怒之下,命人剥光他的衣服,放在蒺藜堆上,捶打至死,陈尸阶下。相继有二十六位大臣进谏,也遭到同样的命运。

      茅焦听完了店主的话,愤然长叹一声说:“儿子囚禁母亲,岂不是天地反覆了!”他思忖了一下向店主吩咐:“你替我准备洗澡水,明天一早,我要上朝去进谏秦王。”

      茅焦的话,使店里所有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都极力劝阻他不要去送死,但茅焦去意已决,谁也没能劝阻得了。

      第二日一早,茅焦来到秦宫,见到殿前堆积的二十七具尸体,伏在尸堆上大声呼叫:“我是齐国的旅客茅焦,要进谏大王!”

      内侍跑出来对茅焦说:“你难道没有看到堆积的这么多死人吗?你怎么这样不怕死?”

      茅焦说:“我听说天上有二十八宿,降生人间,成为正人;现已经死了二十七位,还缺少一个,我来正好凑满其数。古圣先贤,谁能不死?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在这里茅焦先用言语刺激秦王,以便达到面见秦王的目的。内侍将茅焦的话,回报秦王,秦王果然勃然大怒,说:“大胆的狂徒,居然敢故意来犯我不准进谏的禁令!”他挥手向左右侍臣说:“去把大镬架起来烧汤,我要生烹了他,看他怎么能全尸在殿下,跟那二十七人凑够满数?”

      侍臣们立刻应命分头去准备,秦王按剑而坐,双眉倒竖,怒不可遏,连声大吼:“召狂徒进殿就烹……”

      茅焦到了阶下,再拜叩头之后,向秦王说:“臣听说‘有生命的人不讳言死,主国政的人不讳言亡;讳言亡国的人,不可以保全他的国家,讳言死的人,不可以保全他的生命。’这种死生存亡的大计,是贤明的君主必须悉心研究的。不知道大王愿不愿意听?”

      秦王听了茅焦的话,心里一愕,怒气不知不觉已消除了不少,遂问:“你有什么计策,可以说出来?”

      茅焦从容不迫地说:“一个忠臣,不会向主上说阿谀奉承的话,贤明的君主,也不会有狂悖的行为。如果君主有了狂悖的行为,而为臣属的人不去谏诤,是臣负其君;臣属进忠言而君主不听,是君负其臣。大王有逆天悖行,而自己不知道,小臣有逆耳的忠言,而大王又不愿听,臣恐怕秦国从此将有危亡之祸了!”

      秦王神色悚然,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子,才轻声地问:“你要讲什么事情?寡人愿意听听。”

      在这里,茅焦又用有关国家生死存亡时的话题箝住了秦王。茅焦一见有了转机,遂反问秦王:“大王如今不是正要统一天下吗?”秦王说:“正是!”茅焦说:“如今天下之所以尊崇秦国,不单是因为秦国的国富兵强,也是因为大王是当今天下的雄主,忠臣豪杰之士,汇集在秦国朝廷的缘故。如今大王车裂假父嫪毐,有不仁之心;扑杀两弟幼儿,有不友之名;迁太后于离宫,有不孝之行;诛戮谏臣,暴尸殿前,有夏桀、商纣之治。既然以统一天下为志而行为如此,何以服天下?”

      秦王被茅焦问得哑口无言,茅焦继续说:“古时候,虞舜父顽母嚣,而能恪尽孝道,天下归心!桀杀龙逢、纣诛比干,而天下叛离。小臣自知必死,唯恐臣死之后,再也没有继二十八人再来进谏的人了,今后必将怨谤日腾,忠臣结舌,内外离心,诸侯背叛,可惜啊!秦国的帝业垂成,而今却败自大王手中。我的话已说完,请把我烹死吧!”

      茅焦起身解开衣服,向烧满沸水的大镬走去;秦王见状,急忙走下殿来,左手拉住茅焦,右手向侍臣一挥,喝令:“快撤去汤镬!”

      茅焦却神色自若地说:“大王既已颁出拒谏的榜文,不杀臣,何以立信?”

      秦王命侍臣把榜文收起,又命左右替茅焦穿上衣服,请茅焦坐下,然后,扮出一副谦和的态度,说:“日前那些进谏的人,只知数落寡人的罪过,却没有说明关系国家存亡的大计,这是上天使先生来开寡人的茅塞,寡人岂敢不听从先生的高见!”

      茅焦说:“大王既愿俯听小臣愚见,请速备车驾,往迎太后回宫,殿前死尸,都是忠臣骨骸,应予厚葬!”

      秦王立即下令,备齐棺椁,将大夫陈忠等二十七具尸体,合葬在龙首山,为了表扬他们的忠诚,题名叫做“会忠墓”。

      秦王并命茅焦替他驾车,亲自率领车马侍卫,前往雍州离宫迎接太后。当他们母子相会的时候,秦王跪地膝行而前,见了太后,叩头大哭,太后也不停地流泪。

      秦王特地把茅焦唤到面前,叫他谒见太后,同时向太后指着茅焦说:“这是我的颍考叔啊!”

      第二天,他们起程回咸阳,一路上浩浩荡荡,看到的百姓,个个都称颂秦王的孝行。

      茅焦不是秦国的臣民,他没有职责非要去进谏秦王不可。他之所以挺身而出,所仗恃的是他深知秦王政具有并吞六国、统一天下的野心,这是关键所在,只要一语中的,必然能打开他心里的疙瘩,化险为夷。

      他先用危言耸听,箝制住秦王,再说明道理、分析利害和可能发生的后果,一个野心勃勃、豪气万丈的秦王,一听到足以危及他君临天下的帝业,马上就向茅焦投降、屈尊求教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