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胡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 发布时间:2015-10-30 22:43 浏览:加载中
  • 刘胡兰

      刘胡兰(1932-1947年),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文水县的一个中农家庭。1946年在文水县云周西村积极领导群众投入土地改革和支援前线 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1月12日,在山西军阀阎锡山的军队突然袭击该村时被捕,年仅15岁的刘胡兰,怀着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视死如 归,从容地躺在铡刀下,壮烈牺牲。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为她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苦难的童年

      云周西村是 文水平川上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现在叫胡兰镇。它东眺太岳山脉,西望吕梁群峰。从村口往东走八里地,就是文水通往祁县的汾河渡口了。那绕道太原城,一直 向这东南面流过来的汾河,浇灌着平川的肥沃土地,这里盛产小麦和棉花,真是个土肥水美金不换的好地方。可是,地方好,世道恶。村东的好土地都让地主富农霸 占着。收下的粮食和棉花,也都被吞进了村东几家深宅大院里。而村西的贫苦农民,一年到头只能租种村西的贫瘠土地,给地主扛长工打短工,有时还得背井离乡、 逃荒要饭,过着非人的生活,村东村西,形成了鲜明对照。

      和村西许许多多的贫苦农民家一样,刘胡兰爷爷刘起成,爸爸刘景谦,终年起早贪 黑地劳动,春天刮盐土,秋天打短工,一年四季不识闲。刘胡兰的大伯在夕城县一个杂货铺当勤杂工,每年还能捎几个钱回来,刘胡兰的奶奶,是个过日子的能手, 整日纺线织布,料理家务。管家又很严,谁要把小麻油灯捻挑大一些,她就会说谁几句。按理说来,这日子还应该过得不错的,但由于各种苛捐杂税太多,虽说全家 省吃俭用,也只能勉强度日。所以,尽管刘胡兰是这家的第一个孩子,她的降生,并没有给刘家带来一点喜气。

      就在那乱槽槽的年头,刘胡兰 又有了一个小妹妹爱兰子,妈妈在月子里又得了病,一天比一天重。家里揭不开锅了,没办法,借了地主石廷濮3袋“驴打滚”的高梁。地主石廷濮害怕红军来了 “共”他的产,就发话给向他借贷的穷人要求提前还债。刘胡兰的爸爸、爷爷没钱还债,只好到外地去躲债,妈妈的病也越来越重,只有奶奶一个人硬着头皮应付。 只要院门一响,奶奶就心神不定的说:“怕是催命鬼又来了,这欺杀人的‘驴打滚’”。什么是驴打滚呀,4岁的刘胡兰一直闹不清。有一次,刘胡兰实在憋不住 了,就脆生生的问奶奶:“什么是驴打滚呀?”奶奶给她解释说:驴打滚就是借财主家一升粮食,还的时候就要给两升。这次还不起下次就得还四升,越滚越多。刘 胡兰一听,气的小脸一扬,说:“咱们不还他!”,奶奶听了苦笑了一下说:“那怎行,人家有钱有势,谁要是拖欠不还,不是把人扣到大庙村公所,就是用绳子捆 到衙门,穷人谁惹得起啊?”。刘胡兰还不甘心,紧接着又问:“那红军也惹不起他吗?”奶奶想了想说:“肯定惹得起,要不石财主为什么一听说红军要来,就紧 着催债呢”。“嘿,红军真好呀,红军来了就好了。”

      刘胡兰妈妈在生病期间,由于奶奶要照看妹妹爱兰,大伯母又要烧饭做菜料理家务,这样一来,照护妈妈的责任就落在了四岁的胡兰肩上了。她每天守护在妈妈身边,端水送药,精心侍候。

       有一次奶奶从一个紧口小瓦罐里掏出两个积攒下准备换盐换醋的鸡蛋,做了一碗蛋汤。要她送给妈妈吃,妈妈端起热呼呼的蛋汤,刚送到嘴边,看见爱兰子眼珠紧 盯着碗,就把碗放下,难过地说:“富兰子,妈不想吃,你和爱兰子喝了吧!”刘胡兰赶快说:“妈,我不喝,我吃饱了。”“你吃饱了?”妈妈看了刘胡兰消瘦的 脸颊,心里一阵酸疼!“听妈的话,你喝两口,剩下的喂给爱兰子吧!”刘胡兰还是没喝,双手端着那碗蛋汤,看看妈妈,又看看妹妹,然后送到爱兰子的手上。

       就在这时候,院子里一阵脚步响,石廷濮的狗腿子又来逼债了,奶奶为难地说:“家里又揭不开锅了,你叫我拿什么还债,富兰子她妈病成这样,也没钱 治……”,不等奶奶说完,狗腿子贼眼珠一转,看见爱兰子碗里的鸡蛋汤,冷笑着说:“哼,装穷叫苦,这是什么?”说着,直冲爱兰子走来,爱兰子急忙用手护 碗,蛋汤全洒了。爱兰子哇哇地哭了起来。刘胡兰实在气不过,把脸都憋红了,猛跑过去冲着石廷濮的狗腿子喊道:“你赔我家的蛋汤!”

      刘胡兰的妈妈每次看到自己的女儿那么懂事,妈妈心里又高兴又难过,常常拉住胡兰的手说:“孩子,可把你累坏了,你这么懂事孝顺,妈就是死了也心满意足了!”

      “妈妈,你可别这么说,我不让你死,不让你死……”

      每当这时,妈妈只得含着泪水,反过来安慰胡兰:“孩子,别哭,妈妈就会好的。”

       一天下午,刘胡兰的妈妈忽然病重,又咳又喘,还直说胡话。家里只有刘胡兰一个人,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儿给妈妈捶背,一会给妈妈擦汗。忽然,妈妈一 阵猛烈的咳嗽,咳出一摊鲜血,刘胡兰吓坏了,忙把大伯母喊来。大伯母把妈妈扶起来,往背后垫了一床被子。过了一会儿,妈妈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她拉着刘 胡兰的手说:“孩子,妈心里火烧火燎的,实在想吃点凉东西,给妈买几个梨来吧。”

      胡兰一听,忙从大伯母那儿拿了钱就往外跑。这正是隆 冬季节,外面风刮在脸上刀扎般地疼,可胡兰一点也不觉得,眼前出现的只是妈妈那病弱憔悴的面容。为了买梨她几乎转通了全村,最后一直跑出村去很远,终于买 到了梨。胡兰手里捧着梨还在想:“妈妈吃了梨,一定会好的。”她恨不得一步就迈到妈妈跟前。可她万万没想到,当她慌慌张张推开院门,听到的是屋里一片哭 声,她的心往下一沉,冲进屋里一看,妈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妈妈,你要的梨买来了!”刘胡兰边哭边把梨塞到妈妈的手上,可是妈妈已经永远离 开了她。

      妈妈的去世,使幼小的刘胡兰过早地感受到了人生的不幸与苦难。

      熏陶

      1937年7月 7日,日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全面开赴抗日前线。文水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也组织 了抗日游击队,与日本侵略军展开了英勇斗争。不久,八路军来到文水,同人民一道抗战,刘胡兰和云周西村人民一起欢迎子弟兵。抗日的烽火燃遍了吕梁山麓,救 亡浪潮席卷了汾河两岸。

      1938年4月中共清(清源县)、太(太原县)、徐(徐沟县)特委文水特别支部成立,文水县抗日民主政府同时成立,年轻的共产党员顾永田同志担任了第一任县长。5月,他带领文水县抗日游击队在离云周西村25公里远的大象镇伏击了日本侵略军。

      这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顾永田成了刘胡兰向往和学习的榜样,对刘胡兰走上革命的道路,并献身共产主义事业,起了直接作用。

      刘胡兰多想看一看这位19岁的八路军县长啊!

       1938年6月的一天,顾永田真的来到了云周西村。顾永田在云周西村召开了群众大会,刘胡兰在人群中挤啊!挤啊!终于从人缝中看到这位年轻的县长,他身 穿灰军装,腰扎宽皮带,腰里别着一支手枪,特别使刘胡兰注意的是顾县长那支手枪柄上那块红绸子,一飘一扬,好像一团火苗。刘胡兰听着听着,忽然觉得这个人 很面熟。原来,上午她路过观音庙时,正碰上村长徐照德和农会秘书石进芳陪着几个人从庙里出来,其中就有这个年轻人。他们边走边谈,刘胡兰没听太清楚他们说 些什么,只听那个年轻的八路军说:“我没什么,只不过是人民的勤务员。”第二天,刘胡兰刚出大门就碰上了秘书石进芳,刘胡兰问道:“进芳叔,顾县长怎么又 当勤务员了?”石进芳听了,想了想笑着说:“那是打个比方。顾县长的意思是革命干部不能像旧社会当官的那样,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革命干部应当勤勤恳恳 为老百姓办事,要像勤务员那样,听懂了吗?”刘胡兰听了,才明白什么是人民的勤务员,她想:“我长大了也要像顾县长那样,当人民的勤务员。”

      1940年春节,家家户户门上都贴上春联,胡兰子和妹妹爱兰子穿上花棉袄。大年三十夜,人们都在高高兴兴包饺子过年的时候,日本鬼子出来扫荡了。

       顾永田果断地指挥队伍阻击敌人,掩护村里群众转移。战斗非常激烈,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打死伪警各队长和日本鬼子30多人,群众已安全转移,战士们都恳切 地劝县长赶快撤下去,但是,他命令战士们说:“立即转移,我来掩护!”战士们安全转移了,顾永田和留下来打掩护的同志还在坚持战斗,顾永田已经身负重伤。 敌人冲上来了,他把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射向敌人,忽然,他那枪柄上的红绸当空一闪,随着就沉重地落了下来。

      顾永田为了革命胜利,为战友 和人民的安全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云周西村的群众沉浸在悲痛之中,刘胡兰更是哭得伤心,顾县长那年青的面容,那洪亮的声音“我只不过是人民的勤务 员……”时时在她心中回响,她发誓,等自己参加革命了,一定要打死日本鬼子和汉奸,为顾县长报仇。

      上学习班去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阎锡山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疯狂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发动了内战。刘胡兰在共产党的培养下,投入了新的战斗。

      一天傍晚,胡兰和妹妹从地里摘棉花回来,走到家门口,正好看到金香坐在那里等她。一见面,金香就急不可待地说:

      “我要去学习班去了!”

       胡兰知道她指的是妇女训练班。前些天,区妇联干部吕梅就和她们说过,要在贯家堡办个学习班,专门培训妇女积极分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办起来。她急问道: “除了你.还有谁?”“张月美、李明光、闫芳珍。”“有没有我?”“没有”。刘胡兰不吭声了,心想,是不是自己不够条件,还是把我漏掉了?不行,这学习机 会难得,不能轻易放过。刘胡兰找到了吕雪梅,才知道本来村里干部在参加训练班的名单里列有刘胡兰的名字,但是后来她家里特别是她奶奶不同意,所以取消了。 刘胡兰问方雪梅:“雪梅姐,我够不够条件?”“当然够。”雪梅郑重地说道。“我看还是这样吧,你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只要你家里人同意,你就来,后天报 到,大后天开课。”临起身她又说了一句:“只要家里同意,你就是迟来两天也可以。这行了吧!”

      胡兰回到家里,和谁也没提这个事,只是 一个人苦苦想办法。她知道,这件事和谁说也是白费唾沫,只有奶奶点头才算数,奶奶能同意吗?平素奶奶对她管得很严,特别是不愿意她和文八路、女工作人员们 混在一起,担心她学“野”了,跟上那些人去干“革命”。如今,要知道她到贯家堡去学习,那还不得吵翻天。但想着自己从小没离开过家,没离开过奶奶,还真有 点舍不得,可是这次机会难得,反正就四十来天,学习好了,还是要回村里干革命的。奶奶会原谅的。天亮了,刘胡兰早早就起来,打扫完院子,又为家里做好了早 饭,吃完饭,刘胡兰虽然急着要走,还是耐着性子把锅碗都刷了,又跑到北屋看了看奶奶,然后对奶奶说:“奶奶我有一点事,可能一时回不来。”说完,就飞也似 的跑了出去,朝东北方向跑了二里地,终于赶上了金香她们。云周西村的那几个学员吃惊地问:“你怎么样?”胡兰笑了笑说:“只管你们走吧,我的事就不用你们 操心了。”

      来到贯家堡妇女训练班,吕雪梅看到刘胡兰吃了一惊,刘胡兰心里也直打鼓,怕不收她,吕雪梅看出了刘胡兰的心思,和蔼地说: “既然来了,就安心和大伙一块儿学习吧,你家里的工作由我们来做。”说完,吕雪梅又拿出一张学员登记表让她填上名字,刘胡兰一看收下了她,高高兴兴的拿过 来要写上自己的名字。她拿起笔迅速写了一个“刘”字,正要写第二个“富”字时,笔忽然停住了,她仰头思索了一下,然后端端正正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吕雪梅 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刘胡兰”三个字,就吃惊地问:“怎么,改名字?”刘胡兰认真地说:“恩,‘富’字不好,听我奶奶说,当初生下我,家里想讨个吉 利,才叫我富兰子,可我不喜欢。‘胡’字是我妈的姓,所以我就叫‘刘胡兰’吧!”

      这一天,秋高气爽,妇女干部训练班集中在贯家堡打谷 场上。举行开学典礼。刚刚结束。只见一个中年农民,推着一架独轮车,车上走下一位老太太,边走边喊:“富兰子,我的富兰子在哪儿?”刘胡兰来到训练班以 后,村里的地主婆二寡妇造谣说,听说富兰子一去就穿了八路军装,过两天就开拔,要和男人们一块去打仗,可不得了,枪炮子是没长眼的啊!这样,刘胡兰的奶奶 就让儿子推着独轮车来找胡兰子了。

      吕雪梅一边叫人去找刘胡兰,一边给老奶奶倒上开水,还张罗着给做饭,老奶奶见不到孙女,不喝水也不 吃饭,吕雪梅只好亲自去找刘胡兰,刘胡兰躲到房东大嫂的东屋里,说什么也不去见奶奶,对吕雪梅说:“雪梅姐,你知道奶奶从小是最疼我,平常我听她的话,这 回说什么我也不听,别的事好说,参加革命是件大事,说什么我也不依。我奶奶思想还不开通,总希望我不要离开家,可是,八年抗战,我们吃了多少亏,遭了多少 罪,干革命就要下决心。”吕雪梅被刘胡兰的一番话感动了,答应好好做奶奶的思想工作,吕雪梅陪着刘胡兰的父亲一边吃饭一边解释、讲道理。当奶奶知道刘胡兰 学习完,还要回村里工作,才知道要上前线的话是胡编的谣言,这才放下心里这块大石头,又看到训练班的姑娘、媳妇们出来进去高兴地唱着歌,就对吕雪梅说: “雪梅子,这回我放心了,胡兰子就托付给你们了。”

      妇女训练班结束以后,1946年5月,她被调任第五区“抗联”妇女干事。6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候补党员。当时她才14岁。刘胡兰在党旗下庄严宣誓:“……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困难面前不低头,敌人面前不屈服,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风范映千秋

       1947年1月8日敌人突袭了云周西村,抓走了地下交通员石三槐、民兵石六儿等及村农会秘书石五则。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中,石三槐、石六儿坚贞不屈,毫不 动摇;石五则却屈膝叛变投敌,供出了云周西村的革命干部和党组织。上级考虑到刘胡兰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决定要她立即转移到西山。1947年1月11日, 天快黑的时候,许区长带着几个武工队员来到刘胡兰家里,要接她上西山,刘胡兰非常感谢组织对她的关心,可她考虑再三,因为还有些事要处理,有些机密文件要 烧毁,要求第二天再走,经过慎重考虑,许区长答应了刘胡兰的请求,并叮嘱她道:“胡兰子,咱村工作一直走在前面,敌人很注意,大象镇的敌人离这里只有五里 地,你千万要提高警惕,把工作安顿好迅速转移,越快越好,我们在北齐村等你!”

      刘胡兰紧张地工作了一夜,她到景堡村的妇联会,从炕洞里取出文件烧毁了。她在云周西村连夜召开了全村的妇女积极分子会议,讲明了形势,安排了工作,又到村里的石三槐、石六儿的家里,帮他们家里的困难……,等到一切安排就绪,公鸡已经打鸣,天就要亮了。

       1947年1月12日,这是云周西村人民难忘的一天。这天早上,东方刚刚闪亮,刘胡兰早早起来,把她转移上山的消息告诉了家人,一家人忙着为她收拾行 李,刘胡兰边洗衣服,边和母亲谈论上山后的打算,刘胡兰的心情十分激动。就在这时,盘踞在大象镇的敌人和地主武装,忽然包围了云周西村,封锁了所有路口, 严令不许任何人出村。

      刘胡兰一惊,只听街上有人边敲锣边喊,让人们都到村头观音庙前场子上集合。国军长官要训话,谁要不去,按通共处理,乱棍打死。

      “嘡,嘡,嘡”,第二遍锣声响了。刘胡兰站起来擦擦手,想到外边去看看情况。家里人对她说:“胡兰子,你快去金忠嫂家躲一躲。她刚生孩子,要问就说是侍候‘月子’的。”

      刘胡兰安详地说:“好,我去看看。”又望望家里的几个亲人,关切地说:“我先走了。你们自己保重,不要为我担心。”

       刘胡兰一进金忠嫂子的家,见里面全是人,就又出去了,刚到街上,迎面就遇到匪兵赶着一群老乡走过来,刘胡兰看走不脱了,就跟着人群来到观音庙前,正挤挤 撞撞时,突然有人拉了她一把,一看,原来是奶奶和妹妹,奶奶着急地问:“你怎么也来了?”“金忠嫂子家里人太多,我怕连累了她。”这时屋里的人已经看见了 她,一个个急切地说:“胡兰子,你们快进来!”“你不能走!”刘胡兰又把门推开一道缝说:“不要紧,别担心,我到别处看看。”

      这时,一个复仇队员金川子走了过来,他原是大象镇的民兵叛了变。奸笑道:“刘胡兰,你也来了,今天你可要当心,呆会儿我向你问话,你可得老实说,否则就别想过关。”

       刘胡兰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来了怎么样!”预感到今天要发生什么事。等那个复仇队员走了,她毅然把妈妈去世前的一只戒指脱下来,交给了家人。又从 口袋里摸出那条洗得干干净净,包过毛主席照片的手帕,一只常常带在身边的清凉油空盒,都郑重地交给了家人。她知道现在是为革命献出自己一切的时候了。

      周围的乡亲们,凝视着刘胡兰的一举一动。亲人们担心地望着她,紧紧地挤到一起,围护着她。

      不一会儿,几个狗子军端着枪,来到刘胡兰面前,说:“你就是刘胡兰吧?我们徐专员有请。”说完就要用手拽,刘胡兰一甩手说道:“别动手动脚的,我自己会走。”接着她挺起胸膛,“腾腾腾”向大庙走去。

      刘胡兰被押到西厢房去审讯。审讯刘胡兰的是阎军军官大胡子连长张全宝,他根据叛徒的告密,已经知道刘胡兰是被捕中唯一的共产党员、区干部,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妄想从刘胡兰口中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于是,他沉着脸问道:“你就是刘胡兰?”

      刘胡兰响亮地回答:“我就是刘胡兰,怎么样?”

      “你给八路军干过什么事?”

      “只要我能办到的,什么都干过。”

      “那么你们村长是谁杀的?”

      “不知道!”

      “你们区上的八路军都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张全宝一连碰了几个钉子,再也沉不住气了:“你,你,你就什么也不知道?”

      刘胡兰镇静地回答:“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张全宝想发作,突然,贼眼一转,威胁着说:“现在有人供出你是共产党员。”

      刘胡兰知道自己被坏人出卖,她把头一扬,自豪地说;“我就是共产党员,怎么样?”

      “你为啥要参加共产党?”

      “因为共产党为穷人办事。”

      “以后你还会为共产党办事不?”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为人民干到底。”

      “你难道不知道做共产党要杀脑袋吗?你小小年纪就不怕死!”

      “怕死就不当共产党员了!”

      张全宝万万没有想到,共产党的一个小女孩,竟如此厉害。见硬的不行,就换软的,他奸笑着哄骗说:“自白就等于自救,只要你自白,我就放你,还给你一份好土地,还给你钱”。

      刘胡兰轻蔑地说:“你就是给我个金娃娃,也甭想让我告诉你们。”

       这时,匪军二连连长许得胜沉不住气了,他挥着手中的皮带喊道:“你别不识抬举,老子崩了你!”大胡子一使眼色,制止了他,又换了一副腔调说:“这样吧, 等会儿开大会,你只要在众乡亲面前认个错,说你参加共产党是受骗的就行了。”刘胡兰听了,气得满脸通红说:“呸!办不到!”这下,大胡子恼羞成怒了,对匪 兵一挥手说:“带出去!”

      庙前的广场上,被捕的石三槐、石六儿、陈树荣等6人被五花大绑着,人们默默无言,怒目而视。匪军把刘胡兰一 个人放在另一头。他们怒视敌人,匪徒们如临大敌,惊慌失措。群众们见自己的亲人来到刑场,一下子涌了过去,匪徒们急忙用刺刀阻挡,张全宝气急败坏地逼问群 众:“你们说这7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群众中立刻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好人,都是好人。”张全宝慌了手脚,就命令匪军:“抬家伙。”几个匪兵抬上 来三口铡刀。敌人先把石三槐带上来,石三槐昂然走出,大声说道:“乡亲们,我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们……”这时,叛徒石五则害怕把他的名字说出来,举起大木棒 打在石三槐的后脑上,石三槐被打倒,抬到了铡床上,鲜血喷洒在洁白的雪地上。接着,石六儿、陈树荣、石进辉、张年成和刘树山也被敌人残酷地杀害了。6位烈 士的鲜血染红了铡刀。

      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大地,锋利的铡刀卷起了刀刃,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祖国的解放,人民的利益献出了宝贵的生 命。张全宝却洋洋自得,指着6位烈士的遗体向刘胡兰嚎叫:“你看见了吧,自白不自白,投降不投降?”刘胡兰怒不可遏,痛斥敌人:“要杀就杀,要砍就砍,我 死也不自白,共产党员你们是杀不绝的,革命烈火是扑不灭的,你们的末日不远了。”

      张全宝气得直打哆嗦,许得胜也慌了神,大喊道:“机枪,准备射击!”刘胡兰挺身上前,喝道:“别向乡亲们开枪,我咋个死法?”

      刑场就是战场,英雄斗志如钢,刘胡兰昂首挺胸迈着矫健的步伐,向着烈士染红的铡刀走去。她坚信,黑夜即将过去,祖国的明天将阳光灿烂,就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刘胡兰同志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她从容地走向铡刀,壮烈牺牲,时年15岁。

      她的爱国宣言

      怕死不当共产党员。

       刘胡兰凭着对人民的感情和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在铡刀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她以短暂的青春年华,谱写出永生的诗篇,以不朽的精神,矗立起生命 的宣言。现在的孩子们吃着肯德基、麦当劳,喝着可乐,上着互联网,用着移动电话。他们当中还有多少人知道刘胡兰的名字?所以希望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今 天,在一味追求升学率的当下,是不是应该加强一下孩子们的爱国主义教育,让他们不要忘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