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赢稷上位是谁在支持他?樗里子和甘茂谁比较有可能?

  • 发布时间:2020-06-23 09:57 浏览:加载中
  • 赢稷上位是谁在支持他?樗里子和甘茂谁比较有可能?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秦武王是秦惠文王之子,他少有神力,勇而好战。公元前310年,秦武王继位,3年后,他在与乌获、孟贲比赛举鼎时因用力过猛,流血过多而亡,时年23岁。

    秦武王死后,由于没有儿子,他异母弟——19岁的赢稷继位,赢稷也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秦昭襄王。他在位56年,在位期间使秦国国力突飞猛进,为秦始皇统一六国奠定了坚实基础。

    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武王死的时候,赢稷还在燕国当质子。秦武王死后,燕国把赢稷送回秦国,之后才被拥立为秦王的。(注:《赵世家》说赢稷是赵武灵王送回去的,但秦国没必要这样做绕弯,赵武灵王也左右不了燕国,因此《秦本纪》的说法更可信。不过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谁送都一样)

    但是,如果没有秦国方面的要求,燕国不可能主动把赢稷送回秦国去继位的。道理很简单——燕国怎么知道赢稷回去后就一定能继位?假如没有十足把握,冒失的把赢稷送回去,万一赢稷没能继位,燕国岂不是会得罪新任秦王?秦强燕弱,燕国怎么会不考虑其中的风险?

    因此,可以肯定的是:燕国敢送赢稷回秦国继位,那一定对赢稷继位有很大的把握,这侧面说明,在秦国方面,有一股很强大的势力在支持赢稷。

    那么,是谁在秦国主导了这一切,提出迎立赢稷并使他成功上位的呢?

    请看《史记·穰侯列传》的记载:

    而魏厓(冉)最贤,自惠王、武王时任职用事。武王卒,诸弟争立,唯魏厓力为能立昭王。

    魏冉是宣太后同母异父的弟弟,也是赢稷的舅舅。魏冉在秦惠文王和秦武王时期就已在秦国为官,此人素有贤名,又与赢稷有亲缘关系,提出迎立赢稷,当然顺理成章。

    但是,魏冉虽然想迎立赢稷,但他有这么大的能力实现他的想法吗?恐怕没有!

    以上这段话说秦武王死后“诸弟争立”,既然大家都争着当秦王,至少说明一点:这些王兄王弟们自然不会单打独斗,背后定各自的势力支持。那么,魏冉的势力足以压倒其他人,使赢稷上位吗?答案是:没有可能。

    首先,魏冉是楚国人,在秦国没有根基。其次,他虽然在秦惠文王和秦武王时就已在秦国为官,但在《史记·秦本纪》和《史记·穰侯列传》中,秦惠文王和秦武王时期都没有魏冉活动的痕迹,也没有魏冉发挥才智、建功立业的记载。《史记·穰侯列传》中,对他这段时间的活动,仅有“任职用事”四个字的描述。

    这说明,秦武王死的时候,魏冉的官职并不大(按:假如官职大到可以决定国君继承人的程度的话,不可能没有相关的事迹,也不可能不写明是什么官职)。凭他当时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压倒他人,使赢稷上位。

    由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测:魏冉一定是联合了一个在秦国势力很强的人,一个各方面都吃得开的人支持他。正因为有了这个人的支持,赢稷才得以成功上位的。

    那么,谁具备这样的实力,可以帮助魏冉顶定乾坤,压倒其他人,确保赢稷继位呢?

    综合当时秦国的局势看,秦国有两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这两个人就是樗里子和甘茂,当时他们分别是秦国的左右丞相,权力极大,无论谁支持,都有一定的分量。而魏冉联合的这个人,应该是樗里子(即赢疾),而非甘茂。

    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首先,甘茂虽然是秦国丞相,但他不是秦国人,与魏冉一样,他在秦国的根基也不深,在赢氏宗亲中,他的话并不管用。而樗里子是秦惠文王的弟弟、秦武王的叔叔,又是当朝丞相,在国家行政机关的地位与甘茂一样高,在赢氏宗亲中的地位则比甘茂要高出太多。魏冉要找人支持,自然是找更有实力的樗里子,而非在秦国根基不深的甘茂。

    其次,据《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记载,秦昭襄王继位不久,苏代曾对宣太后的外族、备受重用的向寿说过“甘茂党于魏,王不信也”的话。要知道,秦武王的王后就是魏国人,秦武王死后,他的王后并不赞同迎立赢稷,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不符合魏国的利益。甘茂也是亲魏派,大家争王位时,他能保持中立就不错了,断不会与魏冉合作,魏冉也不会傻到找他支持。

    第三,秦昭襄王继位后,樗里子比甘茂要风光的多。据《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记载,秦昭襄王继位前,樗里子已是丞相之一,朝中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秦昭襄王继位后,“樗里子又益尊重”,且直到去世,都一直深受器重。假如他没有在秦昭襄王继位过程中起关键作用,对于他这样的权臣,打压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更加重用他?反观甘茂,秦昭襄王继位后,虽然暂时没有动他,但并不信任他。几年后,甘茂因被人谗言,恐被问罪,不得不逃离秦国,最后死在了魏国。从二人不同的结局看,帮助秦昭襄王继位的秦国权臣,自然应该是樗里子。

    第四,《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中,说樗里子“滑稽多智,秦人号曰‘智囊’”。既然是智囊,说明樗里子这个人脑子很好用,很有智慧,能力很强。“智囊”既然是秦人对他的称呼,说明“秦人”(泛指秦国朝中有地位的人,非一般的平民)都认可他、佩服他。因此,他完全具备推赢稷上位的地位、实力和能力。

    更关键的是,樗里子是和秦武王一同出使周王室的。因此,秦武王死时,他就在身边。秦武王死的突然,死前无论有没有指定接班人,作为秦国此时在秦武王身边唯一的大臣,他回国后完全可以说秦武王死前指定了赢稷继位。这样一来,赢稷继位就具备了法理型。

    有了法理性,又有了樗里子的支持,秦国国内大部分人自然也就支持赢稷继位,其他人即使不服,也无济于事了。秦昭襄王二年,秦武王的另一兄弟赢壮起兵造反,但很快就被镇压。这件事再结合秦昭襄王继位后”樗里子又益尊重“的记载,侧面发映出樗里子在秦昭襄王继位以及平定赢壮的叛乱,一定是发挥了作用的。

    综上,拨开层层面纱后,我们可以推断出,樗里子或许才是助赢稷上位的关键人物,魏冉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最多只能排第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