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襄子为何放了想杀他的豫让?原因是什么?

  • 发布时间:2020-06-05 09:10 浏览:加载中
  •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赵襄子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历史之所以精彩,是因为处处会有意外。

    春秋末期,晋国公室的权柄已经被六位卿大夫(韩、赵、魏、智、范、中行六氏)瓜分,六卿之间相互倾轧,晋国的分裂已经成为了历史中的必然。

    但,六卿中究竟谁具备资格,又有谁能走到最后,则充满了意外,起初强大的范氏和中行氏想要把赵氏打跑,结果赵氏在其余卿大夫的插手下来了一个漂亮的反杀,把范氏、中行氏赶出了晋国。

    晋国六卿只剩四卿,而其中又属智氏最为强大,智家的老大智瑶总想着把晋国占为己有,就加紧了对韩赵魏的压榨,直接向这三卿索要土地和人口,结果赵氏却不买账,既然楞头出现了,那就没什么话说了,于是智瑶带着韩、魏两个小弟起兵攻打赵氏。

    这场本来毫无悬念的战争,却出现了令人想不到的结局。

    因为韩魏的反水,智氏就被无情的淘汰掉了,而智家的掌门人智瑶,也被赵氏的老大赵襄子给杀了,并且把智瑶的头当成了酒壶(《战国策》记载:赵襄子最怨知伯(智瑶),而将其头以为饮器)。

    智瑶死于他的狂妄,不过可悲的是他死后却没有人想着要为他报仇,还有一些为智伯卖命的人,也纷纷改投到了赵襄子门下。

    但有一个人却是例外,此人叫做豫让,他要做的就是替智瑶报仇,刺杀赵襄子。

    那么四大刺客之一的豫让为何行刺失败?不是涂漆吞炭没用,而是马受惊了。

    面对豫让第一次行刺的失败,赵襄子为何放了想杀他的豫让?不是不怕死,是想给天下人做一场秀,一场收买人心的秀,此事我们还得从豫让的刺杀说起。

    躲在厕所里的刺客。

    豫让,只是历史中的一个小人物,关于他的身世,历史记载的很少,但他有个爷爷很出名,叫毕阳(至于为何豫让不叫毕让,这就不得而知了),每当人们说到豫让的时候,总会附带上,这是毕阳的孙子。

    豫让起初为范氏和中行氏效力,这两家败亡之后,改投智家,深受智瑶重用,智瑶死后,豫让倍感痛心,尤其想到智瑶死时连个全尸都没有,这种情感就更加不能遏制了,于是决定为智瑶报仇,刺杀赵襄子。

    但赵襄子哪能那么容易刺杀呢,更何况豫让也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万人之中取赵襄子首级,豫让根本就办不到嘛,但有想法的人是不会走投无路的,赶巧赵襄子的宫中要修厕所,豫让就把自己伪装成受过刑法的人,成功地混入了为赵襄子修厕所的行列。

    有些事情别人能代劳,但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做,比如上厕所,赵襄子一次去厕所的时候,感觉心里发慌,这是久经沙场的条件反射,赵襄子感觉到了生命受到了威胁,于是下令搜捕,果真逮住了把涂抹墙壁的工具磨成利刃的豫让。

    躲在桥下的刺客。

    既然抓住了刺客,那就要审问,豫让倒也不含糊,直接道明来意:我就是豫让,我要为智伯报仇,赵襄子手下人纷纷要杀死豫让,但赵襄子制止了,因为赵襄子认为豫让是贤人(《战国策》记载:此天下之贤人也)。

    就这样,豫让捡了一条命,但赵襄子放豫让真的被豫让的“贤”感动了吗,其实未必,我们稍后再议,继续说豫让的第二次刺杀。

    豫让第一次刺杀没有成功,却让豫让成为了晋阳城家喻户晓的人物,人们提起他不再说他是毕阳的孙子了,一夜成名是很多人追求的,但这对于豫让来说,是一种负担,因为走到那都带着“明星”光环,这还怎么实施自己的刺杀呢?

    一个人的心不能被改变,但容颜却可以改变,于是豫让给自己来了一次“大整容”,不仅剃掉了胡须和眉毛,还把漆涂满全身,让全身生疮,更夸张的是他为了改变自己的声音还不惜吞炭,最后终于整容成功,连他的老婆都没有认出他,在他打听到了赵襄子的形迹后,提前躲在赵襄子必经的一座桥下等待时机。

    豫让的刺杀坏在了一匹马身上。

    当赵襄子骑马经过豫让藏身的那座桥时,豫让觉得时机已经来了,就拖着谁也不认识的身躯和面容试图接近赵襄子而行刺。

    就在豫让要出手的时候,赵襄子的马受惊了(《战国策》记载:襄子至桥而马惊),扬起一人多高,不知道赵襄子的马是感受到了豫让的杀气,还是被他的鬼模样下到了,马一受惊,赵襄子立即警觉,对周围人说,这一定就是豫让。

    一审问,果真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叫花子,就是豫让,赵襄子就问豫让:以前你服侍范氏和中行氏,智伯灭了这两家,也没见你报仇,反而投靠了智家,现在为何盯着我不放,不死不休?

    豫让就回答说:这是因为范氏和中行氏把我当成普通人,我自然也像普通人那样回报他们,智伯以国事待我,我自然要用生命来报答他(《战国策》记载:知伯以国事遇臣,臣固国士报之),豫让知道自己此次必死,就问赵襄子要来衣袍,以剑击之,口里喊着:我可以报答智伯之恩,随即自刎身亡。

    飞鱼说:

    作为四大刺客之一的豫让为何行刺失败?不是涂漆吞炭的整容没用,是马受惊了,而让赵襄子有所惊觉了,从而豫让的身份被识破,导致接下来行刺计划的失败。

    不过退一万步讲,即使赵襄子的马假如没有受惊,豫让能行刺成功吗,其实也未必,因为赵襄子第一次放了想杀他的豫让,并不是他不怕死,是他本就打算利用豫让给天下人做一场能够收买人心获得仁义的秀。

    为何会如此说呢?首先,赵襄子刚刚灭了智瑶一家,极其需要稳定晋国内部政局以及为自己打上仁义的标签,让天下义士归附,从而强大自身的实力,以此来增加对抗韩、魏两家的砝码。

    再次,智家在晋国繁衍生息几百年,想要把和智家有关的人都杀掉,这也是不现实的,杀一个豫让简单,但想要杜绝前赴后继的刺杀,只能靠收买人心。

    最后,赵襄子被豫让吓得连去厕所都有阴影了,放了豫让,没理由不派一个小分队时刻盯着豫让,或许豫让能得知赵襄子的出行路线,也是其故意散布出去的,所以当赵襄子第一次放走豫让的时候,其实已经注定了他不会再成功了,但不得不说,赵襄子这场秀做的真是漂亮。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