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齐庄公之死:一个女人引发的弑君血案

  • 发布时间:2017-06-27 22:29 浏览:加载中
  •   崔杼的老婆叫“棠姜”,这是个不寻常的女人。

      棠姜原本是齐国棠公的妻子,年轻貌美,光彩照人。可是棠公艳福不深,没过几年便死了。棠姜有个弟弟叫“东郭偃”,在崔杼手下办事。因为这一层关系,崔杼便亲自前往棠家参加棠公的丧礼。

      此时的崔杼因扶立齐庄公有功,地位扶摇直上,成为齐国的第一权臣。崔杼光临棠宅,遗孀棠姜自然不敢怠慢,身着丧服迎接。虽然身披素装,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冰雪肌肤与天仙美貌。崔杼第一眼看到她时,心头闪过一丝柔情蜜意,如平静的湖面在春风的吹拂下微波荡漾。虽然丧礼隆重沉郁,但崔杼的目光总是不经意地离开灵柩,停留在棠姜身上。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管崔杼是不是君子,他总是个男人。他陷进情感的旋涡之中,对棠姜一见钟情。在忍耐一段时间后,他决定要果断地发起进攻了。

      他唤来了东郭偃,让他去说媒,准备要迎娶他的姐姐棠姜。

      东郭偃一脸的惊愕,随即脱口而出:“不行啊,自古以来同姓不婚。您和我姐姐都是姜姓的后代,不可以通婚的。”

      崔杼听了之后很不高兴,可是同姓不婚是个规矩。这是古人总结出来的优生学的规律,不能轻易破坏呀。怎么办呢?崔杼想了想,还是求助于占卜吧,当时的人信这玩意。

      占卜的结果出来了,他拿去给精通占卜的陈文子看,陈文子看后说:“这是凶兆啊,你不可以娶的。”崔杼听了后又老不高兴了,说道:“她不过是个寡妇,有什么要紧的。就算是凶兆,那也应验在她的前夫身上了。”

      他是第一权臣,想得到的女人还能跑得掉吗?

      什么同姓不婚,什么占卜,统统不如权力来得好用。权力的大棒一挥舞,棠姜便成了崔杼的老婆。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

      可是有一天,他的府上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齐庄公。

      有权有势的男人,不会满足于自己的三妻四妾,似乎别人的老婆更加可人。

      齐庄公在崔府中见到了棠姜,他的心也在瞬间被捕获了。两次嫁人的棠姜身上散发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美貌加上风韵,哪个男人抵挡得住呢?

      就像崔杼以权势得到棠姜一样,拥有更大权力的齐庄公当然有自己的手段,很快齐庄公就与棠姜鬼混上了。经常有事没事时到崔府去玩,而且经常找崔杼不在家的时候。这个风流君主心里想,老子是国君,享用大臣的老婆有什么不行的呢?至于崔杼心里怎么想,他才懒得去动这门心思呢!

      齐庄公甚至还干过更荒唐的事情,他到崔家与棠姜幽会时,甚至把崔杼的帽子顺手赏赐给下人。齐庄公的左右侍从说:“这样不好吧?”齐庄公不以为然地说:“除了崔杼,难道别人就不能戴帽子吗?”

      齐庄公不仅是拿崔杼的帽子,而且还让他戴了一顶绿帽子。

      崔杼不可能不知道国君泡上自己的老婆,可是人家是一国之君,有什么办法呢?只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假装不知道了。可是他心里舒服吗?他在心里无数次地痛骂齐庄公,当初要不是老子将你从囚禁地解救出来,你小子当得上国君吗?不仅没有知恩图报,反而陷我于难堪之地。此仇不报,我还是男人吗?

      正所谓恼羞成怒,积怒成恨,便恶从胆边生了。一个计划浮出脑海,即杀死齐庄公!

      崔杼这个人有计谋,并没有因为愤怒而蛮干,而是耐心等待。

      他先是收买了齐庄公身旁的一名侍从,这个人名叫“贾举”。贾举有一次侍奉齐庄公时得罪了国君,挨了鞭打。心有怨气,所以甘愿做崔杼的内线。有了这条内线,崔杼对齐庄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公元前548年夏季,莒国国君前来齐国访问。齐庄公举行一次晚宴,这种外交性的宴会,国家重要人物都得出席。但崔杼没有来。贾举报告庄公:崔杼病得很重,无法下床,不能出席宴会。

      齐庄公眉梢上闪过一丝喜悦的表情,原来这些天崔杼都没出家门。碍于面子,他已经多日没去幽会情人了,心里正憋得慌呢。既然崔杼病得这么重,都下不了床,我何不前去偷偷私会小美人呢?

      第二天一大早,齐庄公就迫不及待地乘着马车,赶到崔府。崔府门人见是国君亲临,赶紧打开大门。齐庄公并不去探望崔杼,而是径直奔往棠姜的房间。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不是走进了温柔乡,而是走进了鬼门关。

      这一切,其实都在崔杼的计划之内。

      崔杼其实并没有病,他只是故意放出风声,引诱齐庄公前来罢了。

      齐庄公走进棠姜的房间,棠姜正坐在床头,娇艳欲滴。迫不及待的齐庄公冲上前去,就想搂住小美人。“你不要急嘛,等我一下。”棠姜撒娇道。呵呵,好,齐庄公坐了下来。棠姜走进内室,关上内室的门。齐庄公等了片刻,有点不耐烦。便起身来回踱步,但迟迟不见棠姜走出来。

      这是崔杼的安排。

      原来内室中有一道侧门,棠姜入了内室后又从侧门走出来,离开了房间。这是崔杼暗地里的吩咐,他可不想在动手时,伤着了自己心爱的人。

      庄公的侍卫贾举悄悄地关上房门,支开了卫兵,卫兵们当然很识相。你想齐庄公与棠姜在里面鬼混,能不躲得远点吗?大伙儿没有疑心,就在外面等着吧。此时齐庄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入崔杼所安排的陷阱里,还一边拍着柱子,一边哼着小曲,等待棠姜走出来哩。

      内室的门开了。

      齐庄公心中一喜,刚想上前时不想出来的并不是美人,而是一群粗壮的武士。他本能地大喊一声“卫兵——”,可是卫兵们都被贾举支开了,哪里听得到齐庄公的叫声呢?齐庄公心里一惊,暗叫一声不好,撒腿就要跑。他想打开大门,可是门被锁上了。情急之下,他见到旁边有一案台,便扑腾一下,跳上案台,冲着手上操着刀戈的甲士们喊道:“崔杼想造反,你们放过寡人,一定重重有赏。”

      众甲士一听,哈哈笑道:“嘿,今天饶了你,明天不就轮到我们人头落地吗?”哪里肯依呀,操着刀就要冲上来。

      齐庄公一急,又脱口说道:“寡人可以跟你们签协议,保证不会报复。”众甲士还是不听,齐庄公这回是狗急跳墙了,又说:“那请你们允许我到太庙内自尽,这样总行吧?”到太庙去自尽,你当大家都是傻瓜呀?你离开了崔家,我们可全完了,不行。甲士的头头喝道:“我等只奉命捉拿奸夫,不晓得其他命令。”

      齐庄公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心知崔杼是要他的命了。不可束手就擒,困兽犹斗,豁出去了。他动作颇为敏捷,从案台跳出窗外。外面有一堵墙,他两腿一用劲,“扑”地跳起来,双手搭在墙缘上准备翻墙而出。

      此时追杀的甲士们开始放箭,其中一支箭射中齐庄公的大腿。他“哎哟”一声掉下来。众甲士冲上去,你一刀我一剑,将齐庄公杀死在墙下。

      为了一个女人,齐庄公命丧黄泉。

      崔杼见刺杀行动成功,立即大开杀戒。

      齐庄公的卫兵听到动静后,正想冲进房间。此时埋伏在两旁的甲士杀出,将这支卫队杀得片甲不留;同时崔杼指使自己的亲信率军队迅速控制宫廷,逮捕齐庄公的八位亲信,就地处决。胆敢违抗者,格杀勿论。

      一时间,齐国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中。

      崔杼将齐庄公曝尸于崔府大院,没有人敢前去表示哀悼,可是晏子却打算前往。

      晏子赶到崔家门口,他的随从很害怕,小心谨慎地问他:“您要为国君殉死吗?”晏子答道:“他又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国君,我为什么要殉死呢?”

      随从又问道:“那您干吗不逃走呢?”晏子答道:“我有犯什么罪行吗?我为什么要逃走呢?”

      随从又问道:“那我们不如回去吧?”

      晏子叹了一口气说:“国君死了,我回哪去呢?作为国君,是要治理国家,而不是要凌驾于民众之上;作为臣子,是要保护国家,而不是光拿俸禄。如果国君是为国家而死,我们可以跟着他死;如果国君为了国家而逃亡,我们可以跟着他逃亡。现在国君是为自己的私欲而死,我怎么能为他殉死,为他逃亡呢?我不殉死,也不逃亡。但我也不能关在家里无所事事,国君在崔府被杀。我不到这里来,我能回哪去呢?”

      崔府的大门打开了,晏子走了进去,看到齐庄公的尸体被摆在大院里。他抱着齐庄公的大腿号哭了一阵,然后站起来,跺了几脚,扬长而去。

      这时有人对崔杼说:“一定要杀了晏子才行。”崔杼摇了摇头说:“他的声望很高,放了他我们才能获得民心。”

      晏子的一些政治思想,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他认为国君只是国家领袖,必须为国家负责任,而不是凌驾于人民之上。齐庄公之死只是因为一己之私,只是因为一个女人,这也是晏子拒绝为齐庄公效死的原因。

      崔杼大权在握,他另立齐灵公的儿子杵臼为国君,史称“齐景公”。崔杼自己担任国相,庆封为左师(副国相)。然后召集文武百官,在太师庙里对新政权誓忠,誓言是这样说的:“如果不亲附崔氏与庆氏,上帝将对其惩罚。”

      晏子也参加了这场效忠闹剧,他偷偷把誓言改成:“如果我不效忠于忠君爱国之人,那么上帝将会惩罚。”晏子显然比较滑头,也很有智慧。

      一个国家需要有晏子这样的大事不糊涂的智者,也需有刚正不阿之士。

      当时太史负责记录国家所发生的大事,对于崔杼杀害齐庄公这件事秉笔直书:“崔杼弑其君。”

      崔杼一看很生气,不行,得改个写法。

      太史坚持己见,历史真相岂能因权力的威逼而篡改呢?他以无与伦比的勇气傲然拒绝当权者的威胁,以生命捍卫自己的信念。

      崔杼没有赵盾的胸怀,当年晋灵公之死,晋国太史董狐认为赵盾是背后的主谋,他记下“赵盾弑其君”。但赵盾自己背上了恶名,并没有加害于董狐。可崔杼是个权力论者,他相信自己握有生杀大权,足以使太史收回弑君的记录。但他失败了,齐太史宁可选择死,也不放弃自己的原则。

      太史被杀死了,崔杼唤来他的弟弟,责令他修改历史档案。但太史的弟弟一样勇敢地选择死亡,紧接着是第二个弟弟,也是一身傲骨。拒绝当权者以权力掩盖历史真相,同样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做好牺牲的准备,就像茨威格在《异端的权利》中所说的“以良心反抗暴力”。太史一家四个兄弟,以刀笔对抗强权与暴力。力量是如此之微弱,然而精神是如此之强大。以至于杀人的崔杼慌了手脚,只能收起滴血的屠刀。这不仅是良心的胜利,也是春秋时代自由思想的胜利。倘若放之于后世专制时代,一百个这样的太史,恐怕也难逃一死,这也是笔者推崇春秋精神之原因之一。

      不怕死的还大有人在,另外一名史官南史氏听到太史兄弟被杀的消息后,抱着竹简跑了过来,准备继续以死抗争。直到他听说崔杼绝望地释放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后,才回去了。

      用三条生命来捍卫史书的区区一句话,值得吗?

      这不仅是捍卫一句话,而是捍卫一种信念,捍卫一种权利。我们都知道春秋战国时代的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的巅峰。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正如孟子所说:“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没有这种舍生取义的精神,中国之文明谈何伟大呢?

      齐庄公虽然因自己的荒唐而丢了性命,但不可否认他在位期间的成就。策划晋国的栾盈之乱,出兵攻打晋国。在齐桓公之后,齐国又一次以强硬的姿态出现在中原的政治舞台上。所以齐国人在给他盖棺定论时,用了“庄公”这个美谥,而不是“灵”或“历”的恶谥,这也是对其政治功绩的肯定。

      崔杼的政变,为晋国人清除了一个最强硬的对手。晋平公利用齐国爆发内乱的机会,再下盟主令。纠集十二个诸侯国军队,渡过泮水,直逼齐国。

      面对晋国人的强大攻势,精于权谋的崔杼只有选择投降。他向晋平公赠送了一批奴隶,以及齐国太庙内的祭器和乐器,并且重重贿赂了晋军的三军六大将领和高官政要。得人钱财,替人消灾,晋平公同意与齐国媾和。齐国又屈服于晋国,齐国谋求霸业之路,又一次宣告夭折。

      齐顷公、齐灵公和齐庄公三代君主,一次次地向晋国的霸权发起挑战。但一次次地以失败而告终,晋国仍然牢牢地维持其北方霸主的地位。

      经过了晋楚八十年争霸,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晋楚两强雄霸天下的格局,面临越来越多的变数。齐国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崛起,而南方的吴国更是一匹黑马,脱颖而出,令楚国防不胜防。楚国的战略也出现重大的调整,其战略重心逐渐从北移向东,致力于对付吴国无休止的攻伐。

      让我们将目光从北方转移到东南,看看后起之秀吴国与老牌霸主楚国的精彩对决。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