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晋国的内乱与中兴:晋楚争霸,晋国最终完全胜利

  • 发布时间:2016-07-01 12:08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赵氏孤儿


      自从赵盾弑灵公后,晋国的君主便处于一种尴尬的地位。面对权势熏天的各大家族,晋国公室似乎显得很弱势。 晋国六卿(即三军正副司令,若加上新军正副司令,则是八卿)一直被几大家族所垄断,这些家族势力猖獗,有威逼君权和尾大不掉之势;同时各大家族之间利益冲 突明显,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倾轧。

      在早期狐氏与赵氏两大家族的对抗中,狐氏败北,势力被清除。赵氏家族在赵盾当国时,势力达到鼎 盛。赵盾为巩固家族势力,曾血洗军队高层反赵集团,甚至弑杀晋灵公。他在世时,无人敢与之作对,他如“夏日之日”的执政风格,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其他家族的 反感与抵触,这也为后来赵氏家族遭灭顶之灾埋下了祸根。

      赵氏孤儿的故事,《左传》与《史记》的记录完全不同,像是两个不相干的故事。笔者采用的方法是以《左传》记载为主,原因是《左传》成书时间早,史实可靠。其中未曾记录的采用《史记》之说,以补其漏。

       赵盾去世后,赵氏家族在晋国的势力依然十分强大。晋楚邲之战中,晋军的高级将领有四位出自赵氏家族。其中赵朔担任晋军的下军司令,赵同是下军参谋(下军 大夫),赵括和赵婴齐都是中军参谋(中军大夫)。赵朔是赵盾的儿子;赵同、赵括和赵婴齐都是赵盾的同父异母兄弟,即赵朔的叔叔。

      邲之战晋军遭到惨败,战败的主要责任人是中军副帅先縠。但作为中军参谋的赵括与下军参谋的赵同都站在支持先縠的一方,兴风作浪。后来先縠被诛杀,赵同与赵括没有受到惩罚,显然这跟他们的家族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几年后,赵盾的儿子,即晋国下军司令赵朔去世。

      赵朔的英年早逝,对赵氏家族在国内的地位与影响力是一个重大的损失。赵朔只有一个儿子赵武,妻子是晋景公的姐姐赵庄姬。他去世时,赵武才刚刚出生。赵庄姬还年纪轻轻,赵朔的叔父赵婴齐对年轻貌美的寡妇垂涎已久,常上门关心。不久两人关系发展神速,成了一对情人。

      可这事偏偏让赵同和赵括知道了,他们一听,这还了得,有损赵家的声誉。于是两人商议一下,决不能让赵婴齐待在晋国。要将他驱逐出境,赶他到远离晋国的齐国去待着。

       赵婴齐一听,心里舍不得美人,便对两位兄长说:“现在栾书当上了中军元帅,一直对我们赵家虎视眈眈。有我在这儿,栾书就不敢轻举妄动。我要是到齐国了, 恐怕两位兄长有难。况且人各有才能,我跟赵庄姬要好,她是国君的姐姐,以后要保护赵家,可以出得上力,你们又何必要为难呢?”

      赵同与赵括不同意,还是把他赶出晋国。

      这下可气坏了赵庄姬,你想她年轻守寡,地位特殊;除了胆大妄为的叔叔赵婴齐外,还有谁敢惹上门充当情人而得罪赵氏家族呢?

      女人有温柔的一面,也有意气用事的一面。她这一气,告到晋景公那儿了。赵庄姬知道栾氏和郤氏与赵氏矛盾很深,相互倾轧,就对晋景公说:“赵同与赵括企图起兵叛乱,这件事估计栾氏与郤氏都听到风声了。”

      晋景公一听,那还了得!忙下令执政大臣栾书严加调查。栾书心里偷着乐,正愁没机会扳倒实力强劲的赵氏家族。于是与郤氏家族取得联系,一起商量对赵家进行毁灭性的打击。赵庄姬作为女人一时感情用事,带来的结果是她想不到的,她忘了自己和儿子也是赵氏家族中的一员。

      栾书将整倒赵家的重任交给了屠岸贾。一是因为屠岸贾是掌管刑狱的大臣,即司寇,调查谋反本来就是分内事;二来栾书虽然有意扳倒赵氏家族,但由自己出面来做这件事,会让其他家族深感恐惧。人人自危,弄不好还会砸了自己的脚。

      屠岸贾掌管刑狱既久,对罗织罪名这一招自然是得心应手。于是他把新账旧账一起搬出来了,第一,赵同与赵括企图带兵谋反;第二,赵盾弑君这件往事,刚好可以拿来炒一炒。如果弑君罪成立,那是灭族的罪行,赵盾这一族的人统统要牵连受诛。

      赵同和赵括要谋反的说法,有赵朔遗孀赵庄姬的证词;赵盾弑君的往事人人尽知,国史书还有董狐的记录在案。

      凭这两条,就是灭门之罪了。

      屠岸贾带兵包围赵府,赵同和赵括当然不肯束手就擒,率领家族亲兵拼死反击。屠岸贾下令格杀勿论,血洗赵府。在力战中,赵同和赵括及其家人都被诛杀。一时间血流成河,惨声连天。

      大屠杀过后清点尸体时,却没有发现赵朔的遗孤赵武,一个几岁大的小孩儿哪去了呢?

      这个赵氏孤儿,造就了一个千古传诵的传奇,使中国的武士精神得以光芒璀璨,并且永不熄灭。

      根据《史记》的记载,大屠杀时赵武还没有出生。大屠杀过后,赵庄姬在王宫中生下赵武,此时屠岸贾带兵冲进王宫内,要对赵氏斩草除根

      笔者不敢采用此说,这一年是公元前583年。根据史料记载,在公元前573年,晋悼公任用赵武为卿。如果赵武是大屠杀这一年出生的,出任卿家时年仅十岁,这显然不太可能,所以太史公的记载当有误。依笔者推测,此时的赵武应该是一个起码五六岁大的小孩儿了。

      一个小孩子又怎么能躲过屠刀呢?原来他被程婴救走了。

      程婴是赵朔的好朋友,为人豪爽义气,赵朔生前把他当做知己。在得知屠岸贾要屠灭赵氏全家时,程婴心知赵氏家族由于势力太大,得罪了太多人了,甚至也让国君深感不安。自己位卑言轻,无力拯救赵氏家族。但至少要保全赵朔的孤脉,于是他偷偷把赵武藏了起来。

      屠岸贾没有发现赵武的尸体,下令在全城内大肆搜捕。程婴非常担心,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被搜出来的。这时他想到一个人,即自己的好友公孙杵臼,公孙杵臼早年也是赵朔的门客,赵朔有恩于他。

      程婴找到了公孙杵臼,公孙杵臼一见到他,劈头就问:“你是赵朔的好友,现在赵家被灭族,你为何不殉难而死,还苟且偷生啊?”

       程婴一听,没有生气,反而暗暗高兴。这几句话,证明公孙杵臼是个重义气的英雄好汉。他便对公孙杵臼说:“现在赵朔所留下的孤儿赵武,还只是个小孩子。我 必须要保护他,并把他抚养成人,这样才对得起朋友。我不是不殉死,只是要晚一点死罢了。现在我把赵武藏了起来,屠岸贾正在派人搜查。总有一天会搜到他的, 你说这事要怎么办?”

      公孙杵臼想了想说:“你觉得在抚养孤儿与以死相殉之间,哪件事情比较困难?”

      程婴回答说:“死是昼夜事罢了,这个容易。而抚养孤儿并保护他的安全,这事看来是比较困难的。”

      公孙杵臼说:“赵家对你很优厚,困难的事情就由你来承担;容易的事由我来做,请让我选择先死吧。”

      两人合谋,设法抢来了一个跟赵武长得相像的小孩儿,并且躲进深山老林中。两人当了一回土匪,不太光彩。有些叙述家为了维护两位武士的英雄形象,把这个抢来的小孩儿写成是程婴的孩子,与史不合。

      公孙杵臼设计的是一出苦肉计,根据计划,程婴跑到屠岸贾那里装出一副贪财的模样说:“谁能赏赐我千金,我就说出赵氏孤儿的下落。”

      屠岸贾正愁找不到赵武的下落,听到程婴说的话大喜过望,赶忙答应程婴的要求。于是程婴带着屠岸贾和一队人马到深山老林中,找到了公孙杵臼的藏身地。

      公孙杵臼见到程婴后,故作愤怒状,指着他骂道:“程婴,你这个小人,想赵将军对你不薄。现赵家受屠,你不能以身相殉。前些日子还准备与我一起计划把赵氏孤儿藏养起来,现在居然卖友求富贵。你,真是个小人!”

      不能不说,公孙杵臼表演得很逼真,屠岸贾对其所说的深信不疑。

      公孙杵臼冲着程婴“呸”的一声,然后抱着在一旁已经吓得大哭的小孩,对屠岸贾叫道:“天哪,赵氏孤儿何罪之有。杵臼情愿用自己的性命来换赵氏孤儿之命,这样可以吧?”

      屠岸贾等人没有见过赵氏孤儿,便问程婴;“这个小孩就是赵朔的儿子吗?”程婴答说:“没错啊,这就是赵武。”

      屠岸贾挥挥手,冲着手下说:“给我上,把他们两人都给杀了。”士兵们一拥而上,你一刀我一剑,把公孙杵臼与冒充的赵氏孤儿剁成了肉酱。

      程婴在一旁面无表情,其实他的内心在滴血,亲眼看着好友被砍得面目全非。可是他不能作声,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完成。

      作为一个视名誉高于生命的人来说,这确实比死更难受。

      公孙杵臼以死来完成自己的使命,而程婴必须苟且偷生来继续自己的使命。

      屠岸贾认为赵氏孤儿已经死了,回去复命了。程婴把赵氏孤儿带到了安全的地方抚养,虽然孤儿的性命得以保全,但是赵氏家族的财产与地位丧失殆尽。晋景公将赵氏的土地田产赐给了大臣祁奚,如何恢复赵武的地位与权益呢?这是摆在程婴面前的一个难题。

       要恢复赵家的名誉与地位,必须要有位于高层的人士鼎力相助方可,而韩厥便是最佳人选。为什么呢?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其一,韩厥与赵家有很亲密的关系。韩 厥是由赵家抚养长大的,在韩厥的升迁过程中得到赵盾的器重与提拔,他在生活上与事业上都与赵家有着特殊的一层关系;第二,韩厥为人正直,不做落井下石之 事。当屠岸贾要对赵家痛下杀手时,韩厥曾出面劝阻,并给赵家通风报信;第三,韩厥此时的身份是下军司令,是朝廷的重臣,地位高,在朝廷中说得上话。

      程婴上门拜访了韩厥,把保存赵氏遗孤的经过告诉了韩厥。

       韩厥听罢又惊又喜,看来天意不让赵氏灭门。于是答应程婴一定会鼎力帮助赵武恢复名族身份和家产,但是平反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很明显,赵氏受屠不仅是屠岸 贾的血腥与残暴,背后是栾氏、郤氏,甚至包括晋景公对赵氏集团的排挤、倾轧、报复和打击。既要恢复赵武身份,又不得罪君主与重臣,这绝非一件容易的事,然 而智勇双全的韩厥找到了一个机会。

      过了一段时间,晋景公生病了。当时的人都比较迷信,晋景公就召来了卜筮来进行占卜。韩厥抓住这个机 会,跟卜筮串通好,合演了一出双簧戏。卜筮装神弄鬼了一番,然后对晋景公说:“主公的病根是因为大业的后人阴魂不散在作怪哩。”晋景公很是不解,于是便召 集群臣来解答这个疑问。

      韩厥密禀晋景公:“大业的后裔在秦是嬴氏,在晋是赵氏。赵氏在晋国从文公始,代代都对国家有巨大的功劳。但是赵氏却惨遭灭族,而且没有证据表明赵氏企图谋反。国人都对赵氏的遭遇深感哀怜,神灵就通过占卜的龟策表达了这种哀怜之心。”

      晋景公听了吓出一身的冷汗,看来是因为屠戮赵氏一家遭到神灵的谴责。心中十分害怕,便急着问韩厥:“那赵氏现在可还有留下子孙?”

      韩厥见时机成熟,便密告晋景公:“赵朔的遗孤赵武尚流落于民间。”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晋景公道:“那就赶紧把他找回来,重新恢复其爵位和家产吧。”韩厥回答说:“赵氏全族遭诛,必须要先平反,才可以恢复其后人的爵位和财产。当时屠岸贾没有主上的命令擅自滥杀无辜,现在必须要先杀了他,才可以让国内的百姓心服啊。”

      其实赵氏遭屠,真正的责任人是栾氏和郤氏,包括晋景公在内,屠岸贾不过是个执行人罢了。但是大家心知肚明,搬出个替死鬼,既可以不得罪国君与重臣,又可以恢复赵氏家族的地位,这是韩厥想出的最佳选择。

      第二天,晋景公召见群臣。

       韩厥带着赵氏孤儿进入王宫,晋景公当众宣布赵氏孤儿赵武仍然活着,要恢复赵家的爵位与旧有的田地。为了预防栾氏和郤氏的反对,韩厥把军队布置在宫殿周 围,以武力进行威胁。诸大臣没有办法,都把罪状推到了屠岸贾身上。这样晋景公当场宣布恢复赵家的地位,并且派程婴带兵前往击杀屠岸贾,屠岸贾被灭族。

      在公孙杵臼、程婴的保护,以及韩厥的努力下,赵氏孤儿赵武终于得以保全了性命,并使赵家的族脉得到继续发展与光大;否则就不会出现以后战国七雄中的赵国了。

      在韩厥和程婴的精心照顾下,赵武渐渐长大成人。早年的遭遇使他少年早熟,为人沉勇机智。程婴看了很是欣慰,可是他还有一桩心愿未了,于是他前来向赵武辞别。

       程婴对赵武说:“以前赵家发生变乱时赵家的家臣们都能殉难而死,包括我的好朋友公孙杵臼,我亲眼看着他被剁为肉泥。当时我之所以不死,是想保全赵家的血 脉,抚立赵氏的后代。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了,已经恢复了先人的官职,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到九泉之下与好友公孙杵臼相会。”

      赵武听了大吃一惊,他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他对程婴如对待父亲一般,非常爱戴尊重,可是现在却要死别。他非常悲伤,向程婴跪下叩头,含着泪恳求道:“赵武愿终生竭尽所能来报答您,您怎么能忍心丢下我呢?”

       程婴去意坚决,对赵武说:“我不能不死,我跟公孙杵臼有过诺言。他先我而死,是因为相信我能够做到保存赵家这项艰巨的任务。现在是我向公孙兄长复命的时 候,他在九泉之下等了很久了。要是我还不前去复命,他恐怕会认为我没能完成使命。这样在九泉之下,他也不会安心,而我又于心何忍呢?程婴比公孙兄多活十几 年,但绝非苟且偷生之辈,士为知己者死。如今,我前往与故交知己相会,这并不是什么悲伤的事情。”

      赵武无法阻挡,程婴面带笑容说:“杵臼兄,让你久等了,程婴来也!”遂自杀而死,到九泉之下与老朋友公孙杵臼会合了。

       写至此,笔者忽然想起晚清志士唐才常在牺牲时口占的一句诗:“七尺微躯酬故友,一腔热血溅荒丘。”唐才常酬的故友是先死的谭嗣同,这种肝胆相照之武士精 神,不正与公孙杵臼和程婴有同样之精神渊源吗?笔者又记起戊戌变法失败时,梁启超前往劝说谭嗣同逃往日本,谭嗣同答道:“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 者,以无酬圣主。程婴、杵臼,西乡和月照,吾与足下分任之。”由是可见,在程婴和杵臼死后两千多年,他们那种为使命而勇不避刃和死而无悔的最高武士精神依 然是后世勇士之楷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