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濮之战简介、经过、历史意义以及影响

  • 发布时间:2015-11-10 00:39 浏览:加载中

  •   战争概述:公元前632年,晋、楚争霸中原,双方于城濮(今山东临濮集一带)展开决战,晋军避其锋芒,退避三舍,最终大胜楚军,有力地阻止楚国势力在中原的扩张。

      晋文公重耳继齐桓公姜小白后,成为中原诸侯公认的一代霸主。

      将帅星数:★★ 先轸 子玉

      精彩星数:★★

      政治影响星数:★

      综合星数:5.5★★☆

      战争类型:退战——城濮的胜利,缘于晋国人的退避三舍,晋文公重耳不仅取得战场上的优势,还获得了知恩图报的美名。

      战争深度解析:

      春秋的历史是一部诸侯争霸的历史,也是一部国君与国内大夫们争斗的历史。

      在春秋,当一个国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当一个想称霸中原的国君。

      上是有名无实的周天子,左右是虎视眈眈的列国诸侯,国内还有那些并不安分的世家大夫。“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

      左右春秋历史格局的,是天子,君王,还是大夫?

      楚军大败的消息从前线传来,楚成王还是感觉到了失利的苦涩,虽然结局早在意料之中。

      当然,唯一的慰藉是那位战败的将军,在楚国不可一世的成得臣(子玉),再也翘不起骄傲的尾巴。

      楚庄王给成得臣很客气地带了个信,说申、息二地的将士在这次战争中大多已阵亡,成将军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成得臣收到此信,基本清楚楚庄王的话其实也代表楚国人民对他的态度。

      成得臣背向南方家园,拔剑自刎,谢罪于楚人。

      楚国追溯祖源,亦是华夏分支。据《史记》所载,其祖吴回是华夏上古五帝高阳帝的曾孙(也算是根正苗红)。但吴回的儿子季连一系人开始流离失所,家谱断代。到了周文王时,在他手下有一个叫熊丽的少数民族,熊丽口口声声称他老爸鬻熊说过,他们是季连的后裔。

      熊丽的说法当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同,以至很多年后,中原诸侯在提到楚国时,都称之为楚蛮,把他排挤在轩辕的族子族孙之外。

      熊丽有一个很有出息的孙子,叫熊绎。熊绎做出了一个影响了中国历史文明发展进程的举动:率领着一帮在北方土地上混不下去的流民南迁,来到了当时还处于未开发状态的荆山(今湖北西部汉江两岸)。

      开荒据地,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熊绎终于在荆山建立了属于熊氏部落的根据地。

      连当时的周成王后来都知道了熊绎开发南大荒的先进事迹,特意授予了一个子爵的爵位,封号为楚。

      封不封号,地都是自己开拓出来的,熊绎对周天子总把别人的豆包当自己的干粮的做法不屑一顾,对小小的子爵也没怎么上眼。在后很长的时间里,熊家的儿孙们在和中原诸侯们打交道的时候,口头禅是:“我是蛮夷我怕谁。”

      到熊绎的第四代孙熊渠的时候,周室衰微(时为周夷王当政),而熊家在江汉一代已经开始做大做强,初具规模。

      熊渠讨伐并吞并了庸、杨、吕等几个小国。

      熊子爵厌烦了每次去征伐那些家伙总问:“为什么打我?你有周天子的特许打架令吗?”(在西周,征伐礼仪自天子出。)

      于是熊渠不要周王室封的这个子爵了,干脆自立为王,并封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大有与周王室抗衡的架势。

      不过后来周厉王上台。熊渠听说了周厉王暴虐的光荣事迹,吓得立即把父子几个的“王”衔去掉,派人向周王室送上厚礼,说愿意服从周中央政府的统治,继续当他的小子爵,安安分分地过日子。

      当晋国开始出现曲沃之乱百年内战的时候,楚国的掌门人熊蚡冒也去世了,他的兄弟熊通杀死了侄儿代立。

      熊通一生精力旺盛,在位五十年间东征西伐,成为了汉江流域一带的霸主。

      强势的熊通又一次自立为王,是为楚武王。

      自此楚国领导人一律称王,直至被秦所灭。

      公元前740年(周平王三十一年),楚武王之子楚文王熊赀建都于郢(湖北省江陵县附近)。

      这是春秋初期的一件大事,它宣告了一个南方大国的崛起。

      当齐桓公初霸春秋的时候,楚国也开始从一个女人的手中走向了辉煌。

      鲁庄公十年(前684年),楚文王从息侯那儿抢回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有很多种称谓,有人叫她息妫,有人称她为桃花夫人,更多的人尊称为文夫人。

      美女息妫的故事很多,然而对于楚国有影响的是她为楚文王生了两个儿子:老大熊嬉、老二熊恽。

      娶息妫后的第七年,楚文王熊赀病逝。楚国的江山接力棒传递给了文夫人的大儿子熊嬉——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后世称为庄敖。

      而从被称为庄敖的熊嬉时代过渡到楚成王的熊恽,这段历史显得迷离而复杂,司马迁的《史记》记载为:庄敖五年的时候,熊恽依靠一个很小的随国的势力,成功发动政变,弑兄熊嬉。

      这段史料经不起考据,因为庄敖五年,熊嬉最大不过十二岁,而后来成为楚成王的熊恽更小。

      另一本记载春秋大事的重量级史书《春秋左传》对太史公提及的这一宫廷政变只字未提,却记载了文王死后其弟子元公然对文夫人的性骚扰,以及文夫人后来如何运用智慧,除掉楚国王权最大的威胁者子元。

      在残酷而美艳的宫廷争斗故事背后,文夫人为她的小儿子保住了楚国的江山。

       楚成王元年(前671年),文夫人以斗谷於菟为令尹,辅佐年幼的成王,重用一干能臣武将。在政治上,布德施恩,摒弃文、武二王过去对汉东诸国的高压政 策,结交中原各诸侯国,并遣使送重礼至周天子,重新表示对周室的尊敬。周天子大悦,赐胙(注:胙,代表喜福的祭肉,是天子亲近臣子的表示),发话了,楚国 你就好好帮我管理南方那些诸侯和夷人吧。

      楚国大治,确立了在南方的霸权。

      楚成王三十三年(前639年),乘齐桓公逝世,中原诸国混乱,楚国人开始了向中原的扩张。在泓水,楚国人大败刚刚平息齐国内乱、打着仁义之师的假霸主宋襄公,成功地向中原诸侯宣告,楚国正式加入了春秋争霸战。

      泓水之战后,中原曹、卫、陈、蔡诸多小国纷纷投入了楚国人的怀抱。楚国风光一时。

      谁来替齐、鲁、晋、宋这些传统的中原诸强换回颜面?

      但中原诸侯的日子都不太好过。齐、晋都是经历着诸子内乱的阵痛;秦国和楚国一样被视为夷蛮;宋国为了强出头,已经被楚国人打得头破血流。

      似乎没人能够与强大的楚国人对抗。

      一切皆有可能。

      因为晋公子重耳结束了他传奇的流亡生涯,回到了晋国,成为了晋国的君主。

      晋国是姬姓封侯,名声地位都比较显赫,但进入春秋,即陷入了长达百年的兄弟分裂和内乱(曲沃武公之乱)。

      从百年的内战泥潭中挣扎出来的晋国,在晋武公和晋献公的手中开始走向了扩张。不过与楚国不同的,因为一个女人,原本蒸蒸日上的晋国事业遭到沉重打击,这个女人也是晋献公在伐骊戎时抢回来的女人:骊姬。

      在骊姬的精心策划下,晋国搅起了翻天覆的政治风云,太子申生被杀,重耳、夷吾逃亡国外。

      骊姬毕竟是一个在晋国政治根基不深的女人,晋献公在的时候还能有靠山,晋献公一死,晋国的那帮士大夫就跳出来进行“拨乱反正”了。骊氏姐妹的儿子奚齐、卓子还没看到春天的花开,便经历到现实的冰冷,被晋国的大夫里克和郑丕所弑。

      晋国的内乱给了邻边秦国插手中原事务的机会,夷吾在秦国人的帮助下,回到晋国当上了国君。

      成为晋惠公的夷吾却没有买秦国人的账,反而趁秦国灾荒落井下石,向秦国挑起了战争,在国内又大肆排除异己,晋国的政局依然乌烟瘴气。

      秦国人在夷吾身上做了亏本买卖,把第二笔投机买卖放在了流亡的另一个公子重耳身上。当夷吾逝世,重耳在秦兵的拥护下回晋,当上了晋国的君主。

      晋、秦之间联盟暂时达成,从双方的纠纷和国内矛盾抽身出来,将目光放在了崛起的楚国人身上。

       尽管内乱纷纷,但晋国的强势其实已经不可避免。在晋献公时,晋国就首先将国内的部队编制扩展为了两个军(晋献公本人率领上军,后来的倒霉蛋太子申生统率 下军)。而就在晋惠公被秦国人所俘虏时(前645年),晋国的士大夫们联合进行了一场在军事史上重大的改革,“晋于是乎作州兵”,招兵对象不限于“国 人”,扩大了兵源。这一切都为晋文公上台后的强势打好了基础。晋文公上台后不久,晋国就将军队扩为上中下三军,郤縠为中军主帅;狐偃为上军主帅,狐毛佐 之;栾枝为下军主帅。

      (前633年)晋文公四年,楚国联合陈、蔡、郑、许四国攻打宋国,宋成公向晋文公求救,希望晋文公看在当初流亡宋国时宋襄公对其礼遇有加的情分上,出手援宋。

      流亡时受到隆重接待不假,可楚成王在重耳流亡楚国时对他也不错,重耳甚至对成王许下日后如果两国兵刀相见,晋人定当退避三舍以谢成王款待之情。

      重耳是个聪明的人,或许在酒宴上的一席话是他已经预料到日后晋、楚之间的摩擦必不可免。

      以晋国为首的中原诸侯是完全不能再容忍楚国的崛起扩张,这才是晋国出兵的真正理由。

      但是晋文公并没有猛打猛撞,他决定先派兵打投靠了楚国的小国曹卫,围曹、卫而救宋。

      公元前632年春,晋文公以郤縠主帅,先轸为副帅,率大军攻打曹、卫,很快占据了曹、卫。副帅先轸在灭曹、卫的战争中表现优秀,恰郤縠逝世,先轸很快被提拔为三军元帅。

      先轸,又称原轸,是当年跟随重耳流亡的近臣。

      占据曹、卫后,楚国人并没有如晋国人所愿放弃围宋而救曹、卫。此时先轸向重耳提出,如果就晋国的军队同楚国开战,势孤力单,如要取胜,一定要把齐、秦两国拉进来。

      先轸提出一个妙计:一方面把曹、卫的部分土地划割给宋国,一方面又请齐、秦为宋国向楚国说情。对于齐、秦二国的说情,楚国当然不给面子。晋国趁机联合齐、秦,共同对楚作战。

      面对晋、齐、秦三国强敌,楚成王熊恽经历多年政坛风云,心知再持续攻宋,对楚国不利,准备撤军。

      楚成王想撤,他的部下却不干。

      楚军元帅子玉。

      子玉是楚国的令尹,以善战著称,自大而残暴。楚成王征讨宋国前,曾让令尹子文在睽地搞军事演习,子文一早上就演习完毕,没责罚一个士卒;而让子玉在著地搞军事演习,一天才结束,子玉就鞭打七人,并用箭射穿了三个人的耳朵。

      子玉无德,但他身后却是楚国最大的氏族若敖氏。所以面对强势的子玉,楚成王不满意,却拿他没什么办法,还不得不令子文让出了令尹的位置,并让子玉担任了征伐宋国大军的主帅。

      楚成王想撤,子玉说还没解决宋国人,他谁也不怕。

      可以对国君的命令视若无物,子玉有他的资本:伐楚大军中,他的宗族部队是主力,他有资格向国君说“不”。

      对这位令尹的抗命,楚成王只能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自己率部回国,由子玉的宗族部队带上陈、蔡、许、郑联军,与晋、齐、秦三大高手抗争。

      子玉也并非完全的有勇无谋之辈。他展开了攻心战,派使者告诉晋文公,如果晋文公恢复曹、卫两国国土和政权,楚军就撤出宋国。子玉这招很厉害,如果晋国不答应,出师则无名,如答应则白忙活,威信必大打折扣。

      先轸却棋高一着,使用激将法,将楚国使者扣押起来,然后私下向曹、卫允诺恢复其国,条件是与楚断交。曹、卫得到这样的承诺,立即与楚国断绝了同盟关系。

      楚人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子玉大怒,率军直逼晋军,以图与晋军决一死战。

      楚国人急,晋军却不紧不慢,重耳说,我得兑现当年对楚成王许下的承诺,遇楚军退避三舍。

      这一退,退出了晋文公重义守信的美名,也将楚国人诱入了晋、齐、秦、宋四国设的口袋阵中。

       在城濮,双方展开激战。先轸令下军进攻楚国较弱的右军,并让下军驾车的马统统蒙上虎皮,向前横冲直撞。楚军右军驾车的战马视为虎,吓得迈不动马蹄子,全 部伏卧于地。楚右军大败。而晋上军主将狐偃、栾枝则伪装主将后退,在阵后用车摇曳树枝,以引诱楚军,楚左军不知是计,放胆追杀,被先轸指挥中军拦腰斩断。

      楚军大败,伤亡惨重,子玉仅带部分士卒突围。

      城濮之战,楚国大败,晋国凭此战称霸诸侯,晋文公成为霸主。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

      先轸:

      先轸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三军”元帅,他的战绩证明了他能配得上这样的称号。城濮之战,奠定了晋国的霸业,也有力地阻止了楚国势力向北的扩张。然而,这不是先轸的最后演出,五年后,先轸又一次在崤之战中大败秦军,巩固了晋国的霸业。

      先轸在战场上英勇无敌,平常也是一个直爽的人。因为晋襄公放了三员秦大将,先轸一时气愤,竟啐了晋襄公一口。后来深觉不安,在与狄人作战中自己御去头盔甲胄,驾单车冲入狄军,战死沙场。

      一个真正的将军,战死疆场或许是他最好的归宿了。

      楚成王:

      楚成王熊恽是个苦命的孩子,从还未懂事的孩童时代开始,他就不得不卷入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中。小小的年龄就背负上弑兄继位的恶名。在位四十五年,将楚国带向了强盛,经历过泓之战的辉煌,也不得不直面后来城濮之战的失意。晚年,却被自己的儿子太子商臣逼迫自杀。

      不知他那位倾城绝代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母亲文夫人是否对他说过:做女人难,但做国君更难,尤其是做一个有抱负的国君。

      战争猜想:

       城濮之战是影响着春秋格局的重要一战。而在中国战争史上,城濮之战也是一次成功的谋略战,退避三舍、以虎皮蒙马、马车拖树枝起灰尘,这些后世兵家看起来 的小儿科,对当初还以礼为战的春秋时期来说,无疑是一次划时代的创举。而楚国的失利再次告诉了人们,在春秋,真正阻止晋齐秦楚等强国称霸的,或许不是其他 诸侯,而更是那些国内无法制衡的士大夫们。

      城濮之战楚国虽败,但楚成王也趁机铲除了国内最大的大夫势力,为后来的楚庄王称霸奠定了基础。

      如果当时楚成王能镇服子玉,审时度势地选择撤退,接下来的春秋争霸,又会是怎样的一番过程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