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繻葛之战简介、经过、历史意义以及影响

  • 发布时间:2015-11-08 17:44 浏览:加载中

  •   战争概述:公元前707年,周桓王姬林率领卫、蔡、陈、虢四国讨伐郑国,双方交战于葛。郑军在此战中采用了一种新型的战阵“鱼丽”战阵,大败周桓王率 领的五国联军,周桓王被郑将射伤。葛之战的失利,周天子最后的一块遮羞布被扯开,“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传统从此消亡,标志着春秋诸侯争霸的时代真正到 来。

      将帅星数: 子元 高渠弥 暇叔盈

      精彩星数:★★

      政治影响星数:★

      综合星数:3

      战争类型:车战——郑国在此战中祭出的鱼丽阵战是先秦战车时代的一项重大变革。

      战争深度解析:

      公元前707年,葛原上,天微亮,红霞染衰草,苍茫一片。

      这里即将因春秋时期的第一场大战役的打响而永载史册。

       交战双方,一方是周天子桓王姬林率领导的卫、蔡、陈、虢五国联军,另一方是春秋初期锋芒正盛的郑国。要想了解此战的背景,得从周幽王十一年(前770 年)周王室发生内乱讲起。那年太子宜臼与国丈申侯请西戎人入镐京,杀周幽王与公子伯服。篡位上台的周平王宜臼迁都洛阳,史称东周。

      那一年发生的另两件事对中国历史的影响也很深远:一是秦国始称诸侯,二是在平叛和迁都过程中立下大功的小国——郑国的崛起。

      郑国是一个新起的诸侯国,创始人姬伯友是周厉王的少子,周幽王的兄弟。西周末年,周室衰落,姬伯友看清了形势,并不满足在周室位居高位,他听从了太史伯的劝告,率族人和部分前商遗民从封地迁移到了雒东(洛阳一带),凭借自己的威望与名声,创立了郑王国。

       郑桓公姬伯友在西戎入侵中光荣牺牲,郑武公第一个率兵驱戎,力主和护送平王东迁洛阳,再加上洛阳与新郑王国邻接,这些政治优势,让郑国在春秋初期连续三 代近百年的时期内实际把持着周王朝的朝政(连续三代为周王室上卿),挟天子以令诸侯,吞并了附近的几个小国,成为春秋最风光最具实力的诸侯国。名义上的周 天子,也不得不看郑家父子脸色行事,周平王更是忍气吞声把太子送到郑国作为人质(郑、周交质事件)。

      公元前719年,周桓王姬林上台,年青的桓王很想有所作为,一改周室几代的弱势,开始不满郑国的专横,双方矛盾激化。姬林趁郑国国内段叔与郑庄公姬寤生争权,庄公没有多余的精力过问周王室事务的机会,免去了庄公上卿的职务。

      庄公解决完段叔的问题后,也开始向桓王示威,派兵割掉周室成洛一带的麦子,后来又未经批准就与鲁国易宗田,根本就没有把周天子看在眼里。在最后一次晋见桓王回郑路途上,庄公还打着周天子的旗号,去征伐与自己有矛盾的诸侯。

      年轻的桓王姬林再也无法容忍郑庄公的所作所为,要想光复周室,眼前最大的绊脚石就是郑庄公。与他那碌碌无为的爷爷相比,桓王姬林多了几分锐气和朝气,他成功出兵晋国,阻止晋国曲沃武公称侯,已经为他带来不少掌声。

      桓王姬林决定亲自出兵讨伐郑国。他对此战胜利志在必得,不仅派出了周王室的全部精锐,而且联合了卫、蔡、陈、虢四个诸侯国共同征伐郑国。其中,虢国是桓王的亲信,卫、蔡、陈三国则与郑国矛盾重重,经常发生战争。

      面对周天子的亲征,郑国朝野意见纷纷,或战或和议论不绝。“礼乐征伐自天子出”,是周王朝立朝以来的传统,周天子拥有至高无上的征伐权,虽然在西周中后期这种所谓的“征伐权”已经名存实亡。但郑国所对抗的,显然不仅仅是五国兵马,还有所谓的王道、天道。

      郑庄公姬寤生决定应战,举全国之兵力应战。

      姬林的伐郑大军分右、中、左三军向郑国杀来,右军为蔡、卫二国联军,由虢分林父统领;中军是桓王姬林统帅的周王朝卫队;左军是陈国的军队,由周公黑肩统领。

      郑庄公姬寤生任抗周大军总司令,以子元、祭足、高渠弥、暇叔盈、原繁、曼伯、祝聃为将,亲自率军迎战。

      两军于葛原上决战。

       战前,大将子元向庄公指出,以往两军交战,讲究的是三军对垒,中军先出,左、右军随之。但此次战役,中军是周王亲率的精锐部队,训练有素,斗志强,具有 很强战斗力,而左、右军陈、蔡、卫、虢联军是乌合之众,特别是陈国,刚刚经历内乱(公子佗弑兄自立),军心不稳,战斗力低下。他建议,此战郑军中军应稳而 不发,由左、右军向敌方左、右军发起冲锋,对方左、右军如若溃败,必将影响中军士气,此时郑军中军再发起冲击,周军必大败。

      郑军大将 高渠弥同时提出了一个新颖而大胆的战争构想。当时中原诸侯各国都是以战车为主,作战模式为一乘战车配备三十个士兵,三个甲兵驾车指挥,七个士兵在车上作 战,另外二十个步兵在前面作战,而冲锋时都是步兵在前,战车在后。这种作战模式一旦前锋步卒被击破,后续战车便失去掩护,以致无法出击而失利,无法完全体 现战车的威力。高渠弥建议在此战中采用一种新型的作战方式,将战车布列在前面,将步卒疏散配置于战车两侧及后方,从而形成步车协同配合、攻防灵活自如的整 体,而阵型呈鱼形,简称鱼丽阵。

      姬寤生被这种大胆而新颖的构想吸引,但是,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战役中采用一种全新的作战模式,无疑是一次极大的冒险。

      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制胜,本来就需要有勇气去创新、冒险。姬寤生接受了子元和高渠弥的建议。

      郑军也编组为三个部分:中军、左拒(拒是力阵的意思)和右拒。郑庄公及原繁、高渠弥等人率领中军,祭足指挥左拒,曼伯统率右拒,与周军一决雌雄。

       周桓王姬林率领中军首先向郑的中军叫阵,郑国中军却并不回应。周军鼓罢,郑军的左、右军呈鱼丽阵型杀出。对此,周军并没有思想准备,左、右两军战斗力本 来就不强,对郑军的新阵型又相当不适应,被杀得大败。左、右两军大败,周军中军人心浮动,此时庄公亲率的中军再向周军发起攻击。

      周军大败溃散。在撤退中,周桓王姬林被郑国大将祝聃一箭射中肩膀。郑庄公见好就收,并未追击周军。

      周桓王复兴周室的美梦,就这样被一箭射灭。

      收兵后郑庄公给周天子留足了面子,特派大夫祭足到周营赔罪慰问。毕竟春秋初期周王还是众诸侯名义上的老大。郑国给了台阶下,周桓王姬林灰溜溜地接受了葛战役的失利。

      周王朝的征程,划上了句号,“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时代宣告结束,春秋诸侯争霸从此拉开序幕。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

      周桓王姬林:

      葛之战前,周王室虽然衰落,但还具备一定的影响力。但此战后,彻底宣告了周王室的没落。桓王姬林于桓葛之战十年后去世,留给后世一个超级烂摊子,周天子,成为了一个尴尬的名字。

      郑庄公:

       葛之战让郑国的霸业达到了顶峰,但郑庄公姬寤生去世后,郑国几公子争权,郑国很快由盛转衰。郑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小国,在先天不足的情况下,经过郑氏祖孙 三代百年的经营,成为春秋的首霸,可谓春秋初年最亮丽的风景线。但大概因为郑庄公是第一个挑战王权的诸侯,后世史家对郑国的霸业评价普遍不高,仅以“小 霸”冠之。

      战争猜想:

      或许对于现在大多数的读者来说,春秋初期的很多战争不太看得懂,比如此战中周军为什么会没 有预料到郑军会左、右军先出?再如齐、鲁长勺之战中为什么齐军三鼓之后,要等待鲁军击鼓之后才发动进攻?泓水之战中宋襄公为什么不在楚军过河时发起攻击? 楚、晋鄢陵之战中,晋军在山谷中迷失了方向,楚军为你竟然帮助敌人寻找出路?这一切,其实都是西周战争“军礼”制度的一种延续和反映。以礼为先、以礼为 本,是西周时期战争的一种基本指导思想。战争的终极目的不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而是取得道义和军事上的双重胜利。西周时期有一套固定的军礼指导战争活动, 所以西周时期的战争除了战争本来固有的残酷外,还充满着崇礼尚仁的温情脉脉,大多的逼迫敌方屈服为主要宗旨和目的,很少出现彻底消灭对方军事力量的现象。

       而到了东周,周室衰败,礼崩乐坏。在军事上的反映,就是在战争中各诸侯开始注重战争的实战效果,之前西周所倡行的军礼制度也开始走向消亡,葛之战,以谋 为战的思想开始萌芽。此战子元提出的左、右军先发、高渠弥提出的鱼丽战阵,可以说都是对军礼制度的一种破坏。葛之战让诸侯尝到了弃军礼的甜头,之后的战 争,其军事指导思想慢慢开始从“以礼为固”过渡到“以兵诈立”、“以谋为战”。战争,开始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同时亦显示出了它的狰狞与残酷。

      从葛之战开始,中国古代的战争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