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屈原的爱国故事:投江殉国 魂断汨罗

  • 发布时间:2015-10-30 21:52 浏览:加载中

  •   屈原,名平,字原,所作《离骚》诗篇中又自称名正则,字灵均,出身楚国贵族,是春秋初年楚武王之子屈瑕的后裔,屈瑕封于屈,因以为氏。他大约生于周显 王二十九年(楚宣王三十年,公元前340年),约卒于周赧王二十七年(楚顷襄王十八年,公元前278年),生活在楚威王、楚怀王、楚顷襄王在位时期。他是 战国时期楚国政治家和爱国诗人,我国古代伟大的文学家。

      楚王爱才留屈原

      战国时代,各国诸侯纷纷僭用王号,形成 齐、楚、燕、韩、赵、魏、秦七雄并立的局面。争城夺地,互相杀伐,连年不断混战。其中秦国渐渐成为最强大的诸侯国,已有吞并六国的野心。当时楚国面临着外 患内乱的局面。外患是由内乱而起,当时民不聊生,外夷乘虚而入。王权岂能稳固?惶惶不可终日的楚怀王有许多重大问题不能解决,需要屈原为他出谋划策,为他 分忧。而赋有政治抱负,又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屈原就应运而出了。他满怀政治热情,又有救国救民理想,任命为左徒官的屈原犹如一匹千里马纵横驰骋在沙场上。劝 怀王任用贤能,爱护百姓,很得怀王的信任。

      为了使秦国不欺负势力不强的六国。屈原亲自到各国去联络,要用联合的力量对付秦国。怀王十 一年(公元前318年),屈原的外交成功了。楚、齐、燕、赵、韩、魏六国君王齐集楚国的京城郢都,结成联盟,朝政开始理顺,社会上的混乱局面明显有了好 转,流离失所的百姓渐渐安居落业,社稷面貌有了变化。总而言之,如春回大地,一日甚一日。楚怀王成了联盟的领袖。联盟的力量,制止了强秦的扩张。屈原更加 得到了怀王的重用,很多内政、外交大事,都凭屈原做主。

      张仪欺楚屈原罢官

      由于屈原的突出才能深得怀王重任和宠爱,所以遭到了一些鼠目寸光以楚国公子子兰为首的一班贵族,对屈原非常嫉妒和嫉恨,常在怀王面前说屈原的坏话,说他独断专权,根本不把怀王放在眼里。挑拨的人多了,怀王对屈原渐渐不满起来。

      后来齐宣王访楚,齐楚纵亲,再订新盟的消息传到秦国,秦廷上下颇为震惊,因为这是秦吞并六国、统一天下的威胁和主要障碍,经过一番精心策略之后,秦惠王于公元前313年的一日,派相国张仪携重礼东使于楚,旨在收买以子兰、靳尚为代表的亲秦派,排斥屈原,拆散齐楚联盟。

       张仪到了郢都,先来拜访屈原,说起了秦国的强大和秦楚联合对双方的好处,屈原说:“楚国不能改变六国联盟的主张。”张仪看到屈原坚持原则,毫不退让,于 是他又去找子兰。张仪告诉子兰:“有了六国联盟,怀王才信任屈原,拆散了联盟,屈原就没有什么可指望了。”子兰听了,十分高兴。

      楚国 的贵族就和张仪连成一气。子兰又引他拜见了怀王最宠爱的王后郑袖,郑袖与张仪,不仅彼此早有耳闻,而且相互做过深入细致的研究,但却从未见过面。这次会 见,攸关各自利益的成败,无不十分珍视,郑袖虽不想当国王,却是个权力欲极强的人,她一心欲立子兰为太子,将来继承王位,那么荆楚大权便操纵在她的手里 了。因为张仪代表秦,秦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国家,有它作靠山,郑袖的心里踏实得多了。

      靳尚作了介绍,张仪大礼参拜,当张仪把一双价值万金的白璧献给郑袖时,那白壁的宝光,把她的眼睛都照花了。郑袖虽贵为南后,主宰楚宫,但这样的奇珍异宝,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天外有天啊!

      一丘之貉相聚,一见如故,谈得十分投机,直谈至子夜过后方散。

       经过双方讨论,郑袖欣然表示,愿意帮助他们促成秦楚联盟。大家认为,在对待秦、齐两国的问题上,怀王常常犹豫不决举棋不定,是因为受屈原的盅惑和齐甜 言蜜语之蒙骗,正力主联齐抗秦,有屈原在,秦楚就休想结为兄弟之好;要从根本上转变怀王的这一观念和立场,只有依靠王后郑袖;所以只有想方设法让怀王不信 任屈原。对此,子兰想了一条计策:就说屈原向张仪索取贿赂,由郑袖在怀王面前透出这个风声。

      一切准备就绪,过了几天,就托子兰引见怀 王。张仪大礼参拜,黄金万两,白银千锭,绸缎五百匹,珍宝珠玉丽件,高脚金酝一对(这是秦王三代相传的稀罕宝物)。怀王本就是个贪财图利,见钱眼开的人, 看到这样的稀世珍宝到手,自然是眉飞色舞,欣喜若狂。张仪见重宝打动了怀王的心,征服怀王不费吹灰之力,不由得暗自庆幸,无限欣喜。他趁机劝怀王绝齐联 秦,列举了很多好处,说秦王准备了商于地方的六百里土地献给楚国,说有秦作兄弟,天下列强,谁敢虎视眈眈于楚。

      怀王既贪心,又无政治 远见,他看不清列国形势,识不破秦的阴谋,猜不透张仪的骗局,为其甜言蜜语所惑,只觉得不费一刀一枪,不损一兵一将,便可取回商于六百里国土,实在是再也 便宜不过的事了,何乐而不为。回到宫中,高兴地把这事告诉郑袖,郑袖向他道喜,可又皱起眉头:“听说屈原向张仪要一双白璧未成,怕要反对这事呢!”怀王听 了,半信半疑。

      第二天,为了诚心感谢张仪的盛情与功劳,怀王盛设国宴,款待张仪,席间讨论起秦楚友好,屈原果然猛烈反对,与子兰、靳 尚进行了激烈争论。他认为,放弃了六国联盟,就给秦国以可乘之机,这是楚国生死存亡的事情呵!他痛斥张仪、子兰、靳尚,走到怀王面前大声说:“大王,不能 相信呀!张仪是秦国派来拆散联盟、孤立楚国的,万万相信不得……”

      怀王听了张仪关于白璧之言,记起昨夜郑袖“提防屈原作梗”的警告, 眼看将成的好事就要被屈原破坏,不由得怒火中烧,拍案而起道:“难道为着一对白璧,就反对朕收回商于六百里国土?为着一对白璧,就不要祖宗和荆楚之利益了 吗?绝齐联秦,朕意已决,敢再反对者,有如此盏!……”说着他伏身抓起几案上的茶杯,狠狠地抛之于地,摔得粉碎。全场皆惊,无不屏息敛声。接着就叫武士把 屈原拉出宫门。屈原被武士们逐出宴会厅后并没回家,而是站在宫门口,等待怀王回心转意,改变主意,一直等到太阳下山,宴罢席散,官员们相继醉醺醺地步出厅 门,纷纷议论着秦楚联盟之事。屈原叹着气喃喃地说:“楚国啊,你又要受难啦……”知道已无可挽回,他不由自主地在长街上游荡,也不知何时何人搀扶着将他送 回家去了。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