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节 邯郸之战(2)

  • 发布时间:2015-10-14 13:53 浏览:加载中


  •   楚王火了,喝问道:这是什么人?

      平原君答道:这是我的门客毛遂。

      楚王说:我和你的主公论事,一个门客居然敢多嘴多舌,不懂规矩,下去!

      毛遂不退反进,按剑直立对楚王说:“合纵”是天下大事,涉及全天下每个人的利益,那么天下就每个人对这事都有发言权。我做的对与错,自有我的主人论定,你凭什么对我吆三喝四?

      毛遂这一横,楚王软下来了,就不带好腔地问道:那你有什么可说的?

       毛遂义正词严地说:楚国地广五千里,自先祖称王,一直雄视天下,号称“合纵”的盟主;是因为秦的崛起,连连大败楚军,才使楚国变弱,以至于怀王屈死,白 起那小子一战再战,夺了鄢、郢,没办法楚才迁都到这陈地。这是世仇家恨,楚国的三岁孩子都知道以此为羞,大王地位至尊,家国天下,对这却无动于衷吗?今天 我主人在这里和你共议“合纵”大计,名是为解赵的一时之危,实际是在从长远角度为楚制敌弱敌,以大王的聪明,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楚王面对毛遂咄咄逼人的气势,说了句:让我再想想。

      毛遂不给他犹豫的机会,逼问道:大王的决心下定了吗?

      楚王点了点头说:我意已决。

      毛遂也不客气,就像主人一样招呼宫内侍从,准备物品,进上歃血玉盘到楚王面前。毛遂捧盘跪在楚王面前说:大王您是“纵约长”,应当先歃,然后是我的主公,之后是我毛遂。

      就这么半劝半逼,纵约仪式搞完了。

      楚王在仪式结束后,确定由春申君为大将,统兵八万救赵。

      平原君回了国感慨地说:毛先生这三寸不烂之舌,胜过百万雄兵。我阅历的人多了,没想到一个就在身边的奇才却没被发现。以后我再也不敢说自己有识人知人之能了!从此毛遂成了平原君身边的上等门客。

      这就是“毛遂自荐”的故事。

      对魏搬取救兵也不顺利,魏王有心发兵却害怕秦国报复不敢发兵,急得信陵君像热锅上的蚂蚁。总算把工作做通了,派晋鄙带十万大军救赵。

      就在这时,秦王分别给各国诸侯写了封信,大意就是:谁敢出兵救赵,我破了邯郸后下一个就转兵打谁。这封信很起作用,吓得没发兵的兵不敢发,已经发兵的楚、魏不敢上前接战。

       这还不算,魏王是正事外行,邪事内行。魏的外籍将军辛垣衍给魏王出了个馊主意说:秦国之所以攻打赵国是有原因的。因为在这之前齐湣王和秦争强想称帝,过 后又没称把秦骗了一次。现在湣王死了,齐国经过乐毅的打击已经由强变弱,现在只有秦最强,想称帝却没人捧,现在用兵伐这个打那个都是为了逼别国出头奉他为 帝,如果赵在这个时候派个使者带头奉秦为帝,秦达到目的也就休兵了。我们捧秦个虚名却避了自己的实祸,何乐而不为呢?

      魏王本来就怕出 兵救赵得罪秦王,听了这个主意马上派辛垣衍为使者从小路潜进了邯郸,把这个主意说给了赵王。赵王就领着群臣商量这事的可行性,大家各持己见,争论不休。赵 王决策主要靠叔叔平原君,可是这段时间平原君已是焦头烂额,方寸大乱,也拿不定主意,赵王就下不了决心。

      这场争论,引出来本书“十大名士”第六人:鲁仲连。

       鲁仲连是齐国人,从小就聪明善辩,十二岁时就辩倒了当时的著名辩士田巴,被人称为“千里驹”。田巴的评价是:这人是天上的飞兔,岂是千里驹可比。鲁仲连 长大成人后,因为知名度高,齐国和别国都请他出来做官,鲁仲连却澹泊名利,不屑为官,专好游历。个人特长:为人排解纠纷,当“和事佬”。

      邯郸之战时,鲁仲连正好游历到赵国,秦军一围城,他也就没再走。听说了辛垣衍的这个馊主意觉得很可笑,就求见平原君。对平原君说:听人议论说赵要尊奉秦国为帝,不知道这事有没有?

      平原君说:我现在已近乎于伤弓之鸟,魂魄已失,没有了主意,这主意是魏国的外籍将军辛垣衍出的。在得到魏王认可后,专程出使赵国,代表魏王向赵王说的。

      鲁仲连说:我一直认为您是天下最贤能的公子,现在才知道有些名不符实。这个辛垣衍在哪,我要斥责他。

      平原君安排鲁仲连和辛垣衍见了面,辛垣衍一看,鲁仲连神清气爽,仙风道骨,飘飘然有神仙之姿,顿时肃然起敬。施礼之后问道:我看先生的风貌,并不是有求于赵国,为什么在这厮杀的战争中不离开这是非之地呢?

      鲁仲连坦然地说:我对赵国无所求,但却对你有所求。

      辛垣衍说:我有什么可求的?

      鲁仲连说:求你帮助赵国而不是奉秦为帝。

      辛垣衍说:请你教我,我怎么去帮助赵国呢?又怎么帮得了赵国呢?

      鲁仲连说:我将说服燕国和魏国来帮助赵国,楚和齐就不用说服了,因为他们已经帮助赵国了。

      辛垣衍说:对燕国我不了解,但我就是魏国的将军,怎么看不出用什么办法能让魏帮助赵呢?

      鲁仲连很自信地说:魏不想主动帮助赵国,是因为魏王不知道秦称帝的危害,如果知道了,他就会主动帮助赵国。

      辛垣衍说:我想知道的是秦称帝有什么危害呢?

       鲁仲连说:你记得齐威王吗?齐威王曾经倡导仁义,率领天下诸侯去朝见周天子,周烈王在又贫又弱的情况下心怀感激地对待齐威王。但一年之后周显王去世了。 齐威王奔丧只是迟到了,周王室就恼怒地给齐国发讣告说:天子逝世是犹如天崩地裂的大事,连继位的天子都卧席居庐守丧,东方的藩臣田因齐却迟到了,当斩!气 得齐威王大怒,骂周慎靓王:你这个婢女生的,在我面前耍什么威风。从这事可以看得出,齐威王已经努力了,但还是被天下讥笑。为什么齐威王先敬后骂?他是被 天子的特权逼的,做天子的就是这样,以天下之至私去要求天下之至公,谁忍受得了呢?你要尊秦为帝,秦本来就恃强挟诈,屠戮生灵,身为诸侯都能这样,如果成 了帝王,只能肆虐有加。连我这样的平头百姓都宁可投东海也不做秦民,你们魏王,你们这些秦国要消灭的贵族却甘心为其所虐待吗?

      辛垣衍说:魏也不是甘居人下?这就好比仆人,十仆而从一主,是因为智和力不如主人,心里的敬畏就演化成了忠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