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节 邯郸之战

  • 发布时间:2015-10-14 13:53 浏览:加载中
  •   长平之战是秦,赵的一次战略决战。赵的失败,使全国产生恐慌,而且青壮年损失惨重,赵国已组建不出战略机动力量。秦要灭赵这是最佳时机。白起这个战神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挥兵直进,兵指邯郸。

      赵孝成王此时头脑还算清醒,采取了两个关键性措施。一是亲自向廉颇道歉,请他出山主掌军队全力抗秦。二是用苏代入秦施反间计。

      廉颇出场稳定了军心,增强了抵抗能力。苏代入秦找到范雎,所利用的就是几乎人人都有的嫉妒心。

      苏代对范雎说:赵如果灭在白起手,白起的地位就会在你之上,那时你怎么办?范雎私心做祟就以兵疲为由建议撤军,秦昭襄王居然同意了,就这样让赵喘了一口气。

      可是两年后,秦王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决策,就想再次伐赵,任务准备交给武安君白起,却正值白起有病,就派王陵为大将,率兵十万伐赵,秦赵之间的第二次战略决战——邯郸战役拉开了序幕。

       王陵率秦军很快就打到了邯郸城下,兵围邯郸。廉颇率赵军全力守城,赵国这时虽然国力已弱,但仇秦之心让赵人同仇敌忾,形成了坚强的战斗力。廉颇组织的防 守又很严密,尤其是用自己的家财招募敢死队,夜间出城袭击敌军,让秦军彻夜不安,用这种办法来疲惫消耗敌军。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特种部队”之一。

      仗打到这个程度,秦军就很被动,秦王就想到打胜仗还得白起,又动员白起上前线,白起因为闹情绪,就装病不出征。秦王只好又增兵十万,以王龁为大将去增援并代替王陵。

      王龁带二十万大兵攻打邯郸五个月,毫无进展,急的秦王又请白起出战,白起就是托辞不去,气的秦王免了白起的职废为庶民,在范雎的挑拨下又气上加气错杀了白起,一代名将就这样命殒妒嫉的陷阱。秦王杀了秦国的战神白起之后,又派范雎的好朋友郑安平带五万生力军去增援王龁。

      秦的两次增兵,让赵国更加恐慌,赵王紧急派出几路使者到各国求救。

      平原君赵胜因为是魏国信陵君魏无忌的姐夫,凭这层关系向魏求救由赵胜负责;又考虑到楚是举足轻重的大国,必须以合纵的大旗去说服,也得平原君赵胜亲自做。

      去楚国的求救使团,以平原君为团长。平原君想在门客中找二十个智勇兼备的人做助手和侍从。就把门客约齐,挑来选去根据平时掌握的情况选了十九个人,还差一个,就选不出来了。平原君多少还有点报怨地说:我赵胜蓄养才智之士几十年,在要用人的时候选个人就这么难吗?

      说音刚落,有一位门客挺身而出说:臣达不到你的选人标准吗?

      平原君一看这个人,不认识。说明平时也不那么受重视。就问他姓名,这人说:臣姓毛名遂,魏国大梁人,在您的门下为客已经三年了。从此这个列国时期“三大门客”第三人脱颖而出。

      平原君就有点没瞧起毛遂,笑着说:一般地说贤才处世,就像锥子放在囊中,有尖必露。现在先生在我的门下已经三年,我却连你的名都没听过,可见先生于文于武并无所长啊!

      毛遂不慌不忙地说:那是我今天才自己请求进入囊中,如果已在囊中早就脱颖而出了,怎么能有尖不露呢?

      平原君看他态度从容,应答敏锐,就用他凑齐了二十人的人数,辞别赵王后向楚的国都出发了。

      平原君和楚国当政的春申君有交情,都号称当时的“四大君子”之一,所以平原君一到,春申君安排的很周到,而且立刻就见了楚考烈王。相见后行了朝礼,楚王和平原君坐在殿上,毛遂等二十人站在殿前台阶下。

       平原君不是直言求救,而是绕个弯子先说“合纵”抗秦的事。可是楚王对“合纵”不感兴趣,推脱说:“合纵”的约定,当时赵国是倡导者,后来各国听了张仪的 一通游说,合约中止。过去先王曾经是“纵约长”,伐秦不胜。齐湣王又做过“纵约长”,因为诸侯不团结,难以建功。现在各国以“合纵”为忌讳,就像一盘散 沙,还谈什么“合纵”。

      平原君说:自从苏秦倡仪“合纵”,六国相约亲如兄弟,在洹水立盟之后,吓的秦兵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那以后, 齐、魏受犀首的欺骗而要伐赵,怀王受张仪的欺骗却要伐齐,所以合纵之约渐渐废弛。假如当时这三国都能信守洹水之约,不为秦国所欺骗,秦国能把六国怎么样? 尤其齐湣王,以“合纵”为名,行兼并之实,所以才有诸侯的背叛,这是“合纵”策略实施中出现的悲哀。

      楚王说:现在的情势,秦国强而列国弱,“合纵”难为,但还可以寻求自保,想联合起来,谈何容易。

      平原君说:秦国虽然强大,但要以一国之力对敌六国的合力他就显得不足了。六国的每个国家相对于秦是弱的,但联合起来就比秦强大得多。可是如果都自己顾自己,就会被秦国各个击破。

      楚王又说:秦军一出兵就攻拔了上党十七城,坑赵卒四十多万。韩赵两国的国力都抵敌不了秦国一个武安君,现在秦军又围攻邯郸,邯郸和楚国相距遥远,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平原君说:长平之败,主要是赵用将不当。现在于长平之战后,王龁、王陵统二十五万之众围攻邯郸一年多,不能对赵有所损伤。这个时候如果以邯郸为诱饵,诸侯的救兵合围于秦军之外,赵军反攻于秦军之内,秦军必败。秦如果能遭受一次大的挫折,那才能让列国过几年安生日子。

      楚王一看理上辩不过平原君,就坚持说:秦楚刚刚和好,我如果去“合纵”救赵,秦国必然迁怒于楚国,那时楚不是代赵受怨得不偿失吗?

      平原君说:秦和楚的修好是表面的、暂时的,目的在于集中精力集中兵力攻伐韩、赵、魏,如果韩、赵、魏三国被灭了,您想秦的下一个目标会打谁,那一定是楚国。所以现在对楚来说,救赵就是在自救。

      楚王也知道平原君说的有道理,但心中恐秦畏秦,还是迟疑不决,犹豫不定。就这样争来论去一上午的时间也没个结论。

      毛遂在台阶下从早晨站到中午,听到楚王仍不能有个明确态度,就提着剑踏上殿阶自行上殿,对平原君说:合纵的利与害,三两句话就可以讲清楚、做决断,这么简单个事竟能从早晨理论到中午还没结论,这是为什么?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