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臣司马错:张仪反而没有司马错看的远?

  • 发布时间:2015-10-10 10:35 浏览:加载中
  •   巴国、蜀国互相攻打,都来向秦国告急,秦惠王想出兵讨伐蜀国,但考虑到道路险峻难行,韩国又可能来侵略,所以犹豫不决,秦王把司马错和张仪叫来商量对策。

       司马错建议秦惠王出兵攻打蜀国,张仪不同意,张仪说:“不如去讨伐韩国。我们应该和魏国、楚国亲善友好,然后出兵黄河、伊洛一带,攻取新城、宜阳、兵临 西周王都,控制象征王权的九鼎和天下版图,挟天子以号令天下,各国就不敢不从,这是称王的大业。要博取名声应该去朝廷,要赚取金钱应该去集市。现在的黄 河、伊洛一带和周朝王室,好比天下的集市和朝廷,大王您不去争取,反倒和远方的戎狄小族争斗,这不是帝王的大业啊!”


     
      司马错反驳张仪 说:“不对。想要使国家富强必须先开拓疆土,想要使军队强大必须先让百姓富裕,想要成就帝王大业必须先树立德望。如果这三条具备了,帝王大业也就水到渠 成,现在大王的国家地小民贫,所以我建议先从容易的事做起。蜀国,是西南偏僻之国,政治昏乱,如同夏桀、商纣,以秦国的大兵攻打蜀国,就像狼入羊群一样。 攻占它的土地可以扩大秦国疆域,夺取它的财富可以赡养百姓,军队用不着多大伤亡就可以使蜀国投降。这样,吞并一个国家而天下并不认为秦国强暴,获广泛的利 益,天下人也不认为秦国贪婪,我们一举两得,名利双收,还可以享有除暴安良的美名。秦国如果攻打韩国,劫持周天子,就会臭名远扬,也不见得有什么实际利 益。周朝,是天下尊崇的王室,齐国,是韩国的亲睦联邦。周朝自知要失去九鼎,韩国自知要失去伊洛一带领土,两国将会齐心合力,共同谋划,向齐国和赵国求 援,会和有旧怨的楚国和魏国和解,甚至不惜把九鼎送给楚国,把土地割让给魏国,到那时,大王您将束手无策,那是很危险的!所以,我说攻打蜀国才是十拿九稳 的上策。”

      秦王听从了司马错的建议,决定出兵攻打蜀国。仅用10个月,就打败了蜀国,蜀国被秦国吞并后,秦国更加富庶和强盛了。

      秦国的目标是夺取天下,但只有强者才具备这个力量。在没有跃上第一个平台时,不可谋划第二个平台的事务。秦国先吞蜀国,扩充自己以达与中原力量一较高下时再谈扫六国的事,这个做法是正确的。这个案例体现了出决策的目的性与阶段性问题。

      目的是一个终极性的指标,而阶段性则是目的无法一蹴而就时所展现出来的过程特征。

      决策中目的性与阶段性的统一

      目的是一个终极性的指标,而阶段性则是目的无法一蹴而就时所展现出来的过程特征。

       目标是行动的永恒主题。无目标,就无所谓决策,无所谓行动。但是行动如果不分阶段性,就会把目标毁掉。在诸葛亮的隆中决策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为刘备定下 的阶段性目标:先取荆州为家、然后夺西川建基业、最后图中原。曹操也是先平北方后取江南的步骤,在这些智者的决策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目的性与阶段性的 密切统一。

      凡做事既要有明确的目的性,又要有明确的阶段性。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