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庄王的故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 发布时间:2015-10-02 13:35 浏览:加载中

  •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春秋时期,先后有五个国家称霸中原,史称“五霸”。在“五霸”当中,以楚国的地域最大、人口最多,物产最丰,文化最盛。楚庄王称霸中原,不仅使楚国强大,威名远扬,也为华夏的统一,民族精神的形成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楚庄王(?~公无前591年),又称荆庄王,熊氏,名旅(一作吕,侣),春秋时楚国最有作为的国君,中原五霸之一。郢都(江陵纪南城)人,楚穆王之子,公元前614年继位。

       《史记・滑稽列传》记载,庄王即位三年,不出号令,日夜为乐,令国中曰:“有敢谏者死无赦!”伍举入谏。庄王左抱郑姬,右抱越女,坐锺鼓之间。伍举曰: “愿有进。”隐曰:“有鸟在于阜,三年不蜚不鸣,是何鸟也?”庄王曰:“三年不蜚,蜚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举退矣,吾知之矣。”居数月,淫益甚。 大夫苏从乃入谏。王曰:“若不闻令乎?”对曰:“杀身以明君,臣之愿也。”于是乃罢淫乐,听政,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任伍举、苏从以政,国人大 说。是岁灭庸。六年,伐宋,获五百乘。

      秦国打败晋国以后,一连十几年两国没有发生战事。可是南方的楚国却一天比一天强大,一心要跟中原的霸主,与晋国争夺地位。

      公元前613年,楚成王的孙子楚庄王即位,做了国君。晋国趁这个机会,把几个一向归附楚国的国家又拉了过去,订立盟约。楚国的大臣们很不服气,都向楚庄王提出要他出兵争霸权。

      无奈楚庄王不听那一套,白天打猎,晚上喝酒,听音乐,什么国家大事,全不放在心上,就这样窝窝囊囊地过了三年。他知道大臣们对他的作为很不满意,还下了一道命令:谁要是敢劝谏,就判谁的死罪。

      有个名叫伍举的大臣,实在看不过去,决心去见楚庄王。楚庄王正在那里寻欢作乐,听到伍举要见他,就把伍举召到面前,问:“你来干什么?”

      伍举说:“有人让我猜个谜儿,我猜不着。大王是个聪明人,请您猜猜吧。”

      楚庄王听说要他猜谜儿,觉得怪有意思,就笑着说:“你说出来听听。”

      伍举说:“楚国山上,有一只大鸟,身披五彩,样子挺神气。可是一停三年,不飞也不叫,这是什么鸟?”

      楚庄王心里明白伍举说的是谁。他说:“这可不是普通的鸟。这种鸟,不飞则已,一飞将要冲天;不鸣则已,一鸣将要惊人。你去吧,我已经明白了。”

      过了一段时期,另一个大臣苏从看看楚庄王没有动静,又去劝说楚庄王。

      楚庄王问他:“你难道不知道我下的禁令吗?”

      苏从说:“我知道。只要大王能够听我的意见,我就是触犯了禁令,被判了死罪,也是心甘情愿的。”

      楚庄王高兴地说:“你们都是真心为了国家好,我哪会不明白呢?”

      从这以后楚庄王便传令解散了乐队,打发了舞女,决心要大干一番事业。

      打那以后,这个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就成了霸主。

      优孟是一个非常有智谋的大夫,如果不是他的一句讽谏楚庄王,哪有当时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呢?优孟是何许人?

      《史记・滑稽列传》记载:优孟,故楚之乐人也。长八尺,多辩,常以谈笑讽谏。楚庄王之时,有所爱马,衣以文绣,置之华屋之下,席以露床,啖以枣脯。马病肥死,使群臣丧之,欲以棺椁大夫礼葬之。左右争之,以为不可。王下令曰:“有敢以马谏者,罪至死。”

       优孟闻之,入殿门,仰天大哭。王惊而问其故。优孟曰:“马者王之所爱也,以楚国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礼葬之,薄,请以人君礼葬之。”王曰:“何 如?”对曰:“臣请以雕玉为棺,文梓为椁,*枫豫章为题凑,发甲卒为穿圹,老弱负土,齐赵陪位于前,韩魏翼卫其后,庙食太牢,奉以万户之邑。诸侯闻之,皆 知大王贱人而贵马也。”

      王曰:“寡人之过一至此乎!为之奈何?”优孟曰:“请为大王六畜葬之。以垄灶为椁,铜历为棺,赍以姜枣,荐以木兰,祭以粮稻,衣以火光,葬之于人腹肠。”

      于是王乃使以马属太官,无令天下久闻也。

      意思是:优孟,是过去楚国的歌舞艺人。身高八尺,善辩论,常常用谈笑的方式对君王进行劝谏。

       楚庄王十分爱马,特别是他最心爱的那几匹马,过着人们想象不到的优裕生活。那几匹马住在豪华的厅堂里,身上披着美丽的锦缎,晚上睡在非常考究的床上,它 们吃的是富有营养的枣肉,伺候那些马的人数竟是马的3倍。由于这些马养尊处优,又不出去运动,因此其中有一匹马因为长得太肥而死去了。这一下可真让庄王伤 心极了。他要为这匹马举行隆重的葬札。一是命令全体大臣向死马致哀,二是用高级的棺椁(guo)以安葬大夫的标准来葬马。大臣们实在难以接受楚庄王这些过 分的决定,他们纷纷劝阻庄王不要这么做。可是楚庄王完全听不进去,还生气地传下命令说:“谁要是再敢来劝阻我葬马,一律斩首不饶。”

      优孟是个很有智慧的人,听说这件事后,他径直闯进宫去,见到楚庄王便大哭起来。楚庄王吃惊地问他说:“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呀?”

      优孟回答说:“大王心爱的马死了,实在让人伤心,要知道那可是大王所钟爱的马呀,怎么能只用大夫的葬礼来办理马的丧事呢?这实在太轻视了。应该用国君的葬礼才对啊。”

      楚庄王问道:“那你认为应怎样安排呢?”

       优孟回答说:“依我看,应该用美玉做马的棺材,再调动大批军队,发动全城百姓,为马建造高贵华丽的坟墓。到出丧那天,要让齐国、赵国的使节在前面开路; 让韩国、魏国的使节护送灵柩。然后,还要追封死去的马为万户侯,为它建造祠庙,让马的灵魂长年接受封地百姓的供奉。这样,天下所有的人才会知道,原来大王 是真正爱马胜过一切的。”

      楚庄王顿时明白过来,非常惭愧地说:“我是这样地重马轻人吗?我的过错可真的是不小呀!你看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优孟心中高兴极了,趁着楚庄王省悟过来的机会,他俏皮地回答说:“太好办了。我建议,以炉灶为停,大铜锅为棺,放进花椒佐料、生姜桂皮,把火烧得旺旺的,让马肉煮得香喷喷的,然后全部填进大家的肚子里就是了。”

      一席话说得楚庄王也哈哈大笑起来。从此他也改变了原来爱马的方式,把那些养在厅堂里的马全都交给将士们使用,那些马也得以经风雨、见世面,锻炼得强壮矫健。

      优孟因势利导劝说楚庄王,收到良好的效果,对我们学会做思想工作也不无启发。

       《五代史・伶官传》中记一事也十分有趣:庄宗喜好田猎,在中牟打猎,践踏许多民田。中牟县令为民请命,庄宗发怒,要杀他。伶人敬新磨得知后,率领众伶人 去追赶县令,将之拥到马前,责备他说:“你身为县令,怎么竟然不知道我天子喜爱打猎呢?为何让老百姓种庄稼来交纳税赋,而不让你治下百姓忍饥去荒废田地, 让我天子驰骋田猎?你罪该万死。”于是拥着县令前来请求庄宗杀之。庄宗听后无奈大笑,县令被赦。

      真正成功的人往往都会默默地为实现 梦 想而付出艰辛的努力,他们大多是一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实干家。也正因此,他们才会取得许多骄人的成绩。正如我们总在赞叹杜甫的深刻、鲁迅的独到、 余秋雨的广博、高尔基的多才、巴尔扎克的多产。却不知道他们的背后都有一段艰难的默默积累过程,积累认知,积累情感,积累经验……厚积才能薄发!

      历史悠悠,古往今来,薄发者必厚积,方能一鸣惊人,有所成就。俱往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雄才大略,中原霸主

      庄王三年(公元前611年),国内发生灾荒,戎人骚扰,附属的庸国、麋国勾结百濮叛楚。庄王集中力量伐灭威胁最大的庸国,又吞并了麋国,控制局面,增强了国力。此后,又极力整顿内政,任用贤才,厉行法治,加强兵备,使楚国出现一派国富兵强的景象。

      庄王二十年(公元前594年)冬,楚、鲁、蔡、许、秦、宋、陈、卫、郑、齐、曹、邾、薛、*等十四国在蜀(今山东泰安西)开会结盟,正式推举楚国主盟,楚庄王遂成为称雄中原的霸主。

      纵观历史之中的“春秋五霸”,若论功业之巨、霸权之盛,非楚庄王莫属。我们知道他早在即位之初,就发出令所有对手心惊肉跳的誓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历史证明,这不是他心血来潮时的梦呓,而是雄才大略驱动下的心声。

      在优孟和伍举的辅佐下,楚庄王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开始整理国事、关心百姓。

      楚庄王首先整顿内政,起用有才能的人,将伍举、苏从提拔到关键的职位上去。当时楚国的令尹和斗越椒野心勃勃,想要篡位。楚庄王便任命了三个大臣去分担令尹工作;削弱了斗越椒的权力,防止他作乱。

       楚庄王一边改革政治,一边扩充军队,加强训练军士,准备与晋国决战,以雪城濮之战的耻辱。他在即位的第三年,率兵灭了庸国(今湖北竹山县一带);第六 年,战败了宋国;第八年,又战败了陆浑(今河南嵩县北部)的戎族。为了显示楚国的兵威,楚庄王在洛邑的郊外举行了一次大检阅。

      这一来,可把那个挂名的周天子吓坏了。他派一个大臣王孙满到郊外去慰劳楚军。

      楚庄王和王孙满交谈的时候,楚庄王问起周王宫里藏着的九鼎大小轻重怎么样。九鼎是象征周王室权威的礼器。楚庄王问起九鼎,就是表示他有夺取周天子权力的野心。

      王孙满是个善于应付的人。他劝说楚庄王:国家的强盛,主要靠德行服人,不必去打听鼎的轻重。楚庄王自己知道当时还没有灭掉周朝的条件,也就带兵回国了。

       以后,楚庄王又请了一位楚国有名的隐士孙叔敖当令尹(楚国的国相)。孙叔敖当了令尹以后,开垦荒地,挖掘河道,奖励生产。为了免除水灾旱灾,他还组织楚 国人开辟河道,能灌溉成百万亩庄稼,每年多打了不少粮食。没几年工夫,楚国更加强大起来,先后平定了郑国和陈国的两次内乱,最后,终于和中原霸主晋国冲突 起来。

      周定王二年(公元前605年),楚庄王讨伐完陆浑的戎族,在回国的路上,突然发现一队人马挡住了去路。原来趁楚庄王不在,斗 越 椒造反了。他占据了郢都,又急忙发兵拦阻楚庄王,想将楚庄王消灭在郢城之外。楚庄王见斗越椒以逸待劳,自己带的兵刚刚打完仗回国,非常疲惫,知道硬拼于自 己不利,便说:“斗氏一家于楚国有大功,宁肯使越椒负我,我不负越椒。”便派苏从去讲和。斗越椒以为楚庄王已是囊中之物,只等伸手擒拿了,哪里肯罢手?便 对苏从说:“回去告知楚庄王,有胆量就出来决一死战,不然便赶快投降!”楚庄王假作退兵,到了晚间。却把军队埋伏于漳水东岸,又派一队士兵在河岸上活动, 引诱斗越椒渡河;自己则率着少数士兵,躲在桥的下面。第二日早上,斗越椒见河对岸有楚兵,果然追过河来。待发现中了计,想向回撤退,桥已被拆毁了。斗越椒 惊惶失措,急忙命令士兵涉水过河。士兵们正待下水,只见对岸一员楚将大声喊:“大将乐伯于此,斗越椒赶快投降!”说罢,便令士兵奋力射箭。斗越椒也急令士 兵往对岸射箭。在双方对峙之中。乐伯手下的神箭手用箭射死了斗越椒。斗家兵马见主将身亡,四处逃散。楚军分兵追剿,取得了大胜。

      公 元 前597年,楚庄王率领大军攻打郑国,晋国派兵救郑。在*地(今河南郑州市东)和楚国发生了一次大战。晋国从来没有打过这么惨的败仗,人马死了一半,另一 半逃到黄河边。船少人多,兵士争着渡河,许多人被挤到水里去了。掉到水里的人往船上爬,船上的兵士怕翻船,拿刀把往船上爬的兵士手指头都砍了下来。

      有人劝楚庄王追上去,把晋军赶尽杀绝。楚庄王说:“楚国自从城濮失败以来,一直抬不起头来。这回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总算洗刷了以前的耻辱,何必多杀人呢?”

      说着,立即下令收兵,让晋国的残兵逃了回去。

      公元前591年,英勇一世的楚庄王因病逝世,归葬纪南城郊。其儿子审继位,称楚共王。楚王墓、樊妃墓在今江陵城西北。郢城内原有庄王庙,今已废。

      楚庄王能成为春秋霸主第一人,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他具备雄才大略。在诸多春秋霸主中,齐桓公是有大略而无雄才,秦穆公则有雄才而无大略,晋文公虽说二者兼具,却没来不及尽情地施展自己的才华。惟独楚庄王在历史舞台上作淋漓尽致的表演。

      楚庄王的雄才大略,首先表现为战略目标的选择始终如一,战略手段的运用文武并举。

      分析:作为一个领导者对一个战略目标选择得当与否,是其霸业成功的前提条件。

      楚庄王一方面注重武力的主导作用,一方面又不单纯迷信武力。他特别重视用政治、外交等手段配合策应军事行动,“伐谋”、“伐交”与“伐兵”、“攻城”多管齐下。

       作为一个领导者要有一种这样的远见:在形势出现不好预兆的情况下,作为战略决策者,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清醒分析形势,透过扑朔迷离、错综复杂的现象,区别 哪方是自己的主要对手,哪方是自己的次要对手,决定根本的进攻方向,确立最终的战略目标。这方面,楚庄王的选择可谓是高度明智、十分清醒。他上台后,始终 把重振楚国雄风、角逐中原霸权作为其毕生奋斗目标,同时他也清醒地意识到,晋国是他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大障碍,因此必须倾全国之力,一举击败晋国才能真正号 令天下。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楚庄王有针对性地展开全方位政治、军事、外交、文化活动,使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围绕最终战胜晋国这个目标旋转,从而比较合理地配 置各种战略资源,一步一个脚印向既定的战略目标走去。

      楚庄王的雄才大略,还表现在进行战略准备时工作扎实、细致全面。

       分析:从上一节的故事中我们为了最终击败宿敌晋国,楚庄王脚踏实地、有条不紊地从事各方面的准备。一是纳贤才,将孙叔敖、沈令尹等贤能之士放到重要岗 位,发挥应有的作用。二是致力于教育军民,统一思想,为即将到来的晋楚决战凝聚士气,鼓舞斗志。三是改革了很多制度,把以前不符合楚国发展的旧制度废除 了,他还改良政治,发展经济,为战略决战提供物质与政治上的保证。在做好战争准备的基础上,楚庄王注意使战略谋划的酝酿尽可能细密成熟,避免在具体决策上 犯轻敌冒进、顾此失彼的过错。具体做法是广泛听取谋臣意见,择善而从。

      楚庄王雄才大略的第三个方面是在推进战略实施时把握时机,循序渐进。

      楚庄王雄才大略还表现为战略善后的做法有礼有节,头脑清醒。

      分析:楚庄王最让人肃然起敬的,是他对待煌煌霸业时所反映出来的谦和心态与节制立场。

      毛泽东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领导者还需要谦虚的态度。有的领导者迷失在成功的光环里,开始骄傲,认为只有自己最了不起,别人说的任何建议都听不进去,只有自己最伟大,别人都是自己的马前卒。这样的态度是错误的,骄傲自大也是领导者迈向成功路上的大敌。

       作为成就一代大业的君主,最容易滋生的毛病就是忘乎所以、骄傲自大。历史上夫差、唐玄宗等人的沉浮就是典型的例子。因此,“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便成了 永具警示意义的宝训。而楚庄王却很好地摆脱了这种宿命的怪圈。他在实现自己战略目标的过程中,始终坚持有礼有节的原则,力求战争善后做到平和顺当,尽可能 消除各种矛盾与隐患,化解来自敌方的反抗,使自己的军事胜利建立在稳固的基础之上,争取政治上的最大主动。这一理念,在楚庄王的具体军事行动中有着不止一 次的体现。

      纵观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的霸业,除了各自的客观条件之外,这几位春秋政坛的风云人物有着许多共同的地方。比 如:爱才若渴,善用人才。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手下都有一批能干的大臣辅佐。楚庄王迫于宗室若敖氏专权,用韬晦之计,三年不问政事,声言敢劝阻 者斩首,大臣申无宇、苏从冒死相谏。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