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个韩信,韩王信被投降匈奴,干脆叛变

  • 发布时间:2020-08-24 09:08 浏览:加载中
  • 西汉时期有两个韩信,都是汉高祖刘邦的手下,都是异姓王。

    一个是萧何月下追韩信的那个韩信,汉初三杰之一,史上杰出的军事家,逼得项羽自杀的就是他,后来被人告发谋反,被吕后和萧何合谋骗至长乐宫斩杀,并夷其三族。

    这个韩信,也是人们谈论最多、出镜率最高的那个韩信。

    今天要讲的这个韩信,与上面那位相比,无论是军事才能还是战功,都差了不少,而且由于那个韩信的光芒太耀眼,而几乎被湮灭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为了区分,后来人们通常管这个韩信叫韩王信。

    1

    与早年家贫、无谋生之道、常靠别人糊口度日、人人讨厌,却心比天高的韩信相比,韩王信可谓出身显赫,祖父竟然是战国时期的韩国君主韩襄王。

    韩国被灭后,作为韩襄王的后裔,韩王信竟然安然无恙,一直生活在韩国故地,生活倒不成问题,只是事业无成,直到遇到张良

    据《史记·卷九十三·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记载,韩王信与张良的交集,发生于刘邦攻打阳城时。

    刘邦命张良以韩国司徒的身份“降下韩故地”,张良得手后,“顺便”得到了韩王信,张良便任命他为韩国将军,让他率军随刘邦进入武关。

    公元前206年鸿门宴之后,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带着韩王信进入关中。

    为了报答刘邦的知遇之恩,一到关中,韩王信就给刘邦出主意说:

    “项羽这人厚此薄彼,把中原附近的好地方,都封给了自己的部下,却把您打发到这个偏远之地,这简直是对您的侮辱!

    你的士兵家乡都在崤山以东,他们被迫来到远离家乡的地方,内心是抗拒的,都急切地想回到家乡,大王您若利用这一点带领他们向东进军,别说当王,把天下夺到手都不成问题。”

    刘邦回军平定三秦后,许韩王信做韩王,先拜他为韩太尉,让他率军攻取韩国故地。

    2

    从这个安排来看,刘邦采纳了韩王信的建议,让他先去攻取韩国故地,是让他为他打前站,替他扫清东进道路上的障碍。

    那时的韩国故地老大是韩王成,也是项羽封的,但因韩王成无战功,项羽就没让他到自己的封地去,还把他改封为列侯。

    刘邦派韩王信来打的消息传来,韩王成有点着急,因自己不能去封地,只好让吴县县令郑昌做韩王,命他率军抵抗敌人。

    吴县县令郑昌,是韩王成游历吴地时结识的。

    郑昌自然不是韩王信的对手,不到一年,韩王信就接连攻下韩国十多座城池,基本上替刘邦扫清了东进的障碍,使其能够顺利到达河南。

    刘邦一来,韩王信打得更起劲,直接把郑昌打投降了,刘邦兑现了之前的承诺,正式立韩王信为韩王。

    从此以后,韩王信就死心塌地跟着刘邦。

    然而,当汉高祖三年刘邦撤出荥阳,楚军趁机来攻,留守荥阳的韩王信和周苛等人不敌,韩王信不得不投降。

    虽然是假投降,并且不久他就得到机会逃了出来,重归刘邦阵营,并被刘邦再次立为韩王,但他这个污点,为他今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3

    据《史记·卷九十三·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韩王信正式被封为韩王,是在刘邦打败项羽平定天下后的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封地在颍川。

    但是第二年,刘邦就后悔了。

    他后悔的,当然不是封韩王信为韩王,而是认为韩王信这个人“雄壮勇武”,而颍川北有巩县、洛阳,南有宛县、叶县,东有淮阳,这几个地方都是战略要地,不能让它们落在这个“雄壮勇武”之人手中。

    这种人若对朝廷不忠,起兵反叛,再拥有如此之多的战略要地,那就太麻烦了。

    刘邦“吓”得一激灵,便作了一个决定,把韩王信的封国改为太原以北,让他建都晋阳,也就是今天的太原。

    既然你雄壮勇武,就让你对付匈奴去吧,那旮沓离匈奴近。

    韩王信不是笨蛋,明白刘邦有点不信任他了,他也“吓”得一激灵,然后上书说:

    “我的封国离边界很近,那地方多次遭到匈奴入侵,今后这样的事肯定还会发生,但是晋阳离边境比较远,我请求建都马邑,那里离边境更近,可以更好地防御匈奴。”

    很显然,韩王信这个请求是为了“取悦”刘邦,是为了向刘邦表忠心,因为谁都明白,都城离敌国越近越危险,就像打仗,指挥部离前线越近越危险一样,但却有利于指挥。

    刘邦当然求之不得,爽快地答应了。

    4

    没想到当年秋天,匈奴冒顿单于就来搞事了,包围了马邑(今山西朔州)。

    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韩王信不敢贸然出击,便一次又一次派使者到匈奴求和。

    如能成功当然最好不过,如不能成功,也是一个缓兵之计,为朝廷救援争取时间。

    不料,虽然朝廷派人带兵救援,但韩王信的求和,却遭到刘邦怀疑——这小子一次又一次派人到匈奴,莫非有什么猫儿腻?

    到后来,刘邦干脆“认定”他与匈奴勾结,起了背叛之心,便派人去马邑,把韩王信好一顿责备:

    皇上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做,对得起皇上吗?对得起朝廷吗?

    刘邦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至于根据嘛,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做过!

    尽管当初他投降楚军是万不得已,而且很快就又回来了,很明显是假降,但是谁信啊!

    韩王信顿时冷汗直冒,他明白失去刘邦信任的后果。

    这种后果,一般人无法承担,可能也不想承担。

    何况仔细一想,刘邦从来就没信任过他,他对他只有利用。

    这人确实不一般,人家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是疑人也用用人也疑!

    韩王信的心寒了——你既然非要说我有背叛之心,那我就背叛给你看看!

    于是他决定起兵造反,并与匈奴约好,一起攻打汉朝。

    他给匈奴的“见面礼”,是国都马邑。

    5

    投降匈奴后,汉朝就成了他的敌人,并立即率军攻打太原。

    果不其然!这小子果然反了!

    此时的刘邦,一定很得意自己的“料事如神”,牙齿咬得格格响,亲自带兵去收拾他。

    两军在今山西沁县遭遇,韩王信吃了败仗,部将王喜被杀。

    韩王信跑得快,跑到了匈奴。

    其部将白土人曼丘臣、王黄等人收集残部,与韩王信和匈奴约好再打汉朝。

    很不幸,冒顿单于派的左右贤王和一万多骑兵,在晋阳轻松败于刘邦,被追到离石那旮旯又败了一次。

    匈奴在楼烦(今山西宁武)集结军队再干,没想到还是吃了败仗,继续逃跑。

    还追不追?

    如果继续追,会不会中匈奴人的套?

    在晋阳的刘邦有点纠结,派人去侦察,侦察人员回来报告说可以追。

    刘邦便带兵追击,追到平城,也就是今山西大同。

    这一次他上当了,中了匈奴人的诱敌深入之计。

    实际上,匈奴人的计谋,被前哨探军刘敬识破,刘敬还苦劝刘邦别追,但是刘邦不听——侦察兵都说可以追,为什么不能追?

    若是连侦察兵都骗不过,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你真以为匈奴人智商欠费啊!

    6

    追到平城后,刘邦还来了个“登高望远,也学英雄泣”。

    他登的那座山叫白登山,位于平城城外。

    结果他的诗兴还没来得及大发,就被四十万匈奴骑兵团团包围。

    而那时,汉军的主力部队,已被刘邦率领的先头部队远远地抛在后面。

    轻骑简从的好处是跑得快,坏处是孤军深入很容易被包饺子。

    不幸中的万幸,他最终逃脱了。

    刘邦没有成为匈奴人的饺子馅,不是因为他皮糙肉厚不好吃,是谋士陈平出了一个奇计,重金收买了匈奴王后,王后劝单于说:

    “今得汉地,犹不能居;且两主不相戹。”

    匈奴王后说“两国君主不互相围困”,不知是不是那时的潜规则,但好歹单于听进去了,把刘邦围了七天后撤围而去,放了他一马。

    很难想象,假如冒顿单于不遵守这个“潜规则”,历史将被改写成什么样。

    7

    “白登之围”后,韩王信继续为匈奴人服务,带兵攻击汉军,使边境不得安宁。

    有了上次的有惊无险,刘邦再也不敢御驾亲征了,派棘蒲侯柴武前去迎击。

    柴武先礼后兵,写信劝韩王信迷途知返。

    柴武在信中说,皇帝陛下还是宽厚仁爱的,尽管一些诸侯背叛过他,但当他们回来后,还是会得到善待的,爵位和名号都能得到恢复。

    这些您也是知道的,您是因战败逃到匈奴的,不是什么大罪,回来后也会得到善待的,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

    韩王信倒也有自知之明,回信说我有三条罪状,在荥阳保卫战中不能以死效忠,降过楚军,这是第一条;

    匈奴进犯马邑,我未能坚守,降了匈奴,这是第二条;

    现在又为敌人带兵与将军您PK,这是第三条;

    当初文种、范蠡一条罪状都没有,事业成功后一个被杀一个逃亡,您认为我还能活吗?

    我倒是想回去,做梦都想回去,但情势如此,还回得去吗?

    柴武不再劝,指挥汉军进攻,攻下参合城,杀了韩王信。

    如此不堪一击,连柴武都打不过,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就是刘邦眼里那个“雄壮勇武”的韩王信!

    要知道,他带来的,可是匈奴的精锐骑兵!

    韩王信说他做梦都想回到汉朝,不知是不是真心话,不过,他在匈奴生的儿子韩颓当,和他儿子(韩太子)在匈奴生的儿子韩婴,后来倒是“替”他完成了这个心愿,于公元前166年率领部下投归了汉朝。

    只不过,那是汉文帝时期的事了。

    回归汉朝后,韩颓当还被封为弓高侯,汉景帝时期平定七国之乱时立过大功,“功冠诸军”,也是一员名将。

    而韩王信的孙子韩婴,则被封为襄城侯。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