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源赖朝有着怎样的军事才能?参与过哪些战役

  • 发布时间:2020-07-27 09:15 浏览:加载中
  • 源赖朝自1180年阴历八月伊豆举兵,至1185年三月坛浦决战,彻底消灭平氏,前后只历经五年。他能够在如此短暂的岁月里,击溃劲敌,控制政局。因素是多方面的,然而他个人的智谋和军事才能也是非常重要的。具体可归结为如下几点:

    分化敌军

    许多事例说明,对敌军的政治瓦解,给源赖朝的军事胜利以极大的帮助。如与常陆国佐竹氏的会战,最后就是靠政治瓦解取胜的。1180年阴历十一月四日,源赖朝率军到达常陆国。该国有一大武士团佐竹氏,“权威及境外,郎从满国中”,其首领佐竹秀义追从平氏,拒不服从源赖朝。于是,赖朝决定武攻。佐竹秀义退守常陆国金砂城,据险要地势,构筑城垒、固要塞。所构城塞,“非人力之可败”,城内聚集之兵,“莫不以一当千”,源氏军久攻不下。此时,源赖朝听说秀义有一叔父名佐竹藏人,其智谋胜人,欲心越世,源赖朝便派上总介广常去做策反工作。广常对佐竹藏人说:”近日,东国之亲疏,莫不奉归武卫(指源赖朝),武卫唯以佐竹秀义为仇敌,佐竹秀义寿数已定。你与佐竹秀义虽是骨肉,但何以坐视其不义呢,望早参奉武卫,讨伐佐竹秀义,可令你掌管领地遗产。“藏人闻后立即归顺,亲自向导源军奇袭金砂城。佐竹秀义及郎从等闻声丧胆,顾不得防战,弃械而逃,广常率军乘虚攻入,一举拿下金砂城。在讨伐平氏的整个过程中,源赖朝对倒戈投诚的武士,大多采取既往不咎的政策。对于那些与平氏关系甚密的豪族武士,也一再采取安抚政策。如1183年阴历二月,他指令弟源义经,要努力争取纪伊国(今和歌山、三重两县)豪族武士汤浅重宗。阴历三月,他写信给信浓国(今长野县)豪强中野助广,为促其投诚,对其所拥有的财产严加保护。与此同时,还对因幡国(今鸟取县)的长田实经、尾张国(今爱知县)的原高春等做瓦解工作,这些人都因庄园、财产得到保护,而投靠源赖朝。1185年,源范赖率军西征时,源赖朝特别指示不要在关西各地妄征兵粮,“万万不要引起当国人的共同憎恨”。正是由于这一政策,使范赖军在极度困境之下,得到西部地区的豪强的帮助,渡海插入九州东部,取得战略上的胜利。

    巧用矛盾

    源赖朝的那种战略上的稳扎稳打和战术上攻则必胜的思想,不仅表现在军事方面,而且也表现在与政敌的政治斗争方面。富士川会战,平氏大败,平维盛为首的平氏将卒仓皇溃散。源赖朝欲乘胜追击,直捣京都。这时,常胤义澄、广常等名将力谏:东国尚未完全平定,不宜仓促西上。指出,只有:“先平东夷之后,(才)可至关西”。源赖朝接受了这一意见,此后精心治理以镰仓为中心的东国地区,一边巩固阵脚,一边静观形势。1181年,当后白河法皇与平氏的矛盾越来越尖锐的时候,赖朝及时地利用矛盾,开展政治攻势。阴历七月,他派遣密使赴京晋见后白河法皇,表明自己对院厅“并无谋叛之心”,起兵目的只是要讨伐法皇的宿敌。这次晋见,源赖朝提出了具体的和解方案:若平氏不亡,则应恢复旧例重用源、平两氏,关东由源氏支配,西海仍听平氏之意,国司由院厅任命,若有违抗国家的叛逆之辈,应依仗源、平两氏讨伐。这一方案的目的,就是要朝廷承认他在东国的势力。这一方案虽然由于平氏不同意,而未获明显效果,但它却在院厅与平氏之间打进了不和的楔子。在赖朝起兵讨平之后,他的叔伯兄弟源义仲,也在信浓国木曾地方起兵讨平。在加贺、越中交界的砺波山战役中,大败平氏军。随即以破竹之势,直捣京都,迫使平氏挟安德天皇西逃,形成了平氏、义仲、赖朝三方鼎立的局面。义仲军进京都后,曾多次要求赖朝进军,可是源赖朝始终按兵不动。不久,由于粮食补给等困难,义仲军军纪松散,奸淫抢夺,无恶不作,引起了朝野怨恨,皇室与义仲之间的矛盾日深。源赖朝及时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于1183年阴历九月,再次遣使与后白河法皇密谈,进一步提出关系到贵族切身利益的新方案:将平氏占据的神社、佛寺所属庄园归还原主,平氏虏掠的院、宫、诸贵族的庄园,也应归还原主,等等。这一方案符合院厅、贵族的利益,因此获得院厅的完全赞同,源赖朝取得了院厅的好感。是年阴历十月四日,院厅终于发布院宣,宣布东海、东山、北陆等地的神社、佛寺及王臣家领有的庄园,一律归还原主,若有抗拒者,听任源赖朝处置。这项院宣既承认了源赖朝的镰仓政权,又使他获得了在东海、东山、北陆等地的行政、司法权。源赖朝就这样运用政治手腕取得了军事上难以迅速取得的成果。

    笼络武士

    源赖朝从伊豆举兵前夕起,就十分注意笼络武士,这是因为他清楚地认识到武士的向背,是自己能否取胜的关键。在起兵之初,为了取得东国武士们的支持,源赖朝采取个别谈话的方式,笼络人心。东国原是源氏称雄之地,许多武士当年都曾追随过源氏,因此,对源氏仍怀有特殊的感情。源赖朝利用这一有利条件,一方面先把伊豆、相模的武士工藤介茂光、土肥次郎实平、冈崎四郎义实、宇佐美三郎助茂、天野藤内远景、佐佐木三郎盛纲、加藤次景廉等人一一叫到自己家里,面授机宜,跟每个人表示:“这个秘密我只跟你讲了”,“你是我唯一信得过的人”等等,恳求他们参加讨平之战,另一方面打着“以仁王旨令”,派人去联络源氏子孙和可争取的关东武士,向他们宣布:如果他们跟随他反平,他将保护他们领地的安全,维护他们的切身利益。被源赖朝召见的武士,见自己如此被信任,无不表示效忠。据《吾妻镜》记载说,被源赖朝召见的武士,人人踌躇满志,激奋异常。当时大部分关东武士团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但是由于身份低下,又没有坚实可靠的后盾,政治地位很不稳固,领地也没有安全保障。因此,他们切望得到保护,保证他们领地的统治权。源赖朝紧紧抓住他们的这一心理,适时地提出了响亮的口号:“本领安堵”(保护所领)和“新恩给与”(对有功之臣授与新领地),大大地赢得了武士们的支持。他们纷纷投靠源赖朝,使他的势力迅速壮大。1180年阴历八月十七日,在伊豆袭击平氏的亲信、伊豆国目代山木兼隆获得成功时,源赖朝的势力只限于坂东地区的几个小国。二十二日与平氏亲信大庭景亲会战于石桥山时,兵力也不过三百骑。但事隔四十余天之后的阴历十月二日,源赖朝赴武藏国时,已“精兵及三万余骑”六日到达相模国时,“凡扈从军士不知几千万”。《玉叶》记载说:“其势日增数万,当时已占掠七、八国”足见源赖朝队伍发展之迅速。

    重视人才

    源赖朝非常重视人才。因为他深知自己出身行伍,不通公务,要想治天下,只凭武力不行。因此他广招贤能,不论是侍奉过朝廷的官吏,还是地方上的下级武士,只要通晓政务、忠于自己的,他都加以重用。例如精通文章和法律的朝廷官吏大江广元,和多年在朝廷作官而对朝廷的腐败深为不满的三善康信,以及藤原行政、足立远元、平贺义信、大中臣秋家、藤原邦通、中原亲能等人,都是受赖朝的招请,投奔镰仓,分别受到重用的。这些人成为赖朝治政的顾问。这些人中,尤以大江广元最为优秀,他博学多才,才华出众。他在京都的官职是太政官属下的少外记,所以又有吏治经验,赖朝对其倍加器重。广元被人们称为赖朝的“贴身心腹”。大江广元在镰仓幕府的建立和巩固上,确也起过重大的作用。比如,1185年源赖朝建立的守护、地头制度,就是出于他的建议。他在建议中说:“世已浇季,枭恶者尤得秋也”,但反逆之辈仍不会断绝。东部地区业已掌握在手,境内:“虽令静谧”,但“奸滥定起于他方欤”。每有叛逆,总是“发遣东士者”前往镇压,久而久之,不仅“国费”,而且必然使东部武士“人人烦也”,因此,不如“每国衙、庄园被补守护、地头”,这样一旦有异变,也就“强不可有所怖”了。对于大江广元的这一建议,据《吾妻镜》载:“二品(注:指赖朝)殊甘心(满足),以此仪治定”,认为大江广元此议,仍“忠信之所令然也”。

    严明军纪

    源赖朝起兵,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其不可忽视的一条重要经验,就是军纪严明,深得广大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从平氏衰落和源义仲失败的过程可以看出,其根本的一条就是军纪涣散,大失民心。源赖朝充分认识到,要想站稳脚跟,击败劲敌,就必须要赢得百姓的支持。因此,他十分重视军纪问题,所属武士,不得随意侵扰百姓,违者严加惩处。

    随着源赖朝势力的壮大。镰仓政权日益稳固以后,关东武士假赖朝之威,谋取私利、胡作非为之事屡有发生。有的“姿耀私威”、“夺取人物”,有的“或掠取年贡,或犯用宫物”。对此,源赖朝深感“人口难塞”,实“为赖朝耻辱”,都一一派专使加以处置。如文治三年,源赖朝派往京都追讨平氏的关东御家人,曾在京中胡作非为。源赖朝得知后,当即派常胤和行平两位得力大将,亲自去京都严加查办,挽回了源赖朝的声誉。又如文治五年九月,源赖朝逗留蜂社,附近有一寺,名高水寺。跟随他的御家人等无礼地闯进该寺,借源赖朝之威,乱拆寺院的金堂板壁,激起该寺僧侣的愤怒,直接上告给源赖朝。源赖朝听后,立即派景时追查,并召集全体随从,将肇事人“于众徒前加刑法”,将犯人之左右手钉子板面,以钉抽打其手。刑毕,赖朝亲自问寺僧对此事的处理还有什么要求,寺僧们感激地说“愁诉恩蒙裁断”,已无他求。对于私自侵占他人庄园,借征兵粮米之名,“暗以押领”的御家人,源赖朝也一一严肃处理。当时,凡利益受到损害,或对御家人的行为不满的人,都可直接向源赖朝诉讼。对于来者的诉讼,赖朝大多或亲自、或指派亲信处理,由此便可看出源赖朝对军纪的重视。正是由于源氏军的军纪严明,才使源赖朝立于不败之地,最终战胜了物资雄厚的关西势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