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朝战事仅记载2次,为何历史上的朝天门很少会打仗?

  • 发布时间:2019-04-03 15:13 浏览:加载中
  •   

      城门,可以说是古代时期人们对外交流的窗口,城门方便了人们出入往来。不过,在战争时期的时候,城门则是以城墙包裹的封闭空间的薄弱点,是敌方将士用来攻城掠池的一个重大突破口。

      一座城门在整座城池防御体系中的军事地位,与其地理位置密切相关。

      控扼两江的朝天门规模宏大、气势雄伟,为重庆城其他八开门所不及。作为军事防御工程,其正门之外筑有瓮城,攻破瓮城门而没攻入主城门,会被瓮中捉鳖。

      瓮门北向,与正门呈直角,两座城门上均立有高耸的城楼。“朝天门”三个字刻在瓮门上,正门额上横书“古渝雄关”四个大字。

      老地图上的朝天门,九开八闭中唯一的三重城门

      古地图显示,朝天门在历史上曾竖立过第三重城门,这是非常罕见的规制。从气势来看,朝天门就像正门上所书的“雄关”那样,仿佛渝中半岛的门神,护佑着重庆城的安危。

      攻方皆绕开朝天门

      然而,我们遍阅历史上重庆所经历的战事,发现朝天门从未处于攻守双方的对峙中心,甚至受战事波及的记载也非常寥寥。

      以几次重大的战事为例——

      张献忠陷渝,由长江溯流而上,在抵达涪州后,并没有继续进逼朝天门下,而是从南岸绕行至重庆上游,从浮图关一路攻入了通远门。

      天启年间永宁土司奢崇明造反,其部下叛据重庆后,著名女将秦良玉趋兵卷甲扎营南岸的南平关,在将叛军布置在两江的战船悉数烧毁的形势下,仍然没有进攻朝天门,而是联合其他明军从浮图关一路攻入通远门。

      宋蒙战争时期,蒙军对重庆城多次围攻,分别攻打过太平门、千厮门、洪崖门,最后是宋军内部的叛徒打开了镇西门(通远门前身),将蒙军引入城内,才使得重庆彻底沦陷。

      重庆历史上发生战争最多的是通远门

      在这些重庆史上著名的战役中,朝天门都不是战火纷飞之地,更没有哪一场“朝天门战役”之说。

      历朝战事记载仅两次

      仔细挖掘,朝天门出现在战事中的记载只有两次。

      一是明朝灭大夏国时,明将廖永忠与汤和在朝天门前接受大夏国君明升的投降,兵不血刃拿下了重庆城。明军从三峡开始一路节节胜利所造成的军事震慑,使得廖永忠刚抵达铜锣峡,明升就已觉得大势已去、无力回天,只好奉表请降,给自己留条活路,所以这次等于是对重庆城进行和平接收,朝天门前没有打响一枪一炮,算不上攻城略池。

      在重庆建立大夏政权的明玉珍

      另外就是顺治十五年(1685),入川清军刚刚取得对重庆城的稳定控制,夔东十三家联合南明军队溯流而上反攻重庆,据当时清军的塘报称:“贼船一百余只蔽江而上直抵朝天门,与我兵对敌,鏖战多时,一股分冲保江(即嘉陵江)至临江、千厮等门,一股由大江上至南纪、出奇、金子等门,我兵两江对敌,用大炮打坏贼船六只,伤贼无数。”

      看来这次以船队攻打朝天门的效果不佳,攻方一见讨不到便宜就分兵沿两江而上扰袭其他各门,结果被严阵以待的清军以火以炮给轰退,损失惨重。

      除此之外,朝天门再也没有出现在其他战事的记载中。

      朝天门止战之殇

      这么重要的一座城门,不是重庆城的“火药桶”,倒像是一个“灭火器”。

      我们可以从朝天门的地理位置来作出分析:一是它地处两江交汇的位置,二是它地处重庆城的位置。

      重庆城被两江环绕,是一个半岛地形的洲城,这两条大江既是重庆与外界联系的重要航道,又是天然的军事屏障,相当于巨型的护城河。舆地学家顾祖禹曾评价:“重庆三面临江,春水泛涨,一望弥漫,不可卒渡,其出入必经之要道,惟佛图关至二郎关一路耳”,就是对重庆城军事地理的概括。

      我们现在看到的三峡大坝蓄水后的朝天门,水流平缓。两江交汇之处的朝天门,过去江面宽广,水流湍急,如果从这里攻城,除了面临抢滩登陆的难度之外,还会受到从两江方向的夹击,处于军事上的不利位置,为应付两翼还不得不分散兵力,较之靠长江和嘉陵江一侧的城门,其攻打的难度更大。

      就算能在河滩登陆,背水仰攻崖岸上的山城,也是军事大忌,一旦背后的江路被切断,将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

      民国时期,朝天门城下的江滩和对面的江北

      因此,一个稍有眼光的将领在选择怎样进攻重庆城时,会看到朝天门不但不是这座洲城的薄弱点,反而是难度最大的硬骨头,夔东十三家的失败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从震慑意义上说,朝天门真还是守卫这座城市安危的一道闸门。

      古渝雄关傲然挺立

      攻打难度大不代表没有死拼的必要,如果突破一个要塞就能击溃整条防线,那么不管这个节点有多艰险、守方下了多大血本,攻方也一定会绞尽脑汁去攻坚克难。

      然而就朝天门处于重庆城的位置来说,它不但不是这个城防体系的军事高地,反而位于全城最低处。

      朝天门崖壁高耸,易守难攻

      重庆是一座立体的山城,一条大梁子将重庆划分了上下半城,下半城位于朝天门至南纪门一线的长江沿岸,与上半城通远门片区的落差有好几十米,地势上呈现出一种由东南向西北抬升的阶梯状。在这座层次分明的山城上,通远门无疑是地势最高的一座城门,同时也是重庆城唯一不滨江的陆路通门。

      欺山不欺水,居高不临下,在以冷兵器为主的古代战争中,这些朴素的原理对军事行动的制约是非常明显的,历来攻陷渝城者多以通远门为突破口,一是因为从浮图关过来的陆路是重庆这个扼颈半岛唯一不受江水影响的通道,二是因为通远门是重庆城的制高点,突破了这里可以对四周与下半城形成有利的军事控制。

      所以,守方会千方百计的加强通远门的防御,在这里架炮台、吊闸门,而这个军事高地依然是攻方孜孜以求的突破口。

      反观朝天门,就算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攻入城门,这里却是全城的低地,你还得继续仰攻,面对来自上半城的俯冲与侧翼的夹击。

      其实下半城的城门都存在攻打价值的问题,即便一时攻入,只要居于高位的上半城仍然掌握在守方手里,整个城防体系就不会受到致命性打击,守方就还有很大的反扑机会。这对于经历万难突破江险的攻方来说,确实有些得不偿失。

      攻打的难度很大,攻打的价值又很小,这就是历史上朝天门很少发生战事的原因。

      朝天门正门上书写的“古渝雄关”,阐释着这座城门自古以来就雄踞渝州,未尝攻破,一直护佑着这一城民众的安危——贩夫商贾可进,八方货物可进,但攻城的兵士不能进。

      九开八闭最重要的一个城门,因未尝战火,在经济和交通上的重要作用,已经盖过了军事上的却敌功绩,傲然挺立在时间的长路上,就算门楼在百年前已经拆掉,它依然挺立在世代重庆人的心中。

      历朝战事仅记载2次,为何历史上的朝天门很少会打仗?看到这里,想必大家都已经知晓答案了吧!掌握历史资讯,丰富我们精彩的生活,感谢阅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